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远望东方

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共产党宣言》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5-24 09:37:05 |显示全部楼层

中流击水:为实现新民主主义的宪政而斗争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5-24 09:37 编辑

前言:长期以来,资产阶级右派及其知识分子大谈宪政,而绝大多数左派同志将宪政视为异类加以坚决反对。那么究竟什么是宪政?宪政究竟是好东西还是坏东西?宪政包括哪些种类?我们究竟要实行什么样的宪政?怎样实行宪政等等,围绕着这些问题,我来谈一谈我的浅见。有不当之处,还望高人赐教。
  一、什么是宪政?
  我以为,宪政是以宪法为基础的政治体制,是民主与法治的结合。其基本要求是落实宪法,其基本精神是建立有限政府,其集中表现是树立宪法的最高权威。由此可见,宪政不是一个坏东西,而是好东西。一些糊涂的不懂宪政的左派同志将宪政视为异类加以坚决反对,显然是不对的。
  宪政是治理国家的形式。但是,不唯其如此,宪政更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是民主与法治的结合。世界上从来没有不包含内容的宪政。那种空洞的宪政,实际是骗人;世界上也从来没有脱离了宪政形式的宪政。脱离了宪政的形式,就走向了反面,变成了专制,宪政的内容因此就失去了保障。
  二、宪政的种类有哪些?
  既然宪政是民主与法治的结合。那么,有什么性质的民主,也就有了什么样的宪政。
  在我们生活的世界,有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以资产阶级为主辅之以无产阶级的民主社会主义的民主、以无产阶级为主体辅之以资产阶级的新民主主义民主和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民主。自然,在我们生活的世界,就有了资产阶级的宪政、民主社会主义的宪政、新民主主义的宪政和社会主义的宪政。
  三、我们现在要的究竟是什么性质的宪政?
  我的回答是:它不是西方资产阶级的宪政,也不是类似于瑞典那样的民主社会主义的宪政,同时,也不是纯粹的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的宪政,而是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为什么?
  因为西方资产阶级的宪政,过去,孙中山试过了,陈独秀的右倾投降路线也试过了,三十年改革开放,更试过了。结果都失败了。道理很简单,由于中国一般资产阶级的软弱性、两面性,对内,不足以抗击国内官僚特权阶级,对外,更不能抗击帝国主义。国内官僚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与国外垄断资本相勾结,共同欺压国内一般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使得他们步履艰难,资产阶级宪政早已成了枕边春梦。另外,这种排斥无产阶级的宪政,也决然得不到国内无产阶级的支持。相反,他们是坚决反对的。过去大革命时期是这样,现在依然如此。尤其近年来各地频频爆发的反对资产阶级压迫的工潮就是最好的例证。还有,西方周期性爆发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以及弥漫在西方的腐朽生活方式,都已经进一步向我们昭示,资本主义宪政有着其不可克服的危害性、局限性。资本主义宪政迫切需要扬弃,用更高级的社会形态将其代替。
  至于瑞典式的民主社会主义的宪政,尽管加入了一定程度的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的性质,但其本质依然是资产阶级性质的宪政。既然中国一般资产阶级是立不起来的阿斗,那么,以其为主体的民主社会主义,又怎么可能在中国行得通?
  那么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的宪政呢?
  这自然是很好的。但是,现在,我们完全不具备这个条件。经过三十多年的资本主义改制,中国已经变成了官僚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官僚买办汉奸集团专制的法西斯主义。虽然上面美其名曰特色社会主义,但是,徒有特色,而无半点社会主义的踪影。 这就是我们现在的中国。我们必须要正视这个现实,并立足于这个现实。不能犯刻舟求剑式的错误。我们一定要明白,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革除官僚特权专制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官僚买办汉奸集团。而要完成这个任务,还不能不联合一般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参加。因此,旨在革除一般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的宪政,我们也只得暂时不要它。到了将来,有了一定的条件之后,亦即在把资本主义的先进性发挥到底之后(项观奇语),才能过渡到社会主义的宪政。而现在,我们中国需要的宪政,只能是新民主主义的宪政。对此,我们必须要有清晰的认识。
  四、什么是新民主主义的宪政?
  毛泽东同志在其《新民主主义的宪政》一文中指出:“什么是新民主主义的宪政呢?就是几个革命阶级联合起来对于汉奸反动派的专政。从前有人说过一句话,说是‘有饭大家吃’。我想这可以比喻新民主主义。既然有饭大家吃,就不能由一党一派一阶级来专政。讲得最好的是孙中山先生在《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里的话。那个宣言说:‘近世各国所谓民权制度,往往为资产阶级所专有,适成为压迫平民之工具。若国民党之民权主义,则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数人所得而私也。’同志们,我们研究宪政,各种书都要看,但尤其要看的,是这篇宣言,这篇宣言中的上述几句话,应该熟读而牢记之。‘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数人所得而私’,就是我们所说的新民主主义宪政的具体内容,就是几个革命阶级联合起来对于汉奸反动派的民主专政,就是今天我们所要的宪政。”毛泽东在七十年前给新民主主义宪政下的这个定义,在今天,我以为依然不过时。【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5-24 09:38:55 |显示全部楼层
五、我们现在的政体是什么?
  传统说法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我说那是骗人。准确地说,我们现在的政体是党国官僚专制。下面,我就来把这个问题阐释清楚。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它集中反映一个国家各种政治力量的实际对比关系,规定国家的根本任务和根本制度。要想将中国的政体看得透彻,就不能不首先分析中国宪法。1954年9月20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新中国成立以后颁布的第一部宪法。我的剖析就从这部宪法谈起。
  1、中国国家主义实质是政府主义的政体。
  宪法第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生产资料所有制现在主要有下列各种:国家所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合作社所有制,即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个体劳动者所有制;资本家所有制。”宪法的这一条,集中反映了过渡时期的经济所有制结构。在这一条里,宪法把“国家所有制”和“全民所有制”等同起来,并用“国家所有制”取代了“全民所有制”。
  宪法第六条规定:“ 国营经济是全民所有制的社会主义经济,是国民经济中的领导力量和国家实现社会主义改造的物质基础。国家保证优先发展国营经济。矿藏、水流,由法律规定为国有的森林、荒地和其他资源,都属于全民所有。”在这一条里,宪法提出了“国营经济”这个概念。结合第五条的国有,“国有国营”的概念自然产生了。
  那么究竟什么是生产资料的全民所有制?什么是生产资料的国家所有制?什么是生产资料的国营?为了准确地把这些概念说清楚,并把他们区别开来,我们得从宪法的有关论述入手,从生产资料的全民所有制入手,仔细分析生产资料的全民所有、国家所有和国家经营的意义。
  首先,什么是生产资料的全民所有?
  宪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宪法第二十一条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这就是生产资料全民所有的含义。54宪法的局限在于,没有明确提出究竟由谁来代表人民集中行使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但是上述宪法的解释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生产资料的全民所有,亦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系统代表人民所有。
  那么,什么是生产资料的国家所有呢?
  马克思主义认为,国家是阶段统治的机器。它的主要标志是国家机构。我国的国家机构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国家主席、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问题是生产资料国家所有,究竟是由国家的哪一机构所有?是由其中的一个机构所有、几个机构所有还是全部机构所有?在此显然是模糊的。若由全国人大系统以外的其他机构所有,则与全民所有的真谛相背离;若由全部机构所有,一则扩大了全民所有的外延,实则易主,二也不符合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必须明确、集中的要求。可是,宪法在第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生产资料所有制现在主要有下列各种:国家所有制,即全民所有制……”中,把国家所有同全民所有等同起来,并用国家所有取代了全民所有。2008年3月15日,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兆国在向全国人大作关于审议《物权法》草案的说明时说:“土地管理法、矿产资源法、草原法、海域使用管理法等法律已经明确规定由国务院代表国家行使所有权,这也是现行的管理体制。”也就是说,生产资料的国家所有亦即国务院代表国家行使所有权。事实是,这不仅是现行的管理体制,我们一直就是这样过来的,而且从未改变。在2008年颁布的《物权法》第四十五条进一步规定:“ 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财产,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国有财产由国务院代表国家行使所有权”。自然,国家所有亦即国务院所有,国家经营亦即国务院经营,国有国营亦即国务院所有国务院经营。我又翻看了1975年宪法、1978年宪法和现行宪法,他们在对于全民所有、国家所有、国家经营的表述上,基本都遵从了上面的精神。
  那么国务院是什么?
  宪法第四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即中央人民政府,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执行机关,是最高国家行政机关。”
  我们看,生产资料的全民所有先是被国家所有取代,然后,国家所有又被政府所有取代,其情形,恰如现代企业制度里的行政团队窃取了股东大会的权利。请问:你见过有哪一个现代企业的管理制度是这样设计的?
  可是,中国的宪法就是这样设计的。中国宪法的这一荒唐的制度设计,严重完全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关于生产关系的论述。
  马克思主义认为:生产关系包括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人们在生产中的地位及其相互关系和产品分配方式三项内容。其中,起决定作用的是生产资料归谁所有。归谁所有,谁就是生产资料的主人,谁的权力就最大。在我国,既然宪法确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那么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就只能归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系统——不容质疑!可是,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经过两次取代,使得全国人大的这一最高权力变成了无根之木。于是乎,政府为主取代了人民民主,政府主义取代了社会主义。中国国家主义实质是政府主义的专制政体形成了。
  2、***专制的政体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人民在中国***的英明领导下,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打败了小日本,赶走了反动的蒋介石国民党,从敌人手中夺回生产资料的占有权。在革命胜利以后,作为胜利果实的生产资料本应该交给人民,而不是在赶走小日本、蒋介石国民党之后,由中国***取而代之,将生产资料据为己有。中国***替人民执政,为人民服务,本应该居于宪法之下,自愿、自觉接受人民的选择和监督。可是,事实不是这样。一个中国***的法定领导,使得中国***脱离于人民之外、凌驾于人民和宪法之上了。
  难道不是么?
  54宪法第一条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国家。” 结合宪法序言:“我国人民在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伟大斗争中已经结成以中国***为领导的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广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今后在动员和团结全国人民完成国家过渡时期总任务和反对内外敌人的斗争中,我国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将继续发挥它的作用。” 其含义是工人阶级经过中国***实现对国家的领导。1975年宪法第二条更是明确规定:“中国***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工人阶级经过自己的先锋队中国***实现对国家的领导。”在现行宪法中虽然没有了上面这一条。但是,序言里还是加上了“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过程中,已经结成由中国***领导的,有各民主党派和各人民团体参加的,包括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的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这个统一战线将继续巩固和发展……中国***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
  依据马克思关于生产关系的谁所有、谁主人、谁领导的原理进行反推,自然得出:生产资料的全民所有在经历了国家所有、国务院所有的两次取代之前,早已被中国***所有取代了。自然,中国***为主取代了人民民主,中国***主义取代了社会主义。中国***专制政体形成了。
  3、总结
  一个是中国国家主义实质是政府主义的专制政体,一个是中国***的专制政体,两个合在一起,既是党国官僚专制政体。这就是中国现行的真正政体。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在2009年03月09日的报告中指出:“人大工作坚持正确政治方向,最根本的是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核心是坚持党的领导”。我看已经没有必要再对这位委员长的漏洞百出、自相矛盾的话语进行一一批驳了,我们还是看一看毛泽东是怎么说的吧:“中国现在的顽固派,正是这样。他们口里的宪政,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他们是在挂宪政的羊头,卖一党专政的狗肉。我并不是随便骂他们,我的话是有根据的,这根据就在于他们一面谈宪政,一面却不给人民以丝毫的自由。” 摘自《毛泽东:新民主主义的宪政》【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5-24 09:41:16 |显示全部楼层
六、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的宪政》这篇光辉著作中指出:“世界上历来的宪政,不论是英国、法国、美国,或者是苏联,都是在革命成功有了民主事实之后,颁布一个根本大法,去承认它,这就是宪法。中国则不然。中国是革命尚未成功,国内除我们边区等地而外,尚无民主政治的事实。中国现在的事实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政治,即使颁布一种好宪法,也必然被封建势力所阻挠,被顽固分子所障碍,要想顺畅实行,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的宪政运动是争取尚未取得的民主,不是承认已经民主化的事实。这是一个大斗争,决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
  那么请问:我们现在究竟是“争取尚未取得的民主”的阶段,还是“承认已经民主化的事实”阶段?显然,不是后者,而是前者。所以,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不是建立新民主主义宪政的问题。实行新民主主义宪政,那是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以后的下一步的事情。我们现在首要的任务是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
  七、如何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
  概括地说,就是旗帜鲜明地立即组织起来,重建马列毛主义***,依靠群众,发动群众,联合***中的进步势力,联合一般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建立广泛的宪政新民主主义的统一战线,逼迫执政的***开放党禁、放弃专制,实行民主,没收官僚资产阶级的资本归全民所有、将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以及军权归由人民民主选举产生的享有国家最高权力的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系统所有,实行新民主主义的现代国家制度。详细参见我的:《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新五项基本原则”与“八项主张”》
  八、道路是曲折的 前途是光明的。
  我们要实行新民主主义的宪政。这个目标是确定了的。但是,也正如毛泽东所说:“真正的宪政决不是容易到手的,是要经过艰苦斗争才能取得的”。自然还是毛泽东说的正确:“宪政的困难,就是因为顽固分子作怪;但是顽固分子是不能永远地顽固下去的,所以我们还是大有希望。天下的顽固分子,他们虽然今天顽固,明天顽固,后天也顽固,但是不能永远地顽固下去,到了后来,他们就要变了。比方汪精卫⑼,他顽固了许多时候,就不能再在抗日地盘上逞顽固,只好跑到日本怀里去了。比方张国焘⑽,他也顽固了许多时候,我们就开了几次斗争会,七斗八斗,他也溜了。顽固分子,实际上是顽而不固,顽到后来,就要变,变为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也有变好了的,也是由于斗,七斗八斗,他认错了,就变好了。总之顽固派是要起变化的。顽固派,他们总有一套计划,其计划是如何损人利己以及如何装两面派之类。但是从来的顽固派,所得的结果,总是和他们的愿望相反。他们总是以损人开始,以害己告终。我们曾说张伯伦‘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现在已经应验了。张伯伦过去一心一意想的是搬起希特勒这块石头,去打苏联人民的脚,但是,从去年九月德国和英法的战争爆发的一天起,张伯伦手上的石头却打到张伯伦自己的脚上了。一直到现在,这块石头,还是继续在打张伯伦哩。中国的故事也很多。袁世凯想打老百姓的脚,结果打了他自己,做了几个月的皇帝就死了⑾。段祺瑞、徐世昌、曹锟、吴佩孚等等,他们都想镇压人民,但是结果都被人民推翻。凡有损人利己之心的人,其结果都不妙。现在的反共顽固派,如果他们不进步,我看也不能逃此公例”。我看只要把“现在的反共顽固派”换成“反宪政顽固派”,就完全适合现在了。
  最后,就把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的宪政》中的教导作为我的这篇文章的结尾吧:“我们一定要把事情办好,一定要争取民主和自由,一定要实行新民主主义的宪政。如果不是这样做,照顽固派的做法,那就会亡国。为了避免亡国,就一定要这样做。为了这个目的,就要大家努力。只要努力,我们的事业是大有希望的。还要懂得,顽固派到底是少数,大多数人都不是顽固派,他们是可以进步的。以多数对少数,再加上努力,这种希望就更大了。所以我说,事情虽然困难,却是大有希望。”【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5-25 07:23:44 |显示全部楼层

李文采:就“重归新民主主义”与张木生先生商榷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5-25 07:24 编辑

2012-02-06

九十年党庆前夕,第五代智囊张木生接受共识网主管的采访时说,“中国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了”。危险到了什么程度呢?他说:“再有一年多就该交班了,下定决心,排除万难,绝不作为。我们现在是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他充满信心地预言“新一代的党中央集体领导,不会允许这种状况继续下去”。 为此,张木生开出了“重归新民主主义”的药方。因为,我是一直主张“宪政新民主主义”的。出于好奇,我产生了要进一步了解张木生的“重归新民主主义”的冲动。于是,我通过网络搜到了张木生的《重归新民主主义》及其相关报道,仔细拜读,我发现,我主张的“宪政新民主主义”和张木生主张的“重归新民主主义”,还是有着一些差别的。下面,我就有关“新民主主义”的一些问题与张木生先生商榷,不当之处,还望大家斧正。

一、什么是新民主主义

我的认识是:新民主主义包括新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社会两个部分。所谓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指在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国家,由无产阶级领导的联合一般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广大农民阶级参加,旨在推翻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反动统治的民主主义革命。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胜利后,在无产阶级阶级主导下,建立一整套符合新民主主义原则的生产资料所有制和宪政管理体制,这个国家就进入了新民主主义社会。

在此,需要特别强调一点的是,没有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就不可能有新民主主义社会。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是进入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前提条件。而新民主主义社会,则是社会主义革命的同义语。亦或说,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是开启社会主义革命的前提条件。

二、毛泽东关于新民主主义的论述

关于新民主主义,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以及《论人民民主专政》)等文章中都有详细的阐述。下面,我和大家一起学习一下毛泽东关于新民主主义的重要论述,也好与张木生的“新民主主义”做一个对照:

1、新民主主义的经济

“我们主张的新民主主义的经济,也是符合与孙先生的原则的。在土地问题上,孙先生主张‘耕者有其田’。在工商业问题上,孙先生在宣言里这样说:‘凡本国人及外国人之企业,或有独占的性质,或规模过大为私人之力所不能办者,如银行、铁道、航路之属,由国家经营管理之,是私有资本制度不能操纵国民之生计,此则节制资本之要旨也。’在现阶段上,对于经济问题,我们完全同意孙先生的 这些主张。”……“只有经过民主主义,才能到达社会主义,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天经地义。而在中国,为民主主义奋斗的时间还是长期的。没有一个新民主主义的联合统一的国家,没有新民主主义的国家经济的发展,没有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和合作经济的发展,没有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即新民主主义文化的发展,一句话,没有一个由共产党领导的新式的资产阶级性质的彻底的民主革命,要想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废墟上建立起社会主义社会来,那只是完全的空想。”……“有些人不了解共产党为什么不但不怕资本主义,反而在一定条件下提倡它的发展。我们的回答是这样的简单:拿资本主义的某种发展去代替外国帝国主义和本国封建主义的压迫,不但是一个进步,而且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过程。它不但有利于资产阶级,同时也有利于无产阶级,或者说更有利于无产阶级。……在中国的条件下,在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制度下,除了国家自己的经济、劳动人民的个体经济和合作经济之外,一定要让私人的资本主义经济在不能操纵国民生计的范围内获得发展的便利,才能有益于社会的向前发展。”(摘自《论联合政府》)

“中国的经济,一定要走‘节制资本’和‘平均地权’的路,决不能是‘少数人所得而私’,决不能让少数资本家少数地主‘操纵国民生计’决不能建立欧美式的资本主义社会,也决不能是旧的半封建社会。谁要是敢于违反这个方向,他就一定达不到目的,他就自己要碰破头的。……这样的经济,就是新民主主义的经济。”(摘自《新民主主义论》)

“国营经济是社会主义性质的,合作经济是半社会主义性 质的,加上私人资本主义,加上个体经济,加上国家和私人合作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这些就是人民共和国的几种主要的经济成分,这些就构成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形态。”……“孙中山的节制资本的口号,我们依然必须用和用得着。……对于私人资本主义采取限制政策,是必然要受到资产阶级在各种程度和各种方式上的反抗的。限制和反限制,将是新民主主义国家内部阶级斗争的主要形式。如果认为我们现在不要限制资本主义,认为可以抛弃‘节制资本’的口号,这是完全错误的,这就是右倾机会主义的观点。但是反过来,如果认为应当对私人资本限制得太大太死,或者认为简直可以很快地消灭私人资本,这也是完全错误的,这就是‘左’倾机会主义或是冒险主义的观点。……中国革命在全国胜利,并且解决了土地问题以 后,中国还存在着两种基本的矛盾。第一种是国内的,即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第二种是国外的,即中国和帝国主义国家的矛盾。因为这样,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政权,在人民民主革命胜利以后,不是可以削弱,而是必须强化。对内的节制资本和对外的统制贸易,是这个国家在经济斗争中的两个基本政策。谁要是忽视或轻视了这一点,谁就要犯绝大的错误。”(摘自《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

2、新民主主义的政治

“在阶级存在的条件下,有多少个阶级就有多少个主义,甚至一个阶级的各利益集团中还各有各的主义。”(摘自《新民主主义论》)“我们主张在彻底地打败日本侵略者之后,建立一个以全国绝大多数人民为基础而在工人阶级领导之下的统一战 线的民主联盟的国家制度,我们把这样的国家制度称之为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制度”(摘自《论联合政府》)“毫无疑义,我们这个新民主主义制度是在无产阶级的领导之下,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建立起来的,但是中国在整个新民主主义制度期间,不可能、因此就不应该是一个阶级专政和一党独占政府机构的制度。只要共产党以外的其他任何政党、任何社会集团和个人,对于共产党是采取合作的而不是采取敌对的态度,我们是没有理由不和他们合作的。……中国现阶段的历史将形成中国现阶段的制度,在一个长时期中,将产生一个对于我们是完全必要和完全合理同时又区别于俄国制度的特殊形态,即几个民主阶级联盟的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形态和政权形态。(摘自《论联合政府》)“国体——各革命阶级联合专政。政体——民 主集中制。这就是新民主主义的政治,这就是新民主主义的共和国。”(摘自《新民主主义论》)【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5-25 07:26: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5-25 07:31 编辑

那么新民主主义共和国的领导阶级该如何确定呢?

毛泽东在他的着作中作了详尽的阐述。他说;“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要求我们党去认真地团结全体工人阶级、全体农民阶级和广大的知识分子,这些是这个专政的领导力量和基础力量。”(摘自《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人民民主专政的基础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城市小资产阶级的联盟,而主要是工人和农民的联盟,因为这两个阶级占了中国人口的百分之八十到九十。推翻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主要是这两个阶级的力量。由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主要依靠这两个阶级的联盟。人民民主专政需要工人阶级的领导。因为只有工人阶级最有远见,大公无私,最富于革命的彻底性。”……“民族资产阶级在现阶段上,有其很大的重要性。……我们现在的方针是节制资本主义,而不是消灭资本主义。但是,民族资产阶级不能充当革命的领导者,也不应当在国家政权中占主要的地位。民族资产阶级所以不能充当革命的领导者和所以不应当在国家政权中占主要的地位,是因为民族资产阶级的社会经济地位规定了他们的软弱性,他们缺乏远见,缺乏足够的勇气,并且有不少人害怕民众。孙中山主张‘唤起民众’,或‘扶助农工’。谁去‘唤起’和‘扶助’呢?孙中山的意思是说小资产阶 级和民族资产阶级。但这在事实上是办不到的。孙中山的四十年革命是失败了。”摘自《论人民民主专政》)“在城市斗争中,……有些糊涂的同志认为不是依靠工人阶级,而是依靠贫民群众。有些更糊涂的同志认为是依靠资产阶级。在发展工业的方向上,有些糊涂的同志认为主要地不是帮助国营企业的发展,而是帮助私营企业的发展;或者反过来,认为只要注意国营企业就够了,私营企业是无足轻重的了。我们必须批判这些糊涂思想。我们必须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团结其他劳动群众,争取知识分子,争取尽可能多的能够同我们合作的民族资产阶级分子及其代表人物站在我们方面”(摘自《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人民手里有强大的国家机器,不怕民族资产阶级造反。”(摘自 《论人民民主专政》)

3、新民主主义的文化

“新民主主义的文化,同样应该是‘为一般平民所共有’的,即是说,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决不应该是‘少数人所得而私’的文化。……对于外国文化,排外主义的方针是错误的,应当尽量吸收进步的外国文化,以为发展中国新文化的借鉴;盲目搬用的方针也是错误的,应当以中国人民的实际需要为基础,批判地吸收外国文化……对于中国古代文化,同样,既不是一概排斥,也不是盲目搬用,而是批判地接收它,以利于推进中国的新文化。”(摘自《论联合政府》)

4、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在共和国第一部宪法中的具体体现

1954年9月20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颁布了共和国第一部宪法。它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颁布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为基础,又是《共同纲领》的发展。宪法第一条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国家。”这里实际讲的就是新中国的国体。随后的第三条至第二十条,不过是对这一条的进一步细化。宪法第二条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其他国家机关,一律实行民主集中制。 ”这里实际讲的就是新中国的政体。在此后的第二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 和第二十二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行使国家立法权的唯一机关。”以及第二十三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军队和华侨选出的代表组成。”,不过是对这一条的进一步阐释。完全可以这样说,1954年颁布的第一部宪法,就是对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光辉思想的具体实践。

三、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的局限性

第一,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毛泽东没有意识到未来新民主主义经济之中的属于全民生产资料的所有权的代表权的归属问题。这个权利必须归享有国家最高权力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省人民代表大会、县人民代表大会、区人民代表大会直到乡人民代表大会的系统”,这是民主集中制的政治体制的命根子,是共和国的命根子。一旦没有了这一条,民主集中制的政治体制也就不复存在了。而我们的问题恰恰就出在了这里。毛泽东让政府代表人民行使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使他领导的社会滑进了官僚社会主义的泥坑。

第二,宪法序言里面提到“我国人民在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伟大斗争中已经结成以中国共产党为领导的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广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这就使得共产党凌驾于“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之上,凌驾于人大之上,凌驾于人民之上,凌驾于宪法之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因此变成了共产党党国。

第三、毛泽东后来违背了他的关于新民主主义是一个很长的历史发展阶段的正确论述,违背了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一文中提到的“正像不能一下子就把现有的生产力扩大到为实行财产公有所必要的程度一样。因此,很可能就要来临的无产阶级革命,只能逐步改造现社会,只有创造了所必需的大量生产资料之后,才能废除私有制”这一正确思想,在我们生产力水平尚未足够发达时,就着急地把资本主义的经济成分当尾巴割掉,带着党国官僚专制体制,带领国家跑步跨入了党国官僚社会主义。

以上是毛泽东在成功打碎旧世界后,在建设新社会时所犯的三个严重错误。可是,他却并不知道。这是产生他乃至于中国后来所有悲剧的总根源。【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5-25 07:29:40 |显示全部楼层
四、张木生的“重归新民主主主义”

上面,我们已经谈了什么是新民主主义、毛泽东倡导的新民主主义以及毛泽东倡导的新民主主义的历史局限性。下面,我们看张木生的“重归新民主主主义”。

在《张木生:重归新民主主义》这篇文章中,张木生明确指出:“根据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所藏的原版毛著《新民主主义论》以及毛、刘、周共同领导制定的《共同纲领》和过去未全部公开的毛泽东在七大的讲话《论联合政府》,所谓新民主主义时代,就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发展100多年的资本主义,挤进先进国家的行列,然后才能发展社会主义”。张木生认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新民主主义是一脉相承的”。

显然,张木生的“重归新民主主义”,就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大干资本主义,就是改头换面的“邓、三、科”,就是地地道道的修正主义。而他的“坚持共产党领导”,正是坚持专制,坚持特权,坚持修正主义统治的代名词。三十多年来,我们就是沿着这样的一条路线一直走过来的。结果,中国变成了最坏的资本主义、法西斯专制主义。张木生现在提出的“重归新民主主义”,无非是要中共第五代领导中国沿着这条祸国、殃民、亡党的修正主义道路继续走下去。

但是,上述所说,也只是张木生“重归新民主主义”的一面。张木生“重归新民主主义”的另一面是,“中国的问题是在经济上执行了中共第一代领导集体提出的新民主主义路线,而在政治上、社会上、文化上没有执行这条路线”,张木生要中共第五代在政治上、社会上、文化上也执行他诠释的“新民主主义”。如果按照张木生的这个思路走下去,实际就是彻底 的干资本主义,充其量是以资本主义为主体的民主社会主义。张木生的这一面,不仅使他与资产阶级民主派同流合污,同时,与他提出的坚持共产党的领导自相矛盾。张木生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

如此看来,张木生的“重归新民主主义”不仅与新民主主义毫不沾边,张木生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与新民主主义是一脉相承”的观点,更是对新民主主义的严重歪曲。尽管张木生认为“解决中国面临的问题,民主社会主义和西方普世价值观都不合适。越是民主社会主义,越要与马列拉开距离。‘第三条道路’是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甚至是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是工联主义思潮的复辟。欧盟大规模的主权债务危机表明,高福利国家都混不下去。西方所谓的普世价值观,与战争、殖民存在直接关系。现在是‘一超独霸’,‘冷战’结束后美国打了五场战争,没有一场战争是干净的。西方民主实质上就是为民选主子,选出来的人都斗不过华尔街的金融资本。西方政府管收税、打仗,老板管社会上的事,总统、老板换来换去,自由不过是买卖人的自由”,尽管张木生的这些认识都是正确的,可是,张木生主张的“重归新民主主义”又是什么货色呢?除了打着“重归新民主主义”的旗号贩卖修正主义,贩卖自由资本主义或者民主社会主义,难道还有比这更合适的解释么?这样的主义,解体了前苏联,摧毁了苏共,也早已经把中国推到了崩溃的边缘。继续下去,又能是一个什么的样的结果?难道还用猜么?

在文章的开头,我就已经提到了,新民主主义包括两个部分:一个是新民主主义革命,一个是新民主主义社会。先有新民主主义革 命,在革命取得胜利以后,方有新民主主义社会。否则,是不可想象的。可是,现实中国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情形?在“邓、三、科”修正主义理论的指导下,通过三十年的资本主义改制,中国的社会制度倒退了至少一百年,成了官僚特权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官僚买办资本主义、官僚黑恶势力的法西斯统治。在不经过二次新民主主义革命并取得胜利的条件下,中国绝无实行新民主主义政策之可能。既然如此,张木生的不仅在经济上要实行新民主主义的路线,在政治上、社会上、文化上也要实行这样一条路线的主张,除了必然泡汤以外,难道还有其他更好的结果么?更何况,张木生的“重归新民主主义”尚且认识不到毛泽东倡导的新民主主义理论存在的不足。所有这些,毫无疑问,都极大地限制了张木生,使其终究不能够开 出破解中国问题的正确药方。

五、重庆模式与中国出路

我注意到,张木生谈“重归新民主主义”,大多是与重庆模式联系起来的,实际就是借总结重庆经验,探索中国改革发展道路。尽管张木生开出的药名正确,内容存在着严重问题,但其为国为民的良好动机是不容置疑的。这一点,是必须要明确的。

另外,对于薄熙来及其重庆做法,我也是一直关注着的。我以为,中国出了一个薄熙来,不简单,也不容易。对于重庆做法,我一分为二地看。首先,我以为重庆做法的动机是好的,是有利于重庆人民的,是应该肯定的,否定之,是不对的。但是,重庆做法,一不可持续;二不可复制。这是必须要给其指出来的。对于那种过分拔高或者肆意贬低重庆做法的论调,我以为都是不足取的。

关于中国怎么了,中国的出路在哪里?我在《李文采:我看毛泽东、文革以及中国的现在和未来》一文中已经做了大致的阐述(为了大家阅读方便,我将该文链接附在后面),这里就不再赘述了。文章中有这样一段话,现在,我把它复制过来,作为我这篇文章的结尾: 

“我提出的一些列主张,不是针对具体的某一个问题,某一个地区,而是事关全局的根本性的东西。无论是纠正修正主义路线,还是革除党国官僚专制体制,最终的指向,都在中共中央。所以,我的这些喊话,不仅是对着革命群众,指导革命群众进行斗争的,还是对着中央的。尽管如此,也不排除在地方率先取得革命突破的可能。过去,袁世凯当皇帝,逼出了个蔡锷造反。后来,蒋介石违背孙中山的遗嘱,背叛革命,顽固执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剿共政策,结果,逼出了个张学良、杨虎城发动的‘西安事变’。一九六六年,毛泽东说:‘我历来主张,凡中央机关做坏事,就要号召地方造反,向中央进攻。地方要多出几个孙悟空,大闹天宫。’那么现在,中国地方的孙悟空安在?会出么?

我想,会有的!如果HW不纠正 修正主义路线,不改革党国党国官僚体制,这个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就必然会出现。对此,我坚信不疑!关键是,这个大闹天宫的孙悟空要炼得火眼金睛。这个个火眼金睛就是吃透马列毛主义,掌握其精髓。不惟其如此,还得手持金箍棒。这个金箍棒,在今天来看,就是宪政新民主主义。”


附:

李文采:我看毛泽东、文革以及中国的现在和未来【见网络】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5-26 20:01:20 |显示全部楼层

中流击水:为人民服务 按规律办事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5-26 20:04 编辑

革命的共产党所做的一切,可以概括为:为人民服务,按规律办事。

      这里的人民,在现阶段,就是以无产阶级为主体并包含了小资产阶级、一般资产阶级的最广大人民群众。只有到了将来的社会主义革命阶段,人民才会变成仅仅是无产阶级。而现在还不是。因为现在,有比小资产阶级、一般资产阶级更凶恶的敌人。为了打倒这个更凶恶的敌人,无产阶级还需要联合小资产阶级、一般资产阶级。为了打倒这个更凶恶的敌人,无产阶级首先要争得民权,实现民权主义。只有在实现了民权主义之后,才谈得上实现社会主义。没有民权主义,就不会有社会主义。这是毫无疑义的。无产阶级是彻底的革命论者。但同时,无产阶级还必须是革命的阶段论者。无产阶级必须要将彻底的革命论和革命的阶段论结合起来。可见,人民的范畴里面,已经包含了当时的革命对象、革命策略、革命动力、革命前途等诸多内容。

      为人民服务,说的是立场,是方向。这是革命的共产党的首要问题。所谓屁股决定脑袋,立场决定方法,大体不错。

      为人民服务,就得首先把人民的位置摆正了,使其真正坐到主人的位置上去,要人民至上。倘若明明是官老爷、大地主、大资本家坐在主人的位置上,此时,却要求其心里时时刻刻装着人民,时时刻刻想着为人民服务,那是很滑稽的,决然不可能的。具体来说,就是要想为人民服务,就得必须首先实行社会主义的公有制,使人民真正成为生产资料的主人。否则,为人民服务,就是一句漂亮的骗人的鬼话。倘若广大无产阶级还没有成为生产资料的主人,那么,努力实现之,就成为革命的共产党为之奋斗的目标。

      为人民服务,就得制定一部宪法,切实落实好社会主义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无产阶级要求这个权利必须归享有国家最高权利的由人民民主选举产生的人大系统。在宪法里面,要规定好人民的权利、责任和义务,以便人民共同遵守。必须要树立宪法的权威,以此保障人民的正当权益。决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脱离于宪法之外,凌驾于宪法之上。这就是宪政。那种在宪法中塞进了必须坚持某党的领导的宪法,是强奸了民意的伪宪法。那种生硬地把坚持某党的领导的条款塞进宪法里面的某党,绝对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革命的共产党,而是伪共产党。

      为人民服务,就得一切从以无产阶级为主体的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出发,一切为了以无产阶级为主体的最广大人民群众,就要特别关注民生,注重分配,急人民所急,想人民所想。革命的共产党要努力成为人民的贴心小棉袄。

      为人民服务,就得一切依靠以无产阶级为主体的最广大人民群众。无论是革命还是建设,都是如此。革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建设是无产阶级的建设。试想,革命的共产党明明干的是无产阶级的事业,倘若不把无产阶级组织起来,设置重重条款限制无产阶级组织起来,不让无产阶级组织起来,害怕无产阶级力量壮大,不紧紧地依靠无产阶级,那是多么地不可思议。倘若是这样,那个共产党,就注定不是革命的共产党,而是披着共产党外衣的狼外婆。倘若有人还为狼外婆高唱赞歌,极力忽悠无产阶级要紧紧依靠狼外婆实现无产阶级的解放,那么,不管这个人怎样地盛世危言,哗众取宠,其立场注定不是无产阶级,而是狼外婆的同伙。其目的也不是为了实现无产阶级的利益,而是为了维护狼外婆的统治。如果狼外婆以及狼外婆的同伙不改变其立场,不改变其做法,无产阶级就要毫不可惜地将狼外婆和狼外婆的同伙丢到垃圾堆里去。

     为人民服务,就得树立无产阶级道德,弘扬无产阶级文化,高唱社会主义的主旋律,反对一切低级、庸俗、丑陋的东西。革命的共产党要有信心、有决心创造出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生活的需要。

      为人民服务,就得按规律办事。自然有自然的规律,社会有社会的规律,革命有革命的规律,建设有建设的规律。我们不能更改规律,自以为是地创造规律,逆规律而动。我们只有努力地发现规律,不断地反思自己,纠正自己,老老实实地按照规律办事。只有这样,才能取得各项事业的成功,更好地为人民服务。每一个革命的共产党员要争做为人民服务的标兵,按规律办事的模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5-28 06:41: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5-28 06:43 编辑

中美贸易战的核心是金融战。金融战的本质是主义之战。过去,封建主义打不过资本主义。现在,修正主义打不过帝国主义。中国要想在这场金融战争中获胜,必须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对改革进行拨乱反正,彻底抛弃私有化路线,坚定不移地走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之路,重建人民民主宪政。否则,前苏联的昨天,就是中国的明天,而且一定会更惨!

因为帝国主义就是垄断、掠夺和战争。其余都是浮云。而从党国官僚社会主义蜕变而来的修正主义恰恰是反其道而行之。他们打着反垄断的招牌,高举新自由主义的引魂幡,大肆瓜分国有企业。结果,不仅迅速养肥了一群硕鼠,更可怕的是因此招来了一群恶狼。如果说,硕鼠仅仅是抢钱,而狼则是钱人通吃。所以,完全可以这样说,凡是鼓吹金融私有化和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的,不是无知,自掘坟墓,就是别有用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5-30 08:02:08 |显示全部楼层

蒋委员长又回来了 我们该怎么办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5-30 08:19 编辑

2010-11-05
-------李文采谈《右派中多数人要的其实是自由资本主义》

         【按:路线是纲,纲举目张。对特色是这样。对左派也是这样。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这是拨乱反正的必由之路。谁偏离了,都走不通。这是八年前写的文章。现在,返回头来再看,个别字句可以修改,中心意思不变!】

        “右派中多数人要的其实是自由资本主义”,我以为这个判断是比较客观的,是符合于中国的实际的。但是,倘若认识仅仅到了这一步,那是不够的。还得加上“中国是否有实现自由资本主义的条件”。因为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我们只有把这两个方面都看明白了,都正确地回答了,才算完整。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在开头已经做了肯定的回答,不再赘述。下面说第二个。

        对于第二个问题,毛主席早在1965年就曾经说过:“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做别人的附庸。帝国主义在能源、资金等许多方面都有优势。美国对日本和欧洲资本主义国家还既合作又排挤,怎么可能让落后的中国独立发展,后来居上?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天还是走不通。”(《前奏》,第16页)我完全赞同毛主席的这个英明判断。

        另外,毛主席于一九六二年一月三十日《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还指出:“在我们国家,如果不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不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集中制。没有高度的民主,不可能有高度的集中,而没有高度的集中,就不可能建立社会主义经济。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就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对于毛主席的这个英明判断,我同样持完全赞同的态度。

        总结毛主席的上述两段话就是:中国如果不搞社会主义,不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不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就会搞修正主义。其结果,对外必然是附庸资本主义,对内必然是反动的法西斯专制主义。其情形,好比把蒋委员长又重新请回来了。

        自由主义者是不晓得这个道理的。他们用资本主义的办法来反对官僚专制主义。他们原本期望通过资本主义改革,撬开通往民主资本主义的大门。结果,被国内的特权阶级和国外的大资本家阶级绑架,掉进了封建法西斯主义(也就是官僚专制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的臭水沟而不能自拔,以至于资本主义改革的吹鼓手吴敬琏先生只剩下祈祷的份儿了。继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失败、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路线致使中国大革命再次失败以后,中国用三十余年的资本主义改革实践第三次验证:资本主义这一条道路在中国走不通。倘若一意孤行,前苏联就是最好的例证。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了,我以为还是不够的。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旧民主主义革命失败和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路线致使中国大革命再次失败,均已经成为历史,我们无需细说。只是,对于新时期社会主义制度下修正主义何以能够掌权?我们却不能不深入分析其中的根源。

        关于这个问题,在毛主席的上述讲话中,实际已经做了交代:“不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不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问题是如何切实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如何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毛主席没有说。而问题也就出在这里。

        我的认识是: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在毛主席时代,社会主义公有制建立起来了,但是,符合社会主义原则的宪政民主体制却没有建立起来。相反,我们实行了一套违背社会主义民主原则的党国官僚主义体制。社会主义只是完成了一半。毛主席去世以后,修正主义之所以能够上台,究其根源,就在于此。

        那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如果时间退回到三十年前,只要改革毛泽东的党国官僚主义体制,建立符合社会主义原则的宪政民主体制就行了。只要完成了这个改革任务,从制度上来说,我们的建设社会主义的任务就算基本完成。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了。中国通过三十年的资本主义改革,社会制度一下子倒退了至少一百年,成了官僚特权阶级、官僚资产阶级、官僚买办汉奸集团专政。受官僚特权阶级、官僚资产阶级、官僚买办汉奸集团压迫的,不仅包括工人阶级、农民阶级,还包括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及其广大的知识分子。严酷的革命斗争要求我们,必须正视并立足于三十年改制以后的社会现实。我们的革命的正确战略,一定要建立在这个现实的基础之上。这个正确的战略,就是从无产阶级主导的联合资产阶级参加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做起。我们要建设宪政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宪政新民主主义的政治和宪政新民主主义的文化。这是唯一正确的适合中国当前革命斗争的战略。谁要是违反了这一战略,谁就不了解中国的实际,谁就注定要犯左的(社会主义革命)或者右的(资本主义革命)战略错误。依照他们的错误战略指导中国的革命斗争,其结果,必然使中国蒙受绝大的损失。这是毫无疑问的。

        附:《右派中多数人要的其实是自由资本主义》见网络

点评

xiaoliwencai  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让千千万万烈士的血白流了,蒋委员长带着自己的队伍又回来了,不过是披着共产党的外衣。这就是严酷的现实。  发表于 2018-5-30 11:01:02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6-1 12:48: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6-1 13:01 编辑

过去,反对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是以毛泽东为核心的革命的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三大历史任务。现在,重提新民主主义革命。那么请问:这次革命的任务又是什么呢?一句话:反对专制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

所谓反对专制主义,就是反对一党专制,争取结社自由,切实落实宪法第三十五、三十七条。这是新民主主义再革命的起点或者突破口。没有这一点,其余一切都是空谈,更别说搞社会主义革命了——门都没有。所谓反对官僚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性质和过去完全一个样。

将要进行的新民主主义再革命和过去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在形式上有所不同。过去,三大革命对象无不与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有着紧密的联系。而现在,三大革命对象无不与执政的共产党密切相连。严酷的现实给共产党提出了不忘初心、继续革命、自我革命的要求。当一个原本革命进步的共产党变成了现在革命的对象,这就极大地增加了这场斗争的艰巨性和复杂性。如何操作?楼上贴出的所有文章,汇总起来,试图回答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就算是抛砖引玉吧!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8 19:48 , Processed in 0.027780 second(s), 9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