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982|回复: 0

911事件二十年后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14 14:11:44 |显示全部楼层
911事件二十年后
Hamid Alizadeh13 September 2021

Share
Tweet
二十年前的今天,美国目睹了现代历史上对其土地的最大规模以及最血腥的袭击。一伙恐怖分子将一系列的商用飞机撞向了纽约世贸中心的双子塔,造成了至少2,977名男女死亡以及至少25,000人受伤,使美国人民陷入恐慌。而在世界各地,数以百万计的人也惊恐地看着绝望的人们被困在塔楼上层的毁灭性场景,在塔楼倒塌前不久,其中一些人选择了跳楼以免于被活活烧死,数千人被埋在了地下的瓦砾之中。(按: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9月11日。译者:Affroins)

但是,这场悲剧的后续发展则是对那天失去生命的所有无辜者的记忆的一种蒙羞。灰尘几乎没有落下,受害者的血也几乎没有干涸,但资本的秃鹰们就已经开始盘旋。他们乘着民族悲痛的情绪,发动了一场谎言和战争宣传的闪电战,以促使美国的民众接受美国开战,且据称是为了报复袭击。《爱国者法案》和其他的法律迅速通过了国会,严重限制了公民的权利,并极大地扩张了国家的监督权力。所有这一切都在所谓的“反恐战争”和“捍卫民主”的名义之下进行。

在19名劫持者中,有15人是沙特公民,基地组织的领导人本拉登也是如此。然而,美国政府故意保护反动的沙特政权,并选择挑选其他目标来展示美帝国主义的残酷力量。//图片来源:Image: Hamid Mir
在19名劫持者中,有15人是沙特公民,基地组织的领导人本拉登也是如此。然而,美国政府故意保护反动的沙特政权,并选择挑选其他目标来展示美帝国主义的残酷力量。//图片来源:Image: Hamid Mir

一个接一个,连续几天,当时像布什总统(President George W Bush)、迪克·切尼(Dick Cheney)这样的人,以及无休无止的其他官员、军事指挥官和“专家”出现在了电视上,来谴责伊斯兰的“邪恶势力”对“自由”的攻击。前教育部长威廉·贝内特(William Bennett)和其他许多新保守主义者则敦促政府“向激进的伊斯兰宣战”,并指出“美国应该像在战争中一样行事,因为这就是战争。”贝内特和他那一伙人呼吁着对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和利比亚的战争,尽管这些国家都与这次袭击或背后反动的基地组织没有任何关系。

在实施袭击的 19 名劫机者中,有 15 名是沙特阿拉伯的公民,但这些公开声明中显然没有提及沙特阿拉伯。事实上,其正尽一切努力来保护沙特的利益,最多允许了八个包机安全地从这个国家中接走了沙特的高层,这开始于九月十三日,尽管此时的美国空域仍然处在封锁之下。在这些航班上的人有前艾哈迈德·萨勒曼亲王(Prince Ahmed Salman),他与基地组织有联系,后来也被发现了对即将到来的袭击的预知。当一场针对中东人的种族主义和疯狂的骚扰运动正在掀起时,这些与世界上最反动的政权之一有关联的黑暗人物正在获得名副其实的“免罪”卡。

所有关于袭击来源的证据都指向沙特阿拉伯,它长期以来一直是世界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首要支持者。事实上,正是君主制的沙特与中央情报局的合作,最初培育了基地组织,作为1980 年代在阿富汗反对苏联的伊斯兰叛乱活动的一部分。现在帝国主义养出来的怪物已经脱离控制,变成了美国和西方的一个严重的困扰。尽管日复一日地大喊着“反恐战争”,但没有一个电视频道提到这些历史事实。美国统治阶级希望在全球范围内重新确立自己的地位,并为它的一些敌人树立典范。这些敌人是被他们调教出来的事实,也被当作无关紧要的小细节。

傲慢
左派内一些肤浅的人常常相信,统治阶级是不会失误的,它的所有决定都对应于在权力大堂内精心设计的某个宏伟计划。但事实并非如此。错误和意外在历史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伴随着1990 年代初的苏联解体,美国成为了世界舞台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现在它被一小群反动的宗教狂热分子公开打击,是它所不能容忍的耻辱。

在9 月 11 日晚的福克斯新闻上,极度兴奋的大卫·亨特(David Hunt)上校简洁地表达了这种态度,同时他告诉主持人比尔·奥莱利(Bill O’Reilly),美国是时候“释放战争之犬”了。口吐飞沫,军营高层的狗们都迫不及待地想被放开,以恢复他们的自尊心。由于袭击的真正源头沙特阿拉伯过于接近他们的利益核心,因此这种疯狂便建立在了阿富汗之上,他们想象着它会成为美帝国主义野蛮报复的一个很轻松的目标。但正如圣经所说,“骄兵必败”。

一旦做出了这个决定,其便被证明是命中注定的了。阿富汗战争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冒险。在2001年11月,喀布尔被美军攻陷的前夕,艾伦·伍兹写道:

“再一次,我们看到美国人到最后什么也没有思考。他们想着,一旦他们把塔利班赶出喀布尔,那么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但事实并非如此。(...) 塔利班失去了对权力的控制,但没有失去他们发动战争的潜力。他们非常习惯在山上打游击战。他们以前做过,也可以再做一次。(...) 这一前景开启了一场可以持续数年的旷日持久的游击运动。盟军战争的第一部分是简单的部分。但第二部分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 (...) 如果这次行动的目的是打击恐怖主义,他们会发现他们已经达到了相反的效果。在这些事件发生之前,帝国主义者还有能力维持这部分世界在动荡和战争之间的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但如今他们已经完全被卷入其中了。美英9月11日以来的行动把自己拖入了泥潭之中,且难以自拔。”

这些话在今天读起来是多么的真实。不满足于阿富汗的结果,布什、切尼等人,以及他们忠诚的英国走狗,决定加倍努力,并在伊拉克开辟一条新的战线。他们声称后者藏匿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当然,这些都是赤裸裸的谎言。在帝国主义者到来之前,在伊拉克是没有明显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存在的。萨达姆政权也没有任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一战争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获取伊拉克的石油,增加对伊朗政权的压力,并深入进驻以前曾是苏联势力范围的地区。

布什政府及其走狗--英国的布莱尔政府,大肆宣扬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窝藏基地组织恐怖分子的各种谎言。讽刺的是,帝国主义的干预为伊斯兰国这样的残暴组织在伊拉克的发展创造了条件。//图片来源:白宫
布什政府及其走狗--英国的布莱尔政府,大肆宣扬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窝藏基地组织恐怖分子的各种谎言。讽刺的是,帝国主义的干预为伊斯兰国这样的残暴组织在伊拉克的发展创造了条件。//图片来源:白宫

美国人一度认为这将是一件很迅速的事情。但又一次,他们失算了。通过摧毁用于控制伊朗长达二十年的伊拉克军队,他们不仅破坏了伊拉克的稳定,也破坏了整个地区的稳定。一方面,入侵使伊朗人变强了,他们在伊拉克什叶多数派中建立了强大的支持基础。而在另外一方面,它创造了逊尼派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崛起,而美国本身的基础斜靠在一定程度上为反伊朗的影响之中,其中的画面效果,在2014年我们就可以见识到,伴随着ISIS的崛起。

如今,政客和所谓的专家们在西方媒体前排起长队,来谴责塔利班接管后的阿富汗妇女所面临的处境。这些都是虚伪的鳄鱼眼泪。因为作为美国战略盟友沙特阿拉伯并没有因其极度仇女环境受到强烈的谴责。在美国占领下的阿富汗与他们企图建立的“民主天堂”相去甚远。据空中战争(Airwars)报道,自 9/11 以来,美国的无人机袭击已造成至少 22,000名平民死亡——甚至可能多达 48,000 人。《社会责任医师》 2015 年的一份报告估计,伊拉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运动已导致了 130万人的死亡!报告的结论是“这只是一个保守的估计。死亡总数……也可能超过 200 万,而低于 100 万的数字是极不可能的。”

在伊拉克,那些对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大喊大叫的“热爱自由”的人毫不犹豫地在费卢杰的平民社区里使用例如白磷等这样的化学武器。与此同时,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美国建立的国家中充斥着最腐败、最反动的流氓和宗派分子。美帝国主义没有给这些国家带来民主和人权。它反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宗教宗派主义、腐败、死亡和破坏。

情绪转变
虽然一开始美国有大规模的反战抗议,但从整体上来看,在 9/11 袭击事件的冲击之后,美国民众最初是支持接受战争的。不过很快,这种情绪就转变了。根据盖洛普民调(Gallup)的说法,在 2002 年的高峰期,对阿富汗战争的支持率为 93%。然而,从这里开始,数字就只是在走下坡路了。到 2019 年,经过 18 年以数千美国人的生命和超过一万亿美元为代价的战斗,十分之六的美国人表示与阿富汗作战不值得。今天的美国工人对改善自己的条件更感兴趣,而不是为无休止的国外战争买单。这种情绪的变化产生了重要的政治结果。

2012年,奥巴马政府轰炸叙利亚的提议遭到社会严正反对,国会拒绝支持它,而只有9%的美国人口赞成。在2016年,当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他选战中最受欢迎的一个承诺是将美国拉走出中东战争。反战情绪严重阻碍了美帝国主义在它被用来在目前进行操纵的能力。任何重大的军事行动,涉及地面部队都会为历届政府带来重大的政治代价,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其被排除了。再加上军事干预的经济费用。到2019年,美国在中东干预的总费用估计为6.4亿美元——这进一步拖累了人们进行新的军事冒险的意愿。

帝国主义的危机
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结果从一开始就很明显,但奥巴马和特朗普政府不断地在推迟最终决定,不愿接受失败的耻辱。然而,有些事情迟早得让步。拜登 ( Joe Biden) 因过去一个月从阿富汗的撤军执行而受到了恰当的批评。塔利班的快速推进和喀布尔的混乱撤离是他和他的军队高层同僚的无能的直接结果。但不管怎样去做,美国的失败在这些年中便已经注定了。这次撤退只是这一事实的最终承认。而这将产生重要的后果。

尽管美帝国主义狂妄自大,入侵阿富汗被证明是一个愚蠢的错误。失败是不可避免的。拜登因美国撤军的无能而受到了正确的批评,但事实是如此的挫败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国内的情绪发生了变化,而且这场战争让美国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无论是以金钱还是生命。//图片来源:美国陆军
尽管美帝国主义狂妄自大,入侵阿富汗被证明是一个愚蠢的错误。失败是不可避免的。拜登因美国撤军的无能而受到了正确的批评,但事实是如此的挫败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国内的情绪发生了变化,而且这场战争让美国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无论是以金钱还是生命。//图片来源:美国陆军

伊拉克紧随其后。无论是通过像阿富汗那样的混乱撤军,还是作为与伊朗达成协议的一部分,美国在伊拉克的现有基础都是站不住脚的。但事情不会就此止步。看到美国的军事机器被一群塔利班狂热分子用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摧毁,这将使其他国家更有胆量去挑战美国的统治,比如中国、俄罗斯,甚至更弱的政权,例如伊朗。结果与9/11之后这些将军们开始展示他们的力量时所希望达到的目标相反。他们让全世界都看到了美帝国主义的无能、局限和懦弱的表现,而不是美国的强大军事实力。美国在世界各地的盟友现在将严重怀疑他们可以在多大程度上依赖华盛顿的支持。

美帝国主义仍然是地球上最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力量。然而,正如我们所解释的那样,它的机动能力已被严重削弱。因此,美国的任何重大军事行动暂时被排除了。相反,它将更倾向诉诸于经济战、有限制的特种作战和代理活动。这远非让世界变得更安全,反而会加剧世界关系的不稳定和紧张局势。就像狂欢后的第二天喝醉酒的样子一样,美国统治阶级现在被迫考虑它已经启动了的进程。

美国政权的危机
这些事件的后果不仅限于世界关系,而且还包括了美国内部阶级之间的关系。近80万的美国士兵参加了阿富汗战争。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带着深刻的身体和心理上的伤痕回了家——就是说,假使他们真的回到了家里。在接受Vice网站的采访时,一位曾参加过阿富汗的一些最艰难的战斗的前海军陆战队员中肯地阐述了他那类人的新生。当采访者问他是否认为战争是徒劳的时,他回答说:

“是的,我是这么认为的。你知道作为那些人,在我们所有人中,在那场战争中流血的人......那些回不了家的人......为什么?他们为什么回不了家?这都是些19-20岁的孩子,他们永远回不了家了。从来没有机会开始过他们的生活,而我们抛弃了他们。我们抛弃了那些家伙。这让人感到痛苦。”

被背叛的感觉贯穿了这句话的每一个字。不难想象,愤怒会在许多支持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普通美国人之中弥漫,当他们意识到自己被欺骗了。经过二十年的战争,对他们所做出的承诺没有一个得到实现。美帝国主义的横行并没有让世界变得更安全、更民主,反而给它留下了野蛮和苦难的痕迹。

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并没有被打败——相反,在美国的援助下,它在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找到了前所未有的避风港。伊拉克和阿富汗并没有比以前更接近民主。基于所谓民主的美国价值观的“新的世界秩序”;“国家建设”; “反恐战争”和美国例外论的所有谈论已被证明只是一纸空谈。但这些对建制派来说是严重的问题,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将他们视为一群无能的骗子、机会主义者和吹嘘者。在净评估(Net Assessment)的播客上,保守派卡托研究所的克里斯托弗·普雷布尔(Christopher Preble)敲响了警钟:

“我们[在]有关阿富汗安全部队效力的声明中存在着这种误导、虚假或在少数情况下完全撒谎的模式。......可信性的分歧是美国政府官员在越南时代谈论战争进展的问题,例如关于南越政府的持久性或越南共和 国军队的战斗力,事实证明并不是正确的。这是一个可信性的分歧。因此,美国官员说实话是不被信任的。……我的观点是,这个可信度问题不仅限于对外战争。我们现在对这个国家的机构的信任崩溃了。而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无法区分事实与虚构……存在可信度的问题,且情况现在越来越糟。美国人民不相信政府官员。”

这些是来自美国资本主义更聪明的战略家之一的发人深省的警告之词。虽然 2001 年 9 月 11 日的悲剧以及随后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最初增强了爱国主义和民族团结的情绪,但这些战争的失败也加剧了对统治阶级的仇恨和怀疑情绪。在美帝国主义在国外的危机同时也是在其国内的危机。再加上政府对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犯罪性错误管理、生活水平的下降、普遍的经济不确定性和种族主义祸害等因素,它已经融入了正在发生在表面之下的革命的分子过程。鸡正在回到美帝国主义的栖息地。美国资产阶级正在为他们的罪行准备面临惩罚的条件。但惩罚他们的将不是它自己培育的宗教狂热疯子,而是革命群众。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 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 (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或私讯“ 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 ”脸页,谢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9-27 11:26 , Processed in 0.023916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