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677|回复: 2

美国霸权的衰落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终结(二)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2 02:55: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1-9-2 02:57 编辑

美国霸权的衰落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终结(二)

作者:远航一号



美国霸权衰落以后的世界将是怎样的?是像以往的几次霸权更迭那样,出现一个新的霸权国家来代替美国,还是从此礼崩乐坏、天下大乱?如果出现一个新的霸权国家,这个新霸权会是资本主义中国吗?如果从此天下大乱,其结局,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经过重整以后“新生”,还是彻底土崩瓦解,为新的社会制度扫清道路?


要回答这些问题,让我们先来讨论一下,“霸权”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到底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粗通经济学的读者应该都知道,资产阶级经济学虽然宣扬自由市场是最有效率的资源配置制度,但是也不否认,在现实的资本主义经济中,“市场失败”无处不在(只有中国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才掩耳盗铃地将其称之为“市场失灵”),从而现实的资本主义市场必须要依赖政府的调节以及“公共品”的供应才能正常稳定运行。


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也面临类似的问题。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是由许多个相互竞争的“民族国家”组成的(关于“民族国家”的起源以及为什么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必须建立在“民族国家”的基础上,此处暂不赘述)。各个“民族国家”都追求自身资本积累的最大化;但是,如果没有某种更高一级的政治制度的调节,各个“民族国家”各自对资本积累的追求就会反过来破坏整个体系赖以存在的一些共同条件,并最终毁灭整个体系。


然而,就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来说,又没有一个“世界政府”;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要作为一个无限追求资本积累的体系存在下去,也不允许出现一个“世界政府”。这样,每隔一段时间,在若干个比较强大的“民族国家”中出现一个相对最强大的“霸权国家”,就成了调节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公共利益”所必需的某种形式“世界政府”的不完美替代品。


那么,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有哪些必须要依赖霸权国家来调节的“公共利益”呢?


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历史上,各个主要的“民族国家”(主要是欧洲各大国)曾经长时期地相互之间征战不休,战争的规模越来越大。到了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的时代,战争规模之大,已经要求各主要交战国动员全部的或者相当大一部分的成年男性。


在拿破仑战争结束之后大约一百年左右的时间中,一方面,英国依靠其海军优势以及英吉利海峡的天然保护,充当了欧洲大陆“力量均衡”的仲裁者;另一方面,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扩张到亚洲,印度、中国两个人口大国(当时两国人口约占全球人口一半)纳入世界市场以后,大大缓和了西欧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的矛盾。


然而,到了十九世纪末,随着“瓜分非洲”的完成,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扩张达到了地理极限。在欧洲,德国完成统一以后,英国已经无力维持欧洲大陆上的“力量均衡”。随着英国衰落,德国力量上升,主要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军备竞赛急剧升级,最终导致二十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


这样,到了二十世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内部的多国竞争已经发展为主要大国相互之间的“倾国之战”。各主要交战国均投入了全部成年男性并消耗了其中很大一部分;军事技术的“进步”导致战争空前残酷。不仅欧洲文明几乎被毁灭,即使是在纳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较晚的亚洲,中、日两大国也卷入了这种“流尽民族最后一滴血”的殊死搏斗。如果不能制止这种战争和屠杀的不断升级,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将很快自我毁灭。


在这方面,美国实际上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真正的胜利者。由于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之前就已经形成了相对于其他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业优势,在两次大战中本土又没有受到损失,生产能力反而快速扩张,到了战争结束的时候,美国无论在核武器还是在常规武力方面都确立了相对于其他各大国的绝对优势。


当然,这里说的绝对优势,并不是说美国的军事能力不受任何边界的限制,朝鲜战争以及后来的越南战争就显示了美国武力难以逾越的极限。然而,美国的军事优势确实已经大到可以有效避免各主要大国相互之间的全面战争,从而保证了此后四分之三个世纪中各主要大国相互之间的“和平”。


除了确保大国之间的“和平”以外,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霸权国家,还承担着另外两个不可或缺的职能,一是维持资本主义全球经济的稳定,二是调节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内部的阶级关系。关于维持资本主义全球经济的稳定,涉及到一些专业内容,以后再进一步阐述。


我们知道,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是人类阶级社会发展的一个阶段。只要是阶级社会,剥削阶级的统治就经常要面临怎样防止、化解并镇压各个被剥削阶级反抗的问题。对于剥削阶级来说,要减少被剥削阶级反抗的可能性以及“危害”,一方面,要努力破坏绝大多数被剥削者相互之间的团结,在他们中间制造分裂;另一方面,要努力加强剥削阶级内部的团结,如果可能的话,还要将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之间的一些中间势力吸引到自己这个方面来。


作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一方面要面对各个“民族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另一方面还要面对各个“民族国家”之间的矛盾,特别是分别处于外围、半外围、核心三个不同层次的国家之间的矛盾。


为了维持体系的政治和社会稳定,就需要维持好体系内部三个不同结构性层次的资本家阶级相互之间的关系,既要保证核心国家的垄断资本家能够得到最大份额的利润,可以充当积累中心,又要保证外围、半外围的资本家可以“雨露均沾”,而不至于离心离德。


此外,还需要在体系内部的劳动群众之间制造矛盾,将其中最有技能、最有生产力的一部分收买过来,使其作为“工人贵族”,充当统治阶级与大多数劳动群众相互之间的缓冲。这种对“工人贵族”的收买也要恰到好处,一方面,要让渡足够的剩余价值,多到足以让“工人贵族”放弃社会革命的要求;另一方面,让渡的剩余价值又不能太多,以至于威胁到体系的资本积累或者各个资本家集团相互之间的团结。


对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来说,另外一个困难就是,随着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在地理上的扩张以及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在各个“民族国家”内部的不断深化,每过一个历史时期,就会产生一批新的阶级或者其他社会力量,从而破坏原有的阶级妥协。


比如,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一方面,随着欧美诸国完成了资本主义工业化,核心国家的工人阶级力量壮大,要求获得更大的政治和经济利益;另一方面,在外围和半外围地区,新兴的本土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以及城市小资产阶级则要求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得到更高的地位(表现为“民族解放”的要求)。在上述两种运动的基础上,又发展出更为激进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为了应对上述的全球范围的社会挑战,美国在霸权地位巩固以后,领导了全球阶级关系的重组。在美国内部,通过罗斯福“新政”以后的社会改良,美国给各个核心资本主义国家做出了榜样,通过向西方工人阶级让渡一部分政治和经济利益(以“自由民主”和“福利国家”的形式)来换取西方工人运动与马克思主义“切割”。在外围和半外围方面,为了回报苏联统治集团放弃世界革命,美国允许苏联拥有从鸭绿江到易北河的广大地区作为自己的势力范围。通过向处于衰落中的英、法帝国主义施加压力,在亚洲和非洲实现“去殖民化”,美国将亚非国家的大多数“民族资产阶级”拉拢到自己这一边,从而在相当程度上消解了在民族解放运动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相互之间可能发生的足以威胁整个体系稳定的团结。


可见,霸权国家对于维持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在政治、经济、社会方面的稳定,都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但是,要发挥这样的稳定作用,霸权国家相对于其他各大国来说必须足够“强大”,“强大”到具有几乎压倒性的优势。这是因为,只有足够“强”,霸权国家才有可能在必要的时候、为了维持整个体系的利益将自身的意志强加给其他的某大国,以迫使后者就范;另一方面,只有足够“大”,霸权国家自身的利益才有可能在相当程度上与整个体系的共同利益相重合,从而霸权国家才会有充足的动机在维护自身利益的同时也维护整个体系的共同利益。


如果我们回顾一下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霸权更迭的历史,就可以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随着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扩张和发展,作为霸权国家的“强大”标准也是不断升级的。十七世纪的霸权国家荷兰,只是欧洲的一个中等国家,其国内政治体制尚不具备民族国家的完全形式。十九世纪的霸权国家英国,虽然拥有广大的殖民地,但是其本土只有几千万人口,只是在欧洲范围内才可以算是一个“大国”。而到了二十世纪,只有美国这样领土面积近千万平方公里、人口数亿的大陆级大国才能够成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霸权。


可以说,每一次霸权更迭,作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霸权国家所需要的“强大”标准都增加了一个数量级。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因为现在世界上不再有比大陆级国家更大的国家,更不会有相对于现有大陆级国家还能确立压倒优势的国家,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霸权更迭周期是否即将终结?随着这种霸权更迭周期的终结,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是否也将终结?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1-9-27 01:47:37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要补充一点;“有效率”的自由竞争达到最优的市场,哪怕在发达资本主义中,也是如同梦呓空话。充斥着坑蒙拐骗、欺行霸市、失信耍赖、男盗女娼、官商勾结、黑白两道的“市场失败”的市场,其实也就是最正宗的自由市场。像弗里德曼称赞的香港的自由市场不就是这一类吗?自由的市场,什么新义安、春卷、高尔夫球,黑社会以和为贵。哪怕发达富裕的自由市场,也无非是这种市场,也就是一般资产阶级喜闻乐见的“失败”的市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1-9-27 02:00:22 |显示全部楼层
蛋头学究拍脑门想出来的市场均衡假说,既不符合野蛮原始积累阶段的资本主义,也不符合走向垄断的资本主义,可以说是一无是处。市场均衡,哪怕按照书本上的理论,只有在供应绝对过剩、强力部门绝对公正无私的情况下才可能出现。但是供应绝对过剩,也必然加剧兼并淘汰,走向垄断,“穷生奸计”,各种诈骗抢劫式经商泛滥,胜出者必然是有势力的关系户。因此按照人性自私理论,市场均衡还是办不到的。因此,市场均衡其实永远都是不可能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1 20:58 , Processed in 0.029918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