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201|回复: 14

中国是半殖民地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8-19 20:56:51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目前是半殖民地,正在向全殖民地滑落。通过分析当今中国主要资本的类型,不难得出这个结论。
殖民地
        什么是殖民地?不但在几百年前有《殖民地》这本专著,而且马恩列斯毛都在其著作中无数次使用过这个词,但好像都没给出过定义。今天暂且给它下个定义:殖民地就是为外国资产阶级的生存而生产的国家和地区。显然,这里的外国资产阶级只能是帝国主义者,唯独它们不扩张就无法生存,唯独它们具备对外扩张的实力。
        百年前,帝国主义者通过当地政权实施间接统治的殖民地被称为半殖民地;百年来,“全”殖民地已经罕见,失去了讨论价值。因此本文所讲的半殖民地,不是指间接统治,而是指经济成分中殖民资本已经近半或略过半;本文所讲的殖民地,则指殖民资本占主导地位的地方。但有时候为了简便,也会用殖民地统称全、半两种殖民地。


殖民资本
        为帝国主义者的生存而经营的当地资本就是殖民资本。这里所说的“当地”,不是指股权的国籍,而是指经营的主要场所。正因为在殖民当地经营而不是在帝国本土经营,正因为控制权在帝国而不在殖民地,所以这些资本才能替帝国主义者掠夺当地人民的劳动果实,掠夺当地人民的财富积累,掠夺当地的人口和自然资源,从而使帝国主义者生存下去。
        殖民资本可分为直接资本和代理人资本,也就是跨国资本和买办资本。这种分类反映了帝国主义者控制殖民地的两种手段。
跨国资本
        跨国资本是大家所熟知的,一般是单纯外资,且由单一外商独资或控股。它们在殖民地享有超国民待遇:税赋是当地内资企业的三分之一,经常享有免税优待,甚至经常享受当地财政的补贴,更不必担负任何环境和社会责任。它们占据所在行业的垄断地位,是当地政府的座上宾,随时通过与政权的勾结、通过庞大的资金而吞并或排挤竞争对手,尤其是带有殖民地民族色彩的竞争对手。它们之间互相勾连,暗中培植当地的反政府政治军事势力,准备在必要时颠覆当地政权获取最大收益。
        世界上跨国公司也就那么几百家,几乎都在中国设立分部、大挣其钱,此处就不再列举了。
买办资本
        买办资本是大家耳熟能详却不一定明确意识的。以中国为例,大约有五种类型:
        第一种是金融资本,也就是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资本,是高度集中、高度垄断的资本。它们从复辟之初产生,发展到如今,每天都在发挥两个作用,一是把穷人的钱转给富人,二是把中国的钱转给外国,这是由政权性质决定的。不过,为了政权的稳固,中国的金融资本也不能不遵循一定规律,有时候也不能不“反殖民”一把。
        第二种是传统买办,也就是跨国公司和普通外国公司的产品代理商。由于跨国公司对中国各行业的全面入侵,并带来不曾有过的肮脏行业,导致大小买办企业多如牛毛,充斥店面和网络:机械、化工、医疗、药品、生物、汽车、家电、电脑、手机、软件、洗发水、化妆品、足球、服装、奢侈品、性用品、垃圾快餐,等等。各种“大中华区经理”、“授权经销商”、“专业代购”,等等。通常,它们每剥削到100元利润,就得到10元左右的返利,在中华大地上趾高气扬做起了二等公民。采购外国技术设备而在中国经营服务业的央企、国企和私企也属此类,例如各大航空公司。
        第三种是外资控股而内资参股,利润之大成直接归属外资。这种企业一般是多方外资都不控股,但合起来则外资绝对控股(70%~95%),却偏偏要用一个黄皮人来“包装企业形象”,如阿里、腾讯、百度、京东、新浪、搜狐、优酷、滴滴、央视、南方系等等。这种企业比跨国公司更能渗透到中国经济的方方面面,更能影响到中国多数人口的衣食住行和所思所想,比如它们正在渗透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通信业甚至军工企业,已经渗透并掌控新闻业、文化业、数据业和零售业多年,使得中宣部文化部工信部网信办之类的官僚机构形同虚设。这类资本在要害部门形成高度垄断,已经具备了第二政权的性质,是帝国主义者干涉中国内政的工具。
        第四种是内资虽控股甚至独资,但处于外资控制之产业链的中低层次的生产型企业。它们非高价外购零配件及半成品则不能生产,非高价外购生产线而充当代工厂则无所事事,实为以民族资本之画皮充当帝国主义者的吸血管道。这种企业不是民族企业,而是买办企业。产品外销不是中帝崛起,而是美帝代理。所谓国产高科技的企业都属此类,如一汽、二汽、北汽、上汽、广汽、吉利、长城、比亚迪、富士康、蓝思、联想、小米、步步高、华为手机、中兴手机。
        第五种是数以百万计的生产外贸型建材家具、日用百货、服装鞋袜、玩具零食、电子产品的大中小作坊,以及煤、稀土和各种私人采矿作坊,还有遍布内地的洋垃圾处理作坊。帝国主义者制造了一个畸形的全球价格体系,各种商品的价格都严重偏离其客观价值,而中国的外贸作坊和采矿作坊则处于该体系的最底层,它们充当物质财富向帝国本土的流出管道。管道的输入端也就是中国端,是工人的血海深仇,是资源的空虚眼眶,是生态的无声控诉。而洋垃圾作坊则是帝国主义者刺向中国人民和土地的毒针。
        后两种所谓内资企业,其产品卖得越多则帝国主义者挣得越多,而中国劳动者所受的剥削压迫和摧残越多,中国自然资源和环境所付出的毁灭性代价也越多;第四种产品倾销地的人民,无论是中国人民还是印度人民、非洲人民,所受的剥削也越大。
        总之,上述“黑五类”都不处于执政地位(除第一类中的一部分),但都为外国资产阶级的利益而生产、经营,制造灾难,贻害子孙。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8-19 20:57: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dFlag 于 2017-8-20 07:11 编辑

地方官僚资本
        不为帝国主义者而经营的资本,不见得都是民族资本,例如俗称的黑社会。黑社会的本质是地方官僚资本,例如房地产商和村霸。它们霸占原乡镇企业,或者贱价收购原地方国企,或者侵吞国家或集体资源财产,进而洗白为“企业家”,垄断当地一切可垄断的有利可图的行业,它们像旧社会的地主一样把钱储存起来挥霍,而丝毫不愿意投入技术开发,它们为了压缩成本而加入毁灭环境、掏空资源的大军,它们依靠穿制服和不穿制服的打手鱼肉乡民横行乡里,它们私设监狱、开赌场、开妓院、制毒贩毒,却有着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村委主任、村长等等的身份。
        它们之所以能为所欲为,是因为跟地方官僚乃至中央官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有些地方官僚资本不那么“黑”,但本质跟黑社会区别不大。在维护剥削制度、打击民族资本方面,它们跟殖民资本具有共同利益,因而是殖民资本的帮凶。


民族资本
        民族资本就是对于民族自立具有积极作用的资本。这是一把标尺,规定了物质生产领域的资本,也就是工农业资本,应当不依赖帝国主义者,从而不以帝国主义者的利益为生产目的。目前,中国在能源、军工、基建、航天、航空、通信等少数领域的央企和国企是基本不依赖外国的,一些大规模的国有农场,以及龙芯中科、华为无线、中兴无线、三一重工、奇瑞汽车等国企、私企是较少依赖外国的,以上可算是民族资本。这些资本在各自的领域内阻遏了殖民资本的扩张,客观上保护了中华民族的部分利益,因此也成为殖民资本的眼中钉肉中刺。伪十八大前夕的“383方案”、伪十九大前夕的“国务院促进外资增长措施”和“联通混改树标杆”,就是殖民资本狼子野心的大暴露,也是中国仍存在民族资本的反证。
        必须指出,已经依赖帝国主义的资本,不排除其中个别有成功摆脱对外依赖的可能,但在“公平市场”的环境下“待富”摆脱“先富”总体是幻想。
        必须指出,指望现有民族资本完成“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甚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也是幻想,因为民族资本将会在未来一二十年彻底殖民化,原因后叙。因此民族资本不是民族解放的希望。
        必须指出,民族资本也是资本,因而不可能成为复兴社会主义、实现中国“对人类有较大贡献”的希望。
        必须指出,民族资本准确而言应为“现存”民族资本。民族资本不是复辟之后凭空产生的,跟“改革红利”毫无关系,其本质是毛泽东时代遗产中很小的一部分在复辟时代的变种。
        金融之外的服务业资本不具备生产力,是依附性的。其为民族资本还是买办资本,要根据其服务对象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毫无疑问,既然中国存在大量殖民资本,就必定存在相应数量的为之服务的资本,这些服务业资本也属于殖民资本。


伪共是什么阶级?
        伪共属于资产阶级,这是大家的共识。既然央企多属民族资本,既然央企是伪共的主要党产,那么是否能够得出结论——伪共是民族资产阶级?回答是——不能。原因如下:
        首先,伪共的复辟是从卖国开始的。
        不用跨国公司的产品打击国营和集体企业,公有制经济体就不会“效益低下”,“改革”就没有理由;不给跨国公司超国民待遇,其产品就根本竞争不过国营和集体企业,也就无从打击公有制经济;不直接搞跨公有制企业,不下马重大项目,不摧毁科研体系,跨国公司就根本没理由入关,连“开放”都失去了借口;不用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诱惑落后群众,就无从瓦解无产阶级专政和工农联盟;不把中美汇率从1:1降到1:8,跨国公司在投资和贸易中就不能获利,美元就失去了霸权;不向霸权主义者输送大量利益,“改革开放”就没有暂时苟且的环境;不学习资产阶级的“理论”,做任何见不得光的事都没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不把大量孝子贤孙和知识分子送出国留学,就无法培养“改革开放”的“好干部”;不转变国籍当人质,“友邦”就不会信任,还失去了最终退路;不卖国,还泄不去私愤……卖国的理由千万条,不卖的理由一条也没有!
        惊天卖国的同时,当然还伴随着惊天贪腐,贪腐的本质不是触犯刑法,而是化公为私、剥削压迫人民、阻碍生产力的发展、阻碍社会的进步。
        第二,一旦开卖,就停不下来。
        卖国,归根结底卖的是人民。剥削阶级跟人民是你死我活的,不把人民卖光卖死它怎么能得安心?继续卖,可以苟延残喘;停下来,人民会回过神来、缓过气来,会要求“更多”,那不是农夫和蛇的故事吗,那不是剥削阶级的噩梦吗?壮士断腕,杀开血路,继续卖,不能停。
        帝国主义者一旦断供,就会立刻深陷危机,这就意味着“夫妻”战争,意味着无产阶级革命的时机。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必须解救全地球的资产阶级才能最终解救自己。要有担当,要负责任,要做大国,继续卖,不敢停。
        那么,取代美国霸权,让美国资产阶级卖光美国,让全世界资产阶级卖光它们的所在国,如何?这当然是可能的,无非多死一批人民,就算战败了也无非多卖掉一批人民。然而,人质在美国,资产在美国,把柄在美国,感情在美国,后院起火怎么办?鸡飞蛋打怎么办?和平崛起,合作共赢,继续卖,不谈停!
        但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一个“技术性”问题:现如今的官学产媒各界当权者,无不是在卖国路上发家致富、扬名立万、财产人口转移、迈上人生巅峰。它们互相吹捧,卖国是政治正确;它们竞相攀比,形成一个卖国的正反馈系统。要想停止这个系统的运转,唯一的办法是依靠人民、依靠阶级斗争,而不是依靠当权官僚、依靠阶级内斗;任何系统内的成员要想阻碍这个正反馈,秦城就是他们的归宿,例如另人民扼腕痛惜的薄书记。实际上这是阶级立场、政治路线的问题,需要组织路线去保证。以私利为立场、以犯罪为手段而结成的网络,有执行无产阶级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的半点可能吗?
        有了这两条,就能断定伪共是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它处于执政地位,是帝国主义者殖民中国的代理人,应当归入买办资本一类,从而属于殖民资本这个大类。这就是前文断定民族企业必遭出卖的原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8-20 07:12:52 |显示全部楼层
伪共中央与国务院是什么关系?
        伪十八大前夕的全盘出卖文件,会后被部分否定了,然而渐渐的还是实施了。伪十九大前夕又出文件,估计又会被部分否定,然后仍旧是缓慢实施。这是“健康力量”与“资改派”的斗争,还是演双簧?应该说都不是。
        伪共既然是官僚买办资产阶级,那么卖国就是命中注定。但伪共既然是代理人,而不是帝国主义者本身,那么二者就会因为利益不同而发生矛盾:前者希望有更多独立性好讨价还价,后者希望前者只有依附性立刻全盘奉送。独立性与依附性是买办对帝国主义关系的两面,是对立统一的。这两面在伪共内部由于利益分化而各有其人,两派因卖国速度的快慢而对立,因共同的卖国立场而统一。尽管两派都希望取消对方而让自己独享权力,却都不明白对方的消失要么意味着自身分化出跟对方同样的对立面,要么意味着双方一同消失。
        保救论在哲学上的谬误跟伪共双方一模一样,试图取消矛盾的一方而保留另一方,还别出心裁将这两方命名为“保船派”和“沉船派”,似乎改变名称就能战胜辩证法了。
        既然保救是错的,那么怎样做才对就不言而喻了。


中国是不是殖民地?
        综合考虑前面提及的资本,会发现殖民资本和地方官僚资本构成中国资产阶级的主要成分,而民族资本处于殖民化的前夜。因此,中国正在从半殖民地转入全殖民地。
        变成半殖民地用了四十年,但后面一半定会大大加速。中华民族的空前灾难正在降临。
        中国的这个结局,毛主席早有预见,但他也教导我们——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
        我们要相信人民群众的力量,我们要深入群众、做好准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8-20 19:35: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17-8-20 19:57 编辑

资本主义全球化下还如此思考问题过时了,现在必须更加清楚地认识全球资产阶级是一家,而全球无产阶级是一家,民族主义应该彻底退出,没有什么民族解放的概念了,这个是毛当时的概念。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8-20 19:41:55 |显示全部楼层
毛是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推动者,70年代美帝模式处于无法自拔的滞胀中,而苏联模式处于上升通道,而苏联模式的变种毛中国的毛明知美帝公开的联中抗苏的战略还和美帝媾和,是美帝从滞胀走出来并全球化的契机。
资本主义全球化下出现了所谓的新殖民模式,旧的殖民模式在包括毛在内的民族解放运动中结束了,本来十月革命就是要彻底解决殖民地问题,但是斯大林化后,最终在毛对美帝媾和下,这个进程彻底结束,新殖民出现,但是这个新殖民和旧殖民的概念是不一样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8-20 19:47:27 |显示全部楼层
全球化后又一个倾向,就是发达国家资本相互渗透,或者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互相投资的资本比转向发展中国家还要多,所以不能从一个国家中有多少外国资本来判断是不是殖民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8-20 19:53: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17-8-20 22:14 编辑

楼主分析一下最近中共在包括上市在内的3200家大公司强行安排党组织算什么


中国共産党、大企業3200社に経営介入強める 定款の年内変更要求

8/19(土) 7:55配信

産経新聞
中国共産党、大企業3200社に経営介入強める 定款の年内変更要求

共産党の経営関与を盛り込んだ中国企業(写真:産経新聞)

 【上海=河崎真澄】中国共産党が、上場企業を含む大企業約3200社で経営への介入を急速に強めている。上海のニュースサイト澎湃新聞が18日までに伝えたところによると、共産党は3178社に対し「党組織を社内に設置し、経営判断は組織の見解を優先する」との項目を、年内に株主総会などの手続きを経て定款(会社の規則)に盛り込むよう要求した。102社が採用済みという。

 中国の大企業は国有が中心だが、大半は外国企業との合弁事業を手がけているほか、上海や深セン、香港の証券取引所に上場したり、社債を発行したりして海外の投資家との関係を深めている。

 「党の支配が明文化されると、習近平指導部の意向が色濃く反映されるようになる。国有企業が関係する取引には消極的にならざるを得ない」(市場関係者)と困惑も広がる。

 国有企業だけでなく、地方政府が出資する企業、今秋に5年に1度の党大会を経て、2期目に入る習指導部との関係強化を望む民間企業の間にも、追随の動きがある。中国経済を支える企業構造は、一段と異質なものになりそうだ。

 背景には、党大会を控え、経済成長を持続するため、鉄鋼や石油、自動車などの業界再編を加速し、生産過剰問題を可能な限り解消し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という事情がある。

 企業改革を断行するために、江沢民元国家主席の時代から続く既得権益層の抵抗を断ち切り、党の影響力を強め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8-20 20:09:16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现在不是殖民地而是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一部分而且是比较强一部分,这和中国劳动者的处境关系不大,欧美的劳动者处境也在下降,而是中国资产阶级拥有的资本力在全球化资本主义中的分量,中国具有一定的帝国主义倾向,就是和美帝等极有勾结也有竞争的关系,天朝试图取代美帝,包括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和亚洲金融协会等,不过能不能做到是另外的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8-21 10:54:58 |显示全部楼层

对伪共的命运的看法



  本文是对《中国是半殖民地》的补充。
  伪共当前面临两个迫切任务——改名,卖国。

  内政:不改名无以继续统治
  中国人民深受帝国主义和贪官奸商的双重剥削压迫,已经四十多年了。这期间,剥削和压迫不是在减轻,而是一直在加速变重。这使人民日益觉悟起来,日益意识到自己的利益,日益看清楚自己的敌人。于是,人民请愿、上访、罢工、示威。所有的抗争无不伴随着质问——你不是自称共产党吗?你不是自称代表我们的利益吗?你不是做什么事都打着我们的名义吗?你不是要维护国家主权、民族利益吗?
  “共产”这个名字,给了人民抗争的理由,给了贪腐官商无穷的苦恼——不得不“贿民”,不得不“维护”主权——这是剜自己的肉,这是伤夫君的心!尽管如此,前些年蛋糕还在膨胀,份额丝毫不少,“和谐”暂得维持,它们忙着“共享这盛世”。
突然间,七彩的泡沫破了。现在生产过剩、烂账堆积、卖不出去、买不起来、有出无进、朝不保夕,以致内讧不断、反气炽烈。
  在野买办起哄道:“你不行你下,我行我上!”其实它们也不行,但狼多肉少,它们必须跟当局争夺生存权,哪怕它们的生存权只有7%(马云在阿里名义上有这么些股份)。
  人民发出怒吼:“驱逐邓小平的假共产党,还我毛泽东的真共产党!”一开始,人民寄希望于“体制内健康力量”,然而薄书记进去了,崔永元出来(从央视辞职)了,这高层中比例极小的爱国者虽属健康,却因此而不再可能待在体制内。实践教育了人民,人民重新举起毛泽东的旗帜,重新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人民甚至不再质问——毛泽东,共产主义,这正是伪共最害怕的。
  经济难以为继,政治装不下去——图穷匕见之时已到,不脱外衣、不举屠刀,地位不保!名正才能言顺。改了名,可以换上新装继续骗人,可以让内讧的人消气,可以抛掉一切支出、统统丢给自家人办的那个“市场”,可以集中一切支出、增加“维稳”力量,可以在友邦眼中不再另类。删除“共产”,抛弃的只是锁链,得到的是整个“世界”!


  外交:不卖国就不能苟合
  如《殖》文所述,私有制复辟的内政决定了伪共不能不以卖国为起点,并且一旦开卖就停不下来,可见内政一直都在决定伪共的外交路线——那就是卖国。
  而现在,伪共对“和平”的渴望空前强烈起来,因为国内一天天不太平起来——反对派想要颜色,人民想要红色。
  屋漏偏逢连夜雨,美国夫君的“家暴”威胁也一天天临近过来。随着美国工业的空心化、经济的泡沫化,美国的阶级矛盾已经无法掩饰、无法调和。要么通过战争去掠夺,要么通过战争去讹诈,美国内政规定其资产阶级必须加深加重对全球殖民地的剥削才能苟延残喘。于是,丈夫向妻子举起屠刀,它知道那儿有不少私房钱,理由是“你居然想当丈夫”。急症之下,它连性别逻辑都不顾了,它只知道小妾们都没那么多私房钱。
  “稳定压倒一切”,为了夫妻和睦,为了集中火力对内,必须壮士断腕、清仓大甩卖!反正也要改名,跟那名字有关的一切都不再需要,一边甩卖还能一边“确权”些许归自己。不,这不是甩卖,这是夫妻之间的“双赢”!
  严峻的外部战争威胁,将使伪共的外交极大地强化其内政路线。伪共的内政和外交将构成一个交互促进的正反馈系统,促使中国彻底沦为以美帝国主义为主的帝国主义国家的殖民地,而伪共则通过改名而彻底变成殖民利益的代理人。


  怎么卖,怎么改?
  伪国务院前两天抛出的《促进外资》二十二条,最核心之处是向帝国主义者彻底开放央企,尤其是金融央企和位于中国腹地及战略后方的能源、资源、军工央企(大三线建设的遗产)。鉴于伪共别无可卖,可以肯定这份计划就是它们在未来若干年的行动指南。它们害怕遭遇更大规模的“通钢事件”,一定会“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因此,这个行动可能会持续十年左右,但绝不会“拖延”到十几年、二十年,因为无论它们自己还是美国人,都撑不到那么久。
  在它们无知无耻的头脑中,这样做就可以彻底阉割中华民族、让美国放心了,就能实现它们在“三百年殖民地”的乐土上无忧无虑生活、专心对内统治的夙愿了。这就是那位总设计师“和平与发展”、“一百年不动摇”的潜台词。
  然而,万事万物皆为矛盾,“和平与发展”只是一厢情愿。且不说人民不会答应它们卖国,就是伪共一伙儿的各路买办也不会答应它独享“这盛世”。看起来,当权派在争取“换名不换人+一党独裁”的结果,在野派则联合当权派内的失意者争取“换人又换名+多党制”的结果。不管最终谁胜谁负,买办内斗是绝不会止息的,并将会因为资本主义的危机和无产阶级的反抗而愈演愈烈。
  人民不是这场资本饕餮的旁观者,也不是参与者,而是受害者。中国人民不仅是即将被出卖的财富的真正主人,而且是整个国家一切被出卖和尚未被出卖的财富的真正主人。我们要夺回失去的一切!在狂风巨浪中,我们一定会找到合适的理论和方法,重新组织起来跟它们斗,并取得胜利!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8-21 11:17:46 |显示全部楼层
卖国论是错误的, 应该是盗国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6 02:22 , Processed in 0.027555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