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9161|回复: 10

与远航一号等同志探讨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8-7-2 22:11:24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远航一号同志两年前的文章《简单说说战争与革命的问题》。他认为中美两国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利益一致,因而两国之间不会开战,就算开战中国也必败。这恰好回答了我前两天的提问,不过我并不赞同这个回答,因为远航是从资产阶级内部矛盾的角度去认识阶级斗争问题,以子系统内因去论证父系统规律,这种思维方式有误。
  远航还认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主要矛盾已经不再是生产过剩,而是资本积累危机,这个我也不同意,同时也没弄明白“资本积累危机”的确切含义。
  通观全文,远航同志好像不是把阶级斗争、而是把资产阶级的阶段性特点当作解释历史指导未来的依据,这是不妥的。
  本来我想专门写个抬杠的论文,可是写起来遇到了巨大的困难:材料不充足需要搜集核实,理论不扎实需要补习,文思不泉涌这个没办法。于是就只好作罢了。但必须用阶级力量对比的思路去解释历史和预言未来,这种思维方式应该没错,因此以下观点或许是对的,至少可供讨论和批判:
  1、当无产阶级无组织无觉悟的时候,尽管人口数量对比悬殊,阶级矛盾却不具有对抗性(无产阶级没有成形的力量,资产阶级国家机器不知敌人在何处)。此时,即便有丧权辱国的大事件严重损害弱国无产阶级的利益,也能被弱国统治者轻松说成合作共赢而最终归于无声。只要无产阶级还不够强大,强弱资产阶级就始终存在“共赢”的空间,这种情况下“半外围只会妥协”的断言就成立。
  2、当无产者组织和觉悟起来之后,阶级力量对比就有了质变,这时阶级矛盾就从散乱的非对抗性质转变为集中的对抗性质,通过内战决定谁上台谁下台就迫在眉睫了。无产阶级若赢得内战,就会造成社会主义在一国胜利的事实。资本主义的特点决定了弱国无产阶级更容易觉悟和组织起来。
  3、当力量对比质变时,资产阶级为了保住剥削地位,就会一边暴力镇压革命,一边设法打入革命阵营内部篡夺领导权。如果镇压得力或者篡权成功,弱国就必将转型(可能换一拨人上台)为法西斯国家,与强国进行争霸战争。这是因为只有掠夺财富,才能转嫁国内已升级为对抗性冲突的阶级矛盾,这时候“半外围只会妥协”的断言就错了。
  4、两次世界大战和十月革命,都能用上述三条去解释:弱势资本主义国家无产阶级的壮大是大战爆发的充分必要条件,大战的结果必将在弱国削弱资产阶级的统治,从而在弱国诞生无产阶级的国家,反过来促进大战的结束。由此也可隐约看见未来的中国。
  5、当无产阶级强大到拥有自己的大国政权时,世界范围内两个阶级就达成了力量均衡,反而就不会有大战了。因此二战后的头三十年只有所谓的局部战争。
  6、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无产阶级的力量下降到历史最弱,此后人数增加觉悟提高却仍然很弱,根据第1条,资产阶级之间以妥协为主,因此没有大战。这并不代表大战已经消失了,仅仅是条件尚未成熟(无产阶级尚未强大)而已。
  7、最近四十年是地球社会和各国社会从公平向极端不公平倒退的四十年。这样长的时期内没有爆发严重的资本主义危机,并不是因为资产阶级统治术有了改进(统治术丝毫也不能改变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内在矛盾),而仅仅是因为“公平红利”尚未消耗完(啃社会主义老本)而已。谁都知道危机的直接根源是分配不公平,也就是相对生产过剩。
  8、公平红利在今天已然无存,真正的大危机正在迅速进展之中,这个危机将扩大无产阶级的规模,锻炼无产阶级的本领,特别是弱国的无产阶级,让他们觉悟起来,组织起来,变得强大,阶级力量对比即将发生四十年来的第一次逆转。因此,弱国的革命战争和第三次世界大战都已经不远了。
  另外,我认为当今资本主义危机的主要特征是既绝对又相对的双重生产过剩。因为四十年来,几乎所有工业资本的有机构成都已逼近无穷大,这就造成三个结果:首先,越来越只有生产出绝对过剩的商品并卖掉才能实现利润。其次,私有制限制了生产的广度和深度,新部门的产生速度远远跟不上机器排挤旧部门工人的速度,失业日益严重。第三,越来越高的剥削率(剩余价值率)。三个结果使得商品根本卖不掉,资本积累自然就遇到了危机(因此实在不明白远航的创新说法)。可以说,社会生产力水平已经发展到接近于资本主义制度所能容纳的极限,资本主义制度和资产阶级已经到了不能不被扫入垃圾堆的历史阶段了。
  总结一下近日围绕“中帝论”的探讨,我的结论是:中究竟帝不帝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左翼已经到了应该与工人相结合的时候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7-3 02:42:49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一、二 不同意三

沙俄当时参加帝国主义大战是有条件的 它是英法主导的帝国主义联盟的一部分

中国的盟国在哪里?

即使是法西斯也不是想发动战争就发动战争 你发动战争想干什么?你能动员多少力量?你动员的力量能不能达到你的目的?法西斯也是人不是神

左翼已经在与工人阶级相结合 你也可以参与。当然 口头革命实际上害怕与工人阶级结合的也不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7-3 04:03:02 |显示全部楼层
请参考井冈山卫士同志的两篇新文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8-7-3 08:36:55 |显示全部楼层
补充一句:[(并且必须以无产阶级的运动为阶级斗争的主要方面)]
把这句话插入主贴“但必须用阶级力量对比的思路去解释历史和预言未来,”的“思路”一词之后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8-7-3 08:48: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dFlag 于 2018-7-3 10:00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18-7-3 02:42
同意一、二 不同意三

沙俄当时参加帝国主义大战是有条件的 它是英法主导的帝国主义联盟的一部分


主贴不止三点,大概其余各点都不值得回应吧?
不同意您的回应:
1、主贴不含有“资产阶级可以任意发动战争”的暗示,也不能从中推出这种观点。
2、根据盟约参战,这跟您所反对的“任意发动战争”,有区别吗?

3、请区分参与和入伙。参与方式的创新,这是当前一大课题,还没有标准答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8-7-3 08:57: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dFlag 于 2018-7-3 09:19 编辑
redchina 发表于 2018-7-3 04:03
请参考井冈山卫士同志的两篇新文章

已阅。青年同志值得鼓励。

1、《现在是帝国主义战争的时代吗?》,此文无的放矢,目前没有人持这种观点。
2、《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吗? —— 与红旗网同志商榷》,实际上暴露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论战的双方或多方应该约定一个共同认可的“帝国主义”概念,否则文章越写越多、越扯越远。从这几天的辩论来看,各派对中国经济政治的特点看法大体一致,所以目前似乎已经纯粹是在钻这个概念牛角尖了。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编辑部提出一个定义作为讨论的标准。

3、我觉得必须强调一点:远航和卫士似乎都是专门研究资产阶级的学者,这没问题;可是仅凭对资产阶级的研究,真的就能解决阶级斗争的问题吗?这难道不是哲学上的巨大谬误吗?又何况所依据的资产阶级数据的全面性、完整性与真实性,都值得打上大大的问号。这种研究方法是完全悖离资本论研究方法的,完全悖离实践论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7-4 00:08:05 |显示全部楼层
RedFlag 发表于 2018-7-3 08:57
已阅。青年同志值得鼓励。

1、《现在是帝国主义战争的时代吗?》,此文无的放矢,目前没有人持这种观点。 ...

首先,无论远航一号还是井冈山卫士都不是什么专门研究资产阶级的学者

其次,你不研究资产阶级,怎么了解资产阶级,怎么知道他们要不要发动战争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不研究资产阶级,首先就不知彼,至于“己”,如果是指无产阶级,Redflag网友恐怕也需要先经历与工农相结合这一过程吧?

上次已经提议,现在国内与工农相结合的左派同志实际上大有人在,建议Redflag同志寻找他们、发现他们、加入他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8-7-4 08:41: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dFlag 于 2018-7-4 08:44 编辑
redchina 发表于 2018-7-4 00:08
首先,无论远航一号还是井冈山卫士都不是什么专门研究资产阶级的学者

其次,你不研究资产阶级,怎么了解 ...

1、同志,你的这几条反驳十分乏力,一边把污蔑之辞强加于我,一边回避提问而言它。原文就在楼上,任何有语文常识的网友对照一下,便知是非。
2、国内情况您自以为了解,貌似非常自信,但是真的了解吗?这个存疑,有待时间的检验。
3、我并未介绍自己的情况,请问:您依据什么给出的建议?
看起来,我们暂时是无法互相说服的了,求同存异吧!



另外,我跟红旗网没有任何关系,声明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7-5 03:13:43 |显示全部楼层
RedFlag 发表于 2018-7-4 08:41
1、同志,你的这几条反驳十分乏力,一边把污蔑之辞强加于我,一边回避提问而言它。原文就在楼上,任何有语 ...

你认为乏力就乏力吧

我只是说,想要与工农相结合,只要有主观愿望,一定可以做到。相信你也可以做到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8-7-6 13:19: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dFlag 于 2018-7-6 13:25 编辑

何以争论?评帝国与半外围之争





  这几天,围绕中国资产阶级的属性问题,网上爆发了三方论战。一方是持“半外围论”的红中网,一方是持“中帝论”的红旗网,还有一方是对两派都不同意的网友(如笔者)。论战以前二者为主,第三派别的人除了对为主的双方都不同意之外,大概并不完全一致,实际构不成一派,但因其非主流,不妨暂且归作一堆。
  之所以是在这些人而不是其他人之间爆发争论,是因为这三派有很多共同之处:都有共产主义理想,都有底层立场或同情底层的情怀,都想改变当前的社会现实,特别是为了改造世界都想弄清楚中国资产阶级的定性问题。只是因为思维方式不同,才大“打”出手。由此可见争论的基础是同,而不是异。
  为主双方的歧见都已经充分展示过了,甚至连伤人的话也都喊过了,在这里我想从旁观的视角出发,简单说说双方或各方实际存在的更多共同点。
  第一,争论各方都曾经或正在认为,作为当前统治者的资产阶级,才是阶级斗争的主要方面。主要是资产阶级、而不是无产阶级的特点,决定了阶级斗争的特点、前途以及无产阶级的对策。这种潜意识实在是一个糊涂思想,它违背了物质决定意识的哲学基点,违背了物质生产者创造历史的唯物史观。显然,这是剥削压迫者的唯心史观对我们这些被剥削被压迫者长期的毒害造成的。
  正确的观点应该是:两大阶级的矛盾是社会前进的主要动力,而无产阶级在这对主要矛盾之中居于主要方面。那么根据矛盾论,要想正确解释世界,就必须承认主要是无产阶级、而不是资产阶级的特点,决定了阶级斗争的特点、前途和无产阶级的策略。
  如果不从灵魂深处肃清唯心主义的流毒,如果不自觉自愿地与无产阶级融为一体,那么作为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将不可能把关注的目光从贪官奸商的身上移开,从而正确对待历史和现实,那么这样的知识分子最终必然会堕落为资产阶级的奴仆和帮凶。这种危险的倾向,值得每一个自认为共产主义者的知识分子严重警惕和认真自查、认真克服。
  第二,争论各方都认为,研究资产阶级的特点是必要的。知己知彼是百战不殆的必要条件,研究敌人,一点错误也没有,唯一的问题仅在于怎样研究。是刺探资产阶级内部情报、研究各派资产阶级的相互关系呢,还是以无产阶级的利益为出发点、批判资产阶级的倒行逆施破坏生产阻碍进步、论证资产阶级的虚弱本质和必然失败呢?显然后者才是正确的。
  从这几天的实际情况来看,凡是符合后一条原则的文字,都得到各派的由衷赞同;凡是违背该原则的文字,则引发双方面红耳赤的争论。这种现象毫不奇怪,因为符合原则的文字建立在大量的并且是各派共有的材料与观点的基础之上,不仅有说服力而且大家都认可;而违反原则的文字所依据的素材则往往缺乏完备性、完整性和真实性,所依据的经典论述也几乎不存在(由此可见导师们对于刺探内情也是无兴趣亦无渠道的)。实际上,这次论战的真正分歧正在于这类缺乏可信材料佐证、也缺乏革命经典论证的观点上。
  第三,争论各方都是爱国主义者。如果要问,中国究竟是人民的家园,还是贪官奸商的私宅?相信各派都能正确回答。然而,为主的争论双方却在各自的文章中,不自觉地把“中国”这个概念等同于“中国资产阶级”,比如用人均收入或人均鸡的屁来论证是否为“帝国”,无形之中就把国家的真正主人变成了窃据国家的盗贼的仆从。看起来这是一时疏忽,但根源仍在于唯心主义定势。实际上,哪怕无产阶级在经济政治上都处于被统治地位,他们仍然是这个国家的创造者。资产阶级既然在事实上只不过是处于依附地位的寄生虫,那么它们就绝不能在试图代表无产阶级利益的论述中成为主要方面,从而把无产阶级给代表了、遮蔽了。
  行文至此,究竟在争论什么?怎么解决争论?这两个问题似乎能说明白了,但似乎又有很多没说。限于思想水平,笔者难以继续展开了,只求能抛砖引玉。一些同志想当革命的理论家,这是非常值得推崇的雄心壮志,那么,结论就由未来的理论家们去做吧!而现在,如果有共同的正确,那就应继续发扬;如果有共同的错误,那就当各自改过。


点评

RedFlag  如果编辑同志要把本文生成文章,就请连同1楼帖子一起(同时请把4楼的那句补充插入1楼相应位置)。  发表于 2018-7-6 13:30:28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6-18 14:40 , Processed in 0.025566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