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166|回复: 14

追责?破公立私的方方们该承担什么责任?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13 12:34:07 |显示全部楼层

  此次方方日记舆论战,让方方的朋友们纷纷站出来亮了个相,其中就包括《财新》杂志。

  又是专访,又是开专栏,《财新》对于方方日记的支持力度不可谓不大。方方的第一篇日记就是在财新博客上发表的,其后被《财新》一路加持、开挂,被各个系的舆论热捧:



  关注方方博客的人都知道,方方在日记里、在博客上一直叫喊着追责,例如:


  对玩忽职守者该不该追责?之前(包括1月底2月初的文章),笔者早就说过,当然该追责!例如武汉中心医院,又如某些专家……

  但仅仅这样的追责够吗?远远不够!方方也认为不够,但笔者与方方的追责方向却是恰恰相反的。在《方方日记舆论战:没有胜利,只有结束……》一文中,笔者指出,方方所要“追责”的,“恰恰是中国的制度,尤其是残存较重社会主义气息的那部分”——而这正是此次中国抗疫成功的关键。

  是谁把预防为主的人民卫生体系改成了治疗为主的盈利医疗体系,进而导致病毒的蔓延?是谁造成了官僚主义、形式主义,进而在初期玩忽职守?恰恰是方方们、以及方方的豢养者们!

  - 1 -

  2011年《南方人物周刊》专访方方时,方方讲述自己1974年高中毕业后在武汉码头做装卸工的经历,回忆当时的心境,方方说“如果30岁,我还在这个地方,我就自杀”,让贵族出身的方方与那些“粗鲁”(这个词正是她的文艺作品中的工农形象)的泥腿子为伍,竟然能逼得她去自杀。

  可想而知,贵族子弟方方对于陈永贵、吴桂贤当副总理会是怎样的态度。她在散文集《雅兴》中收录了一篇散文《由陈永贵想到的》,其中写道:“一个原本朴实无华的农民,历史的洪流却硬是将他塞到副总理的职务之上,是他的幸运,还是历史的悲哀?”


  一生致力于反剥削、反压迫、反权威、反官僚,探索怎么让工农当家作主的毛主席走了。

  在毛主席走后,是谁几十年如一日编造伤痕文学,反复不断地攻击、抹黑工农当家作主的毛泽东时代的新中国,以及建立新中国的革命历史?恰恰是方方们!

  在方方们孜孜不倦的努力下,陈永贵们的时代似乎一去不复返了,终于可以不用再看群众脸色了,官僚主义、形式主义能不大摇大摆地回来吗?

  - 2 -

  此次中国抗疫,公立医院所发挥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在此笔者不再赘述。

  5月10日,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曾光在凤凰网超级财经周连线采访中,痛心疾首地说道“过去医改的10年,实际上是公共卫生滑坡的10年”。在市场化的医疗体系中,无论东西方都是“财神跟着瘟神走”。传染病来了,公共卫生就被重视;没有传染病流行了,公共卫生就会低落,重视的人就少。

  毕竟,市场化的医疗盈利、至少“保本”才是第一要务,以至于92年就定下任务把医疗卫生事业搞成支柱产业;而只有治疗、特别是过度治疗才能赚钱,预防则是不赚钱的。在这方面,公立医院至少还保留着一部分社会主义的公益色彩;私立医院则是放开拳脚,大肆将医疗产业化,制造了一个又一个魏则西。

  对此,曾光在接受《瞭望》杂志采访时指出:


  可以说,对于公立医院的去留,上至曾光这样有良知的专家,下至亿万普通老百姓都是有共识的。

  网民们纷纷在网络上反问,去年十部委的“限公令”能收回吗?现实并不乐观。

  3月18日某报报道《重塑医疗信用 社会办医在路上》强行洗白私立医院,这篇报道罗列了私立医院的抗疫“功绩”,其中拿得出手的私立医院抗疫成绩单中,重点提到了武汉“泰康同济医院”,然而,看了4月16日的央视新闻,才知道这是抢了军方医疗队的功劳。


  4月15日,《华夏时报》刊发了一篇访谈:《一位三甲民营医院院长的担忧:疫情后公立医院再现“扩张热”,社会办医成长机会恐被挤占》,引述私立医院老板的话,“如果政府不计代价地投入资金建设大型公立医院”,“会把现在偏小、偏弱的社会办医院成长的机会挤占、剥夺了”,为私立医院站台,还呼吁把基层卫生系统和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开放给私人办医。

  近日,为了鼓励所谓的“社会办医”,重庆出台了《重庆市促进大健康产业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2020—2025年)的通知》以及《重庆市促进大健康产业高质量发展若干政策措施》,“步子之大,红利之多,引发了各界关注”,在帮助解决社会办医医疗人才培养、发展等问题的同时,又通过鼓励医联体内社会办医优先承接三级医院康复、护理、安宁疗护等业务和政府购买服务促进社会办医发展。


  为何民众的呼声那么强烈,医疗部门“破公立私”的步子就是还不停下来呢?

  笔者认为,一则利益太大,有人装鸵鸟,故意听不见;二则媒体和所谓的智库的声浪太大,毕竟媒体在资本手中,不在民众手中。

  不仅仅是医疗,关系民生的各个行业,这种“破公立私”、产业化的媒体声浪都是非常强烈,财新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财新的战绩就懒得一一罗列了。今天讲追责,就专门说说笔者要追责的对象的所作所为。

  此前,方方曾经转发过财新的一篇报道:



  财新的这篇报道,实际上是一篇号召资本赶快入局瓜分医疗产业的“集结号”。方方在转发时,配上评论说:“帮转!关注公立医院的改造。不然救命的地方会变成送命的地方。病人医生都活不下去了。”

  看到没,在方方看来,不把公立医院赶快改掉、卖掉,“救命的地方会变成送命的地方”,“病人医生都活不下去了”。

  “破公立私”,方方正是添砖加瓦的吹鼓手之一!

  有网友曾经感慨说,幸亏病毒现在来了,要是再晚几年,等限公令把公立医院搞没了,到时拿什么去抵挡病毒?笔者在前面的文章中说,《方方日记》是“犯罪未遂”,方方们对公立医院“破公立私”的鼓吹又何尝不是“犯罪未遂”?

  往前追溯的话,如果毛时代预防为主的社会主义卫生系统没有被改掉,我们这次的损失就可以大大降低。

  ……

  追责,追责!的确应该追责!无论是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滋生,还是预防为主的社会主义卫生系统的消亡,政界、经济界、文化界、教育界的方方们以及方方的豢养者们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13 12:34:24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子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13 12:55:20 |显示全部楼层
老是搞点旧账,方方现在要的是信息透明和言论自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13 13:00:26 |显示全部楼层
在资本主义下,所谓的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应该没有什么区别,区别的只是管理的问题,对所谓的私立医院进行严格管理,其实和所谓的公立医院没有区别,只是特色放弃对私立医院的管理,才导致似乎公立医院要好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0-5-14 10:18:3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儿在驰骋 于 2020-5-14 10:19 编辑

反方方的人绝大部分是反对医疗私有化的人,甚至很多都是怀念那个免费医疗免费教育、人人看得起病的时代,张伯礼院士昨天还怒怼方方、许可馨这类西方自由派的代言人,结果某些托派急不可耐跳出来给方方之类的自由派洗地,由此可见托派的恶心嘴脸。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14 11:09:40 |显示全部楼层
马儿在驰骋 发表于 2020-5-14 10:18
反方方的人绝大部分是反对医疗私有化的人,甚至很多都是怀念那个免费医疗免费教育、人人看得起病的时代,张 ...

反私有化就反私有化,在方方主张言论自由时,你们闭嘴一段时间行不行,现在你们至少客观上为特色服务,以后你们有空再和方方论旧账,行不行,毛主席都写矛盾论,要分时间地点条件来斗争,才能有效斗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14 11:11:48 |显示全部楼层
当托洛茨基主张欧洲社会民主党和第三国际下的斯大林主义共产党不要相互斗了,现在的主要斗争对象是法西斯纳粹,但是这两个党还是斗个不休,法西斯纳粹出现前,你们相互斗争是合乎时宜的,但是现在时间地点条件都变化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14 12:29:30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0-5-14 11:09
反私有化就反私有化,在方方主张言论自由时,你们闭嘴一段时间行不行,现在你们至少客观上为特色服务,以 ...

你不能因为你不喜欢就叫别人“闭嘴”

一无涵养 二说明你不懂得尊重不同意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14 12:53: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0-5-14 12:54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5-14 12:29
你不能因为你不喜欢就叫别人“闭嘴”

一无涵养 二说明你不懂得尊重不同意见 ...

我叫别人闭嘴是因为我还希望你们能是进步的,做正确的事情,在当前和特色斗争中,谁反特色,谁不利于特色就应该支持,而不要相互斗争了,我绝对不会叫特色闭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5-14 13:03:12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0-5-14 12:53
我叫别人闭嘴是因为我还希望你们能是进步的,做正确的事情,在当前和特色斗争中,谁反特色,谁不利于特色 ...

那是你个人的看法

我们也希望你进步 但是你一直拒绝进步,还用敌我矛盾对待我们

但我们还是讲原则,不把你当敌人

你虽然推着不走,打着倒退,还是属于落后群众的问题。我们承认你的思想反映一部分小资产阶级分子客观存在的物质生活状况及其在思想上的表现,有其在现阶段的必然性。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吗。

所以你可以在我们这里表现你的落后,但以不影响我们工作为限。至于影响我们工作的标准,由管理员掌握,对你保密,还望海涵。这对你也是一种政治上的考验和锻炼吗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5-29 01:15 , Processed in 0.030239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