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224|回复: 15

右而左:声援清源同志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8-6 13:03:32 |显示全部楼层
声援清源同志:被郭松民斥为“唯我独革”是件光荣的事! (2015-08-05 21:40:38)[url=]转载[/url]

标签: 郭松民 清源 唯我独革 李立三 王明

今天本想写篇《能人黄奇帆能拯救中国(经济)吗?》来给那些忽然对黄奇帆寄托“中国梦”幻想的朋友泼点冷水,却看到某网站发出的乌有学者郭松民的《他们什么也没有学会,什么也没有忘记》,就决定发表一点看法,声援一下清源同志。

郭松民在文章里对清源同志对其《和右派斗争易 令左派满意难》一文所做的点评表达了很强烈的不满,如下:

他们什么也没学会,什么也没忘记

2015-8-5 21:5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32| 评论: 2|原作者: 郭松民

郭松民按:我一直认为,中国的右派、反动派接受历史教训的能力是很低的,中国革命才刚刚过去六十多年,他们就把被人民推翻的教训忘的一干二净,居然认为剥削制度可以永存。不过今天我发现,中国的一些“革命左派”接受历史教训的能力也是很低的,文革失败还不到四十年,他们就又开始“唯我独革”了——这真是不可救药,经历如此天地翻覆的变化,仍然什么也没学会,什么也没忘记。

清源同志的这份点评,让我想起了很多杰出人物的杰出事迹,比如瞿秋白的“现在全国的状况是直接革命的形势”、李立三的“一省数省首先胜利”等等。当然,更多的还是王明同志的“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路线。

我认为,清源同志是“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我差的远。王明同志当年用“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路线指导中国,导致南京雨花台上革命者人头滚滚,中央苏区血流成河,但王明同志却安全的在莫斯科阿尔巴特大街上散步。现在清源同志号召“重新革命”,谁不赞同谁就是“特色左派”、“皇左”,但清源同志是谁?——我已经知道了王明同志是陈绍禹,但还不知道清源同志是谁——能不能出来给我们示范一下如何“重新革命”?

如果清源同志的“重新革命”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我愿意做第一个追随者。】

我觉得郭松民对于清源同志的态度,似乎并不像乌有式左派网民一向标榜的什么“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把自己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这一宗旨,倒是像在抡棍子,扣帽子。当然那也可能是郭松民聊发鲁迅般的悲怜之心: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我没有看到清源同志什么时候标榜了“唯我独革”,可是郭松民却如此讽刺着清源同志。如果你自己被你认为同一战壕的别人标记为“特色左派”、“皇左”感到不爽,那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人家标记为“唯我独革”或者其他某些人好用的“最革命”,是不是就爽了,就心安理得了,就雍容大度了,而且就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革命左派了呢?看来郭松民至少是爽得还不够,为了更爽一些,就把清源同志列入【中国的一些“革命左派”】之列了。这个“革命左派”是打引号的,那就是说清源同志是假左派了。既然是假左派,那他接受历史教训的能力自然是很低了。历史已经天翻地覆,郭松民这些革命的左派们都已经与时俱进了,成为特色主义者,名利双收了,而清源同志这个假左派居然从历史经验中“什么也没有学会”!当然,清源同志也“什么也没有忘记”,就是说他把马列主义的教条像王明那样都背得滚瓜烂熟了。于是,这个清源同志不但就是一个新时代的李立三,瞿秋白,而且还是一个险恶用心的王明,企图把革命左派都送上新时代的雨花台,而他自己却“跑到莫斯科阿尔巴特大街上散步”。这样说过之后,郭松民大概的确是爽到位了,也俨然一个真的革命左派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8-6 13:04:42 |显示全部楼层
我对于清源同志并不了解,只能希望他人如其文。如果清源同志真就是一个郭松民说的假左派,一个唯我独革,一个李立三式的教条主义者、一个王明式的形左而实右者,那我是要和清源同志划清界限的。不过且慢,看看清源对于郭松民的《和右派斗争易 令左派满意难》到底做了怎样的点评:


【【对郭松民《和右派斗争易 令左派满意难》一文的点评

清源

http://www.hqzghhht163.xyz/forum ... mp;extra=#pid149644

和右派斗争易 令左派满意难

——在武光同志追思会上的发言

★郭松民

······
最近,有两件事情需要引起我们严重关注。一是一小批纳吧分子千里奔袭山东文登,殴打了一位爱国青年侯继森。……二是有人公开发微博说,“请大家私信给我司马南的住址,出行轨迹,我将用刺杀的方式捅死他,再割下他的头颅,剖开他的胸膛,掏出他的心脏,看看是不是黑的,然后再当场吃掉。希望牺牲我一个人,能推动中华民族的发展,震慑所有反华文革余孽,让中国步入健康美好的未来。”这条公然进行死亡威胁的微博,是四月份发出的,司马南报了案,但迄今为止没有看到警方采取任何措施。【清源点评:其一:这里正好证明特色统治阶级及其政权与右派的一体性。所以,不解决特色统治阶级的问题,是不能最终解决无产阶级的根本问题的,更是不能解决右派的问题的。其二:特色右派并不理解特色左派的苦衷和用心,特色左派与特色右派在本质上都是维护和改良资产阶级统治的现体制的。二者其实是特色政权的左右手互博。我们只要看看宋江与高俅之间的矛盾和斗争就清楚了,只要看看高俅是怎样将宋朝皇帝赐的御酒换成毒酒而毒死宋江就清楚了。这一点正与毛主席所说的那样,宋江与高俅的矛盾,是封建统治阶级内部这一部分地主阶级与那一部分地主阶级之间的矛盾。】

这两件事说明了什么问题呢?说明中国的新右派已经法西斯化、纳粹化、冲锋队化了,他们已经不再满足于在虚拟空间里对左翼爱国人士围攻、谩骂了,而是要通过殴打、凶杀的方式来清除左派了,而国家机器对此的态度是暧昧的,甚至可以说是纵容的。【清源点评:这个右派的“法西斯化”、“纳粹化”、“冲锋队化”的源头不正是在特色政权那里吗?看看特色政权现在的所作所为,搞的不正是“法西斯化”、“纳粹化”、“冲锋队化”吗?岂止是右派?】
……
形势是如此严峻,但左派的状况却特别不令人满意。在我看来,目前民间左派的状况可以用山头林立,一盘散沙来形容。很多人用极大的精力来进行左派内部的争论,希望以此来争夺左派内部的主导地位,这真是一种极大的糊涂,很可能脑袋掉了都不知道怎么掉的。【清源点评:与当年毛主席领导的中国革命初期一样,无产阶级重新革命的初期同样会出现众多的山头,这是客观的存在和需要。可以说,无产阶级革命的初期山头出现的越多越好。我们承认山头,我们反对的是山头主义。俗话说,千条江河归大海。无产阶级革命的需要最终是要消灭山头的。但这个消灭是指消灭无产阶级革命派内部的山头而最终走向大联合,而绝不是指无产阶级革命派与资产阶级改良派、保皇派之间的联合。因为,二者之间一个要革,一个要保,不存在一个联合的基础。】
……

这些年,我个人的体会,和右派斗争易,让左派满意难。【清源点评:如果是站在无产阶级重新革命的立场上,手中掌握着真理,那是无所畏惧的,还怕左派满意不满意吗?】我不怕和右派辩论,甚至把和他们的辩论视为一种享受,但对和一些左派朋友辩论,却心存畏惧,他们的马列主义水平太高了,总是能够一招致命。【作者所畏惧的,正是作者需要反思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我们的基本的阶级立场是否正确,对现政权的态度是否正确,对无产阶级的主要威胁的认识是否正确。】

新右派已经磨刀霍霍,左派还在翻书争论教义,这意味着什么,大家可以去想。【作者感到困惑,这正说明作者在阶级立场和无产阶级的主要威胁方面认识有误。】

2015/8/2】】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8-6 13:06:13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上是郭松民原文和清源同志点评的一部分。有道是管中窥豹略知一斑。以上远不止一斑,基本上是半个豹子了。我实在不知道郭松民到底在历史中学到了什么。他列出了不可思议的现实中的两件事,既然侯聚森爱国都被打,既然司马南报案了也毫无用处,他却不是去质问他保的那个党和它管辖的司法部门,倒侮慢地责怪起好心开导他的清源同志来了。他说“新右派”纳粹化了,法西斯化了,冲锋队化了,但是,却不追问为什么在号称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中国,居然有这么一批法西斯党徒冲锋队的存在而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却对于诚恳期望他反思一下“基本的阶级立场是否正确,对现政权的态度是否正确,对无产阶级的主要威胁的认识是否正确”的清源同志大光其火,很有点“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味道。在我看来,就上述文字而言,清源同志对于郭松民真有点同志加兄弟般的爱护,而郭松民却还之以势不两立,不共戴天。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人是阶级的存在,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使命。

我还奇怪,为什么郭松民这些人十分喜好汉奸、新右派这类棍子或者标签,而似乎多数时候并不指出哪些具体的人是汉奸,干了哪些汉奸的勾当,哪些具体的人是新右派,都怎样颠覆无产阶级专政了。偶尔点出汉奸,新右派,如以上引文那样,也是只点出一些连苍蝇都算不上顶多是蚊子的街头小混混,仿佛把这些殴打侯聚森的,恐吓司马南的小汉奸、小新右派都绳之以法了,中国就万事太平了,无产阶级专政就降临特色国了。习大大反腐也知道老虎苍蝇一起打,郭松民却是断然舍不得打大汉奸,大新右派的,就是苍蝇级的汉奸、新右派,也是要保护的。至于为什么特色号称是社会主义,却对汉奸、新右派比对无产阶级还要仁慈千百倍,郭松民自然是要讳莫如深,天机不能泄露的。我以为,当郭松民不能准确回答这样的一些问题,而一味对明显和我一样疑问重重的清源同志百倍侮慢,那是无济于事的,很可能反倒证明郭松民自己及其周围的一群就是汉奸、新右派,或者干脆就是新纳粹,新法西斯,新冲锋队。难道不是这个道理或者逻辑吗?

根据郭松民的说法,文革是失败于“唯我独革”!在特色党看来,谁“唯我独革”呢?1968年一月之前是王、关、戚,之后是中央文革中的张、江、姚,陈(伯达)等,后来当然就是所谓的王、张、江、姚了。大家都知道,1980年,邓小平在接受意大利记者法拉奇采访时,是实际认可了“五人帮”的,那第五人就是毛主席。那么就是说,郭松民也就是认为文革失败于毛主席和诸君子之“唯我独革”,而不是其他原因。毛主席既然也是“唯我独革”,那么其对于刘少奇的斗争就是完全错误的,就是类似于现在的“唯我独革”的清源同志对他这个不偏不倚的革命者郭松民搞的斗争那样!而且毛主席既然是一个“唯我独革”,当然也就还是一个盲动的李立三,一个忽左忽右的王明,那些文化大革命中因为参加大革命而失去生命的无论是革命的还是反革命的人,以及文革后被特色肉体消灭的造反派,都是被毛主席送上了文化大革命的“雨花台”。郭松民同志,请你务必论证澄清一下,我根据你的逻辑推导出来的结论决不是你的观点。如果是你的观点,那么到底是你还是清源同志从历史中“什么也没有学会,什么也没有忘记”?

还有,1927年412之前,共产党和国民党是合作的,而412之后共产党就和国民党彻底决裂了,毛主席9/9领导了秋收起义。按照郭松民的所谓历史教训和他批判清源同志的逻辑,那就是说共产党在412后与国民党决裂是完全错误的,是“唯我独革”!毛主席领导秋收起义也是逆历史潮流而动,是把那些牺牲了的革命者都送上雨花台,而自己到井冈山去观赏风景而后就到了北京城作威作福。好你个革命左派郭松民,打着红旗反红旗,还有你这么恶毒的么?你敢说特色党没有搞什么412么?那么某年某月的北京城里的机枪坦克杀的那些反腐败的学生和市民,都是国民党不成?或者果然就是汉奸、新右派,或者法西斯冲锋队,或者盗贼与悍匪不成?

什么李立三,瞿秋白,王明! 郭松民同志,请别拿他们的教条主义、左倾盲动和左倾机会主义,作为机枪大炮来打击清源同志。他们都是在共产党和国民党决裂之后,对于武装斗争的方式方法的问题出现的左和右的问题,而不是在“是否与国民党决裂,是否开展武装斗争这个问题”上犯了左和右的错误。恰恰是后一个问题是世界观的问题,是阶级立场的问题,是检验真的革命者和假的革命者的试金石,而前一个问题不过是马列主义方法论的问题,是对于马列主义方法论掌握得好与坏的问题。瞿秋白英勇就义了,李立三和王明都是7大的中央委员,1949年之后还是中央委员,这难道不也说明他们当时所犯的错误只是方法论的,而可能不是世界观的?而你似乎懂得一点马克思主义的方法论,可你的世界观呢?你的阶级立场呢?你难道不觉得对李立三、瞿秋白、王明这些人其实也缺乏历史的认识么?即使他们犯过极端严重的错误,使革命遭受过惨痛的失败,你把他们做成打杀清源同志的炮弹,难道不觉得你是在连他们也一同侮慢了么?你这样胡乱牵强附会乱扣帽子、乱打棍子,恰恰再次说明你从历史的教训中“什么也没有学到,什么也没有忘记”。自己不敢革命,就连革命的主张都不敢提出,坐在特色的遮阳伞里吃香喝辣,用指责别人“唯我独革”、“左倾盲动”, “左倾机会主义”,不过是为你自己在现实里右倾投降做辩护而已。难道不是这样吗?你这样的浅陋的历史经验主义,也可以糊弄清源同志么?还是快快收起吧!

郭松民文章后还有个不无得意而自命不凡的附记,清源同志也加了个点评,在此也与大家分享一下:

【【追思会结束后,在午餐的饭桌上,一位面容清癯,外形很像是教科书上经典的革命者的中年朋友问我:

“你以前是在乌有之乡吗?”

“是啊,我曾经是乌有之乡的志愿者,主持学术讲座。”我回答。

革命者:“凡是在乌有之乡工作过的人都应该感到耻辱,那是人生的一个污点。”

“为什么?”我大惑不解。

革命者正色道:“乌有之乡提出保党救国的投降派主张,难道不是耻辱吗?”

我哑然不语,不知该如何回答。【清源点评:这个对话和作者的”哑然不语“,正好证明了作者是在认同乌有的资产阶级改良和保皇的阶级立场和是否重新革命这两个方面摇摆不定的思想境况】

以前读党史,看到王明、张国焘在苏区肃反,用极其残酷的手段对待革命同志,十分不解,今天似乎有一点理解了。【清源点评:如果作者不理解上面那位革命者对其的责难的话,是否应该反思和检讨一下自己的立场究竟是站在无产阶级重新革命的立场上,还是站在资产阶级改良和保皇的立场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8-6 13:07:41 |显示全部楼层
到底是郭松民错,还是清源同志错,其实是明摆着的。可是,郭松民还要指责那位冒犯了他的同志是王明、张国焘一类的人物。这难道不又一次说明郭松民从历史教训中“什么也没有学会,什么也没有忘记”么?他如此把大凡对他的投降主义有些不满的人讽刺为王明,甚至讽刺为变节者、叛徒张国焘,就真能彰显他是一个革命者了么?我看不一定。

乌有之乡代代有能人!第一代韩德强,杨恒均等各奔“左右”之后,张宏良等人扛大旗把乌有之乡扛到了鼎盛时代。乌有学者一度把重庆的薄熙来捧为毛泽东社会主义的继承人,不料却似乎帮了薄熙来的倒忙,还招来了自己遭到特色党的打杀,乌有之乡网站似乎到现在还没有恢复,乌有日刊则是香火骤燃,而且红歌会网也似乎成为乌有之乡左派的又一个根据地。在薄熙来事件之后,张宏良、孔庆东们似乎稍稍有那么点过气的味道,于是乌有的香火传到了郭松民这一辈手里。这位早先并不那么红火的乌有学者,比他的之前的山门执掌人更有功力,更善于秀肌肉。张宏良,孔庆东都号称毛派左派,例如孔庆东就把毛主席说成“宇宙第一人”,不把毛主席捧煞他是誓不罢休。根据他们的文章,可以肯定他们都是文革拥护派,都是毛主席无产阶级继续革命论的捍卫派,但是迄今为止,我也没有看到一篇他们写出的有点分量的关于文革历史研究的文章。显然他们走的是务虚路线,是另一种历史虚无主义。郭松民不一样,他走的是务实路线,他的文章比张宏良、孔庆东们的文章更有血肉和血性,这可能与他军人出身的背景有关。其历史务实路线的经典之笔,是捍卫狼牙山五壮士名誉,为此还吃了特色党法院的官司。那之后,一个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历史务实主义者,一个革命历史的正脉传人,一个真正的毛派左派的形象就似乎赫然出现在寻找希望、光明和真理的人们面前。

现在,革命者郭松民的名字恐怕是家喻户晓了,而我居然对这样一位革命者,表现出了以上的不敬,恐怕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了。冒就冒了吧!

右而左
2015-08-05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8-6 13:09:05 |显示全部楼层
请围观:郭松民致李民骐:关于“文革造反派”的几个问题 (2015-08-06 11:02:47)转载▼
标签: 文革 造反派       

说明:昨天一时兴起,当然也可以说一时怒起,就写了篇声援清源的文字。我从郭松民“只言片语”里的逻辑推导出结论:郭松民把文革归咎于“唯我独革”,其实质就是归咎于毛主席和他信任的那几个“唯我独革”的人。这说明毛主席在郭松民眼里其实也是“唯我独革”,那么郭松民深藏的实际的观点就是:与其说文革失败,莫若说文革本身就是错误,根本就不该搞。

昨天我还不确定我是否曲解了郭松民,今天,从“红色中国”看到郭松民致李民骐的信,就不再担心我对他有曲解了。郭松民的信认为,造反派对文革的失败要负主要责任!此说之逻辑依然就是把文革归咎于毛主席和诸君子“唯我独革”,因为“唯我独革”的造反派无非是王(力)、关、戚、陈(伯达),王(洪文)、张、江、姚或者他们所倚重的“五大领袖”及其麾下的造反派健康主体。王(洪文)自己就是著名的1966年11月10日上海“安亭事件”中一举成大名的造反派,最后因为毛主席等“唯我独革”者的支持而上升为中央领导人的。张春桥对安亭事件果断处理,承认王洪文他们的造反组织的合法性。当张春桥因此而遭到党内大多数大佬们的攻击时,毛主席说:凡事总是“先有事实,后有概念”,为张春桥挡了枪。毛主席至死没有改变对张春桥的信任,而张春桥至死也没有背叛毛主席和毛主席的共产主义理想。还有那个农民出身的副总理陈永贵,也是山西著名的“唯我独革”的造反派,也是深得毛主席信任的,不然也不会走到国家领导人位置,而在文革后为邓小平所废黜。

造反派内部派系林立,这给大革命造成了一些困难,但任何对文革历史有基本了解的人都该承认,造反派决不是文革失败的主要责任人。可是,郭松民却这样认定了。这其实不但是如上所说他本质的意思就是说文革根本就是错误的,而且更深层的逻辑就是为邓小平文革后清算造反派、镇压一切革命运动而投赞成票。这其实又不过是革命取消论,是当年刘再复、李泽厚他们的“告别革命”在新时代的一个更加恶毒的变种,是比刘再复和李泽厚他们还右的极右,因为根据郭松民的观点所包含的逻辑,非常容易得出结论说:中国历史上一切以农民起义为主要形式的对封建政权的造反的革命,都是“唯我独革”,是不该搞的,是要不得的,是破坏了中国经济的发展、破坏了传统文化、阻碍了中华文明的升级,以至于近代中国落后挨打。而毛主席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其实也是一样的,是不该有的;1927年412后共产党与国民党的决裂,走上彻底的暴力革命之路,也是历史错误的。

这难道不是等于否定了全部的革命历史吗?既然如此,郭松民维护狼牙山五壮士的名誉,就显得很不能与其自己所奉行的历史观相一致。那么,郭松民该怎么办?或者继续如此矛盾下去,或者接受清源同志的劝告。此外就是第三条道路:从此闭嘴,去做个至少表面不问政事的商人。

我想郭松民不会走后面二途,还是要矛盾到撞倒了南墙也不回头。有人很体谅郭松民,说他是实名的,说话只能那样了。这是问题的根本吗?这样为他辩护何其无力啊!鲁迅当年就是用了无数个笔名,而其实国民党对于那些笔名属于鲁迅真的就一无所知吗?当然不是,否则国民党小特务又怎么可能对鲁迅搞子弹恐吓呢?那个年代非实名都逃不过政权的监控,现在又怎么能呢?从技术上讲,无论实名还是非实名,公安方面都是一清二楚的。我就得到很有‘消息”的一位我敬重的老者的提示:你的真实姓名和一切其他资料都在公安的掌握之中,你的博客也是列入特别关照的。这又如何?我随时准备把我的博客做实名认证。不过,凡是担心这担心那,而为郭松民做无效辩护的朋友们可要当心了:你们在我这个博客可千万不要轻易发表支持我观点的言论,否则右而左秋后被拉了清单,你们也要跟着遭点小罪的,至少是个“信谣罪”。

郭松民的信再次证明这位指责清源同志“唯我独革”的左派,对于文革的认识是肤浅的,对于清源的指责是道理不充分的,甚至也再次证明我借用郭松民自己的话对他做出的“什么也没有学到,什么也没有忘记”之结论是可靠的。我想,郭松民的信公开发表出来,大概是不反对被传播的。所以,我就把他复制,而不是简单转载到这里。

郭松民因对清源同志不满而对文革造反派大问其罪,也因为对文革造反派不满,而对清源同志大问其罪。这是郭松民内心里互为表里的两方面,历史和现实在郭松民心里高度一致起来了。但愿各位看客不要误以为我在对郭松民搞诛心!

此外,还要说明一点,李民骐所加的说明里有这么一段:

“中国现代的马列毛左派,作为一种社会运动,是在本世纪初开始的;以乌有之乡2003年成立为标志,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

此说不说荒唐,至少值得商榷。如果李民骐不打算改变第一句之后的内容,那至少要把“现代”二字,改为“当代”。近代、现代、当代,这些词内涵是不一样的。这不是咬文嚼字,而是关涉大是大非的立论。这是对李民骐的一点善意提醒,至于李民骐说明中的其他问题,以及李民骐的政治倾向,这里就不多说了。

右而左 2015-08-06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8-6 18:19:06 |显示全部楼层
郭松民可是本网公认的"知名左派人士", 如果在其中加上"知名左派保救人士"就更加恰当了. 大家常以古人"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来讥讽批判的不彻底性, 郭松民却是"只反小混混 不反大皇上"的"知名左派人士"!  :lol:lol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8-6 18:43:55 |显示全部楼层
冒着“右而左秋后被拉了清单,你们也要跟着遭点小罪的”的风险,我还是要声援一下【右而左】。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8-7 05:38:39 |显示全部楼层
右而左先生也算是网上名人了。这么多年,不曾听说右而左先生在与反动右派斗争方面有什么战绩,也不曾听说右而左先生与资产阶级当局进行过怎样的较量,更不曾听说右而左先生身体力行发动群众、组织群众。

右而左先生唯一所长的,似乎还是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在左派队伍里搅浑水。既如此,我等岂敢不让右而左先生继续发挥其所长?尽情发挥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5-8-7 05:53:25 |显示全部楼层
左派就是被右而左这样的人搞得乌烟瘴气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8-7 06:04:43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公案起因於清源和郭松民之间的论辩, 清源的新文章刚刚上架, 观点和立场都摆在那裡, 大家可以自由阅读. 既然一手资料具在, 那麼这个水不论是右而左还是左而右都无法轻易搅混. 远航这麼说恐怕有失厚道!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4 18:08 , Processed in 0.028362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