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38|回复: 0

苏修的法西斯专政激起人民日益强烈的反抗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8-17 12:54:39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有点像特色国呢?
苏修的法西斯专政激起人民日益强烈的反抗
人民日报 一九七四年一月八日
近几年来,苏修叛徒集团疯狂地实行法西斯专政,加紧镇压人民。而苏联各族人民反抗苏修反动统治的斗争持续不断,越来越激烈。今天的苏联社会,远不是勃列日涅夫之流所描绘的什么“稳定”与“和谐”,而是充满着尖锐的阶级对抗、民族矛盾和社会动荡。新沙皇正是坐在这样一座火山上。
勃列日涅夫集团为了维持其反动统治,不断鼓吹加强所谓“法制和秩序”,叫嚷“加强法纪与法制是一项全国性的、全党的任务”,要“加强生活一切领域的社会秩序”。一九六五年以来,勃列日涅夫集团炮制了一系列反动法令、条例和决议,诸如什么“关于进一步加强民警措施的决议”、“关于民警机关对刑满释放的人实行行政监督的条例”、“关于加强劳动纪律的决定”、“关于补充和修改苏联和加盟共和国刑事立法原则的法令”、“苏联和加盟共和国劳动改造立法原则”、“预押条例”、“关于没收武器的法令”和“劳动法原则”,等等。这些法令和条例都是为了加紧迫害人民群众的。一九六九年七月颁布的“预押条例”就规定,可以任意以“嫌疑者”的罪名拘留和审讯要加以迫害的人,对他们长期羁押,如有反抗就使用镣铐、“紧身衣”,直至开枪。这些法令和条例,特别是针对反抗苏修黑暗统治的“政治犯”和群众性的革命行动的。一九六九年七月颁布的“关于补充和修改苏联和加盟共和国刑事立法原则的法令”,就强调镇压所谓“特别危险的国事犯”、“群众性骚动”和“谋害民警”等。
一九六五年以来,勃列日涅夫集团大大扩充了原有的法西斯专政机器,并增设了许多新的机构,特别是增强警察和特务组织。他们把苏修中央直接操纵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变成一个庞大的特务机关,在全国自上而下建立一整套的体系,对广大群众和干部实行严密监视。一九六六年成立了所谓“社会治安部”,一九六八年又改为内务部,并加以扩充。同年,又扩大了警察局的权限,大量增加警察的人数,增设“专业化保卫局”、“夜间民警局”和摩托化民警部队,并装备最新式的侦察、电讯和镇压工具。一九七○年重建了曾被撤销的司法部,并扩充法院和增设法庭。自一九六五年把“党和国家监察委员会”改为所谓“人民监督委员会”以来,从中央到基层单位形成一个广泛的监视网。
若干年来,苏修除增设监狱外,并增加许多迫害革命群众的“劳动营”。“劳动营”分普通、强化、严厉和特别四种,“政治犯”通常是被关在“严厉劳动营”和“特别劳动营”里。据报道,全国有这种“劳动营”一千多个,关押“犯人”一百多万。
勃列日涅夫集团还利用所谓“精神病院”来摧残反抗苏修黑暗统治的人。只要是对苏修的法西斯统治表示不满和反抗的人,苏修就可随意宣布是“疯子”、“精神失常”、“精神分裂症”和“精神病患者”,强行关进精神病院”。这些“精神病院”是由“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内务部”控制的。据报道,有的“精神病院”关押着数千人。在“精神病院”里,对被关押的人任意拷打,并使用各种烈性药物和毒品,强迫他们改变政治观点。有的人身心受到摧残,永远无法治愈。
苏修叛徒集团还经常调动军警部队、坦克、装甲车、甚至伞兵,对群起反抗的苏联人民进行血腥镇压。
但是,反动的法令并不能制止人民的不满,而残酷的镇压只能激起更大的反抗。目前,苏联人民反抗苏修统治的斗争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包括怠工、罢工、集会、游行示威、成立地下革命组织、散发传单、发表斗争呼吁书、举行暴动等等。各地反抗的怒潮彼伏此起。
近几年,苏联工人群众性的反压迫和反剥削斗争连续不断。虽然勃列日涅夫集团严密封锁,但是斗争的消息还是一再流传出来。除了众所周知的一九六七年奇姆肯特市发生的大规模群众抗暴斗争外,同年十一月,哈尔科夫拖拉机厂的数千名工人也举行了罢工。一九六八年以来,苏联的一些革命组织一再发表文章和传单,号召苏联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起来打倒苏修叛徒集团的统治,重建无产阶级专政。一九六九年五月,基辅水电站的工人举行游行示威。一九七二年九月,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市的数千名工人举行罢工和游行示威。
苏联各少数民族反对苏修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斗争,近几年来更不断增多,规模迅速扩大,斗争持续的时间越来越久。一九七二年,从乌克兰到中亚,从波罗的海沿岸到高加索山区,各少数民族的斗争互相呼应,持续不停:立陶宛考纳斯市的数千人走上大街,高呼着“给立陶宛自由”的口号游行示威,冲击市党委和警察局,同前来镇压的军警和伞兵搏斗;拉脱维亚的十七名老党员向国内外发出长篇信件,揭露苏修背叛马列主义和强行同化少数民族;爱沙尼亚塔林市的大学生举行示威;乌克兰第聂伯罗捷尔仁斯克市一万多人举行大规模游行示威,砸了州党政机关的办公楼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大厦,撕毁勃列日涅夫等人的画像;在高加索和中亚一带也不断出现抗议活动。
苏联知识分子对勃列日涅夫集团的法西斯统治也强烈不满。许多人通过不同的方式谴责统治集团搞白色恐怖和疯狂扩军备战。莫斯科、列宁格勒、明斯克和其他一些城市的青年学生,近几年不断举行抗议活动。
苏联广大群众还不断抵制和反对勃列日涅夫集团对外实行侵略扩张政策。苏联有的革命组织曾发表文章和传单,强烈谴责苏修叛徒集团的反华罪行。一九六八年八月,当苏修当局武装占领捷克斯洛伐克时,在莫斯科、列宁格勒、哈尔科夫、新西伯利亚等城市,出现游行示威和抗议集会。一九七○年十二月,当波兰工人阶级掀起革命风暴时,在加里宁格勒、利沃夫和白俄罗斯的一些地方,爆发了声援波兰工人的罢工。
苏修头目们是很忌讳别人说天下大乱的,他们总是把自己的天下说成是如何太平和风平浪静。但是大乱还是“稳定”,并不以苏修头目的意志为转移。哪里有压迫和剥削,哪里就有反抗和斗争,压迫愈甚,反抗愈大,蓄之既久,其发必烈,这就是历史的辩证法。苏联工人阶级和各族人民的英勇斗争,必将更加猛烈地冲击和震撼社会帝国主义的黑暗统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26 03:53 , Processed in 0.058698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