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70|回复: 4

互联网巨头和外包劳工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30 04:24:00 |显示全部楼层

微工人(Microworkers)是匿名的数字合同工,他们的劳动为科技巨头的人工智能系统提供动力,经历着过度剥削。在整个美国,多年来一直处于被动地位的罢工运动开始变得更加激烈,并重新焕发了活力。一万名约翰迪尔(John Deere)公司的工人通过罢工赢得了一份非常有力的合同。但是,当你的工作场所是一台电脑,你的工作由无数的数据任务组成,而你的报酬却微不足道时,你如何组织起来?这正是全球各地的微工人所面临的问题。在Phil Jones的新书《没有工人的工作:平台资本主义时代的劳工》中,解释了这些工人所面临的艰难战斗,以及他们不稳定的就业形式如何促进其自身的消亡。《雅各宾》杂志就此对Phil Jones进行了采访,以下是采访的节译。


《没有工人的工作:平台资本主义时代的劳工》书封


让我们先来定义一下微工作(microwork)。


微工作实际上只是“短数据任务”(short data tasks)的另一个词。这些任务托管在数字平台上,作为承包商和工人之间的中介。平台从每笔交易中抽成。


承包商通常是谷歌、Facebook、Uber、微软等科技巨头。这些公司需要工人来处理数据,训练他们的人工智能技术。


平台上的任务可能包括注释不同区域的图像,以指导自主无人机,注释人脸图像以训练面部识别技术,或训练聊天机器人以识别人们声音中的不同口音或情绪。


我想硅谷的炒作倾向于将人工智能描绘成完全前所未有的东西。但是,新技术和工人之间的关系其实与早期技术和工人之间的关系并无太大区别。在这两种情况下,机器做一些曾经由工人完成的任务。但工人仍然需要看管机器并纠正其功能。这类似于微工人所做的事情。


从事这项工作的大多数人都在全球南部。他们可能是难民、囚犯,或生活在被占领土上的人。一般来说,微工作网站的条件是相当悲惨的。一项研究发现,在一些平台上,大多数任务的报酬都低于20美分。多年前的另一项研究发现,一个平台的平均工资为每小时2美元。


由于任务时间很短,报酬很低,工人往往不得不以超快的速度工作来达到维持生计的工资。事实上,经常发生的情况是,工人花在寻找任务上的时间多于实际从事有偿工作的时间。


你提到,难民和囚犯是经常做这些工作的人。在你的书中,第一章以一个极其令人不安的场景开始。我要读一下它。


“一位住在肯尼亚达达布(Dadaab)的妇女,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难民营之一,她走过广阔的、尘土飞扬的场地,来到一个中央小屋,里面摆放着电脑。就像许多其他被残酷驱逐,然后被关押在我们全球系统边缘的人一样,她的日子是为千里之外的硅谷的新资本主义先锋队劳作。一天的工作可能包括给视频贴标签,转录音频,或者向算法展示如何识别各种猫的照片。


在真正的就业荒中,‘点击工作’代表了达达布居民为数不多的正式选择之一,尽管这种工作不稳定,很辛苦,而且,如果有工资,也是按件支付。”


因此,这些人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边缘化的人。他们在一个地方,只能得到这样的工作,这就是他们所能提供的一切。


正是如此。在这些段落之后,我继续讨论在亚马逊Mechanical Turk上被外包的短数据任务。大平台从中得到的是一个相当大的劳动力,他们没有能力组织或抵制恶劣的条件。平台基本上得到了所有的工作,而没有任何通常与劳动力相关的麻烦。


由于这是一个关于亚马逊的节目,我们对Mechanical Turk特别感兴趣。你能谈谈它是什么时候上线的,它最初的用途是什么,以及有多少人在做这个工作?


当然,Mechanical Turk是最臭名昭著的微工作网站,但它实际上相对较小。2019年的一项保守估计认为,有25万人在该平台上执行过任务。当然,这比使用该平台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工人数量要大得多。


相比之下,Clickworker的用户基础超过200万。另一个平台,Appen,拥有100万用户。因此,Mechanical Turk并不真正那么大——部分原因是它主要与美国或印度的工人签订合同,而不是许多其他国家。


Mechanical Turk最初是一项只提供给亚马逊的程序员的服务。这要追溯到2001年,在互联网繁荣的光辉岁月里,当时互联网表面上仍然很好,我们还没有广泛的数据挖掘。亚马逊开发Mechanical Turk是为了解决他们的一个内部问题。基本上,其算法无法识别产品列表。但亚马逊很快意识到,对廉价数字劳动力的需求越来越大。


没错,公司说他们在使用人工智能,我们就相信他们。但往往,他们指的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低薪工人。


这就是这些网站的主要功能。公司几乎完全隐藏了工人,既是为了维护他们的声誉,也是为了防止组织起来。这些工人被完全疏远了。他们往往处于供应链的最底层,以至于他们无法看到他们正在努力的最终产品。这创造了一种不透明性,在这种情况下,工人被剥夺了权力,其程度在资本主义历史上是前所未见的。


在你的书中有一些关于这意味着什么的令人不安的描述。我想到的一个例子是,巴西的一个贫民窟居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一架无人机编程。他们正在制造压迫他们和世界各地像他们一样的人的工具,而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一点,这是思考未来经济的一种令人不安的方式。


这本书的部分论点是,我们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而这和1970年代以来的就业周期、利润和资本主义演变有关。你能解释一下我们是如何走到微工作是一个不断增长的就业部门的这一步的吗?另外,请解释你对“亚就业”(subemployment)一词的使用。


我的论点是在一些书中提出的。它从历史学家罗伯特·布伦纳(Robert Brenner)的工作开始。在20世纪70年代,美国制造业进入了一个顽固的停滞期,至今仍在其中。这种停滞不前的状况流传到了日本和欧洲。


从根本上说,这是一个产能过剩的问题。工业生产超过了消费能力。因此,许多公司开始寻找更便宜的方式来生产他们的商品。竞争,就像资本主义下的一贯情况一样,需要这样做。


公司开始将他们的工作外包给劳动力更便宜的地区。这导致美国和英国等国家的制造业工作减少。被这种转变所取代的工人被转移到服务部门,那里的就业增长和生产力的提高都比制造业慢得多,这是众所周知的。


这催生了劳动力需求的危机。这是Aaron Benanav在他最近的书《自动化和工作的未来》中描述的。在缺乏劳动力需求的同时,许多共产主义国家和殖民地国家正在开放其劳动力市场。无产阶级化正在这些国家发生,这扩大了全球的劳动力供应。


与其他理论相反,这种情况的结果并不是像自动化研究中反复预测的那样,全球北方的失业率达到了世界末日般的水平。相反,我们看到的是工资持续下降的压力,条件更差,工作时间不足,以及广泛的市场波动。


近年来创造的许多工作岗位与最卑微的失业形式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在书中,我把这描述为“亚就业”。这个前缀(sub)抓住了这样一个概念:许多人徘徊在就业和失业之间的一个奇怪的阴暗区域。


同时,由于结构调整和放松管制(主要因为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的胁迫政策),全球南方国家的非正规部门开始增长。这成为一个吸收被挤出公共服务和农业工作的工人的空间。你最终会有一个全球性的剩余工人库,这给工资和条件带来持续的下行压力。这也扼杀了组织起来的可能性。


因此,“亚就业”中的“亚”部分是指不适当的工作条件。你在书中列举的一个例子是工资,这发生在微工作场所的每个劳动阶段。


绝对是这样。在Mechanical Turk和Clickworker这样的平台上,工资盗窃(wage theft)的现象比比皆是。一项调查发现,微工作网站上三分之一的工人经常遭遇工资盗窃。在Clickworker上,有高达15%的任务是无偿的。


发生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是,工人在平台上没有追索权。如果一项任务被认为做得不好,并被承包商拒绝,工人真的不能做什么。承包商可以审查工人,但工人不能审查承包商。因此,如果承包商不付款,工人没有办法说出来,让其他工人知道。


这使得工资盗窃行为盛行,并采取多种形式。一种常见的方式是,许多工人被赋予相同的任务。大多数回答问题的工人得到了报酬,而少数人则被认为工作做得不好而被拒绝付款。


想象一下,有两张照片。一张是一只猫,另一张是其他东西。如果大多数人都说有两只猫,那么所有正确认定只有一只猫的人都将得不到报酬地离开。


正是如此。这可能意味着大多数人是错的,他们会得到报酬,而少数人是对的,他们不会得到报酬。这甚至不是一种奖励良好表现的方式。


我们看到工人得到的报酬低于承诺的另一种方式,这实际上是工资盗窃,就是请求者可能说一项任务所需时间比实际时间短得多。他们可以说需要15分钟,而实际上需要40分钟。


例如,在Mechanical Turk上,时间限制只是一项任务应该花多长时间的指标。因此,工人在看到平台上的任务广告时,会想:“太好了——15分钟的工作1美元”。但是,由于这些时间限制是由急于削减成本的请求者定义的,一项任务可能被推销为15分钟1美元,而实际上需要接近30分钟。工人可能不会意识到这一点,直到他们已经完成了15分钟的任务。如果你在那个阶段退缩,那么你将不会得到报酬。


我在书中认为,微工作使我们从工资转向赌注。支付给工人的工资基本上已经变成了自由裁量权,而不是契约性的。作为一个工人,你不能保证你执行任务后会得到补偿。


你提到了Clickworker和Appen,此外还有亚马逊的Mechanical Turk。在你的书中,你把微工作平台分为两种类型:策划的人群(curated crowd)和粗略的人群(crude crowd)。你能不能介绍一下情况?


粗略的人群网站,顾名思义,基本上让任何工人或承包商使用平台。这是一种粗略的就业形式。任何类型的计算任务都可以被上传,只要它符合网站的功能。


根据全球几乎所有国家的标准,这些网站的工资始终低于最低生活水平。粗略的人群网站通常是与最高水平的工资盗窃有关的类型。这类网站包括亚马逊Mechanical Turk和Clickworker。它们是两个最臭名昭著的微工作平台。它们已经出现在《纽约时报》、《卫报》等无尽的报道中。


然后还有另外一层微工作平台,它们得到的报道较少。部分原因是这些平台的劳动条件略不那么悲惨,但也因为它们善于隐藏在多种软件架构背后。像Appen和Playment这样的平台几乎只满足大公司的机器学习需求。因此,他们可能有工人为仓库机器人、聊天机器人等处理数据。它们往往也承载着需要大量技能的任务。工人可能必须完成一个无偿测试,以衡量他们的能力,然后才能开始一项任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30 04:25:15 |显示全部楼层
转自澎湃思想市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30 10:03:35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 高大上的人工智能 要靠大量第三世界的廉价劳动力才能运转

如果是这样的话 照理说中国资本主义的“人工智能”特别是镇压相关的“人工智能”也需要数量庞大的辅助人员来纠正算法的错误和不足,而且还无法外包到其他国家,因为辅助工作人员需要懂汉语。但是在中国就业市场上好像没有看到。

除了与其功能类似的网管员一类工作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30 10:29:19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11-30 10:03
有意思 高大上的人工智能 要靠大量第三世界的廉价劳动力才能运转

如果是这样的话 照理说中国资本主义的“ ...

看到有个观点说,国内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的自我审查程度可能比官方规定的还要严,于是国内互联网的删帖非常普遍,即使算法不够准确也没关系,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另外国内关于劳务派遣的立法和执法不严,互联网大厂也有很多外包的工作,有的外包工就在大企业里面上班但是合同是跟外包公司签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30 10:37:43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11-30 10:03
有意思 高大上的人工智能 要靠大量第三世界的廉价劳动力才能运转

如果是这样的话 照理说中国资本主义的“ ...

镇压这个工作还真是人力活。要想节省审查信息的人力成本,要么失之过宽,上头不满意,要么失之过严,给群众日常联系造成不必要的障碍,反而增加了需要审查和镇压的环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17 12:39 , Processed in 0.026344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