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594|回复: 22

答网友林林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6-6-21 06:51:48 |显示全部楼层
林林网友:
        本人并非中红网的新读者,而是老读者。四五年以来在这个网站有好几个帐号,但很少用,逐渐就忘记了。
        我比子云和您浏览这个网站都要早。因此我知道子云是个左棍,动不动就凭感觉给人戴“托派”的帽子,似乎只要与他一言不合就是托派,唯他独左、唯他独革。最开始他用各种帽子(无论点无论证无论据)大肆攻击过大多数红中网网友,包括编辑在内。子云大概是投掷鸡蛋最多的人,很多文章后面都是有且仅有一个鸡蛋,那就是他投的,大多只有鸡蛋没有原因。后来不知为什么,他对远航等编辑同志的态度好多了,但对非编辑的同志仍旧很蛮横无理。
        喜欢攻击、谩骂的,在这个网站上还有“反毛者乃畜牲”等人。据我看,不少人都被骂走了。
        左棍使人厌恶,但对他们一不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二不必做无意义的辩白,三不应主动搞分裂。只要他们不明确反共,还是给他们表演机会较好,红中网这一点是对的。
        很多叛徒、奸细、异己分子都是以左棍的面目出现的。具体到子云,我觉得他目前不是坏人,而且比以前有进步。如果他愿意讲道理,那就可以展开辩论。就算他只有论点没有论据和论证,就像这篇《关于华为的几点看法》一样,相对他从前只扣帽子也是个大进步。
        我最早从华岳论坛知道您的,后来您又上了红中网,因此我略为了解您,虽然您完全不了解我。称您为同志,是因为您从思想感情上对社会主义是真挚的热爱,只是某些看法上跟我不同,而我认为您对华为的看法是错误的。您跟我划清界限,我尊重您的意见,暂时不用同志两个字。
        从您对华为的发言,我归纳出您的观点,因为其中有推测成分,所以征求您的意见,希望您予以回应。我说的是“……您同意上述归纳吗?”,说的是“如果我的归纳正确,那么……”。请您仔细看我的跟贴。因为子云赞同您的观点,而他当时没表述自己的看法,所以我推测他跟您观点一样。这应该不算扣帽子,更不是歪曲诬蔑。
        现在我仍然不清楚您是否认为华为这样的道路可以救国,如果您那样认为,我仍然会说您的看法是错误的。不过子云那篇文章表明他不是我推测的那样认为的,他的观点是团结民族资产阶级打倒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他的观点大概跟您不一样。
        他的那个观点是对的还是错的,我不知道。中国是否存在一个民族资产阶级,如果存在的话应该怎么界定,我连这个问题都还不太肯定,故目前不敢下断言。我所认识到的现象是,所谓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也有民族性,所谓的“民族资产阶级”如华为也有买办性(如华三公司、华为产品原材料与技术构成)。
        我倾向于认为,资产阶级内部矛盾主要是金融资本与实业资本的矛盾。无论所谓官僚企业还是所谓民族企业,都明显可以划分为金融和实业两类,金融无国界,实业有国界,仅此金融卖国多,实业卖国少。联合实业资本对抗帝国主义(外国资产阶级),依靠工农群众对抗所有资产阶级,这个思路大概才是对的。联合民族资本反对官僚资本很可能是个伪命题。只是目前我的认识水平还无法断言这一点。
        按照子云自己的定义(很荒谬的定义),官僚资产阶级就是垄断资产阶级,那么华为也属于垄断资产阶级,因为全世界有三大电信设备制造集团,合计占据95%以上市场份额,其中之一是中国的华为+中兴,二者合计在这95%中间占据近40%,而华为与中兴份额相差不大。中兴是与华为技术水平相当、总部同样位于深圳的一家国企,私有化、腐败都很严重,上市了。在2012年以前,中兴手机业务盖过华为,后因决策失误下滑严重,但在电信基础设备方面二者技术水平、规模都差不多。手机对中兴、华为而言都不是主业,但正在向主业发展。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几乎是纯粹的买办产业,没有真正的自主技术。(未完,见后)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6-6-21 06:53:18 |显示全部楼层
(续前)
        在资本主义大环境下,连南街村都存在剥削,因此我绝不因为华为有剥削,或者华为使用血汗工厂代工,等等这样出于“道德”的理由而否定华为,我所否定的是“优秀的技术型企业可以救中国”这样的观点,因为这实际上是说“资本主义可以救中国”,或者“企业家精神可以救中国”,或者“中国需要任正非”,等等;同时也实际上也是说“工农群众不是科技的创造者,不是科技的主人”,这也是我坚决反对的。
        至于说到斗争路线的问题,当前所谓左翼连自己的力量都没有,活动仅限于网络,或者神神秘秘的私人聚餐,谈何斗争?左翼跟华为连话都说不上,如果说上了,顶多也是“滚!你也配姓赵?”,联合华为闹革命岂不扯淡?如果说路线斗争存在,那么斗争的主要分歧应该是如何建党、如何工作、如何组织群众吧。那样推崇华为的子云,从他的所有发言来看,似乎连一个华为职工都不认识而且也不懂得华为产品技术的任何知识,因此他对华为的认知基础无非是广告和软文之类,以及他对您的观点的无根据的信任,这符合“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吗”?
        我敢于议论华为,是因为我至少认识几个职工,知道一些真人真事,我至少用过华为很多产品,并对这些产品所涉及的技术有程度不同的了解。我本人是做科研的,有自己的认知能力和见解,而不是见了技术问题就害怕、崇拜、回避,没有自己的见解,患有“科学教教徒综合症”,不是只以广告、软文或某人言论为依据。我所说的关于华为的话,基于具体的事实和逻辑的推理。
        最初,我发帖是想揭发“中国红旗网”,并说明“革命莫谈钱”的道理,根本不想说华为什么。只是路过您的帖子,感到您的认识不对,我想说的就是“如果华为好,就别搞社会主义了。那说明股份制好,资本主义好,资本主义一样救中国。是吗?”这个意思,不信请看原文。因为当时没有认真思考,所以扯出一大堆别的问题,引发了您很多的好奇心,以致实际上我们的讨论已经跑题了。
        直到现在,我主要想说的仍然是“中国红旗网”敛不义之财所引发的问题,希望有人反驳我提出的“革命路上莫谈钱”的观点,可惜没人关心。此事,我先是直接在红旗网上面提出这个见解,结果是被该网站封禁帐号、删除所有发言,所以才到红中网发帖的。“中国红旗网”每天都会删除对他们不利的帖子,只保留对他们有利的,速度很快,一般不超过4小时。比如我在提出他们大肆敛财的问题之前,曾经发两个帖,第一个称赞《戚本禹回忆录》这本书,没被删(但后来封禁我帐号时还是被删掉了),第二个说戚本禹可能有严重的缺点和错误,但仍然是个杰出的党员,却被删掉了。第二帖被删掉,很可能是因为他们担心盗印的书的销售受到这个观点的影响。我刚才以游客身份又上“中国红旗网”看了,他们把几乎所有转载《戚本禹回忆录》的帖子后面的卖书广告都删掉了(也可能是设置为游客不可见),我想这个变化大概是我那篇文章多少有些作用的缘故。不过从那些帖子的跟帖来看,不少老同志已经上当了。该网站对自己的转载这个“劳动成果”很看重,要求别人转载时注明来自中国红旗网,却对真正付出劳动的出版社和作者采取盗版行为,这不是对人对己双重标准又是什么?子云居然觉得这种行为很好他很赞赏,其内心之扭曲变态可见一斑,哪里有一丝一毫的马列毛的气味?真正的极左分子、极右分子、托派分子,从来都是只要求别人而不要求自己的。
        关于我给您发的站内信息,我前两天跟您说过,“是因为我乱七八糟不成体系写了几条,而不是担心给您带来不利影响,所以采用信息的方式,您想公开完全没问题的。”
        您为华为十七万人点赞,我也点,但我不是为这十七万全体,而是要排除其中真正的股东大约几百人。为剩下的人点赞,因为他们是劳动者。这个赞,同样要为富士康流水线上的工人和遍布全国的各行各业的工人点,而不是只为华为职工点。真正的贡献,无论在什么公司,都是劳动者作出的,跟公司名称、公司老板都无关。而如果这些劳动者不是在资本主义的公司里面,而是在社会主义的工厂、公社里面劳动,那么他们会创造出千百倍的成果,他们本身也会获得千百倍的发展。全球资本主义,公司很多,但终归个数有限,里面总有科研成果最多的,但这并不改变资本主义阻碍科技进步的本质,这里所体现的不过是集合论的原理罢了,我们岂能因此而对矮子群中最高的矮子顶礼膜拜呢?甚至于还要花钱买那些根本没多少用处的花哨玩意儿,什么手环、手表等等,这种疯狂购物的行为根本不会对中国99%的人民有丝毫裨益,只不过肥了资本家和贪官,而且把自己变成物质欲望和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奴隶,并且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很多不便而不是方便,给自己的思考能力带来很多损害而不是帮助。我曾经深受其害,还自以为爱国,这也是我第一眼看到您写的《梅花香自苦寒来》就深有感触不吐不快的原因之一。那些话,既没有也决不是要给您扣帽子、上纲上线,只是希望您警醒。
        关于子云那篇只有观点没有证明的文章,我的看法已经包含在前文中,而且声明了我对自己的观点还没有考虑成熟。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关于华为的争论,我议论这个话题,目的就是批评“科技拜物教”以及由此产生的对资本主义的崇拜。我一直以为争论的焦点是“‘优秀的’资本主义企业能否救中国”——如果您和其他持与您相同观点的网友认为焦点不是这个问题,那我没啥可以再说的了。(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21 13:23:38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6-6-21 15:21: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dFlag 于 2016-6-21 16:02 编辑
子_云 发表于 2016-6-21 13:23
在是否存在民族资产阶级?在当前的社会主要矛盾中,统一战线是否还是“斗争的法宝”?等等一系列问题上,我 ...

你“争论过多次”,不代表别人就得听你的,何况你根本没一句话言之成理。
你啥也不懂,谁也不认识,明摆着的。难道还非要我拿你自己的话打你的脸?我看还是给你留点面子的好。
你一个孤家寡人,别装什么“我们”了。
说我造谣,你倒是指出来真凭实据,什么地方造谣?你举不出来,那就不是造谣而是事实。
所谓洛阳会议,不就是几个人在洛阳吃一顿饭吗?你从两年前进入红中网就把这个会议天天挂在嘴上,我不明白一个饭局为何有这么大的影响,居然让我这个根本不相干也没去过洛阳的人荣幸的成为托派了。你还有句经典台词,就是“方舟子司马南团伙”,我替你说了吧。

套你话?你真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是谁,我根本不想知道。听其言观其行,你的一切都被你自己的言行展露无遗,还有什么好“套”的?
今后我不会再跟你打交道了,在我单方面,跟你到此为止,因为跟你说话完全没意义。

就此别过,希望你的人生一路走好。

点评

林林  洛阳会议就几个人吃饭,你也参加了吗?你怎么知道?但以前不是这样说的,请澄清。  发表于 2016-6-22 23:15:11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6-21 22:19:40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置顶 水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6-21 23:26:56 |显示全部楼层
“  我倾向于认为,资产阶级内部矛盾主要是金融资本与实业资本的矛盾。无论所谓官僚企业还是所谓民族企业,都明显可以划分为金融和实业两类,金融无国界,实业有国界,仅此金融卖国多,实业卖国少。联合实业资本对抗帝国主义(外国资产阶级),依靠工农群众对抗所有资产阶级,这个思路大概才是对的。联合民族资本反对官僚资本很可能是个伪命题。只是目前我的认识水平还无法断言这一点。”——对于redflag网友的这个提法,我觉得比较新颖,对不对值得大家参考。
不论怎么来区分资产阶级,但资产阶级内部的矛盾也只是在如何分配对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剥削赃利的利害关系的矛盾,而对盘剥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这点来说他们是本质地高度地一致的。在社会主义革命阶段,同样有必要运用统一战线这个法宝,但不应该是对于资产阶级中的某个名目分类的阶级,比如像某些人说的“团结民族资产阶级反对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应该是针对个别特事、个别对象具体地加以分析才来决定。更重要的问题是在还没有解决“党的领导”这个法宝之前谈论统一战线,显得有些本末倒置。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22 01:02:05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6-22 12:23:21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观点已经讲得很清楚。你要怎么想就怎么想。
至于你要扣什麽你扣好了。我就当你自言自语。
关于红旗网分裂,是因为项观奇,而不是什麽钱的问题。我记得清源的有关文章在红中网登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6-6-22 12:33:22 |显示全部楼层
林林 发表于 2016-6-22 12:23
我的观点已经讲得很清楚。你要怎么想就怎么想。
至于你要扣什麽你扣好了。我就当你自言自语。
关于红旗网 ...

他们的分裂,他们自己说得很清楚,就是钱的问题,文章登在他们自己的网站上:http://www.hqly277.top/forum.php ... &extra=page%3D1
您自己去看就是。

点评

林林  你只是对久地两个人的处理。而分裂是对清源等人的。  发表于 2016-6-22 13:02:51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6-6-22 12:40:14 |显示全部楼层
龙翔五洲 发表于 2016-6-21 23:26
“  我倾向于认为,资产阶级内部矛盾主要是金融资本与实业资本的矛盾。无论所谓官僚企业还是所谓民族企业, ...

龙翔同志认为:
1、对资产阶级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2、先解决党的领导再谈统一战线。
这两点我高度赞同。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5-31 05:31 , Processed in 0.034806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