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2590|回复: 38

中共指使警察暴力镇压,激起空前的群众怒火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9-9-13 21:43:51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请发电邮至cwi.china@protonmail.com


中共指使警察暴力镇压,激起空前的群众怒火


抵抗 中国劳工论坛


本专题文章有两部分,本文为第一部分

香港政治危机出现重大转折。经过三个月历史性的反政府示威,曾寸步不让的林郑于9月4日宣布正式撤回送中条例。


这一决定必然事先得到习近平的许可。虽然中共谎称“支持、尊重”港府自行决断香港事务,但实际上香港的真正统治者一直都是中共。特别是在那些涉及中共政权利益的重大问题上,港府只不过是中共命令的执行者。


自6月反威权群众运动爆发之后,香港政府早已瘫痪,真正的决策者是中共政治局常委韩正在深圳领导的专责小组。


送中条例早已不是群众运动最主要的议题。群众的怒火现在主要是针对警察暴力和中共对香港的威权打压。所以林郑现在撤回条例是“太少,太迟”。大部分抗争者立即表示不接受林郑的假让步。如黄之锋在英国《都市报》上的文章所说:“这支橄榄枝背后的真相绝不是和解,而是收紧控制”。


其他许多群众和年轻人也都认为,林郑做出这一表面让步,是为了分化运动,借势采取更严酷的镇压,包括可能动用英殖时代留下的紧急法(这部法律最初是为了镇压1922年海员大罢工而制定的)。


现在看起来,统治阶级更倾向于用香港警队和本地法律来镇压运动,而非出动解放军,因为前者的政治经济后果相对较小。在中美帝国主义冲突继续恶化的情况下,对于中共来说,出动解放军只是万不得已的最后选择。


中共身陷危机

虽然撤回条例只有象征意义,但仍然体现出群众运动给中港政府造成的巨大压力。这场运动的爆发本就在中共意料之外,而群众的毅力更令中共震惊。


林郑突然宣布撤回送中条例,令中港的亲中共势力都大吃一惊。事先被蒙在鼓里的香港建制派(服务于非民选港府的右翼资产阶级政党)对林郑再次表示强烈不满。他们过去支持政府“寸步不让”的强硬立场,尽管有时比较犹豫,而现在林郑突然宣布撤回,令他们颜面大失。建制派政党害怕在今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中会遭遇惨败,失去对这些不民主而且无实权的区议会的控制权。所以政府有可能会以“安全”为由取消今年的选举。


更重要的,林郑撤回条例对内地来说是一个晴天霹雳。香港《南华早报》前总编王向伟说,这是“一个非常突然而且非常危险的决定”。他特别提到:“就算在林郑宣布撤回的前一天,都还没有任何相关迹象或者传言”。


王向伟指出,港澳办在前一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没有给出任何改变政策的迹象,而是继续督促所有政府部门和社会机构对抗暴徒,将‘止暴制乱’作为‘当务之急’。”


内地媒体对于撤回条例的报导也非常低调,与过去几周关于“暴徒”和“颜色革命”的激烈宣传形成鲜明对比。


右翼民族主义网民对撤回条例的决定大加批评。这些右翼民族主义网民是中共政治基础的一部分,但现在他们强烈批评撤回条例是“向颜色革命投降”,并警告说这会鼓动中国群众效仿香港的激进抗议。


撤回条例虽然没有实质意义,但对中共来说仍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所以可见中共政权和习近平正身处危机。中共的大麻烦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特别是中国经济急速放缓(其严重程度远甚于官方数据),以及迅速升级的中美帝国主义冲突。


规模空前的群众运动

香港现在的抗议无疑是中共自1989年以来所面临的最严重的群众挑战。从6月9日开始,香港已经举行了三场100-200万人的大型示威。英国《卫报》说,从抗议人数与人口的比例来说,香港的抗议规模可能是全球最大的。


香港也举行过三次大罢工,主要是通过社交媒体发起、工人自发参加。工会几乎没有为组织这些罢工做过努力。香港的工会几十年来都很弱,而且在1997主权移交之后更是被新自由主义反工人政策进一步削弱。在罢课方面,9月2-3日开学时,约有4万名中学生和大学生无惧警察镇压参加罢课。


除了大资本家和亲中共阵营的核心力量之外,几乎整个香港社会都支持群众抗议及其“五大诉求”:


• 完全撤回送中条例

• 林郑下台

• 撤销暴动定性,无罪释放所有被捕示威者

• 独立调查警察暴力

• 双真普选(即特首和立法会均由民选产生)


运动得到如此稳固的群众支持,正是因为警察暴力一再升级,而政府也包庇警方的所有暴行。所以年轻人的激进行动也广为群众接受,而且这些激进行动绝大部分都是为了抵挡警方的残暴攻击。因此,虽然政府不断指责示威者是“暴徒”,想要分化运动,但几乎没有什么效果。


公务员、律师、记者、社工、医护人员和建筑师都已公开反对警察暴力、声援示威青年,说明就算部分被视为“建制”的群众也被抗争情绪感染。另外,8月底举行的一场反对警察性暴力的集会有3万人参加;在林郑宣布撤回的次日,有2.3万人参加了一场反对警察暴力的集会。这些大型示威反映出群众的激昂斗志。现在民阵发起9月15日游行,会再次有不计其数的群众上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9-13 21:44: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华 于 2019-9-18 01:13 编辑

香港不是新疆

另一个能反映出群众怒火的例子是,多次有大批基层居民在深夜毫无装备地走上街头,阻止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攻击示威青年。他们高喊:“滚出去,这里不欢迎警察!”警方也被迫撤走两间医院的警岗,因为医护人员非常敌视他们。

警方按中共旨意,在地铁站、商场或其他地方内无差别地攻击、围捕示威者,以图吓倒年轻人,让他们不敢再参加示威。

警方也在路上或地铁站中截查年轻人,搜查他们的随身物品和手机。警方甚至曾截停巴士,盘查所有乘客。其情景类似于如监狱一般的新疆。

最受群众憎恨的是“速龙”(一支准军事化的防暴警察)。警方最残暴的一些镇压行动就是由他们执行的,例如831太子站事件。有传言说太子站事件中至少有一人被警方打死,令义愤填膺的群众每晚在站外和邻近的警署外抗议。

中共想把“新疆模式”复制到香港,要求警方使用重武力全面升级镇压,包括纵容黑帮攻击示威者,但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新疆和香港两地状况完全不同:新疆深处内陆腹地,并被解放军重重包围,令中共得以秘密地大肆监控、囚禁当地居民;而香港是亚洲最主要的金融中心,拥有自由的信息流通(虽然也已受到中共的部分限制),香港警方的暴行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根本不可能掩人耳目。建制派政客说抗议已经到了「无法回头的地步”,实际上这也是公众对于警察的看法。警队已经彻底失去群众的信任。

中共的顽固态度

香港群众抗议持续时间越长,习近平精心打造的强人形象就越受打击。

对于习近平政权来说,以恐吓的手段阻止群众发起抗争是维持其统治的关键。如果政权权威受损,或者群众发现其实际力量并不如表面那么大,那么其统治可能会面临存亡危机。

香港资产阶级建制虽然坚定支持(甚至是崇拜)中共独裁政权,但也对中共的这种顽固态度感到不信任和震惊。尽管香港资产阶级富豪一致反对扩大群众的民主权利,但他们愿意做出有限的政治让步以缓和危机和随之而来的经济损失。

中美冲突和全球经济放缓导致香港经济逐渐走向衰退之时,现在这场危机正令旅游、零售和地产业雪上加霜。据英国《金融时报》估计,自运动开始以来,香港十大富豪总共损失了150亿美元,主要是因为股价下跌。因此在林郑宣布撤回的当天,香港股市上升了将近五个百分点。

香港资产阶级的不满无疑是林郑撤回条例的原因之一。同时中共也希望缓和西方媒体以及美欧帝国主义政府的压力。如我们之前解释过的,西方政府并不关心香港的人权和民主,他们只是想要利用这些议题迫使中共在经贸问题上做出更多让步。

中共过去将香港政府作为统治香港的代理人,而非亲自管控香港,从而令香港在国际贸易中得到特殊待遇,但现在由于群众抗议的压力,这种状况已经改变。林郑政府没有实权已是越来清晰的事实。

根据流出的一条秘密录音,林郑在八月底闭门会见商界代表时说,她的权力“非常、非常、非常有限”。她也承认:“如果我有得选,我会第一时间辞职。”

尽管政府对这次泄密非常愤怒,但并没有否认其真实性。林郑已经“上了贼船”,不可能全身而退。

如何对抗中共这一幕后黑手?


社会主义者对录音揭示出的中港实际权力关系并不惊讶,但录音对香港群众的意识造成重大影响。这场斗争的首要敌人从来都不是傀儡港府,而是中共,因为后者才是香港的实际统治者。那么香港的750万群众如何才能打败这个强大的独裁政权?仅靠香港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唯一的取胜之道是吸引中国群众加入战斗。

我们不能只是“呼吁”中国群众支持香港斗争,而是需要积极地将斗争蔓延到中国,建设中国的反威权群众斗争。中国群众参加斗争比香港要危险得多,例如去年佳士斗争的工人和年轻人为争取组织独立工会而遭到猛烈的国家镇压。所以我们不能只是说“解放香港”,因为这种局限于一城的诉求不可能得到广大中国群众的响应。

中国的工人或者学生可能会同情香港的斗争,但如果香港群众斗争只着眼于本地,那么他们最多也只是同情而已。香港群众斗争如果要打破现在的孤立局面,必须要发出与现在截然不同的信息。

我们必须呼吁两地群众一起对抗中共政府残酷的亲资政策:终结住房危机(将开发商国有化,开始建设大量公共住房);建设强大且民主的工会争取工人权利,以工人阶级民主管控的公共投资终结低薪、过劳且不稳定的就业状况;推翻独裁政权及其所服务的富豪阶级,停止国家镇压和媒体管制。

如果香港群众斗争明确、勇敢地提出上述主张,可以打破中共在内地的抹黑宣传,得到中国群众的巨大回响,将斗争蔓延到中共独裁政权的脚下。

实行紧急法?

如前面所说,现在是中共和内地安全部门在指挥香港警队。香港实际上已经进入戒严状态,而且未来政府可能会正式宣布戒严,并采取更加严酷的镇压。现在示威大多被警方禁止,被捕人数也急速上升。自6月以来,已有至少1,200人被捕,其中超过100人被控暴动罪(最高刑期为10年)。还有其他许多示威者被控非法集结,同样可能被判处严厉刑期。

警方很大程度上已经停止处理日常犯罪事件的工作,街头的警察巡逻已经减少。3万8千名警察(再加上冒充香港警察的中国军警)已纯粹变成镇压工具。

香港政府还威胁要启动《紧急情况规例条例》。上次动用这部法律是在六七反英暴动时。如果启动紧急法,特首将成为独裁者,可以随意进行媒体审查、监禁、遣返、取缔政党和禁止集会。政府甚至考虑过局部关闭互联网,以封停示威者用来组织行动的网络论坛,不过政府不太可能真的采取这一行动,因为会给香港经济造成致命打击。

政府“考虑”采取这一行动,本身足以说明危机之深。不过群众并没有被紧急法的威胁吓倒。在林郑撤回条例之后,政府的恐吓宣传无疑会变本加厉,可是现在年轻人的斗志非常高涨,整个社会对政府空前不满,所以政府就算正式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可能也无法改变政府和群众运动之间的力量对比。而且如果在紧急法启动之后迅速出现大型群众抗议,政府的权威反而会被进一步削弱,危机会继续加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9-13 21:45: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春华 于 2019-9-18 01:14 编辑

中美帝国主义冲突

虽然中共或明或暗地威胁要出动解放军,但是目前来看,军事镇压仍不是最有可能的情况。

我们过去已解释过,虽然中共有能力进行军事镇压,但是现今的政治局势(特别是正在迅速升级的中美帝国主义冲突)让它不敢肆意而为。当然特朗普政府不关心香港的民主自由,但是如果中共公然动用解放军镇压香港群众运动,彻底打破香港的表面上的自治,那么美国在亚洲的霸权将会受到威胁。

美国如果不做出强硬的外交和经济回应,那么美帝国主义及其遏制中国帝国主义的计划将面临历史性危机。

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反中鹰派约翰·博尔顿警告说:“国会此刻[对香港问题]的情绪非常不稳定,所以只要中国政府做错一步,我认为就会让整个国会大爆发。”

美国的激烈反应也部分反映出,特朗普在香港问题(以及其他问题)上的多变态度令共和、民主两党的政治精英都感到不满。7月,特朗普说香港的群众抗议是“暴动”。这完全是在附和中共。还有一次,特朗普说:“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所以他们必须自己解决,他们不需要建议。”特朗普的这些言论赢得了中国民族主义者的欢心,甚至有一个支持中共的说唱乐队把特朗普的发言放进他们的歌里。

美国的亚洲政策立足于赤裸裸的金融和强权利益,绝非要推进各国的民主权利。美国曾在亚洲扶植众多独裁者:韩国的朴正熙,台湾的蒋介石,菲律宾的马科斯,印尼的苏哈托。当这些独裁政权被革命运动或者群众压力打垮之后,美国政府利用经济和外交手段确保新政权依然亲资和亲西方政府。

可惜的是,一部分香港示威者对美国统治阶级报有幻想,认为美国政府会帮助香港的运动获胜。但实际上美国统治阶级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将香港当作迫使中共在经济和地缘政治上做出让步的棋子。

就在林郑宣布撤回条例前几天,中美决定于十月重启贸易谈判。这并非巧合。尽管贸易战几乎不可能在短期内结束,但重启谈判的决定说明双方都想淡化香港问题。

如何前进?

如果是在一个“正常的”资本主义社会,香港政府面对如此巨大的群众压力必然早已垮台(其实可以说“香港政府”的确已经“垮台”,眼下真正统治香港的是中共)。

为了发动全中国的反威权群众斗争,打败中共独裁政权,香港“革命”需要再进一步。自发的运动模式已经达到极限,现在迫切需要更加清晰的纲领和战略,并且需要将运动组织起来从而执行战略。运动也需要明白哪支社会力量能够将运动组织起来,并将斗争输出到中国内地──不是“纳税人”、“消费者”、“市民”,而是“工人阶级”。因为工人阶级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

所以社会主义者强调,需要以八五和九二九三大罢工为跳板,建设真正的总罢工。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真正的组织,需要建立民主的罢工委员会和新的工会。

香港群众运动具有历史性的意义。习近平政权过去奉行强硬路线,不容忍任何挑战,但现在已经受到重重一击。

香港以及整个中国现在就像一个高压锅,阶级矛盾已经沸腾,只不过暂时被独裁政权和警察暴力压制下去。从政治上来说,今天的香港正预示着明天的中国。我们需要为群众斗争找出正确的纲领和策略。

本专题文章的第二部分将解释香港群众斗争背后的社会问题,并解释为什么必须要将运动组织起来并提出立足于工人阶级的纲领才能打败中共独裁政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14 01:05:03 |显示全部楼层
港独港殖势力的跟屁虫!香港警队的行动根本谈不上镇压,何来严酷之说?有一位暴徒遭到了环时记者付国豪和同一天徐姓大陆人士那样的毒打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9-9-14 15:28:39 |显示全部楼层
说的很热闹,问题在于这些人有几个是无产阶级?有没有一面代表工人阶级的锤子镰刀旗?这场斗争,是香港大资产阶级和中国政府争夺政治权力的斗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14 23:53:4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龙翔五洲 于 2019-9-15 04:35 编辑

还在五大诉求,还在寄希望于美英帝国主义,还在继续右倾投降主义,还在实行修正主义的议会道路寄希望于双普选形式民主,还在寄希望于内地工人阶级为资产阶级改朝换代当炮灰,还在支持民粹主义法西斯主义和分离运动。总之,“社会主义行动”组织不清算自己的错误路线,揭开香港社会的根本矛盾,把矛头直指资本主义,直指大资本家,直指代表资本家利益的统治阶级,直指国外的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势力,并且拿出有效的实际实施策略,否则将永远成为社会主义革命失败的历史典型载入史册。现在你们还有机会走出险境和歧途,前途要靠你们自己去创造。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5 16:23:38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15 19:57:27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9-9-15 16:23
你就是捣糨糊的,很多概念都不清,你是基于你错误的信念
中国的性质么,你认为四不像
讲民族自决么,你说 ...

虽然你人在中国,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中国的国情,推荐一篇微信文章:
https://mp.weixin.qq.com/s/f6PeSXHu_Y1Oqm0F7posWA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9-15 20:22:41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9-15 20:26:24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9-9-15 20:22
垃圾文章,我没有时间一一批驳了

那我只能认为你在这里发表的文章贴子都是垃圾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0-24 01:47 , Processed in 0.157506 second(s), 13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