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5367|回复: 1

疫病变“穷病”,资本主义的标准骚操作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3-1 00:30:20 |显示全部楼层
疫病变“穷病”:资本主义的标准骚操作寒彻 · 2020-02-29 · 来源:乌有之乡



[url=]收藏(0)[/url] 评论()字体: [url=]大[/url] / [url=]中[/url] / [url=]小[/url]
笔者丝毫不怀疑美国的医药资本集团会把新冠疫情当作一次大发横财的机会

  “如果一个单纯的血液测试和鼻拭子检测就需要3270美元,他们怎么能期望普通民众为消除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潜在风险做出贡献呢?”

  美国《迈阿密先驱报》26日报道,名叫奥斯梅尔·马丁内斯·阿斯库埃的美国男子接到了3270美元(人民币约2.29万元)的账单,扣除能够获得的有限的保险赔偿,他个人将需要支付1400美元。

  截至2月27日,美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60例,美国卫生部门官员要求有流感类似症状的人进行病毒筛查,然而进行检测需要花费几千美元。

  当医生要求阿斯库埃进行CT检测筛查新冠肺炎病毒是,他担心“我口袋的钱根本不够,”“先做一个(流感)血液测试,如果为阳性,就放我走。”

  阿斯库埃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工作,年收入5.5万美元,相对于美国3.6万美元的人均收入,并不算是最贫困的群体。

  此前,一则“近七成的美国人存款不足1000美元”的报道传入国内,舔美媒体以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2万多美元来反驳这一报道。

  然而,不可回避的是,一方面这个可支配收入只是一个平均值,在贫富差距巨大的美国,平均值没有丝毫意义,对这一点听惯了“人均工资增长了多少”的中国工薪阶层深有感触;另一方面,美国是一个高度发展的资本主义社会,借债度日是大多数人常态,这个可支配收入更多地要为前面的消费埋单。

  不足1000美元的存款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民而言,是真正可以自由支配的闲钱。高达三千多美元(即便平民医保能报销一半)的核酸检测费用,就足以将很多疑似患者拒之门外,好在大多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者都是轻症或者无症状……

  把疫病变成“穷病”,不检测自然也就不会有确诊数据,自然也不会有大量患者去冲击、“检验”美国“先进”的医疗系统。而美国的小弟——日本、台湾等地的做法也是如出一辙:

  自从日本出现新冠肺炎病例,日本政府所采取的措施,显得不够积极主动。网友晒出自己的经历,普通感冒发烧,到医院是不接诊的。如果不是重症,也不会做新冠肺炎检测。日本政府建议轻症者居家静养,只有重症患者,才有机会得到医院接诊。

  在台湾,发现病例之后,为了保护诊所及医院的名誉,免得收入下降,就诊场所和路径全部保密。以至于只检出了家庭传播,台湾网民笑称该病到台湾变成遗传病。

  中国严格的管控措施为全世界争取了一个多月的准备时间,然而,疫情袭来,日本、韩国、美国立刻显现出医疗资源的紧张,美国政府更是直到现在才向国会申请拨款添置医疗物资。“吹哨人”到了美日韩等国、台湾地区的表现如出一辙,这说明,为了政绩的官僚和为了选票的官僚都不会真心为人民服务。

  不检测=不确诊,这比隐瞒疫情更加恶劣。

  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曾于2月14日称,“流感季”的一些病例尚未确定病毒类型,其中可能存在新冠病毒感染。

  美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从2019年9月29日至2020年2月15日,已监测到全美共有2900万流感病例,1.6万人死于流感。美国CDC监测到全美共有2900万流感病例,但仅28万人接受住院治疗。

  美国疾控中心在其网站上提醒民众,在流感季到来前注射流感疫苗,如果生病了待在家中自我隔离;重症和高危人群可联系就诊治疗。而如果没有医疗保险,流感疫苗也需要支付几十到上百美元。

  美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也在研制过程中,但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Alex Azar在国会听证会上指出,即便有了疫苗他们也不能保证所有美国人都负担得起。

  “我们无法控制价格,因为需要私营机构的投资。控制价格的话,我们就研发不了了。”很显然,在传染病爆发期间,这种态度不仅使穷人更难获得具有保护作用的药物,而且会使每个人都处于危险之中。

  讽刺的是,美国政府刚刚向国会申请了至少10亿美元,用于资助私营药企研发新冠病毒疫苗和疗法。美国网民炮轰这是“成本社会化,利益私有化”。

(接下页)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3-1 00:32:39 |显示全部楼层

  众所周知,政商旋转门是美式资本主义的典型机制。精英阶层出则为商,入则为官。“旋转门”背后,资本与政治深度勾结的腐败黑幕重重,医药公司同样不例外。

  2004年,美国强生公司因违法销售药品、向医生及药商提供数百万美元回扣而遭受调查,“毫无顾忌地拿社会上最弱势的群体——孩子、老人和残疾人的健康冒险”。案件调查持续了10年时间,政商旋转门形成的政商利益结合制造重重阻挠。最终在民众的压力之下,强生被处以22亿美元的罚款。

  2007年,迈克·摩尔的纪录片《医疗内幕》(Sicko)上映,该片揭露了美国医疗保险制度所司空见惯的黑暗一面,再一次粉碎了美国统治阶级靠主流媒体和文化霸权所打造出来的“美国梦”。

  作为世界上最富有且最强大的国家,美国却是唯一没有全民医保制度的国家,医疗保险是私人财团买卖的商品,保险公司、制药公司、私营医院在私有化和市场化的医疗制度下赚大钱,但是很多穷人却因为买不起昂贵的医疗保险而被否决了获取医疗服务的基本权利。

  一个手术动辄几万、几十万美元。不想倾家荡产就要买商业保险,医药费越贵,商业保险卖得越好。商业保险买的时候不便宜,理赔的时候难——保险公司用各种理由拒付、追缴保险金,拒绝为必需的医疗项目支付账单。医药公司利用政治捐款买通议员,通过对其有利的法案,一瓶在古巴卖5美分的同类型哮喘药可以卖到120美元。

  2010年,奥巴马冲破利益集团的重重阻挠,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通过了医改法案,但仍有5%的人无法享受全民医保。希拉里在竞选美国总统前,为了增加自己的民众支持,继续推动奥巴马的医保法案,但她很快发现投靠医药公司更加有利可图,于是便同她昔日的商界敌人握手言和,坦然地接受他们的政治献金……

  资本把医疗等生活必需品变成了商品,借以榨干所有的居民。好的医疗服务成了富人的特权,穷人连最基本的权利都得不到保障。这就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的残酷真相!

  新冠疫情灾难之下本应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不分种族、不分肤色,团结一致共同抗疫。然而,笔者却丝毫不怀疑美国的医药资本集团会把新冠疫情当作一次大发横财的机会。毕竟,资本集团是前科累累的。

  2005年,一场卡特琳娜飓风几乎推平了新奥尔良的公立学校和医院。当新奥尔良的居民还沉浸在灾难的恐慌、无助与茫然的时候,资本集团以军事般的速度开始了私立学校和医院的建设;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海堤修护和电力网恢复进展迟缓。

  飓风灾害之前,教育局管理123所公立学校,现在只剩4所。在飓风前,新奥尔良有7所特许学校,现在则有31所。新奥尔良的教育过去由一个强而有力的工会代言,现在工会的合约已被毁弃,4700名教师会员全遭解雇。

  公立医院和学校是美国当局在共产主义阵营的道义碾压以及民权运动的压力之下慢慢积累起来的。尽管里根政府早在80年代就开始鼓吹所谓的新自由主义,然而,飓风灾害之前,新奥尔良的教育、医疗私有化却因为民众的强烈抵制,进展迟缓;一场天灾便给大资本赐予了良机。

  此次新冠疫情,我们已经见到了美国政府对医药资本的利益输送,不知政商旋转门还会玩出什么新花样。

  包括医疗制度和疫情响应制度在内的美式资本主义制度,一直是我们国家某些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断吹捧、神化的对象,彷佛那就该是我们的彼岸。笔者文本所指出的问题,他们依旧会继续无视或狡辩。

  这次武汉疫情,我们见到了集体主义观念下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见到了社会主义免费医疗下方舱医院里的欢声笑语;见到了曾在计划经济时代有过的口罩价格管制和凭票购买……而前期的失序恰恰是某些官员背离为人民服务的宗旨造成的。

  有了内外、正反两方面的对比,还不知道该坚持什么、反对什么吗?

  亲爱的同胞啊,切不要再被资本主义的卫道士和资本的乏走狗们忽悠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6-3 10:00 , Processed in 0.037767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