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远航一号

中央党校教授蔡霞主张习近平下台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6-6 08:56:10 |显示全部楼层
更多传闻:
此前,叛逃美國的中共中央黨校前教授蔡霞在談話抨擊習近平時,專門提到了汪洋、李克強等同志在挽救共產黨危局上所作的貢獻。此外,還有傳言說中共中央內鬥激化以後,胡錦濤出面調停習派和倒習派,主張由李克強、王岐山主持政務,習近平可以保留職務,但不再參與實際決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6-6 09:01:23 |显示全部楼层
http://theory.people.com.cn/GB/40764/127619/197775/index.html

人民网的蔡霞专栏仍然正常 但文章截止至2013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6-6 09:08:23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m.secretchina.com/news/gb/2020/06/01/935143.html

看中国的报道。结合前一段时间俞正声给胡舒立的信,看来确实发生过一场比较严重的上层内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6-6 09:34:40 |显示全部楼层
蔡的专栏还在,但是文章全部都打不开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6-6 10:21:33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要坚持反对毛泽东思想的人掌权,别指望改变现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6-7 06:17:57 |显示全部楼层
蔡同情欣赏的汪洋和美帝做夫妻的人,可见她要换上来的是什么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6-8 08:15:53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录音整理】

第一点:

我们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么一个地步,可以讲两个大的问题上,从根上铇起,一个就是我们这个体制,一个就是我们这个理论,那么从体制这个角度讲,老师早就讲过这么一句话,毛泽东用来搞文革的体制,邓小平拿来搞改革,改革开放以后,市场经济作为一种技术性的操纵手段,我们拿过来用了,很快的就把经济搞上去了,但是,那些就是我们讲市场经济,从每一层要素,商品市场涉及到要素市场的这些改革至今没有真正的往前推进。所以你那个商品市场,就不可能真正是一个真正商品市场经济,总是被别人操纵价格,总是被别人垄断资源,是吧?因为你的那个要素市场不改革,那么为什么他还是跟权力有关系,所以我们这个体制,这个问题没有解决,那么因此体制走到今天这一步,产生这么个人,或者说高层一步出这么个东西来,坐到大位置上去,那也是说明什么,这个体制本身已经是没有出路了,改他没有用,就是改是没有用了,这个体制从根本上讲必须要抛弃掉它,所以我们讲的改革就不再是一个设计的框架体制,然后你在做,这是我第一条,有人会这么认为啊,这么说这个体制要抛弃掉它,那么我们要闹革命去呀?不是那么回事。所以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

就是我们这个理论,从根本上是出了问题的,且不说当初中国共产党接受的那个马克思列宁主义对不对,这个划分先不说,实际上这个理论上很多东西是要铇根的,就说我们那个就是4000人大会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邓小平不阻挡党内来反思文革,不仅从政事上否定,而且从理论上根本抛弃,那么不至于到现在还在为文革翻案,因为政治这个东西是时过境迁,可以翻过来倒过去的,但是如果你在理论上把他的根铇掉,他的思想基础彻底的,或者说是重重的摧垮了,那么他想翻回那个文革的东西它就非常难,因此我觉得我们在改革开放以后,这两个最根本的问题没解决,一个就是体制,一个就是理论,所以走到现在,怎么办?我个人的看法,如果要讲情况的话,从修宪开始,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个党,事实上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明摆着那个修宪从党内起首,他就是不合法的,它绑架了18届三中全会,他在三中全会前两天,抢着抛出这个取消任期制的这个说法,迫使三中全会跟咽狗死一样的咽下去,那么你三中全会那么多中央委员,居然没有一个人敢在三中全会上把这问题提出来,所以这个党本身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而一个人,一个主要领导可以凭着他的这种掌握了刀靶子、枪杆子,然后又捏住了体制本身,党内的一个就是官员本身的贪腐,第二个党内没有任何人权和法治保障党员干部的权力,这两条被捏在手里边,所以这个9000万党员成了奴隶和个人使用的工具,他需要的时候,说党怎么着,不需要的时候,你这个党员干部不是党员干部了,他想把你弄到哪里去就成为一个贪腐分子,你就看看吧,我们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吧,党内的那些个领导干部被国家监察委员会处理的人,我不说这些处理的人本身有没有问题,我觉得没有问题也会弄出点问题来,更何况这个体制本身已经死了很多人,不干净了,但问题是,你定的那些个罪名,也得到国家法律上查查,也得到党纪上去看看,哪些属于违纪,你只用违纪去处置他,哪些属于国家法律定了的,是刑法上有这个罪名的可以捏他,我们现在什么不支持实体经济,就成了罪名,然后这个妄议中央就成了个罪名,对党不老实,这也叫罪名?哪里还有一点法治的味道,政党哪里还有一点政党的感觉,完全成了一个黑帮老大,想怎么处置手底下的奴才,他就这么处置,所以我说这个党已经是个“政治僵尸”了。

     目前这个状况,谁想出来挽救这个危局都不可能,何况他要一条大道走到黑,谁说话都不行,其实我想过这个问题,最开始他上来的时候,是明里暗里的想弄点个人崇拜提高自己的威信,提不上来啊,可能还记得吧,16年的5月份,人大会堂的那个演出,你带头去抵制了,结果那个事情闹得很大,那场演出就此罢休了。7月份你看吧,16年的11月份出了个什么呢?把妄议中央放进了18届六中全会的党纪里边,然后四个意识什么看齐意识之类的东西,放到了政治正确的必须要说的官话。我们现在讲叫标准配置,什么四个自信,四个意识,两个维护,尤其这个两个维护,全党围着一个人转这叫政党吗?早就不是政党啦。他就是一个黑帮老大,手里捏着的一个工具而已,党成了“政治僵尸”,你现在谁能出来、谁能改变它都不可能,如果说有可能换人,这是第一步,我觉得当然最好的是换人,这当务之急,我觉得换人这是第一条。但是你可以看到他现在在干什么,他现在手里捏着刀靶子,他把军队捏在手里,他把政法委、警察捏在手里,他对所有人都可以用高科技监视,谁能够出来说我们来解决问题,不可能。你就开个中央常委会,我们讲少数服从多数嘛,有吗,没有。只有我现在这个状况就说如果有这个常委会最后来个集体决议,少数服从多数,你这个干得不行,不能把一个国家、一个党因为个人重大的问题,而拖到了死胡同里边去,让9千万党员、14亿人民给你陪葬,这是不可以的,那么如果说,我们中央的政府局常委的这些人,对党但凡还有点责任心,但凡对这个国家对民族还有点责任性,我觉得这个七个常委是应该开会做决议的,换人吧,只要你换了人,外部的环境开始松了,因为这就是个标志告诉外面,我们要转向了,只要这个人在台上,外部的环境只有越来越紧张是不可能缓的,不可以给我们缓和的,而你换了人外部环境就可以缓和,因为你做了个不说话别人都知道你有可能转向,这是我觉得最好的事。那么其他的这些常委,有哪个对党对人民的这个责任心吗?没有。现在这帮人连政客都不。我觉得他们就完全就是一个人的手下的奴才上来的,那么当然我这么一说的话,可能会把什么汪洋之类的人打到那边李克强,是吧。其实他们也是很不容易,在各自的位置上很努力的在做些工作缓和危局。这个我们其实都看到了。那么这个党,我觉得现在的老人也好,现在这个党的常委也好,能不能再有一次为了这个国家人民奋起,做个少数服从多数的这么个决议,请这个人下去体面的去二线养老去,不要再去干预,这个党有可能挑头,如果这个人不下去,这个党没有机会。

如果说有可能换人,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往前做,而是要停止那些东西不要往前做,比如动不动删微信、以言治罪,这些东西可以停止。比如动不动把民营企业家抓进去。抓任志强不算,比如阿拉善的两个领导人抓进去了,前两天钱小兰都被他们弄进去了,凭什么他这么做,你抓一个人容易,但是你吓跑了一大批企业家,所以你现在看到中国的民企很少人能说挣到钱了,大家考虑身家性命重要,能跑的全跑了,资金能走的全走了,有钱的走了,有本事的全走了,还能剥夺老百姓利益的高层权贵留在这,喝民企民脂民膏,还有就是永远也走不去的相当大批的贫困的人群,这两部分还在这,能走的全走了,那么这个国家还有希望?

没有希望,所以说换了人之后就停止,不是要做什么,下来就是停止,拨乱反正,这步必须要做,象当初文革一样,重新来整理,必须从根上理论上抛弃,什么新时代,什么新时代社会主义,那个胡扯,逻辑混乱,语言不通的东西,居然拿来当做宗教一样来让全党来学。

一个这么大的政党,拿这个东西来欺骗九千万人,还有绑架14亿人,让全世界来笑话中国人民。这是一个政党已经走到穷途末路。我觉的要拨乱反正。

如果能走自己的路,下来的事情是好办的,我们还得相信这个体制绝大多数党员干部心里是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现在是都被裹挟着走,不能不这么干,我现在想这个党的政治僵尸,现在老说规定动作,自选动作,没人敢搞自选动作,就是因为那个看齐意识,绝对忠诚,让所有的党员干部不敢根据实际情况来做,找个名目就说你不忠诚,这就活活把一个党,一个国家弄死掉。所以一旦让这个人体面下去,拨乱反正,没有阻力。毛那时要思想拐弯,现在不需要,都明白。

现在社会,也不能指望,他已经把整个社会打成象散沙一样,他把所有公民社会秩序全部打散,用警察式暴力、监控人民,这个社会本身已经不行了。现在这个社会状态上来的人一定是混世魔王。所以就看这个党内的人有没有这个能力自我挽救、自我救赎一把呀!

所谓抛弃体制,中国要所谓要改革往前走的话,仍然要希望在这个体制内的中高层来,或者我们党内,因为社会的底层也是不能指望的。

因为实际上中国社会不是没有活力的,不是没有生机的,没有人才的,现在摧残思想、摧残人才,这个威胁解除了,我相信大家都会起来。要相信这个民族他是有生机的,但现在是一个人挡住了全国、全党。

如果不解决这个人,就等看这个体制自由落体吧。然后重头开始。很大可能是这样。

我个人认为是到今年年底,到明年的上半年,经济会动到企业,到那时再看,看这个国家是啥样的,现在要看外部施加压力,还能扛一阵子,钱还没糟塌光,等钱都糟塌光,扛不住了,使国内的矛盾四起的时候,那时再看。我们这一代人,活着的时候,五年之内,我们还能看到中国经历一次大乱世,有人说乱世出枭雄,然后重新来。

中国人不行啊,命该如此!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0 04:20:12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0 04:22:33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0 04:24:09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27 02:37 , Processed in 0.025894 second(s), 9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