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87|回复: 2

如今汽车芯片要到黑市上去抢?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10-13 22:07:32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

作者 | 红线
编辑 | 白银

黑市买芯片的消息,第一次出现在官方媒体上,撼动了人们的神经。


几天前,一位“神秘知情人士”找到《第一财经》。他说,理想汽车最近从黑市收购了数千片电子驻车(EPB)芯片。EPB芯片的正常价格大概在6元/片左右,但理想的收购价格却达到了约5000元/片,超出正常价800倍。

很快,理想的李想出来说,假的,但缺芯片是真的。

在行业不少人看来,这没什么稀奇的。国内排行前三的车企,都跑去华强北的黑市抢购芯片了,凭什么理想就不会去?

不过,超出正常价格800倍去购买,如果这事儿是真的,理想可谓真·财大气粗。

大概,想不粗也不行。

就在被传高价买芯的前两天,理想ONE刚推出一份新交付方案:10月和11月交付的车辆,将仅安装1个前正向毫米波雷达和2个后角毫米波雷达,剩余2个毫米波雷达则计划在今年12月到明年春节前再为提车的用户补装。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同意这一方案,那就等到十二月再一次性提整车吧。

犹记得去年八月份,李想在成都车主日上爆粗口,问候了很多人的母亲,还批评自己的员工没有用户思维。

能逼得如此关心用户的李想推出霸王条款,难道黑市它不值得试试吗?


抢芯片

暴利的世界,总会有很多传说。

7月的时候,华强北新亚洲电子城二楼,一个档口完成了一宗震惊行业的交易。

这笔交易总额2000万。在大额资金随时流转的电子贸易市场,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注意的事。但交易标的是芯片,买方据说还是国内排名前三的民营整车厂,情况就变得不一样了。

走完流程后,买家现场付款,提走了2000片芯片。也就是说,每片芯片的单价高达1万元。

有参与这笔芯片交易的人员说,这个型号的芯片,正常价格也就1500元左右,涨幅高达6倍。后来人们才发现,这已经是大量黑市芯片采购里,溢价比较低的交易了。

这些芯片哪来的呢?没人知道。


华强北,一个批量生产神话的地方


有着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利润,当然有人愿意铤而走险了。

2021年5月,深圳市一家电子厂装有21万个芯片的10个箱子被盗走了,连同丢失的还有电脑主机,该批芯片价值超过千万元。

2021年6月,香港屯门发生一起芯片抢劫案,涉案金额达500万港元。当时,一名32岁送货男子在河田街东亚纱厂工业大厦遭3名男子袭击,随后14箱芯片被悉数抢走。

巧合的是,就在香港那批芯片被抢同一天,深圳海关在大桥口岸拦下了一辆粤澳两地牌客车例行检查,随后就发现司机的小腿和腰上整整齐齐地缠着256枚芯片。



新闻出来之后,网友直呼好家伙:连走私的数量都是二进制


风险越大,收益越大,这是三岁小孩都会背的投资铁律。9月份,一波犯罪新闻高峰后,有汽车公司的高管给媒体放消息说,博世原价13元一支的ESP芯片,黑市上已经卖到4000元了。

前段时间,马斯克在推特上吐槽“现在抢芯片就像抢厕纸一样”,何小鹏喜欢读史书,写起微博来文雅不少,他说的是:“抽芯断供供更苦,举杯消愁愁更愁。”

无论有文化版的还是没文化版的,观众都看懂了一条讯息:车企的抢芯大战距离结束还远得很。

华为满世界拢芯片那会儿,没几个人能想到这把火,转眼就烧到了车企头上。



华为被制裁的消息传出后,电商网站在Mate 30 Pro的广告词中加上了:稀缺麒麟990芯片


去年12 月,「南北大众」被爆出因关键零部件芯片短缺,可能面临停产风波,没过多久,大众就发表声明正式承认了电子元件短缺的问题,并在一定程度上停工。紧跟着,广汽也表明收到了部分车型零部件供应商的预警信息。

一颗芯难倒汽车人,跟芯片行业素来奉行的“以销定产、低库存、零库存”惯例有主要关系。而受疫情影响,无论是整车厂还是芯片厂商,都对2020 年汽车芯片需求量做出了较低的预判。再加上这两年电子类消费品市场猛增,造芯厂早早就将产能转去了需求更大、利润也更高的消费级芯片。

但实际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疫情过后,为了刺激市场多管齐下,就连首都都亲自下场,放宽车牌摇号规则,车市肉眼可见地暖了回来。



英国一档节目曾经调侃北京的购车摇号政策:1000个人里3个号,比中乐透还难

可惜需求到位了,车却没了。

国际咨询公司AlixPartners计算过一个数据:因为芯片短缺,2021年度全球汽车行业将损失六百多亿美元。

钱虽然不多,只够捞五分之一个恒大,但为此天天被媒体唱衰“正在失去中国市场”的大众还是气得跳脚,马上起诉博世,声称要向博世和大陆等汽车零配件供应商索赔。大众的理由是,作为签了合作协议的伙伴,我们在11月底已经感觉到情况不妙,还给你们发了邮件的,结果你们居然已读不回。

可惜还没等这桩官司理清楚,博世(中国)的上海总部门口已经开始玩起了萝卜蹲。

五月份长安汽车股东大会,董事长朱荣华报告了公司几位高管近半个月的行程:

5月9日 总裁王俊:博世上海总部

5月10日 总裁王俊:博世上海总部

5月11日 总裁王俊:博世上海总部

……

更早几天,公司的执行副总裁刘波也在上海,“和芯片商天天交流,上午下午都交流”。经过两位总裁一番艰苦卓绝,截止到股东大会召开,“最终解决了一点问题。”

朱董事长是人大代表,讲究实事求是,说“一点”就真的是“一点”。没过多久,长安七月份产销快报出来了,销量环比增长了2.8%,然后八月份又跌了回去,环比-7.2%。



长安汽车七月份产、销快报


前后脚的时间,长城、东风等车企的采购特别组也开始往上海跑,博世挤不下了,就另辟蹊径去代工厂、封测厂门口,专门堵下班的负责人。据说长城的高层过年都没休息,“一直在全球范围内扫货”。

大众自然没功夫跟博世打官司了,高管正忙着组织“抢芯团队”四处腾挪,发言人告诉媒体:“目前德国大众、大众中国已经与世界各地的供应商开展协调工作,上汽大众也在与德国大众、大众中国积极沟通,并寻求与相关零部件供应商合作。”

现在知道国家为什么鼓励生三胎了吧?兄弟多力量大。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但现实情况是,哪怕是世界最大的汽车零部件配套供应商,博世家也没有余粮了。

8月中旬,博世中国副总裁徐大全发了一条朋友圈,说受疫情影响,博世位于马来西亚Muar的一家半导体供应商工厂将继续关厂,部分芯片预计8月份之后将处于断供状态。

通知底下还配了一张手写字的图:“楼,六层,跳还是不跳?带上领导还是不带?”几个小时之后,他的领导、总裁陈玉东告诉他,跳吧,不然下个月就没机会了。

于是转天,博世中国的一把手和二把手“相约跳楼”的新闻就刷进了科技版的热搜。何小鹏的那句改编诗也写在那会儿。



徐大全隔天又更新了朋友圈,宣布没跳成

世上本没有那么多路,主干道被堵住的时候,野路子就开创出来了。

那段时间,除了博世总裁要跳楼,还有一系列的小道消息在圈子里流传,基本上清一色都是黑市翻倍溢价卖芯片的,而且倍数越来越高。

不少国内车企,开始找个“贸易公司”的壳,在华强北走街串巷抢夺芯片。

黑市的交易规矩也和电影里演的差不多:一辆车将人拉到一个不认识的写字楼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只接受现金,没有条件可以讲,也没法验货,如果买到翻新件只能认了,不买就下一个。

黑市买芯片,也不只是价高者得。奇货可居,主要靠抢。抢不到,你还是得回来找博世,而最新消息是,博世已经开始拒绝为黑市芯片灌装了。

东风汽车的董事长竺延风在一个汽车产业发展论坛上,意味深长地讲:“现在几乎所有车企的老总都蹲在上海(博世中国总部)要芯片,老徐都要跳楼了。区别就是,有人在后边推他跳,有人是在下面接着他。”

竺董事长大概不知道,可能还有人预备等他跳了之后再上去踩两脚。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10-13 22:07:53 |显示全部楼层
谁说资本主义就不是“短缺经济”?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1-10-16 07:24:47 |显示全部楼层
我现在非常好奇中国国内的黑市近年来的发展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1-29 19:35 , Processed in 0.539526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