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238|回复: 1

我们要坚守什么底线?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8-15 23:57:55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要坚守什么底线?

晨明

1956年,我国通过三大改造建立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是中国历史上最深刻最伟大的社会变革。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经过长期浴血奋战,推翻了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依照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为着保护革命胜利成果和工人阶级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而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制度一经建立就显示了极大的优越性,1957年我国工农业生产总值创下最高纪录;我国用世界历史上最短的时间完成从农业国到工业国的转变,建成门类齐全、具有完整的工业体系的国家,靠的就是公有制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正如历史上所有的新制度一样,社会主义也有一个从建立到建成、从不完善到完善的过程。这就是社会主义改革这个命题提出的理论和实践基础。因此,改革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是改革,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和邓氏也叫喊改革,所有的社会主义改革都要在是否有利于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这个根本问题面前接受考验。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要坚持的“底线”也正在这里,改革不是底线,“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也不是底线。戴着一大堆头衔的王明远教授最近抛出的《纪念“历史决议”发表40周年,坚守彻底否定文革底线》的文章,全篇不讲坚守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反而把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决议》(以下简称《决议》)看作“定海神针”、“紧箍咒”,声嘶力竭的叫喊“要坚守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的底线”,企图以此压制党和人民的思想解放,阻碍中国社会进步,保护走资派贪腐集团及其附庸大资产阶级利益,既可笑又反动,不能不予以批判。

一,《决议》否定文化大革命的理由没有一个站得住脚

《决议》洋洋洒洒数万言,核心就是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关键就是一句话:“‘文化大革命’所打倒的‘走资派’,是党和国家各级组织中的领导干部,即社会主义事业的骨干力量。党内根本不存在所谓以刘少奇、邓小平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也就是说,党内没有一个走资派,党和国家各级组织中的领导干部,全是社会主义事业的骨干力量。文化大革命斗争党内走资派全部都错了。正是基于这个判断,《决议》同时否定了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把文化大革命定性为“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可惜的是,仅仅过了十年时间,《决议》的这个基本判断就被历史实践推翻了:苏东社会主义国家复辟资本主义的事实证明,社会主义国家出现资本主义复辟,其根源就在于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一帮党内走资派篡夺了最高领导权,背叛了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中国农村集体经济被强行解散,全民所有工业企业大部分被私有化,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被毁坏殆尽,社会严重两极分化。也明明白白是邓、胡一帮走资派“转轨”走资本主义道路造成的。《决议》不承认党内有走资派,是因为主持制定决议的人自己就是党内走资派的总代表。苏东剧变和中国社会两极分化,证明毛主席关于苏联“卫星上天,红旗落地”旳预言和对于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担心是完全正确的,证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是适用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真理,也证明《决议》对文化大革命的定性是不符合事实、是荒谬的。

中国无论革命前和革命后,生产力发展水平,在社会主义阵营的地位,都比不上苏联。但为什么苏联会一朝倾溃,而中国至今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旗帜不倒?主要原因就是中国开展了文化大革命,人民的社会主义觉悟大大提高。邓氏改革不断受到姓资姓社的质疑,国企改革自始至终遭到工人阶级的强烈抵抗。这在苏联却没有出现过。事实证明,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时的;并不是什么“错误发动”。

8964之后,邓小平对于他搞掉两任总书记的事件解释说,两任党的总书记都搞了资产阶级自由化,总书记搞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就是党内走资派吗?陈云和李先念也说赵紫阳是走资派。可见,主持制定《决议》的人,早就否定了《决议》关于党内没有走资派的基本论断。邓小平当时经常被引用的一段否定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话——“我们……不认为党内有一个资产阶级,也不认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在确已消灭了剥削阶级和剥削条件之后还会产生一个资产阶级或其他剥削阶级”——在《邓小平年谱》中不再提起,为什么?因为历史证明这段话是不符合实际的。

事实上,文化大革命中,由于“人民权利”的确立和加强,我国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更加完善并显示了巨大活力,各项事业都取得重大成就,中国国际地位空前提高。“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并没有受到什么所谓的“严重灾难”?文化大革命提出“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怎么会对党带来严重灾难?文化大革命中,国家在世界上的地位空前提高,现在也无法与之相比,所谓严重灾难在哪里?文化大革命中,工人农民的优秀代表被选拔进党和国家各级领导岗位,工人阶级领导一切,人民会有什么“严重灾难”的感觉吗?恰恰相反,文化大革命中制造了局部灾难的正是走资派!西纠、联动、高干子弟红卫兵搞法西斯专政,北京大兴和湖南道县残害地富子女的暴行,根源都在党内走资派。

今天,面对大批党的领导干部坐拥亿万资产,塌方式腐败不断发生的事实,谁还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像《决议》那样,否认党内有走资派?!王明远作为高级知识分子,今天还在吹捧这个错误的《决议》,究竟是没有知识,还是良心丢了?

二,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就是否定社会主义

《决议》也承认,“在文化大革命中,……党、人民政权、人民军队和整个社会的性质都没有改变”。 仅此一点,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就是错误的。这和文革中曾经有人提出的“彻底改善无产阶级专政”的口号,异曲同工,本质都是否定社会主义!

文化大革命是生产力同生产关系矛盾、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矛盾尖锐化的必然产物,是社会主义社会基本制度由建立到完善的客观要求。并不是毛主席个人头脑里想出来的,而是毛泽东同志运用辩证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观察社会主义社会,较早认识到社会主义社会的特殊运动规律,带领党和人民依照客观规律,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把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推向前进。

1956年苏共二十大召开,一方面揭开了斯大林犯错误的盖子,一方面也暴露了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丑化无产阶级专政的问题。这两件事都表明,世界无产阶级对于社会主义社会的特殊运动规律,还没有真正认识和把握。马克思、恩格斯、列宁,虽然都对社会主义社会进行过天才预测和研究,但也都没能预见到社会主义国家领导权会被修正主义篡夺,从而复辟资本主义的问题。斯大林更是不承认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生产关系同生产力的矛盾,过早宣布阶级消灭和社会主义社会建成,依靠专家官员不依靠群众,没有解决建设社会主义理论走向科学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历史的落在毛泽东同志和中国共产党身上。这已经不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问题,而是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是解决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都没有解决的认识和把握社会主义社会特殊运动规律的问题。

毛主席紧紧抓住所有制这个根本问题,对“生产资料管理权掌握在党和国家少数管理人员手中”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普遍现象进行了分析,指出它容易产生官僚主义和形成新的贵族阶层(党内资产阶级),并不是社会主义所有制的应有内涵,而是旧官僚资本主义社会遗留下来的痕迹,是最重要的资产阶级法权,是党内资产阶级产生和发展的经济基础,必须在无产阶级专政下进行限制,而社会主义国家的生产资料管理权应该牢牢掌握在工人阶级广大人民手中。“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最大的权利、最根本的权利”,“我们不能够把人民的权利问题,了解为国家只有一部分人管理,人民在这些人的管理下享受劳动、教育、社会保险等等权利。”(《毛泽东读苏联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批注和谈话》275-276页)。毛主席在这里提出的“人民的权利”(即“无产阶级人民法权”)的概念,阐明了社会主义社会的本质特征,说明生产资料管理权掌握在党和国家少数管理人员手中,和社会化大生产是矛盾的,不相适应的。而这个矛盾正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生产关系同生产力矛盾的具体体现。这个基本矛盾的社会表现,即社会主义社会主要矛盾,就是工人阶级广大人民同党内死不改悔的走资派的的矛盾。文化大革命提出的,所有制问题还没有解决,我们这个基础不稳固;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两大论断,就是对社会主义社会特殊运动规律的科学揭示,澄清了社会主义运动中存在的对于社会主义公有制(生产资料归谁管理?国家归谁管理?)和无产阶级专政(谁来专政?专谁的政?)的糊涂认识,使社会主义建设理论第一次走向科学。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在这个历史时期内,还存在生产关系同生产力的矛盾,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存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必须加强党的领导,充分发动群众,依靠人民权利战胜资本特权和官僚特权,在经济、政治和思想文化战线,积极开展同党内走资派及其附庸(社会反动黑恶势力)的斗争,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正确认识民主、自由和人性的阶级分野,全心全意的建设社会主义经济,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战胜帝国主义和各国垄断资产阶级,消灭阶级和三大差别,走向世界大同的共产主义。

毛泽东提出的人民权利的概念,是建设社会主义科学理论的核心,在文化大革命实践中得到充分显示,在1975年宪法中得到集中体现,引领着世界文化的进步。在当代,对待人民的权利的态度,是革命和反动、进步和落后、理性和蒙昧的试金石和分水岭。王明远戴着法学权威的头衔,对此竟毫无认识,自觉充当党内资产阶级和社会上大资产阶级顽固派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马前卒,实在是可怜的很!

《决议》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是为党内走资派颠覆社会主义、取消共产党、复辟资本主义扫清道路,这一点已经被邓氏改革摧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剥夺工人阶级广大人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管理权和推行普世价值的事实无可辩驳地证明。王明远今天重提《决议》和彻底否定文革,也是为了阻挡党和人民批判党内走资派、复兴社会主义的努力,维护走资派贪腐集团和大资产阶级顽固派的既得利益,把走资本主义道路进行到底。你看他说,

“总结1978年以来中国崛起的几个基本经验,那就是: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对外虚心学习和开放,给予人们充分的生产自由,建设一个包容和法治的社会,而“文革”所宣扬的价值无一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坚持市场化的改革方向,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旧中国官僚资本主义社会搞的就是市场化。社会主义社会是革市场化经济的命革出来的,虽然还保留一定的市场,但已经不占主导地位,不是配置资源的主要手段;配置资源的主要手段是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计划。马克思讲过要搞市场化吗?列宁讲过要搞市场化吗?毛泽东讲过要搞市场化吗?都没有!那么,市场化的指导理论是从哪里来的?从中国所有的主张市场化的经济学家、政治家张口闭口亚当.斯密、哈耶克,一直强调私有经济是市场主体来看,市场化就是私有化,他们的理论基础无一例外的来自资产阶级经济学。靠资产阶级经济学能建设社会主义吗?从实践来看,苏东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市场化改革都走向资本主义复辟,苏联、匈牙利自不必说;南斯拉夫工人自治,一放弃党的领导,搞市场化,社会主义立即被颠覆;波兰工人罢工胜利,一选择市场化道路,立即走向资本主义。邓小平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就吹响了私有化的号角,导致中国刚刚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经济被新资产阶级蚕食殆尽,工人农民又成了受剥削压迫的雇佣劳动者。当这些历史教训已经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王明远们还要鼓吹市场化改革,究竟居心何在?

“对外虚心学习和开放”,只讲“对外虚心学习”,那是洋奴哲学。“我们的方针是,一切民族、一切国家的长处都要学,政治、经济、科学、技术、文学、艺术的一切真正好的东西都要学。但是,必须有分析有批判地学,不能盲目地学,不能一切照抄,机械搬运。他们的短处、缺点,当然不要学”——毛主席1956年在《论十大关系》中讲的这段话,是不是比王明远先生讲得更符合实际、更符合辩证法呢?至于对外开放,那就更不能没有边界。现在世界,还远没有发展到世界大同阶段,各民族各国家还存在不同的利益。西方关键技术,从来都是对中国实行禁运,美国的金融市场也没有对等向中国开放,现在西方的通讯市场还在打压华为,王明远先生对此不置一词;向美国单方面输送利益的开放,给我国造成的主权丧失、环境破坏、资源枯竭,难道不应该反思吗?

“给予人们充分的生产自由,建设一个包容、法治的社会”,不错,四十年来,强调市场配置资源,在经济领域内,共产党领导淡化虚化,人民当家作主变成了资本当家作主,确实给予了新资产阶级“充分的生产自由”,但工人阶级却丧失了生产资料所有权、管理权,数千万工人被下岗,他们有“生产自由”吗?富士康工人十三连跳,难道是因为他们获得了“生产自由”吗?将十位政治局委员判刑,是包容吗?揭批查和清理三种人运动,伤及数百万人,仅河南一省,就有百万人受到隔离审查,开除党籍十万六千人,判刑四千人,这能叫做包容吗?开枪镇压学生,取消四大,“今后不搞群众运动”,“谁不改革谁下台”,“让国企走完最后一公里”,恐怕都和“包容”沾不上边。法律从来就是在经济上占据统治地位的阶级利益的,孟晚舟案、香港动乱已经暴露出西方所谓法治社会的帝国主义本质。王明远还在兜售西方法治社会,真是鬼迷心窍。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是宪法,我国宪法体现两个原则,一个是社会主义原则,一个是人民民主原则。中国当前的最根本问题是既取消了以四大、工人罢工和工农兵在人大占主体为内容的人民民主原则,也违背了以生产资料公有制占主体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原则。一切离开这两条根本原则谈法治社会的,都不过是正在复辟的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私有制社会的卫道士!“‘文革’所宣扬的价值无一不是反其道而行之”。王明远的这句话说对了,文革就是为了保卫革命先烈用鲜血换来的胜利果实,完善社会主义制度,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而发动起来的。

三,中国社会主义革命的历史和成果不容否定

《决议》的核心内容是彻底否定文革,但本质却是否定毛泽东,否定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及其胜利成果。王明远在回顾《决议》制定过程中的四千人会议时,不提黄克诚同志拍案怒斥期间的反毛逆流,不提王任重不同意否定毛主席的农业发展路线,而特别介绍了中央党校教育长宋振庭的发言——宋振庭说:“我1937年入党以来,只有这次享受了党内真正民主生活,思想解放了,把多年不敢讲的讲了,是一次最大的思想解放运动”。按照宋振庭的说法,从1937年到1980年,中国共产党内就没有“真正民主生活”。那么,中国共产党靠什么形成坚强团结,靠什么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这就不仅仅是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问题,而是否定毛泽东同志和中国共产党、否定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历史的问题。后来西山会议贺卫方和中央党校党建部主任王长江质疑共产党的合法性,其根源就在制定《决议》的这帮人背叛党、背叛革命。这也使我们看到,制定的决议的四千人会议,是党内走资派领导的、囊括了党内极少数资产阶级民主派、历史上的机会主义分子、混进党内的坏人和相当一部分糊涂人,也有一些具有正义感但不占主导地位的人士的会议。党内无产阶级继续革命派正在被打击和排斥,不能参加这样的会议。这些人怎么可能制定出马克思主义的、符合客观实际的决议?在这个《决议》的影响下,八十年代的所谓思想解放运动并没有产生任何新的思想和理论,也没有产生任何一个思想家,只不过是把十八世纪资产阶级嚼过的馍,又令人作呕地翻出来再吃一遍罢了。实践中就是私有化、市场化、取消共产党领导,“转轨”走资本主义道路。

王明远在吹捧《决议》的精神遗产时说:“《历史决议》通篇展现的反思和改革基本制度的价值取向值得学习。决议的结论部分,系统指出了各项制度的改革方向,尤其是重点强调要‘逐步建设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

王明远赞赏的就是《决议》“反思和改革基本制度的价值取向”。所谓基本制度,明显就是指毛泽东时代建立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反思和改革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价值取向是一种什么性质的价值取向呢?是一种错误的、反动的价值取向!因为社会主义社会是个新生事物,其基本制度一经建立就显示了巨大的优越性,证明是适应生产力发展要求的。对于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是巩固和完善的问题,绝不能作为反思和改革的对象。况且,1991年邓小平南巡时,还说,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谁能说的清楚,反正我是说不清楚。一个对什么是社会主义说不清楚的人,能对社会主义反思改革出个什么结果,岂不是不言而喻吗?人类历史上所有的革命和改革,都是以推翻已经落后的旧制度和清除旧制度遗存为目标的,把新生的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作为改革对象,正是当代修正主义的思潮的主要内容。比如南斯拉夫德热拉斯的《新阶级》,东欧的“市场社会主义”,戈尔巴乔夫的“人道社会主义”,谢韬的“民主社会主义”,和《决议》提出的“建设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政治”一样,其本质都是反对新制度,复辟旧制度。现在已被事实证明。

民主没有“高度”、“低度”之分,只有少数人的民主和多数人的民主、无产阶级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的不同。民主属上层建筑,是反映经济基础并为经济基础服务的。无产阶级大民主的经济基础是无产阶级人民公有制,资产阶级民主的经济基础是私有制。二者本质不同。基辛格说,文化革命时美国怕中国的民主,现在中国怕美国民主;张五常说,共产制度下,民主就是灾难。说明无产阶级大民主是资产阶级民主不相容、并比资产阶级民主更先进的一种民主制度。它肇端于于井岗山时期的士兵委员会,成熟完善、国家制度化于《鞍钢宪法》和《一九七五年宪法》。允许罢工,支持四大,工农兵在人大占主体。可惜毛主席的民主新路被走资派否定了,他们所谓的“高度民主”就是少数人的民主,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及其附庸——大资产阶级、社会反动黑恶势力的民主。和社会主义根本沾不上边。

正是由于《决议》的资产阶级性质在实践中逐渐显现,从不问姓资姓社到明火执仗的颠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政治制度,人民已经享有的社会五大福利被取消,医疗、教育、住房产业化成为压在人民头上的新三座大山,私有化使工人阶级广大人民丧失生产资料所有权,重新沦为受压迫剥削的社会公认的弱势群体,大学生毕业即失业。右派陈子明不得不承认:毛派之所以能够重整旗鼓,就是因为改革已经臭大街了。王明远也看到,党内健康力量、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甚至九零后零零后的年轻一代,“对‘文革’的认知发生很大的改变。……在知乎这些高学历二十来岁年轻人聚集的新媒体上,‘彻底否定文革’已经快成为政治不正确”。但他毫无实事求是的理论勇气,无视无产阶级广大人民争取解放的历史潮流,不敢承认邓氏改革已失去民心的事实。不去支持党和人民降妖除魔,却妄想用什么“紧箍咒”压制降妖除魔的党和人民,其不愚乎!

我们向西方取经主要的是取马克思主义之经,因为近代以来只有马克思主义是为工人阶级广大人民求解放、谋利益的。紧箍咒只能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也不是马克思每一句话。从西方只为个人谋私利的魔鬼妖怪那里讨来的紧箍咒,对中国人民不起作用。对资本主义曾经好的东西也要学,比如工业化,比如他们用宪法法律坚定保护资本主义所有制的态度。但必须有分析有批判的学,我们不能靠掠夺别国资源搞工业化,我们要保护的是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人民公有制。     历史发展的总趋势是劳动者越来越得到解放,今天,无产阶级解放就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这一点,恐怕王明远先生要幡然悔悟、从头学起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8-15 23:58:18 |显示全部楼层
受国内同志委托发在这里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17 23:52 , Processed in 0.018405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