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1494|回复: 71

试论无产阶级持久战及“躺平”在阶级斗争中的战略意义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25 03:46: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1-11-26 01:58 编辑

试论无产阶级持久战及“躺平”在阶级斗争中的战略意义

作者:远航一号


      近日,红色中国网上的各位网友就劳动群众中日益流行的“躺平”实践展开了热烈讨论。讨论的重点,在于“躺平”实践在当前阶级斗争中的作用,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是重要的乃至起决定作用的还是无关紧要的。

      在进入“躺平”的主题之前,笔者想先说明一下,对于当前中国的阶级斗争以及未来的中国革命,我们应该采取怎样一种认识和分析方法。为此,有必要先学习毛主席在抗日战争之初《论持久战》中的有关论述。抗日战争之初,反动腐朽的国民党政府坐拥两百万大军,结果在所谓的“正面战场”上,一败于淞沪,再败于南京,华东国土精华之地尽陷于日寇铁蹄之下,人民被屠戮如草芥,用梁漱溟的话说,全国上下一派“崩溃之象”。那个时候,不仅国民党方面失败主义大行其道,一般的所谓民主人士、社会贤达也对前途怀疑动摇,以为亡国之祸已然不远。为什么呢?除了这些人的阶级局限外,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们都过高地估计了日本帝国主义的力量,过低地估计了或者完全无视中国人民的力量。

      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毛主席撰写了《论持久战》的光辉著作。毛主席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历史唯物主义的分析方法,分别分析了日本帝国主义方面和中国人民方面的强点和弱点、优势和劣势。毛主席指出,日本是一个帝国主义强国,“它的军力、经济力和政治组织力在东方是一等的”,而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弱国。日本与中国之间的强弱差别决定了日本帝国主义在侵略战争初期可以得逞于一时,也决定了抗日战争不可能速胜。

      日本虽然是一个帝国主义强国,然而,它的侵略战争却是野蛮的、退步的,必然要“最大地激起它国内的阶级对立、日本民族和中国民族的对立、日本和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对立”。中国虽然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弱国,然而中国已经进行了“近百年的解放运动”,出现了比以往任何一个历史时期都要进步的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军队。日本帝国主义的野蛮性、退步性和中国解放运动的进步性决定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有胜利的可能。

      日本虽然是强国,但是也有严重的先天不足,“日本是小国,地小、物少、人少、兵少”,经不起长期战争。中国虽然是弱国,但中国也是个大国,“地大、物博、人多、兵多”,可以坚持长期战争。日本帝国主义来到中国,面临着“少兵临大国”的困境。中日双方这一方面的对比决定了,对日本帝国主义有利的因素只是暂时起作用的因素,而对中国人民有利的因素则是长期起作用的因素。日本帝国主义的野蛮性、退步性与日本无法支持长期战争的根本弱点共同决定了日本帝国主义虽然在战争初期可以得逞于一时,但最终必然失败;中国人民解放运动的进步性与中国作为大国可以支持长期战争的优点共同决定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虽然在战争初期会经历相当的艰难曲折,但最终必然取得胜利。

            

    目前,中国的阶级斗争发展处于一个相持的阶段。在这个相持的阶段中,左翼进步力量的发展面临着很多实际困难。一部分曾经满腔热忱、热血沸腾的进步青年对前途感到迷茫徘徊,看不到无产阶级胜利的前途,在精神上产生了动摇情绪,乃至发生了萎靡不振、自暴自弃的情况。在当前历史条件下,尤其有必要学习和借鉴毛主席在《论持久战》中的分析方法,一方面要反对无产阶级革命问题上的速胜论,但是尤其要反对无产阶级革命问题上的失败主义,树立起胜利的信心,建立起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持久战的决心。

      怎样才能建立并保持对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信心和决心呢?过去一个时期的经验表明,要正确地回答这个问题,靠教条主义,靠照搬经典著作中的个别结论或段落,靠宗派主义的方法强行束缚和绑架青年的思想,是绝对不行的。这已经由大量曾经信奉“中帝论”、“灌输论”的青年在现实斗争中碰壁以后陷入精神苦闷、犹疑彷徨乃至一蹶不振的状况而得到证明。

      多年来的斗争经验表明,越是在暂时困难的时候,能不能、敢不敢、善于不善于在困难中看到有利的一面、光明的一面并将其作为可以指导实际行动的指南是辨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标准。

      在今天的条件下,真马克思主义不仅应该帮助我们批判中国资本主义,更主要地,是要帮助我们认识和分析哪些因素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的暂时强大,还有哪些因素是长期起作用的并且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的必然灭亡。

      今天的中国是个资本主义社会,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中国的资本主义是个怎样的资本主义呢?过去,有很多同志认为,中国已经是个帝国主义国家,还要与美帝争霸。对于这种错误观点,我们红色中国网已经在其他文章中多次做了批判。进步左派的斗争实践也表明,沿着“中帝论”的路线走下去,完全不能解决中国资本主义为什么必然灭亡、无产阶级为什么必然胜利的问题,完全不能给苦闷中的进步青年以真正的、持久的信心,是一条政治上和理论上的死胡同。

      若干年来,红色中国网一直指出,要正确地分析今日中国资本主义的性质,必须将中国的资本主义与整个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联系起来。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中国不是一个核心国家,也不是一个外围国家,而是一个半外围国家。      

      中国不再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外围国家,就是说,在今天的中国,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经完全占统治的地位,已经完全或几乎完全消灭了前资本主义剥削关系的残余,已经基本完成了资本主义工业化,已经形成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主要的阶级,这两个主要阶级之间的斗争将决定中国未来的命运。

      中国不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外围国家,还意味着,与一般的外围国家相比较,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是相对稳定和“繁荣”的,中国的资产阶级统治是相对统一和稳固的,内部没有严重的内乱、军阀割据或游击武装,资产阶级国家有相当的镇压能力,并且装备了所谓“人工智能”等高科技的镇压手段。中国资本主义的这些特点决定了,中国资产阶级的政治力量和经济力量目前暂时还是强大的,决定了中国无产阶级在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中不可能很快地取得胜利,而要经历一个比较长时期的(十年以上的)准备过程。

      另一方面,中国又不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核心国家,将来也不会成为核心国家,这个基本事实又决定了,中国资产阶级无法用从世界其他地方剥削来的超额剩余价值来缓解国内阶级矛盾,因而也无法在将来建立起稳定的资产阶级民主秩序。中国资本主义无法在将来上升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核心国家,使得中国的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在将来有着以无产阶级革命(而非资本主义内部改良)的方式求得解决的可能性。

      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半外围国家中,大多数国家是靠着出口某些高价值资源来维持半外围地位的,比如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巴西。与这些国家不同,中国资本主义的特点是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专门从事出口制造业。中国资本主义的这个特点一方面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带来无产阶级的发展并且已经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无产阶级队伍,另一方面也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积累的特点。

      由于中国不是核心国家,决定了中国资本家无法在绝大多数行业依靠带有垄断性的高科技作为竞争手段;由于中国的人均资源不足,又决定了中国资本家无法在世界市场上靠出卖高价值自然资源获取丰厚利润。这样,尽管中国资本主义已经处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半外围地位,中国的资本家仍然要依靠残酷剥削广大的廉价劳动力才能在世界市场上维持竞争力,特别是依靠超长劳动时间、超高劳动强度的剥削体制。中国的劳动者被迫从事非人劳动的程度是惊人的。据官方统计,中国劳动者年平均劳动时间已经达到2400小时(按每周48小时、一年工作50周估计);相比之下,核心国家劳动者的年平均劳动时间大约在1400-1800小时之间(德国约1400小时、美国约1800小时)。实际上,大多数中国劳动者的年劳动时间很可能超过了3000小时(相当于每周工作六天、每天10小时以上),相当于核心国家劳动者劳动时间的两倍。

      中国资本家对中国工人的残酷剥削,在过去三十年左右的时间中,保证了中国资本家享有世界上比较高的利润率,刺激了高速资本积累,使得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得以保持相对繁荣,按购买力平价计算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

      但是,中国资本主义的残酷剥削也使得广大劳动者丧失了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同时,由于劳动者的可自由支配时间被极度压榨,从而失去了从事必要的劳动力再生产所需要的时间和精力,再加上住房、教育成本暴涨导致抚养下一代所需要的经济成本超出了劳动者家庭的承受能力,从而迫使越来越多的劳动者以不生、少生作为维持生存的基本策略。

      以往,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可以从农村源源不断地获取新的廉价劳动力资源。但是,现在,中国农村的剩余劳动力—— 这支中国资产阶级过去几十年一直用来挑动劳动群众内部矛盾、反对城市无产阶级的战略预备队 —— 终于开始枯竭了!

      据联合国人口预测,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15岁至64岁)将从现在的大约10亿减少到2050年的不足8亿;其中,最佳劳动年龄人口(25岁至59岁,大致决定一个国家的就业规模)将从现在的7.7亿减少到2050年的5.7亿,平均每年减少约700万。

      另一方面,中国的城镇就业人口已经达到4.6亿,乡村就业人口不足三亿(其中农业就业人员总数不足两亿)。过去十年,城镇就业人口平均每年增加约1100万。如果今后城镇就业人口每年增加1000万,而最佳劳动年龄人口每年减少700万,那么,到2030年前后,储蓄在农业中的产业后备军就将全部枯竭;到2035-2040年之间,储蓄在整个乡村地区的产业后备军就将全部枯竭。

       在1985-1995年期间,中国经历了最后一波婴儿潮;其中,1991-1995年,中国累计出生人口约1.07亿,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在2016-2020年期间进入劳动力市场。2016-2020年期间,中国城镇就业人口累计增加约6000万,然而待遇较好、执行资产阶级劳动法较为规范的正式部门就业人员(如公务员、事业单位就业人员、国企就业人员、外企就业人员)在此期间减少了约1000万,从而使得依靠残酷剥削的私营和个体就业人员(官方统计中的所谓“个体就业人员”绝大多数是变相的被资本家剥削的雇佣人员)总数增加了7000万。如此增加的7000万私营和个体就业人员是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在过去几年得以继续维持制造业中的血汗工厂剥削同时又大大扩张与所谓“平台经济”相关的“新就业形态”的客观物质基础(据官方统计,为所谓“共享经济”提供服务的外卖员、快递员、网约车驾驶员等达到8000万人,所谓“灵活就业人员”总数达到两亿)。

      上述统计中,1985-1995年期间出生人口总数与2016-2020年城镇私营和个体就业人员增加总数的差别,是由于在2016-2020年期间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还要补偿在此期间退休的城镇就业人员,此外还有极少数继续在校学习、出国、留乡村就业、选择不进入劳动力市场或者过早死亡。

      如果再往下推十年的时间,到了2001-2005年,中国累计出生人口减少到8200万,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将在2026-2030年期间进入劳动力市场。另一方面,上世纪六十年代后半期是中国人口的出生高峰,1966-1970年,中国累计出生人口约1.34亿,这些人将在2026-2030年期间陆续退出劳动力市场,如果其中一半是从城镇劳动力市场退出,那么,到2026-2030年期间,中国的城镇私营和个体部门可以新获得的廉价劳动力将只有1500万,与2016-2020年期间相比将减少五分之四。

      中国资本主义的各个经济部门都高度依赖超长劳动时间、超高劳动强度的剥削模式,连所谓的高科技“研发”部门也不例外。这种剥削模式只有依赖源源不断的青壮劳动力的供给才有可能持续。随着青壮劳动力供给的枯竭,不仅制造业的血汗工厂模式难以为继,所谓“平台经济”赖以运行的“灵活就业形态”也将陷入困境,能够承受超高剥削强度的外卖员、快递员、网约车驾驶员将越来越少,而大批依靠“平台经济”来“节约”各种劳动力再生产的必要时间以维持他们自身超长劳动时间的无产阶级和小资劳动者的脆弱生活平衡也将被打破,整个的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就将陷入万劫不复的恶性循环。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现阶段劳动群众已经普遍自发开展的“躺平”斗争有着战略的意义。在当前的“躺平”实践中,人们对于“躺平”的理解大体上包括三个方面的含义:(一)不再受资本主义消费主义的绑架,主动消费降级、不买房,从而减少自身劳动力再生产的成本;(二)面对日益高昂的抚养成本以及被压缩到极限的可支配时间,从生儿育女的传统观念束缚下摆脱出来,不再承担生养义务,不生或一对夫妇只生一个;(三)放弃发财致富和“阶级跃升”幻想,在资本主义工作场所反对劳动者相互之间“内卷”,不求“上进”,主动“摸鱼”,以消极怠工的方式对抗资本主义劳动纪律。

      这三个方面的“躺平”是相互联系的,又都可以打击中国资本主义。主动消费降级、不买房,就可以减少挣钱压力,使得劳动者可以选择少加班、不加班,减少资本主义劳动力市场上的有效供给。少生或不生可以直接大幅度减少资本主义劳动力市场上未来的劳动力供给,加速中国资本主义所需要的剩余劳动力的枯竭。随着剩余劳动力的枯竭,劳动者在劳动力市场上将逐步占据有利地位,迫使资本家让步。这种让步,将不仅体现在资本家不得不给工人涨工资,更主要的,也是更加有革命性的,是这一力量对比的变化将造成资本主义劳动纪律的逐渐瓦解,以及劳动者逐步将对劳动过程的控制权从资本家手中夺回到自己手中。随着劳动力市场上新增青壮劳动力的枯竭,资本家对现有劳动力将变得越来越依赖,即使发现劳动者“摸鱼”也无可奈何,不敢随便开除;资本家的这一虚弱本质将被越来越多的劳动者发现,劳动者在工作场所也将变得越来越大胆,想“摸鱼”就“摸鱼”,不再顾忌。到那时,就像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国营企业工人某种程度上违反自己的阶级利益用涣散的劳动纪律搞垮了社会主义残余一样,未来的中国工人阶级将在新的历史时期自觉地、在符合本阶级短期和长远利益的条件下用普遍的“躺平”搞垮中国资本主义。

      那么,中国的资本家能不能用自动化、人工智能等办法来快速提高劳动生产率、弥补剩余劳动力枯竭所造成的困境呢?实际上,中国的资本家已经在这样做了,而且已经将这些手段用到了极限。在宏观上,中国是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中独一无二地将几乎全部资本家利润都用于生产性投资的国家(就是说工人阶级的储蓄大致被资本家阶级的消费所抵消,所以资本家的总利润大致等于新增加的投资)。尽管这样,中国的劳动生产率的增长率仍然在趋于下降。

      2016-2020年期间,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劳动生产率按照官方统计年平均增长约6%(其中一半可能是统计水分);在同一时期,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资本劳动比(相当于马克思说的“资本技术构成”)年平均增长约10%。这就是说,中国资本家每投资一定量的资本所能够带来的收益是不断下降的,每年下降约4%,五年时间即下降约五分之一。

      这种趋势进行下去,中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平均利润率将下降到低于世界资本主义经济的平均利润率,到一定程度,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将发生投资崩溃或大规模资本外逃,中国经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率将大幅度下降,无法再抵消劳动力总数的下降。到那时,中国资本主义经济就将陷入零增长或负增长。

      一旦工人阶级的实际工资不再增长,赖以支撑超长劳动时间、超高劳动强度的剥削体制的最后一根心理和社会支柱也就坍塌了。劳动者们将普遍、自发“躺平”,资本主义劳动纪律将全面瓦解。随着资本主义经济陷入总危机,所有的地方政府都将陷入无法自拔的财政危机(现在绝大多数地方政府已经入不敷出),资产阶级中央政府到那时也没有财力来补助地方政府。这样,一方面资产阶级国家在地方的镇压能力将急剧下降,另一方面原来由资产阶级地方政府提供的各项公共职能也将陷入全面瘫痪,这就要求人民群众组织起来以民主方式管理地方公共事务(而资产阶级国家地方镇压能力的瓦解也将为人民群众的自我组织提供便利)。到那时,地方工农民主政权就将如雨后春笋般成长于全国各地。


      总之,资本主义经济的相对“繁荣”、资产阶级统治的相对稳定是暂时起作用的因素,而半外围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中国资本主义剥削体制赖以维持所需要的剩余劳动力逐步枯竭,却是长期起作用的因素。

      在未来十年或稍长一些时间,马列毛左派的积极分子应当下决心,与广大的无产阶级和其他劳动群众一起,开展针对中国资产阶级的持久人民战争。这种持久人民战争在现阶段的主要办法,就是用普遍的、大量的、由自发到自觉的“躺平”消耗资产阶级、增加资产阶级的困难、提高资本主义积累的成本,结合中国资本主义劳动力市场上剩余劳动力逐步枯竭的总趋势,一步步地将中国资产阶级逼进绝境,直到资本主义劳动纪律全面瓦解、资本主义经济全面瘫痪、资产阶级地方政府风雨飘摇,从而为未来的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准备好一切必要的条件。


点评

李世天  海!外直播 cutt.us/7uu 禁闻视频 v.ht/tttd 中国人的一天:早上起来呼吸过滤了的空气,上午喝一杯过滤过的水,工作的时候看一下过滤过的新闻....  发表于 2021-12-1 16:22:28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25 11:10:00 |显示全部楼层
资本家对现有劳动力将变得越来越依赖,即使发现劳动者“摸鱼”也无可奈何,不敢随便开除


不敢随便开除,这个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感觉还久着吧,2026?等我们这一代开始正式进入劳动市场?

还有我个小问题,为什么
1991-1995年,中国累计出生人口约1.1亿,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在2016-2020年期间进入劳动力市场
2016-2020年期间,中国城镇就业人口累计增加约6000万

累计出生1.1亿人,就算除去死亡、还在学校、出国的,也不止6000万人吧?同样后面关于2001-05也一样?除了少部分人之外,其他都不应该都进入劳动市场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25 11:11: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1-11-25 11:12 编辑
激活 发表于 2021-11-25 11:10
不敢随便开除,这个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感觉还久着吧,2026?等我们这一代开始正式进入劳动市场?

还有我 ...

不说了吗,要补偿城市退休人口啊

还有不进入劳动力市场的
中国劳动年龄人口中大约80%在劳动力队伍里、75%就业,这个参与率已经算很高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25 11:18:32 |显示全部楼层
所有的现象都是内卷的产物,被误解为躺平的产物,资产阶级内卷有什么战略意义,当然资产阶级导致的内卷客观上会导致工人阶级的困苦甚至可能会产生斗争的意识,这是积极的,当然我们不是支持内卷带来的困苦,而是要提高克服这困苦带来的斗争意识,那么躺平是不是斗争意识呢,如果真的能做到也算是吧,但是躺平不可能做到,内卷的结果不能说成为躺平。比如我没有钱一天只能吃二顿饭,不是躺平,只有在我有钱吃3顿饭的情况下我只吃2顿才算。如果没有工人阶级的联合斗争躺平也是做不到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25 11:19:38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1-25 11:18
所有的现象都是内卷的产物,被误解为躺平的产物,资产阶级内卷有什么战略意义,当然资产阶级导致的内卷客观 ...

躺平就是针对内卷

用工人阶级集体放弃高人一头的机会来实现阶级团结,对抗资本家在工人中制造恶性竞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25 11:21:28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 发表于 2021-11-25 11:10
不敢随便开除,这个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感觉还久着吧,2026?等我们这一代开始正式进入劳动市场?

还有我 ...

还有啊,我说的是持久战

盼2026就不敢随便开除,早点

先按2030准备吧,不行的话,再等几年。当然,我们主观能动性发挥的好,也可以争取略有提前

你还那么年轻,不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1-25 11:27:43 |显示全部楼层
哪怕是现在看起来如日中天的中国资本主义,其内部也出现了由不断激化的阶级矛盾所引起的统治阶级内部矛盾的公开化、尖锐化的趋势,看似是铁板一块,实则是明着暗着相互对抗,工人阶级的力量强大了,只会增强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使一部分官僚倒向改良主义的阵营以谋求其政治合法性得以延续,不被革命的工人阶级当成首要打击对象,这部分官僚中又有很大部分是基层党内左派,阶级斗争对于身处基层的他们来说是息息相关的,他们也比中高层改良派官僚更为激进,这在未来工农民主政权中会是一个可团结利用的力量,另一部分官僚寻求彻底转向自由化以最大限度的削弱工人阶级的力量,统治阶级内部的改良派与保守派的分裂正随着阶级矛盾的激化而不断加剧,近年来诸多的央地矛盾、两种声音正是这一变动的产物,面对统治阶级内部矛盾,一要从中看出中国无产阶级的力量变化,看出阶级关系的变动,二要分析我们应如何利用这一内部矛盾以促进工人阶级的斗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25 11:46: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1-11-25 11:51 编辑
水果战胜橙留香 发表于 2021-11-25 11:27
哪怕是现在看起来如日中天的中国资本主义,其内部也出现了由不断激化的阶级矛盾所引起的统治阶级内部矛盾的 ...

这个是可能的

不过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还需要政治上的远见和艺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1-25 12:00:58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11-25 11:46
这个是可能的

不过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还需要政治上的远见和艺术

对,统一战线很考验政治水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25 14:00:38 |显示全部楼层
躺平就是针对内卷

用工人阶级集体放弃高人一头的机会来实现阶级团结,对抗资本家在工人中制造恶性竞争
-------------------
关键是工人阶级的所谓躺平不是集体有意识地在做,他们组织都没有,如果集体运动,而自发只是口头的,无法形成真正集体运动,因为你不知道别人是不是真的躺平,而你列举的少生不生等等都是内卷表现出来的结果,不是自发躺平的结果,你不躺平,也只能少生不生。
2中国的半外围的处境并不影响它是帝国主义国家,两者的分析路径有差别,不是同一个范畴,另外半外围无法突破进入核心,而帝国主义国家在争霸中失败并不矛盾,帝国主义不等于核心国家。
3劳动人口的多少不是资本主义存亡的关键因素,首先你所谓的平台经济需要很多廉价劳动力,但是平台经济本身是必须的吗,显然不是,恰恰相反平台经济解决了太多劳动力存在完全没有工作出路的不稳定状态,是有利于资本主义的,如果没有这么多劳动力,特色不需要平台经济也解决了失业严重问题,何乐而不为。或者按照资本主义的逻辑,劳动力相对过剩规律是存在,哪怕将来劳动力大量减少,照样失业。资本主义会根据劳动力实际情况来构筑剥削体系,所以从劳动力上来说资本主义必然灭亡是毫无根据的。
4你的持久战等于没说,马克思还说资本主义必然灭亡呢,关键是什么时候灭亡,1万年后灭亡也是灭亡,你持久战1万年?为什么现在就不能灭亡,就是主观条件不够而已,马克思理论不只是说资本主义必然灭亡,而是如何让它很快灭亡,本来100年前就该灭亡了,但是结果不是灭亡而是通向几乎毁灭性的二次世界大战,给资本主义苟延残喘的机会,本来上世纪70年又要灭亡了,但是毛等斯大林主义的投降又导致他满血复活,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接下来就是气候永久灾难,倒退1000年,1000年后资本主义虽然还是要灭亡,但是能不能快点或者防止出现这种情况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7 16:26 , Processed in 0.02527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