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735|回复: 80

批判毛经天论“工人贵族”  关闭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6 17:47: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19-8-26 21:28 编辑

http://www.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39865#comment

这种错误理论,我已经批判过,你们没有看吗

为什么世界无产阶级不能联合起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如你们这些所谓的左派宣扬这种错误理论,弄得各国无产阶级相互敌视

已经说,从马列主义理论来说,超额剩余价值不只是外围国家生产的,是外围国家,半外围国家和核心国家工人阶级共同生产的,按照你们的逻辑,中国国内的有些生产率水平高的企业的工人也剥削中国国内的生产率水平低的企业的工人,按照你们这种泛剥削论,不要说各国无产阶级无法联合,就连一国内的无产阶级也无法联合。

我可以告诉你,你所谓的半外围国家最容易搞社会主义斗争,同时试图和核心国家割裂开来,这就是斯大林主义,历史已经证明是不行的,苏联在你们看来应该是半外围吧(中国毛时代在你们看来是外围)离开核心国家的革命行不行呢,所谓的社会主义革命不都失败了,中国现在进入了半外围,搞社会主义革命而不联系核心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和苏联的结果只能是一样

从而把剩余留在本国用于社会主义积累
---这种逻辑也能出来,没有发达国家的技术,你的所谓的剩余来自哪里?你生产率水平这么低,离开发达国家,你的所谓剩余来自哪里?毛时代的积累,其积累的不是超额剩余,而是一般剩余(剩余这个概念本身应该只是市场经济的概念),毛时代的老百姓没有因此不比现在辛苦,要靠王进喜们这种996才能积累啊,只是换个名头而已。你去问问经历过毛时代的你的父母辛苦不辛苦。

我看你们都是没有学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
北朝鲜没有被剥削,他的劳动人民的日子好过吗?
你们应该去朝鲜生活生活,不要老是在发达国家生活,去了朝鲜,也不要试图做特权的干部,如此你们就会懂了

把少数发达国家的工人贵族(其实是资产阶级化的官僚)当做全部发达国家的工人,这种观点绝对错误。中国人作为落后国家被剥削,不是被发达国家的工人剥削,而是被中国国内的资本家和发达国家的资本家剥削,发达国家的工人同样被他们国家的资本家剥削。这是一个很浅显的政治经济学概念。

只有联系核心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核心国家的高技术才能帮助落后国家经济发展,而高技术垄断带来的超额剩余价值不是发达国家工人阶级得到的,是发达国家的垄断资产阶级得到的,所以可以要求发达国家的工人阶级革命推翻发达国家的垄断资产阶级,把高技术全球共享,在这种共享的情况下,劳动生产率比现在还要高,发达国家的工人阶级的生活水平不但不会下降还会更加提高,同时不发达的国家会发达起来,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也会提高。

现在是在资产阶级错误的宣传下,发达国家工人阶级有时认识不到其实他们的生活可以更好,被资产阶级离间,同时被你们这些左派离间,搞得相互无法理解,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成为一句空话。
按照你们的逻辑,半外围国家虽然不能成为核心国家,但是还是能从外围国家搞来说明剩余价值,至少应该能维持现状吧,为什么他们要革命,把外围国家的(按照你们的认识,外围国家创造的超额剩余价值最多,因为他最落后)剥削放弃呢,为什么要支持外围国家的劳动者斗争呢,相对于外围国家,你们的地位不就是核心国家相对于你们的地位吗。

按照你们的理解,印度应该是一个外围国家,应该是超额剩余价值最多的国家,而你们的汉族主义,总是认为中国是最受压迫剥削的,所以你们认为14亿的中国人创造的超额剩余价值最多,而不是更加落后的13亿的印度人最多,你们不觉得荒谬吗

全球的工人都通过分工得到好处,只有资本家是通过剥削获得好处,欧美的生产力的高是和他们工人的劳动是分不开的包括脑力劳动,他们虽然获得很高的收入,但是他们依然被剥削,因为他们这么高的收入恰恰只需要很短的劳动时间就可以了,但是他们劳动的依然比他们必要的要多。

按照你们的逻辑,哪怕核心国家的运动也是不可能的,为什么,比如香港,他们都是工人贵族何必要运动,哪怕是排外主义运动,首先按照你们的逻辑这个外国人(移民)和中国人(资本转移过去剥削的中国人)的存在才能有超额剩余价值,于是香港的工人贵族才能剥削或者和资本家分享,为什么他们要排外,这些人没有了,连超额剩余价值都没有了,如何分享,你们肯定要说,因为资本家不再愿意和他们分享,因为有外国人和中国人可以被剥削,不需要他们了,那么反过来说明这些国家的工人贵族做不了工人贵族了,那么他们排外了就能维持工人贵族吗,排外了 资本家就会和他们分享了吗,如果能分享,请问都排外了)排外肯定包括不让资本输出,哪里去获得超额剩余价值?那么就只能不排外继续获取超额剩余价值和他们分享,这样资本家又不肯,那么不管排外还是不排位,他们都无法获得分享超额剩余价值,那么他们只有斗争和革命一条路,按照你们的剥削逻辑,核心国家照样要革命。


外围半外围的理论,只能首先区分发达程度和资本家的强弱,就是世界上总的剩余价值各自占有的份额,而不是外围创造的剩余价值特别多的问题。剔除剥削后的按劳分配,西方工人的收入也会比落后国家的工人普遍高,因为他们的劳动生产率高。哪怕在社会主义社会,一个博士的工资也要比一个农民高,因为博士是复杂劳动熟练劳动。我们不能说博士剥削了农民。

哪怕是同样是农民,美国的农民因为历史社会原因,他的劳动生产率比中国农民高,他的收入高不是因为剥削中国农民。美国的总体的劳动者素质肯定比中国的高,所以才会有比中国高得多的收入水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8-27 01:16:25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托派的理论,苏联属于退化的工人国家,不需要进行社会革命,而只应该进行政治革命。而历史的实际是,苏联发生了资本主义复辟、社会反革命。所以,苏联社会主义革命没有巩固并发展为世界革命,首先是托派理论的破产。

前苏联解体后,大部分成为外围的失败国家,失去了社会主义革命的条件。少部分(主要是俄罗斯),重组为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高价值能源商品(石油天然气)出口国。

虽然在二十世纪后半期,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半外围国家还没有进行过成功的社会主义并加以巩固,但半外围地区是二十世纪后半期以来阶级矛盾最尖锐、最动荡的地区,却是不争的事实。以往没有发生社会主义革命,部分是因为当地的资产阶级或由官僚集团蜕变来的新生资产阶级还能够在资本主义范围寻找到重组新的积累模式的办法,部分是因为多数半外围国家都不具备单独暂时退出世界资本主义分工并引起世界革命的条件,部分是因为激烈的阶级斗争导致各阶级接近于同归于尽(如前苏联大部分加盟共和国、北非西亚)。未来,只有在无产阶级充分强大、资产阶级无法重组而发生革命的国家规模又足够大、足以引起世界资本主义分工体系瓦解的地方,革命才可能首先成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02:38:54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的总体的劳动者素质肯定比中国的高,所以才会有比中国高得多的收入水平。"美国劳动者平均收入是中国的5到6倍。中国农民工一个月拿3500,博士如果是六倍于农民工的生产率,在中国应该拿到21000的月工资。显然中国多数博士拿不到21000的月工资。因此,美国与中国劳动者劳动复杂程度之比超过中国的博士与农民劳动复杂程度之比。显然中国劳动者平均劳动“复杂程度”高于中国农民工,因此美国平均劳动者素质(按照马列托的逻辑)高于中国博士。按照马列托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美国是个人到中国就能当博士。一个自称“革命”的理论家竟然得出了此种自轻自贱的结论,那中国革命只能跪求美国高贵的工人运动施舍一些智力资源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02:55:10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世界无产阶级不能联合起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如你们这些所谓的左派宣扬这种错误理论,弄得各国无产阶级相互敌视"无产阶级不能联合起来的客观经济因素就是不平等交换和工人贵族的存在。如果“我们这些左派”消失,让马列托来领导世界无产阶级团结的话,那就只有一条道路:彻底向帝国主义投降,安安心心地贡献剩余价值,继续用中国劳动人民的血汗维持帝国主义的利润和工人贵族的生活水平,对“支那猪”的羞辱欣然接受。这自然会“实现联合”,但这是彻底背叛世界劳动人民解放运动的团结,以妥协投降求来的团结。马列托的论调就是当年刘晓波“300年殖民地”的拙劣翻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05:44:40 |显示全部楼层
【...随着无产阶级力量的增强,社会主义最终将在阶级斗争中诞生。这一分析是对资本主义长期发展趋势的科学认识,简单勾勒出了资本主义社会演化和灭亡的过程。但这种分析容易给人留下一种印象,即每个资本主义国家或社会都有同样的可能性通过自身内部的运动规律发展到社会主义。如果这种印象是正确的,那么由于不平等加剧或者工人阶级处境恶化而触发的社会运动都天然带有反抗资产阶级的进步性质,不管这种运动出现在经济发达地区还是经济落后地区。并且,无产阶级的国际大联合不仅可能而且比较容易。然而,这种印象是不准确的,甚至带有误导性质。】——这一段论述是指向了那种以无产阶级大联合为幌子实际上宣扬社会主义不可能在一国胜利的托派要害论点。所以,文章必然引起托派人士的跳脚反对。
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发展是不平衡的,它们社会的阶级矛盾的激烈程度是不平衡的,各国的无产阶级觉悟是参差不齐的,各国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品质以及它们的政治路线是不一样的,各国反动派的国家机器是强弱不等的...等等,总之你不可能在同一个时间通过无产阶级的大联合(这种联合在任何时候都是正确的)完成整个世界的社会主义。“基于此,世界体系理论在传统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础上引入了“多国体系”和“核心-半外围-外围”结构,认为这两个因素对资本主义剥削关系的再生产、维持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相对稳定是至关重要的。”同样,对于无产阶级革命的指导也是至关重要的。
社会主义首先在俄国一国胜利,以后又在东欧、中国、朝鲜、越南、古巴等国家先后取得胜利。这本身已经证明了“社会主义不可能在一国取得胜利”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谬论。后来这些国家中的大部分(但不是全部)在上层建筑尤其是共产党的修正主义化而惨遭失败,这种修正主义腐蚀的恶果根本不能否定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在这些国家的胜利历史。
托派的“社会主义不可能在一国取得胜利”的理论若用来指导革命,那只能是等待世界革命的一体化,而将一地的革命机会支持转化为局部的非无产阶级革命,就像这次的香港形式民主、排外的狭隘民族主义的投降于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民粹运动。其结果是祸害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前途。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07:24:24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那句话,下面的评论比文章出色。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09:06: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19-8-27 09:11 编辑
redchina 发表于 2019-8-27 01:16
按照托派的理论,苏联属于退化的工人国家,不需要进行社会革命,而只应该进行政治革命。而历史的实际是,苏 ...

居然有这种逻辑,托派确实认为苏联是退化的工人国家,需要政治革命,但是没有认为一定会政治革命并取得胜利,托派认为苏联有两种可能性,要么政治革命成为正常的工人国家,要么继续退化下去,完成资本主义复辟,十月革命成果完全丧失,不幸的是后一种情况成为了现实,这怎么能说是托派理疗破产呢。

为什么半外围地区是二十世纪后半期以来阶级矛盾最尖锐、最动荡的地区呢?资本主义分工体系瓦解,就是比如中国革命然后建立一个新的毛政权下和西方对立,并且和赫鲁晓夫一样小荡平西方,和西方工人阶级对抗,结果你们认为中国能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痴人说梦。毛最后倒向西方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中方民族主义下根本无法获得西方技术和西方工人阶级支持更不要说西方工人阶级革命后的支持,靠王进喜996进行的积累,其技术发展的速度除了一些国防的方便是非常有限的,根本无法撑起社会主义的生产力要求,在封闭(无论是被迫的还是主动的)下其前景可能就是现在的朝鲜。
你们真的认为封闭的落后的中国能再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在没有西方的技术的情况下通过自力更生发展出和西方一样水平的科技水平?你们真的认为可以闭门造车,你们真的认为可以从零发展出来。日本本来就是很早进入发达资本主义的国家,他还购买了大量的西方技术才维持了高技术的地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09:14: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19-8-27 09:32 编辑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19-8-27 02:38
"美国的总体的劳动者素质肯定比中国的高,所以才会有比中国高得多的收入水平。"美国劳动者平均收入是中国的 ...

你学过政治经济学吗,我只是作为一个例子,就是哪怕中国国内,一个博士和一个农民就有差别,你却说一个美国农民应该和中国一个博士差不多的水平,在美国要看总体的劳动生产率,哪怕再美国掏粪工人(如果不考虑移民工来做的话)也是一个大专生,而中国一个掏粪工就可能是一个文盲至多小学生吧。虽然做的是一样的工作,但是他们在社会上的费用不一样,一个大专生的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费用和你中国一个小学生的一样吗。一个博士在中国的费用和一个博士在美国的费用想差就很大西方工人阶级劳动者的收入普遍要高于中国,是因为他们的费用高,其次是在社会分工下,他们的劳动效率高,他们通过社会分工得到了好处,但是中国的工人阶级劳动者同样通过劳动分工得到了好处(哪怕被资本家剥削了),现在中国的劳动者确实被资本家残酷剥削,但是他们的总体生活水平是有提高的(主要来自社会分工和技术转移),苏州这个地方,毛时代刚刚结束,几乎没有汽车,80年代一辆桑塔纳就要10万元,现在社会分工和技术扩散和发展,现在一辆桑塔纳还是10万元,苏州总共有400万辆车,确实购车的有大量外地打工的,他们来苏州打工确实受到了剥削,但是依然改善了生活条件。人的收入增加了不等于他没有被剥削压迫,哪怕如欧美发达国家那样,工人的工资很高,依然是被压迫和剥削的。

事实上,你们看到的外围国家,比如你们说的那些失败国家,更加动荡,不是颜色革命就是战争,而天朝这个你们认为矛盾最突出的,缺相对很太平,而你们说的核心国家反而天天这个运动那个运动,虽然你们说是排外主义运动,黄背心啊,苏格兰要独立啊,香港暴动啊,华尔街占领啊,但是天朝呢,有些经济斗争,有些环保运动,世界其实都不太平。

外围国家按照你们的逻辑应该是受压迫剥削最重的,他们应该同样有革命的要求,只是没有核心国家甚至半外围国家的响应,他们的革命要求往往不能成功,而按照你们的逻辑,半外围的中国应该处于剥削压迫的中间状态,一方面被核心国家剥削,一方面也剥削外围国家,那么应该能取得平衡,在你们看来却是最革命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09:35: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19-8-27 09:36 编辑

毛经天居然认为在没有西方的情况下,西方垄断资产阶级得到的这么多的超额剩余价值能在孤立的中国能产生并且用于社会主义积累,这种可笑的观点居然还被这里红中网大大肯定,这个红中网自称他们都是政治经济学科班出身,真是个笑话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09:46:11 |显示全部楼层
龙翔五洲 发表于 2019-8-27 05:44
【...随着无产阶级力量的增强,社会主义最终将在阶级斗争中诞生。这一分析是对资本主义长期发展趋势的科学 ...

这是毛派理论吧,社会主义不可能在一国建成是马克思和列宁的观点。事实证明也是如此,这些试图在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革命无一例外失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6 09:34 , Processed in 0.026659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