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53|回复: 19

中国工人斗争和收入份额一图的意义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4 08:42: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0-24 09:09 编辑



这个图做的很好,清楚地表达两者的关系(不相关关系或者非线性关系)

A:从曲线图来看,明显工人工资份额占比的变化的主要原因不是工人斗争的变化
一开始碰巧工人斗争和生产力的发展同步(生产力高速发展下资产阶级很有信心一定程度上放任了工人的斗争),工资份额上升其实主要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2015年后生产力开始发展减慢(但是不是下降)工资占比上升减慢但是还是上升(虽然工人斗争明显下降),工人斗争对工资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主要还是马克思说的生产力发展导致的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成本上升的结果。

B:资本主义发展有两个现象,一个是生产力的发展,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成本会上升(虽然资本主义的两极分化会上升,是因为生产力的发展,资本家的积累总量会上升),另外一个是总量上升后资本积累的相对量会下降(就是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这是积累性竞争的结果),就是劳动创造的价值中必要部分占比越来越大,而剩余部分占比越来越小,当然资本主义也有抵制平均利润率快速下降的方法。就是想方设法让工人劳动者消费的产品的单价下降(就是提高劳动生产率降低产品成本)以便获得相对剩余价值,但是这个总体抵挡不了总成本的上升(劳动者总开支的不断上升的趋势),剩余价值占比(相对量)小不等于绝对量就小,发达国家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占比下降了,但是工人创造的剩余价值的绝对量未必小。就是说发达国家工人的成本高未必其创造的剩余价值总量比落后国家的少。

上图表达的是工资的相对量,其占GDP的份额,符合上述的论述,其绝对额的上升符合A的论述,其相对量的上升符合B论述

总之这些都是资本主义市场竞争的产物和工人斗争没有关系,和阶级斗争没有关系,不表达工人和资本家的力量对比变化,工人的力量主要表现为通过组织斗争获得的力量,能够把多少自己创造的剩余价值留归自己所有(一部分剩余劳动归自己所有)而不是表现为市场供求的市场力量的变化。


工人斗争会影响剩余价值的部分,通常是一小部分,但是不具有决定性力量,除非推翻资本主义,在资本主义框架下的斗争,其影响剩余价值归属的程度是非常有限的。

生产力发展(包括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需要的劳动力和过去不一样,比如过去一个小学生就可以了,现在至少需要一个中学生)。改图里的工人也不只是一线工人吧,哪怕是一线工人其自身劳动力维持需要的成本也上升了,比如房租就上升了,仓库管理员都需要学会使用计算机了,过去需要吗。过去仓库管理员都是手抄记录。过去财务出纳都不需要懂计算机。另外财务出纳,仓库管理员他们的子女(劳动力再生产)耗费的也越来越多。过去上班骑自行车,现在上班开电瓶车,电瓶车的费用就比自行车高,等等等等。工业品单价是下来了,但是工人耗费的总量上升了,过去不需要手机,现在手机就是必需品,这些都是劳动力生产和再生产的必要开支,不能达到这些必要开支,工厂是无法得到劳动力的。

劳动力价值依赖劳动力的市场交易来体现,无数的交易会得出劳动力商品的价值(平均值),劳动力商品和其他商品一样其价值通过交换价值体现出现,这是在劳动力市场上完成的,但是劳动力市场并不决定价值只是体现价值。劳动者不过是出卖劳动力而资本家购买劳动力而已。这和阶级斗争无关,只是一种商品的买卖。劳动者和资本家都是价格的接受者,而不是决定力量。就如我们去市场上购买东西一样,这个东西的价格不是单个卖者和买者决定的,你不能说买卖双方的斗争决定价格。比如猪肉,无论生产者和消费者如何,其价格不可能1000元一斤(不指纯粹偶然的情况,一般是不可能1000元一斤的),因为他不是生产者和消费者斗争决定的,而是生产猪肉的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市场供求会影响,但是无论如何猪肉价格不可能1000元一斤,按照现在的猪肉生产条件,1000元一斤是不可能的,劳动力商品同样如此,无论资本家和工人如何斗争,其不决定劳动力的工资(价格),只会影响工资,但是不会很大。

两个错误应该避免,一个是误以为市场力量就是阶级斗争,就等于说我作为消费者去生产者手里买块猪肉都是阶级斗争了),其次误以为市场力量决定价值(这是庸俗经济学供求决定价值的学说),都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

图中的工人斗争甚至不是劳动力买卖的市场力量,这种斗争对工资的影响可能比劳动力供求状况对工资的影响还要小,真正决定工资的是劳动力商品的价值。

改图的制作数据来源据说是韩东方的自由派统计的(他们关注中国劳工斗争),韩东方他们和团结工会到底有什么异同

因为韩东方他们面临的客观对象和团结工会不同,他们面对的是法西斯资本主义,而团结工会面对的是斯大林社会主义,而团结工会和韩东方都是进步的,但是导向的结果不会相同,因为他们的对象不同,团结工会的目标是消灭斯大林官僚体制保留社会主义而可惜没有成功,被自由派利用(是团结工会缺乏坚强马克思主义者领导的结果)反而消灭了社会主义,团结工会是一场失败的政治革命运动(他并没有变革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要求,只是要改变斯大林这个畸形的上层建筑)。而韩东方是要消灭法西斯保留资本主义,因为法西斯当局也是要保留资本主义的,所以韩东方的唯一目的是消灭法西斯,具有进步意义。韩东方是资本主义意义上的政治革命或变革(他不准备革命或者变革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而是要革命或者变革资本主义上层建筑)

另外躺平什么的并不表明工人的斗争,更加不表明工人的斗争力量上升,恰恰表明下降,内卷也不是斗争的产物而是竞争的产物,不要把资本主义的各种市场竞争误以为是斗争甚至阶级斗争,虽然他们都是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4 09:12:17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讨论

我的看法是劳动收入份额是比工人斗争次数更可靠的阶级力量对比指标

关于劳动力价值,如以前多次讨论的,在现代资本主义条件下,主要反映阶级力量对比而不是生存成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4 09:42: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0-24 09:45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10-24 09:12
可以讨论

我的看法是劳动收入份额是比工人斗争次数更可靠的阶级力量对比指标

你可以分析一下,美国的劳动收入份额和工人斗争情况,然后对照来看一下,我不善于挖掘这些数据并整理。
无论什么资本主义条件,决定工资的只能是劳动力价值,而决定劳动力价值只能是劳动力生产和在生产的费用,而你的阶级斗争决定论没有经济学依据,你说马克思的这个决定劳动力价值只能是劳动力生产和在生产的费用的说法模糊不清,其实你的阶级斗争论更加模糊不清,好似万金油,什么都往里面套。比如我吃个苹果也是阶级斗争决定的,因为苹果是劳动者在资本家农场生产的。
工人斗争次数无法判定工人的力量在增加,更加不要说相对力量了,只能表明工人斗争的意愿,只有工人斗争胜利才能判定工人的力量,斗争需要看结果,而不是斗争本身。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4 09:45:00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0-24 09:42
你可以分析一下,美国的劳动收入份额和工人斗争情况,然后对照来看一下,我不善于挖掘这些数据并整理。
...

一般公认现代美国的劳动收入份额就是基本上反映阶级力量对比变化的。六十年代中期至七十年代上升,八十年代以后(新自由主义时期)总的来说趋于下降,2000年以来下降加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4 09:50:29 |显示全部楼层
借这个贴一并讨论工人斗争、劳动收入份额、阶级力量对比等问题。查了一下中国统计年鉴上历年“公安机关受理案件”,找到一些有意思数据,列在这里供参考。

先做名词解释:

扰乱单位秩序是指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扰乱是指造成秩序的混乱,具体表现为使单位秩序的有序性变为无序性。所谓机关是指国家机关,包括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和军事机关等;团体主要是指 人民团体和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是指所有的企业、事业单位,既包括国有的企业、事业单位,也包括集体所有的企业、事业单位等。

这类案件似乎基本包括了雇主与劳动者之间发生直接冲突的各种群体性事件

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行为,是指扰乱车站、港口、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运动场、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秩序,尚不够刑事处罚的行为。公共场所秩序,是指保证公众安全的顺利出入、使用公共场所所规定的公共行为准则。公共场所主要是指:车站、港口、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运动场、展览馆等。其他公共场所包括礼堂、公共食堂、游泳池、浴池、宾馆饭店等其他供不特定多数人随时出入、停留、使用的场所,都可以认定为是公共场所。公共场所具有人员聚集量大,流动量大的特征,如果这种秩序受到破坏,就会出现混乱状态,影响其他人的正常活动和公共场所的正常秩序。本行为在主观上只能是故意。行为人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目的一般是制造事端,给有关机关部门施加压力,以达到其无理或过分的要求。扰乱行为一般有以下几种:在公共场所故意违反公共行为规则,聚众起哄闹事;进行非法游行或者静坐示威,造成交通阻塞,秩序混乱;阻止、抗拒有关工作人员维护公共场所秩序等。

这类案件,似乎大致包括了各种类型的足以引起公众关注的群体性事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4 09:50: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0-24 09:53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10-24 09:45
一般公认现代美国的劳动收入份额就是基本上反映阶级力量对比变化的。六十年代中期至七十年代上升,八十年 ...

和生产力的变化趋势也一致,战后黄金期,美国资本主义处于高速发展期,后来发展下降了,总体美国劳动收入占比保持平稳,不是大起大落。阶级斗争有影响,但是不是主要原因。美国劳动力生产和在生产的费用比较稳定,一方面生产力的一定发展带来的总体拉高的趋势,但是因为一方面资本主义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国外比如中国廉价商品的输入,导致有拉低的趋势,两者相抵,保持平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4 09:53:5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1-10-24 10:07 编辑

2006年以来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受理的扰乱单位秩序案件(四舍五入至千位):

2006年:  99000
2007年:  90000
2008年:102000
2009年:134000
2010年:145000
2011年:151000
2012年:138000
2013年:131000
2014年:110000
2015年:  93000
2016年:  78000
2017年:  68000
2018年:  59000
2019年:  5300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4 10:06:44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0-24 09:50
和生产力的变化趋势也一致,战后黄金期,美国资本主义处于高速发展期,后来发展下降了,总体美国劳动收入 ...

你对生产力的概念实在是滥用

你的生产力到底是指劳动生产率绝对水平,还是增长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4 10:11:58 |显示全部楼层
2006年以来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受理的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案件(四舍五入至千位):

2006年:329000
2007年:447000
2008年:450000
2009年:418000
2010年:392000
2011年:478000
2012年:477000
2013年:465000
2014年:425000
2015年:452000
2016年:482000
2017年:361000
2018年:341000
2019年:29900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4 10:15:21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一起来讨论一下,这两组公安机关受理案件的数字可以大致说明什么问题。

从表面上看,这两组数字的趋势与中国劳工通讯统计的集体行动数字变化趋势大致一致,都是在2014-2016年之后有明显减少

一种解释是工人和其他群众斗争削弱了

另一种解释,是工人和其他群众斗争方式变化了。

我认为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恰恰因为工人斗争力量增强了,资产阶级被迫做出有限让步,2015年以后劳动收入份额比2010年显著提高,在某种程度上稍稍缓和了阶级矛盾,从而公开的群体性事件有所减少。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1-27 09:51 , Processed in 0.041924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