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redchina

答仗义执言,红色中国网反映各种意识形态倾向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0-8-8 10:03: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仗义执言 于 2020-8-8 10:11 编辑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0-8-7 22:44
"一个客观上让特色失败,一个客观上让特色胜利"这个观点是不正确的。首先,自由亚洲电台等并不关心中国资 ...

这次你还算比较准确,什么统治形式,其实美帝不关心,关键是是否符合美帝的利益。
我们知道国外自由亚洲之类不过和乌有之乡一样是忽悠,比如自由亚洲主张言论自由独立工会等等,其实这些东西如果最终表现出不利于美帝,他们照样要反对的,但是无论如何,这些主张客观上有利于工人阶级的斗争,我们不能因人废言,乌有之乡之徒能主张公有制,这本身没有错,我们也不能因人废言,但是他们借公有制维护官僚资本就应该反对。目前来看自由亚洲之徒主张的背后实质和乌有之乡之徒主张的背后的实质都需要我们指出来,但是总体来说,前者的表面的主张更加接近斗争的需要,所以乌有之乡之徒比自由亚洲之徒更加可恶,他们维护一党独裁和特色民族主义法西斯。自由亚洲之徒的本质是主张私有制市场化,而乌有之乡之徒的本质是主张一党独裁特色官僚主义民族主义法西斯。而前者的实质主张在中国已经实现,自由亚洲之徒只是考虑特色和美帝之间的利益矛盾,而乌有之乡的本质同样是现实,但是是中国工人阶级直接面临的最大威胁,革命当然是要改变根本(所有制)但是必须通过政治活动来集中体现出现,乌有之乡之徒维护的本质性东西是最为妨碍工人阶级政治活动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8-8 21:16:25 |显示全部楼层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0-8-8 10:03
这次你还算比较准确,什么统治形式,其实美帝不关心,关键是是否符合美帝的利益。
我们知道国外自由亚洲之 ...

恭喜仗义执言网友取得一些进步,认为自由亚洲电台和类似的自由派媒体从不关心中国劳动人民的利益。这说明我们还是有一些共同点的。

不过仗义执言的帖子中有这样一句话“中国工人阶级目前面对的最大问题不是新自由主义而是特色法西斯”。这就仍然反应了TA对中国阶级斗争现状的认识尚不透彻。

中国资本主义采取什么样的政治形式,归根结底是由中国加入新自由主义积累秩序决定的。中国的经济增长越是放缓,越是没有阶级妥协的空间,中国资产阶级就越依赖资产阶级专制制度。只有资产阶级专制制度可以在付出少量政治代价的情况下制造“低人权”,也就是低工资环境,避免付出经济代价。所以中国的政治制度是中国资本积累的产物,而不是相反。存在打破后者从而打破前者的道路,不存在打破前者从而打破后者的可能。

仗义执言认为“特色法西斯”比新自由主义更“可恶”,这种观点在经济增长减缓时期的中国小资产阶级中是有普遍性的。在自由派那里,这种观点也可表述为“反极权不反资本”,在部分“左派”青年组织里,这表现为对“国家主义”的极端厌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8-8 21:16:47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观点是有经济基础的,中国的小资产阶级首先是小资产阶级,是掌握并出售一定垄断技能的雇佣劳动者。他们的阶级利益的直接表现是“能力至上”主义,即一分技能一分工资,任何违反能力至上的收入分配都会被他们当成是不公正的事物,因此是“可恶”的。但是他们对“能力至上”的要求仅限于他们自己,而且仅限于要求更高的工资。只有少数左派人士认为自己对工农有所亏欠,从而抱着赎罪的态度做进步工作,这里按下不表。

中国的小资产阶级又是中国的小资产阶级,他们的劳动力能够卖到什么价格同时受到着中国资本主义的特殊限制。这些特殊限制集中体现在就业市场的分割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8-8 21:17:55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小资产阶级面对的国内就业市场被分割为由公务员和国有企事业单位组成的正式部门和私营、个体(零工经济)、大部分“股份制”企业组成的非正式部门。同样质量和技能的劳动力,如大学本科毕业生,进入这两类市场获得的工资福利待遇是不一致的。这足以让无法进入正式部门的小资产阶级产生怨恨情绪。更加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能否进入正式部门就业基本上不取决于他们的“能力”或者“努力”,不取决于他们是不是“学霸”或者“考证狂魔”,而是取决于家庭社会关系。同时,中国的正式部门就业占到总就业人数的将近两成,一个典型的中国城市小资产阶级受到就业市场“不公正”待遇的几率是较大的。劳动力市场竞争的失败,意味他们着在婚姻“市场”和其他社会地位竞争也处在劣势。在这些小资产阶级面前,出现了这样一幅景象,想要进入“国”字头的单位,就要有“国”家官僚体系的关系。所以,他们对自己特殊技能无法实现的怨恨直接指向了一切与“国家”、“官僚”、“极权”、“垄断”相关的事物。

中国加入新自由主义世界秩序的基本条件是中国的廉价劳动力,这就意味着中国需要保持劳动力市场对核心国家的封闭。对于中国的小资产阶级,尤其是直接或间接为国际资本打工的那一部分小资产阶级来说,这就意味着他们无法把自己的劳动力卖到和美国小资产阶级一样的价钱。从这些小资产阶级的个人出发,他们自己当然会抱怨中国国家机器压制他们去海外寻找高薪工作的机会,甚至还要搞一个网络信息“墙”来阻挡他们获取外部的信息。中国资产阶级为了维护政权稳定而执行的较为缓和的对外开放也会影响他们待遇的提升。同样,他们也更容易接受诸如“自由亚洲电台”所提供的意识形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8-8 21:18:35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这两类小资产阶级而言,新自由主义当然不是主要敌人。对于前者而言,资产阶级吃香喝辣无所谓,但是私有化国企、取消事业编制,把这帮吃着“大锅饭”的懒汉拉下马,享受一下996,那自然再好不过。对后者而言,其就业岗位严重依赖于中国对外开放的程度,即中国向海外输出越多的剩余价值,被剥削的越严重,他们的待遇就越好。而一切阻碍他们把自己的劳动力卖出高价的事物,都表现为某种超越市场的国家强制力。

利益的损失刺激了情感的宣泄,情感的宣泄又披上了道德的外衣,甚至还把政治理论中的只言片语借用了过来。这就是中国部分小资产阶级不去反资本,而把自己的低工资、高劳动强度、不稳定就业、乃至性压抑都算到子虚乌有的“法西斯”国家头上的根本原因。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7 20:14 , Processed in 0.029464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