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2809|回复: 80

批判毛经天论“工人贵族”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6 17:47:20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9-8-27 01:16:25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托派的理论,苏联属于退化的工人国家,不需要进行社会革命,而只应该进行政治革命。而历史的实际是,苏联发生了资本主义复辟、社会反革命。所以,苏联社会主义革命没有巩固并发展为世界革命,首先是托派理论的破产。

前苏联解体后,大部分成为外围的失败国家,失去了社会主义革命的条件。少部分(主要是俄罗斯),重组为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高价值能源商品(石油天然气)出口国。

虽然在二十世纪后半期,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半外围国家还没有进行过成功的社会主义并加以巩固,但半外围地区是二十世纪后半期以来阶级矛盾最尖锐、最动荡的地区,却是不争的事实。以往没有发生社会主义革命,部分是因为当地的资产阶级或由官僚集团蜕变来的新生资产阶级还能够在资本主义范围寻找到重组新的积累模式的办法,部分是因为多数半外围国家都不具备单独暂时退出世界资本主义分工并引起世界革命的条件,部分是因为激烈的阶级斗争导致各阶级接近于同归于尽(如前苏联大部分加盟共和国、北非西亚)。未来,只有在无产阶级充分强大、资产阶级无法重组而发生革命的国家规模又足够大、足以引起世界资本主义分工体系瓦解的地方,革命才可能首先成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02:38:54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的总体的劳动者素质肯定比中国的高,所以才会有比中国高得多的收入水平。"美国劳动者平均收入是中国的5到6倍。中国农民工一个月拿3500,博士如果是六倍于农民工的生产率,在中国应该拿到21000的月工资。显然中国多数博士拿不到21000的月工资。因此,美国与中国劳动者劳动复杂程度之比超过中国的博士与农民劳动复杂程度之比。显然中国劳动者平均劳动“复杂程度”高于中国农民工,因此美国平均劳动者素质(按照马列托的逻辑)高于中国博士。按照马列托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美国是个人到中国就能当博士。一个自称“革命”的理论家竟然得出了此种自轻自贱的结论,那中国革命只能跪求美国高贵的工人运动施舍一些智力资源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02:55:10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世界无产阶级不能联合起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如你们这些所谓的左派宣扬这种错误理论,弄得各国无产阶级相互敌视"无产阶级不能联合起来的客观经济因素就是不平等交换和工人贵族的存在。如果“我们这些左派”消失,让马列托来领导世界无产阶级团结的话,那就只有一条道路:彻底向帝国主义投降,安安心心地贡献剩余价值,继续用中国劳动人民的血汗维持帝国主义的利润和工人贵族的生活水平,对“支那猪”的羞辱欣然接受。这自然会“实现联合”,但这是彻底背叛世界劳动人民解放运动的团结,以妥协投降求来的团结。马列托的论调就是当年刘晓波“300年殖民地”的拙劣翻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05:44:40 |显示全部楼层
【...随着无产阶级力量的增强,社会主义最终将在阶级斗争中诞生。这一分析是对资本主义长期发展趋势的科学认识,简单勾勒出了资本主义社会演化和灭亡的过程。但这种分析容易给人留下一种印象,即每个资本主义国家或社会都有同样的可能性通过自身内部的运动规律发展到社会主义。如果这种印象是正确的,那么由于不平等加剧或者工人阶级处境恶化而触发的社会运动都天然带有反抗资产阶级的进步性质,不管这种运动出现在经济发达地区还是经济落后地区。并且,无产阶级的国际大联合不仅可能而且比较容易。然而,这种印象是不准确的,甚至带有误导性质。】——这一段论述是指向了那种以无产阶级大联合为幌子实际上宣扬社会主义不可能在一国胜利的托派要害论点。所以,文章必然引起托派人士的跳脚反对。
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发展是不平衡的,它们社会的阶级矛盾的激烈程度是不平衡的,各国的无产阶级觉悟是参差不齐的,各国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品质以及它们的政治路线是不一样的,各国反动派的国家机器是强弱不等的...等等,总之你不可能在同一个时间通过无产阶级的大联合(这种联合在任何时候都是正确的)完成整个世界的社会主义。“基于此,世界体系理论在传统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础上引入了“多国体系”和“核心-半外围-外围”结构,认为这两个因素对资本主义剥削关系的再生产、维持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相对稳定是至关重要的。”同样,对于无产阶级革命的指导也是至关重要的。
社会主义首先在俄国一国胜利,以后又在东欧、中国、朝鲜、越南、古巴等国家先后取得胜利。这本身已经证明了“社会主义不可能在一国取得胜利”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谬论。后来这些国家中的大部分(但不是全部)在上层建筑尤其是共产党的修正主义化而惨遭失败,这种修正主义腐蚀的恶果根本不能否定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在这些国家的胜利历史。
托派的“社会主义不可能在一国取得胜利”的理论若用来指导革命,那只能是等待世界革命的一体化,而将一地的革命机会支持转化为局部的非无产阶级革命,就像这次的香港形式民主、排外的狭隘民族主义的投降于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民粹运动。其结果是祸害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前途。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27 07:24:24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那句话,下面的评论比文章出色。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7 09:06:38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7 09:14:21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7 09:35:32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27 09:46:11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6 20:58 , Processed in 0.028093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