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637|回复: 0

漫说“走资”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2 01:01:49 |显示全部楼层
漫说“走资”阿南 · 2021-01-11 · 来源:淮左徐郎



[url=]收藏(0)[/url] 评论()字体: [url=]大[/url] / [url=]中[/url] / [url=]小[/url]
脑子醒醒吧,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走资”都焦头烂额了,你们有何德何能“走资”成功?

  “走资”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简化”。闲来无事,漫说一二。

  一,“走资”并非都行不通

  毋庸置疑,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任何时候,都会面临很多的问题或者矛盾需要解决。如果一个国家没有问题或者矛盾需要解决,一切都尽善尽美了,那倒有问题,因为他再也无法发展、无法进步了。

  所谓“走资”,其实就是用资本主义的方式或者说路子,来解决国家面临的问题或者矛盾。

  应该说,这也的确是一种办法,而且世界上很多国家就是这样走过来的。老牌的“崛起”国家,如最早的葡萄牙、西班牙就是这样走过来的,继而如荷兰、英国、法国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后来,如德国、美国、日本,同样是这样走过来的。还有,如上世纪什么“小龙”国家和地区,也无不是这样走过来的。毛主席老人家还说,中国明清之际,如果没有外来国家的侵略和殖民,也是会走上这条路子的。

  这样一说,可见“走资”并非都行不通。当然,这得看在什么时间节点上“走资”。

  二,中国后来怎么没“走资”

  不是不想走。像孙中山的“复兴中华”,其实也是想“走资”——至少在“新三民主义”提出之前。而是内外因决定此路不通。

  外因是那些老牌“崛起”国家不让你走,不许你也“崛起”。为什么呢?因为地球就只有这么大,老牌“崛起”国家还要发展,他们要有产品销售市场,资本输出市场,原材料供给市场,劳动力供给市场。所以,他们全是只想把世界其它国家全弄成殖民地,自个儿当老大,好说了算。为此,这些老牌“崛起”国家还各不相让,你死我活地打了两次世界大战。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是他们心目中最理想的产品销售市场,资本输出市场,原材料供给市场,劳动力供给市场。这么块大肥肉,想想都流口水,怎能让你也“崛起”?

  内因是中国资产阶级天生的软骨病。西方资产阶级是靠殖民抢掠、殖民奴役、黑奴贩卖、掠夺性贸易,甚至黑吃黑的海盗打劫起家的。虽然原始资本积累“充满着肮脏和鲜血”,但持续几百年的这种豺狼行径,也锤炼出西方资产阶级的侵略性、嗜血性、野蛮性、冒险性。中国的资产阶级呢,非仅缺少这种世界江湖上大风大浪的历练,而且大抵像“红顶商人”胡雪岩那样,是靠依傍权力,依傍体制性腐败发家的。“外战外行,内战内行”、“窝里横”、“宁与友邦,不予家奴”,是他们共具的特色,天生的软骨病。

  毛主席对此早就看透了。所以1972年有人问他:“资本主义复辟,无产阶级就会吃二遍苦吗?”毛主席不屑一顾:“你太高看他们了,他们懂什么是资本主义?最多倒退回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资本主义是靠侵略和掠夺别的国家而积累资产的,他们敢侵略谁呀?不被侵略就阿弥陀佛喽。”“他们只能剥削本民族的老百姓,或者贱卖自己国家的资源,以满足自己贪得无厌的私欲。”

  也就是说,中国是有想“走资”的人,但从来没有走通过。

  想当年,蒋介石说,还是要走资本主义这条路滴,娘希匹,我来。结果走着走着,非仅资本主义这条路没走成,竟然还画虎不成反类犬,弄了个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结局。无可奈何花落去,后来他就到那个岛上避风头了。

  所以,中国从来没有资本主义过,怎么存在资本主义“复辟”?要复辟也只能复辟到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如云中马、泰山柳、汪不圆、胡球编之类,不就是还要勾结、引进西方资产阶级来共同盘剥本民族的老百姓吗?

  三,“走资”就得承受“走资”的后果

  有很多俗语,如“没有免费的午餐”,“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套用一下,就是“走资”可以,但对不起,你必须得承受起“走资”的后果。

  “走资”的后果是什么,马克思早就解析得一清二楚了,那就是两极分化→需求不足→生产萎缩→失业→阶级矛盾尖锐化的不断恶性循环,螺旋型上升。

  今天的世界就处于这种恶性循环,螺旋型上升之中。

  两极分化,自不待言。习主席在2017年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上也指出:“现在世界基尼系数已经达到0.7左右,超过了公认的0.6危险线”。

  两极分化,所以需求不足。需求不足,所以各国打贸易战。而越打贸易战,生产越是萎缩。合于逻辑的结果,便是棘手的失业问题接踵而来。

  你看看这世界,是不是就是这副景象?“996”成了福报,n连跳、猝死成了新常态?

  所以,致死率极高的埃博拉病毒反复爆发于非洲,中东呼吸综合征爆发于伊斯兰地区,寨卡疫情爆发于巴西等南美国家,中国2003年波及266个县市的萨斯大爆发,特别是去年年初开始在全世界爆棚的新冠病毒,真教人相信,确乎有“费尔蒙特饭店会议”,确乎有人急急于要消灭“垃圾人口”。当然,除了放纵病毒肆虐,还有灯塔国精心研发的转基因。

  这也印证了笔者上面说的话:持续几百年的这种豺狼行径,也锤炼出西方资产阶级的侵略性、嗜血性、野蛮性、冒险性。

  四,抱薪救火是玩火

  不记得什么时候,有人发明了一种句式,叫“××中出现的问题,要用进一步××来解决”。

  套用一下,就是“走资”中出现的问题,要用进一步“走资”来解决。

  平心而论,在资本主义处于上升阶段,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这样做,也是合乎逻辑的,虽然其边际效用在急剧递减。但至少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套路已经走到头了。

  笔者在《<漫说垄断>续篇》(点击此处可跳转过去阅读)中说过:

  资本主义私有制或者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因,垄断是果。解决垄断问题的根本出路,不是新自由主义的“干预垄断”,而是取代以科学社会主义的公有制。

  我们不可只见果不见因、因果不分甚至颠倒因果。反垄断而不反资本主义私有制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展,那是缘木求鱼;反垄断的同时却鼓励资本主义私有制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展,那更无异于抱薪救火。

  抱薪救火,无疑是玩火。

  反垄断是如此,解决我们面临的两极分化、需求不足、生产萎缩、失业、阶级矛盾尖锐化等等问题也如此。

  脑子醒醒吧,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走资”都焦头烂额了,你们有何德何能“走资”成功?

  2021.01.08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4 17:16 , Processed in 0.024904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