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202|回复: 25

毛岸英是如何牺牲的?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7 13:28:17 |显示全部楼层

  01

  —

  毛岸英牺牲的当天(1950年11月25日),彭老总以志愿军司令部名义发出了一份电报,其中有毛岸英牺牲过程的描述。我把电报内容摘抄如下:

  “毛高二位同志被燃烧弹烧死  

  军委、高贺:  

  我们今日七时已进入防空洞,毛岸英同三个参谋在房子内。十一时敌机四架经过时,他们四人已出来,敌机过后他们四人返回房子内,忽又来敌机四架投下近百枚燃烧弹,命中房子,当时有二名参谋跑出,毛岸英及高瑞欣未及跑出被烧死,其他无损失。  

  志司

  二十五日十六时”

  这份当时的绝密电报,目前已经解密,在央视播出的记录片中曾经公开过。我把电报截图放在下面,供大家参考。


  从这份电报中,可以看到两个事实:

  1、美军在短时间内轰炸了两次,第一次轰炸时,毛岸英和另外三人已经从房子里跑了出来。

  2、在美军第一波轰炸结束后,他们四人以为轰炸结束,又重新返回作战室。不料,美军飞机突然折返,再次轰炸,四人中有两人跑了出来,另外两人没能跑出来,其中包括毛岸英。

  讲到这儿插一句。美军投下的是凝固汽油燃烧弹,瞬间温度可能会达到上千度,用水都无法扑灭。只要被命中,基本必死无疑,且瞬间化为灰烬。

  我相信这份电报,比较客观的还原了当时的事发经过。因为美军投弹发生在当天上午11点,而电报起草发送时间是当天下午16时(即下午4点),中间仅间隔5个小时,属于现场第一手资料。

  这个第一手资料,比那些时隔几十年后写的回忆录啥的,应该会准确很多倍。

  02

  —

  后来之所以搞出“蛋炒饭”的传言,主要来自于一个名叫杨迪的回忆录。

  杨迪是时任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他在1998年的时候,写了一本回忆录,其中提到了毛岸英牺牲的场景。

  这本回忆录,总共有三版,1998年时是第一版,到了2003年和2008年时,又扩增了第二版和第三版。

  在第一版中,杨迪并没有说毛岸英当时在做蛋炒饭,而是说他们在热饭,因为头天工作晚,饭凉了用炉火热一下,但到了第二版和第三版中,热饭场景变成了做蛋炒饭。

  我在网上找到了这个所谓“蛋炒饭”的描述片段,看了一下,大致归纳如下:

  在美军轰炸前一天(11月23号),美军侦察机先来侦察了好久。当时,志愿军司令部发现不对劲,要求第二天所有人都到防空洞躲避,不许待在作战室。

  到了第二天早上(原文是拂晓),杨迪被派去查看,主要是看看彭老总有没有被拉到防空洞中去了。因为大家知道,彭老总是个倔脾气,不一定愿意躲起来。用彭老总的话说,怕死的人才去躲飞机。反正他不怕死,不去。

  杨迪跑到彭老总办公室后,发现有三个人在里边炒蛋炒饭。这个鸡蛋,是朝鲜一个次帅,送给彭老总的。杨迪很诧异,说你们怎么用彭老总的鸡蛋做蛋炒饭呢,赶紧把火灭了,离开房子,到防空洞里去。说完,就撤了。

  当时,杨迪不知道毛岸英的身份,因为毛岸英当时是以俄文翻译和机要秘书的身份参加的志愿军,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他的身份。

  拂晓后,美军的飞机俯冲过来,第一颗凝固汽油弹就正中彭老总的那间办公室。三人中只有一个叫成普的人,跑了出来。包括毛岸英在内的另外两人,被燃烧弹击中,当场牺牲。

  上面大致是杨迪在回忆录的第二版和第三版中,对毛岸英牺牲过程做的描述,我做了一些简化。之所以简化,主要是因为原文还有绘声绘色的对话场景,感觉如果全段复制摘抄过来,有点啰嗦。

  从上下两个资料的对比中,我们可以发现有以下不同之处:

  1、在彭老总的电报中,明确表示毛岸英和另外三人先跑出来躲过了美军第一波轰炸,然后以为轰炸结束,重新返回作战室后,被美军第二波轰炸击中。

  而杨迪的第二版和第三版回忆录中,说毛岸英被美军第一颗凝固汽油弹直接命中,没有躲过第一波轰炸,而被第二波轰炸命中的说法。

  2、彭老总的电报中表示,毛岸英牺牲的时间是当天上午11点,而杨迪的回忆录中说的是拂晓后。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拂晓是早晨在日出之前的太阳,已在地平线下6度以上的时段,一般是凌晨两点到四点。所以,拂晓后的时间,估计在早上六七点。

  两者所表述的美军轰炸时间,相差了大约四五个小时。

  3、彭老总的电报中说当时有四个人,而杨迪的回忆录中说是三个人。

  4、杨迪回忆录把美军轰炸时间记错了。回忆录中说的是24号(即1950年11月24日),但实际上是25号。

  5、杨迪第二和第三版回忆录中说,毛岸英是由于搞蛋炒饭,没来得及躲避美军轰炸,才牺牲的。而彭老总的电报中,没提到这一点。

  03

  —

  我倒不是有意挑杨迪回忆录的毛病,但是从逻辑上来说,他的这段回忆内容描述,存在以下硬伤:

  1、人数记错,日期记错,这个不多阐释,大家一看都能发现。

  2、朝鲜人民军中的“次帅”职位,是1953年2月7日才设立的,在毛岸英牺牲的1950年11月时,朝鲜军中并没有“次帅”职位。但是,杨迪回忆录中却明确写着,当时毛岸英用来做蛋炒饭的鸡蛋,是朝鲜人民军中的一个次帅,送给彭老总的。

  朝鲜当时都没“次帅”,何来次帅给彭老总送鸡蛋呢?

  关于朝鲜人民军设立“次帅”职位的时间,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百度百科中去查询。我把我在百度百科查到的资料,截图放在下面,供大家参考。  

  3、事发地点在作战室或者其中彭老总的办公室,这点没有争议。但一个简单的常识是,作战室或办公室中,怎么可能有厨房灶具和锅碗瓢盆等,来炒鸡蛋呢?

  那个年代非常艰苦,不像现在有电磁炉、天然气啥的,当时做饭完全靠柴火。

  小时候在农村待过的朋友应该知道,用柴火烧饭的话,还得支一根烟囱,否则如果柴火生出来的烟聚在屋里散不出去的话,能把人呛死。

  请问,谁会在司令部作战室或办公室里,架一个柴火灶并支一根烟囱的?

  这边老总们在谈军事机密,那边炊事班的同事在边上烧饭?

  而且,炒蛋炒饭的话,至少要有油和盐。如果没油的话,鸡蛋刚下锅就糊了,如果没盐的话,炒出来的饭没味道。按照这个逻辑推测的话,作战室里不仅有锅碗瓢盆和灶具,还得有油盐酱醋等一应俱全的调料。

  请问,这是司令部作战室还是炊事班?

  4、美军不是突然来轰炸的,而是头一天先来进行了侦察。而且,侦察的时间很长,已经引发志愿军的警觉。司令部在头一天,就在内部下达指令,要求大家第二天都躲到防空洞里去。

  在这种情况下,有谁会为了炒蛋炒饭,而不顾美军轰炸危险,迟迟不走的?

  我们可以换个场景体会一下。

  大家可以设想一下,假设你得到消息,说马上要地震了,房子要塌了,地震局在前一天就已下发通知,让大家赶紧到空旷地避一避,工作人员也跑过来跟你说,赶紧撤,不要在房子里待着了。

  你会选择赶紧撤退,还是留下来说,我不走,我家里还有一口好吃的没吃完,我要把这好吃的先炒了再说?

  我这个比喻可能不一定完全合适,但是是不是这么一个道理?

  从逻辑角度来讲,如果真的遇到这种事,在撤退之前赶紧先抓点自己认为值钱的金银细软,随身携带,倒是有可能。但如果只是为了一口吃的,不顾自身安危,跑到厨房热锅下油做菜,等着房子倒塌后把自己埋了,不合常理。

  5、退一万步讲,即便真的想吃一口好吃的,部队里有炊事班,为啥不让炊事班做,还得自己亲自下厨?

  下过厨的朋友应该知道,做饭也是一件挺累的事情。

  明明有炊事班,哪怕身份保密,但好歹也是彭总身边的秘书,讲句厚黑一点的话,如果真想吃口好吃的,完全可以让炊事班开点小灶。

  不找炊事班,自己亲自下厨,还要在彭总的作战办公室下厨,并且要挑美军前来轰炸的时间下厨,别人过来巡查,说美军飞机要来了赶紧走,还不走,一定要烧柴点火、热锅下油,把这口饭给炒了。

  大家可以设身处地想象一下,这个场景是多么的不合理。

  造这个谣的人可能没有想到,当他把这么多戏剧性冲突都放到一个人的一个场景上时,这个谣言反而漏洞百出。

  从逻辑上来说,如果毛岸英真的是纨绔子弟,则他不会亲自下厨。现实中,你看到哪个富家纨绔子弟,天天在家自己亲自下厨做饭的?他完全可以把鸡蛋送到炊事班,说这是彭总要吃的蛋炒饭,赶紧做了。

  而如果毛岸英不是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则不会愚蠢到连美军飞机前来轰炸的事情都不顾。炮弹马上要掉下来了,你却还在这边叮叮咣咣的做蛋炒饭,这不是智商不在线吗?

  这两件事情,放在一起,本身就不合理。

  6、当天具体轰炸的时间,也是错的。彭总的电报中说是上午11点,而杨迪的回忆录写的是拂晓后。按照前面所述,拂晓后可能是在早上六七点。

  朝鲜的纬度比较靠北,跟我国东三省差不多持平。当时已经是11月25日,早已入冬,早上六七点时,天应该还没怎么亮。

  而在那个年代,美军没有夜视装备。不然,我军也不可能搞夜袭成功。

  所以,美军轰炸的最佳时间,不会是早上六七点时,而是接近中午的11点。因为到了11点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比较容易找到轰炸目标。

  7、杨迪回忆录中关于毛岸英牺牲的场景内容,有和各种人物的对话,绘声绘色,十分形象。但是,这本回忆录的第一版,写于事发的48年后,第二版和第三版则分别写于事发53年和58年后。

  请问,假设我现在问手机前的诸位,请你讲一下一年前的某月某日,你当时跟谁在一起,说了什么话,把原文都写出来,你还记得吗?

  何况这些对话,发生在四五十年前。

  我觉得杨迪也不会因为毛岸英的特殊身份,而对他跟毛岸英的讲话内容,有特别记忆。因为杨迪自己也承认,当时并不知道毛岸英的真实身份。

  也就是说,你在50多年前,跟路人甲、乙、丙、丁分别讲了一些话,在50年后,你又把这些话原原本本的全部写出来了。

  而你在写这些话的时候,已经80岁了。

  感觉这不是人类的大脑。。。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杨迪是1923年生人,他那增加所谓“蛋炒饭”内容的第二版回忆录,出版于2003年,时年正好80岁。而他去世于2006年,时年83岁。

  这么大年纪,写回忆录增版,要么是超人,要么可能有人代笔。。。

  04

  —

  毛岸英去朝鲜战场,我觉得也不是去“镀金”的。理由有以下几个:

  1、从一个父亲的角度来讲,如果派儿子去镀金,应该选一个最安全的时机。但是,毛岸英去的时候,却是最危险的时候。

  朝鲜战争刚爆发时,中方对朝鲜那边的情况,基本所知甚少。朝鲜的地形、部队、作战情况等,都不是完全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先头部队的人身危险性,非常大。

  而且,当时中方没有空军,苏联临时反悔不派空军前往朝鲜,导致中方的志愿军很容易成为活靶子。

  我看到资料,有个参谋长在去朝鲜战场的路上,就被美军飞机炸死了。

  人未到,身先死,这是有些志愿军战士的悲惨结局。

  对于美国空军来讲,他不会管你是司令、将军还是普通士兵。从高空俯视下来,都是肉体活靶子。而且,如果你是高军衔人员的话,可能会更容易成为轰炸目标。

  在这种情况下,把毛岸英派到朝鲜战场,不是去送死就不错了,哪是去镀金呢?

  如果是镀金的话,应该在五大战役全部打完,双方战线比较分明的时候,选一块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派去参军锻炼。在这个时候,只要自己不乱跑,肯定能有去有回。

  或者至少,在苏联空军参加,并形成米格走廊后,在安全的米格走廊里待着。

  这才叫镀金。

  而在最危险的时候,把儿子派去战场的做法,跟镀金相去甚远。

  2、如果去镀金的话,应该安排一个有军事实权的职位,慢慢培养自己的势力,而不是去当俄文机要秘书。

  对于俄文机要秘书职位而言,是一个文职,本身没啥实权,每天的工作就是流转公文,处理各种机要文件等。

  这个职位没法形成自己的小圈子,没法培养下面人,也没法爬的很高。自古以来,文职的官员,很难做到顶峰。

  我们可以看看蒋介石是如何“培养”蒋经国的。

  第一,抗日战争期间,蒋经国先后担任江西省政府保安处副处长、处长, 督练处处长,江西第四行政区督察专员,赣州专员公署专员兼赣州区保安司令、防空司令、防护团团长,并兼三民主义青年团江西支团部主任、赣县县长、江西省政府委员等职。

  大家看到没有,全是实权部门和实权职位。

  蒋经国在担任这些职位期间,年龄大约在二十几到三十几岁之间,跟毛岸英牺牲时的年纪相仿。

  第二,抗日战争胜利后,任南京国民政府国防部预备干部管训处处长、预备干部局局长,被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

  这个时候,他大约是35岁左右,已经进入国民党中央。

  第三,国民党退守台湾后,他先后担任“行政院”、“国防部”等院长和部长职务。等蒋介石逝世后,他顺理成章成为“总统”。

  大家看到没,这才是正确的“培养”和“镀金”方式。

  而像毛岸英这样被派去做俄文机要秘书的事情,只能说给安排了一个比较适合的岗位而已。

  因为毛岸英在苏联留学过,俄文比较好。所以,让他担任俄文翻译,比较有优势。同时,对这个职位的保密性要求特别高,因为接触的全是各种机密,人选必须非常可靠。毛岸英由于身份原因,肯定不会背叛中国,出卖机密。所以,让他来做,也最合适。

  3、如果要镀金的话,也不一定非得派到朝鲜去,国内也有很多“镀金”的机会。

  当时,虽然新中国政府已经成立,但是内部不稳,国民党残留势力仍然很多,西藏等边疆也不是很稳定。

  像蒋介石那样,给自己儿子安排一个类似保安处处长的职位,扫清一下内部的国民党残余势力,或者派到西藏等地方去平定边疆,比派去朝鲜轻松多了。

  这些工作,同样可以起到稳定内部局势,树立威望的作用,对个人发展非常重要。

  而且,几乎可以肯定的说,这些工作基本不会有人身危险性。西藏那帮流寇势力,跟美军比起来,简直是渣。

  但毛岸英没有被派去干这些工作。从苏联留学回来后,他被派去上山下乡学习劳动。后来,当了北京一个机器工厂的副书记,原本打算要在那儿干个十年。

  结语:

  毛岸英之所以在朝鲜战争最危险的时候,被派到战场上去,我觉得可能的原因之一是,为了分担他父亲的决策压力。

  这场仗,必须打且不得不打,但是当时几乎所有人都不同意打,因为觉得打不赢。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派自己的儿子上前线,又何以派别人的儿子上前线呢?

  新中国政府成立之前,整个中国打了100多年的仗。现在好不容易新中国成立,大家觉得可以过太平日子了,没想到又要打仗,谁愿意呢?

  只有把自己的儿子派上去,且只是当一名兵,才可以让反对的声音无话可讲。

  我觉得,毛岸英牺牲在朝鲜战场上,既是对个人最大的悲剧,也是对抗美援朝最大的贡献。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正是因为毛岸英的牺牲,才让新中国上下全民团结一心,不想后路,也没了内部纷争。

  而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毛岸英的遗骸也留在了朝鲜。新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儿子,牺牲在了朝鲜,且遗骸也留在了朝鲜,这是对中朝友谊最大的情感捆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7 13:28:33 |显示全部楼层
转自:乌有之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7 13:30: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0-27 14:07 编辑

毛岸英死的事实?
两派人物(毛派和自由派)都在造假的可能性很大,回忆该事件的非利益相关者却有关的人员倒可能是事实,杨迪可能记忆上不是太确切,但是总的意思可能是真的。

综合各方意见,我认为炒饭之说比较可信。大多数都提到炒饭(热饭),只有成普一个人否定。

成普的说法不靠谱,为什么,因为他是当事人,所以如果毛岸英真的蛋炒饭(比如不遵守纪律进入防空洞),他自己也是不遵守纪律,所以他为毛岸英贴金就是为自己辩护,不是第三方,不可信。成普只是侥幸死里逃生,他和毛岸英是同一性质的。毛岸英有过,他就有过,毛岸英是英雄,他也是英雄,他的言论有自我辩护目的,不足信。

根据各方的信息,推测,敌机发现可能是因为收发电报,但是炒饭是可能真的,但是我个人认为虽然是真的,但是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当然毛派喜欢塑造高大上(说是坚守岗位,敌机来了就应该躲进防空洞,这才是正常的行为,这和是不是英雄没有关系)而试图污蔑的人也试图加一些其他的意义,这不过是政治,和事实没有关系。这个政治和马列主义也没有关系,是毛派自己的政治需要,目前是特色政治的需要。

其他人的回忆和事件非常相关,但是他们不是第一当事人,他们比较独立,没有必要作假。


总之是不是蛋炒饭都是特色统治的手段,习近平目前需要不是蛋炒饭的版本。没有直接证据判断是不是蛋炒饭,都是别人的说法,而最近才公开的彭德怀的报告信中没有这么多细节,谣言的元凶就是中共自己


附:

[size=15.008px]毛岸英遇难当天下午16时,彭德怀以志愿军司令部名义给中央军委和东北军区正副司令员高岗贺晋年去电,汇报了当天的情况:“我们今日七时已进入防空洞,毛岸英同三个参谋在房子内。十一时敌机四架经过时,他们四人已出来,敌机过后他们四人返回房子内,忽又来敌机四架投下近百枚燃烧弹,命中房子,当时有二名参谋跑出,毛岸英及高瑞欣未及跑出被烧死,其他无损失。”[11]

[size=15.008px]但是此后毛岸英遇难时在作战室里的情况,有多种不同的说法。1993年出版,由朝鲜战争时任彭德怀军事秘书的杨凤安与军事科学院军史研究员王天成合著的《驾驭朝鲜战争的人》(2009年更名为《北纬三十八度:彭德怀与朝鲜战争》再版)中描述,美军当时已大致发现志愿军指挥部位置并多次派间谍实地用“发报机或信号灯指示目标”,在一次空袭中毛岸英和高瑞欣“因昨晚睡的晚了,早饭未来得及吃”,“正在围着火炉热饭吃”,“未来得及跑出,不幸牺牲”[12]。原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杨迪在1998年出版的回忆录《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鲜为人知的真实情况》透露,当天拂晓前(但轰炸发生在上午),毛岸英、作战处参谋高瑞欣和作战处副处长成普三人违反必须进入防空洞的防空纪律,在彭德怀办公室中炒饭[13];本书分别于2003和2008年出版的第2版和第3版增加了用鸡蛋炒米饭的细节,并说明所用鸡蛋是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派到志愿军任副政治委员的朴一禹[a]送给彭德怀的,在当时相当珍贵[15][16]

[size=15.008px]对于蛋炒饭一说,存在一些否定意见。除志司电报外[17][18][19]:428[20],成普于1972年写给中央专案组的材料《关于毛岸英同志牺牲情况的回忆》一文中,陈述了毛岸英等参谋为准备二次战役而在司令部紧张工作的情况,并指出轰炸发生时,杨凤安不当班且在一个小土洞内休息,也未提到与热饭或蛋炒饭有关的内容[5]。高瑞欣的女儿杨彦坤在回忆中提到她写信询问成普当时具体情况时,成普回信说:“全身衣服着火,脸部烧成重伤。”对蛋炒饭的问题,成普在第二封回信中驳斥:“作战室既没有鸡蛋,也没有炒饭的锅瓢炒勺,也没有油盐之类。如果要煮鸡蛋,到炊事班的灶房才行。作战室是指挥打仗的地方,不具备这些东西。”[21]北京电视台《档案》节目的《毛岸英死亡真相:祸起蛋炒饭?》也展示了成普的说法[5]。成普就毛岸英牺牲情况给出的书面描述驳斥蛋炒饭说法,称其为“天大的谎言”,并称当时志司并无鸡蛋,无法制作蛋炒饭,自己也并未和任何人提到过该说法,并且解释称当时毛岸英和高瑞欣为了二次战役的事在坚守岗位[5][21]。成普生前口述、身后由其女儿成曦[22]与其他人整理发表的文章描述,当天上午11点左右,毛岸英在完成收发电报的工作后,正在吃苹果和烤苹果皮[23];该文授权发表于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版本删去了烤苹果皮的细节[24]。成都军区政治部编研室研究员元江根据时任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处长丁甘如的文稿及访谈录所整理的文章描述,毛岸英因连日工作而十分疲倦,当天凌晨从食堂打回饭后先睡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用火炉加热冷透的馒头和稀饭,正端起碗吃时轰炸就发生了[25]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7 13:37:02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0-27 13:30
毛岸英死的事实?
两派人物(毛派和自由派)都在造假的可能性很大。

马列托主义者想证明特色“看人下菜”的做法是对的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7 13:44:54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0-27 13:30
毛岸英死的事实?
两派人物(毛派和自由派)都在造假的可能性很大,回忆该事件的非利益相关者却有关的人员 ...

莫名其妙的

如果不是当事人有什么资格做见证

主贴把杨某造谣的漏洞说的已经很清楚了

志司事发后报告的第一封电报就明确说牺牲的时间是中午,并且来过两拨敌机

所以凡是说早饭后、一波敌机的都不可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7 13:45:21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派和毛派都是血统论者,自由派认为儿子如何就表明他父亲如何,毛派同样的逻辑。
毛岸英的死纯粹是一个巧合,没有必要小题大做。他和其他一位牺牲的没有什么差别。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7 13:52: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照胆之镜 于 2021-10-27 14:14 编辑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0-27 13:45
自由派和毛派都是血统论者,自由派认为儿子如何就表明他父亲如何,毛派同样的逻辑。
毛岸英的死纯粹是一个 ...

能证明刘邓习高大上不反动?能证明你不想搞事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7 13:58:37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0-27 13:45
自由派和毛派都是血统论者,自由派认为儿子如何就表明他父亲如何,毛派同样的逻辑。
毛岸英的死纯粹是一个 ...

作为一个志愿军战士,毛岸英的牺牲当然与其他志愿军战士的牺牲一样光荣

而作为革命领袖的亲人,他的牺牲当然有特殊的意义。谁否认这点,同样是不懂革命。广大人民群众就是从许多这样的看得见摸得着的“小事”上来了解一支革命队伍,来建立对领袖的信心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7 14:20:1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0-27 14:39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10-27 13:44
莫名其妙的

如果不是当事人有什么资格做见证

当事人分好几类
彭德怀就是当事人,遇到这个事的杨迪也是当事人,但是他们都不是遇到燃烧弹的当事人,他们同样知道情况,而成普是和毛岸英一起的,他可能有主观意愿说好话,否则他自己也会被责怪,成普提出异议就是有人说他们违法规定
主贴说的漏铜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1人数,就彭德怀来说包括杨迪就是4人,但是就杨迪来说就是3人,杨迪早走了,当然也有可能不是如此,是记忆错误,我们对很久前的事细节可能记不清了,但是大体是可以记住的,比如热饭这个情况难道记不住,热饭的细节可能记不住。彭德怀的指挥部被炸比一般地方被炸印象会深一些,而且杨迪参与了互动。
2时间,佛晓就是早上太阳出来后,或者天亮了,11点佛晓后有什么不对,而且杨迪也未必记住具体几点,只是说个大概
3具体日期记错很正常,几十年后具体日期记对,倒是问题。
4杨迪没有谈几波敌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27 14:25: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0-27 14:26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10-27 13:58
作为一个志愿军战士,毛岸英的牺牲当然与其他志愿军战士的牺牲一样光荣

而作为革命领袖的亲人,他的牺牲 ...

我认为没有必要,一视同仁,这才是真的革命者的态度,连毛自己都认为没有什么特殊意义,你到认为有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1-29 20:05 , Processed in 0.024114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