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68|回复: 0

中国“一带一路”项目海外贷款涉及隐性债务3800亿美元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 08:29: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1-12-1 09:54 编辑

虽然北京的竞争对手与抨击者都宣称,「一带一路倡议」(BRI)是北京大战略的一环,旨在建立联盟并投射影响力,进而重塑国际权力平衡;但AidData研究报告却发现,北京正利用海外贷款计画解决国内经济问题。

发布日期:2021-11-30 22:31:37

文章来源:中时电子报



美时事新闻杂志《外交家》29日刊登智库AidData的执行长派克斯(Brad Parks)专访。文中指出,虽然北京的竞争对手宣称大陆一带一路目的为建立反西方联盟,并投射权力至国际舞台;但派克斯引述该智库研究报告,认为北京意在解决内部经济问题。然而,随着美英与七大工业国集团(G7)提出「重建更美好世界」(B3W),在可预见的未来会看到部分国家高调抛弃一带一路,转投西方怀抱。

文中指出,虽然北京的竞争对手与抨击者都宣称,「一带一路倡议」(BRI)是北京大战略的一环,旨在建立联盟并投射影响力,进而重塑国际权力平衡;但AidData研究报告却发现,北京正利用海外贷款计画解决国内经济问题。

报告指出,大陆内部正面临诸多挑战,特别是外汇过度供应、工业过度投入生产导致严重生产过剩,以及如何满足国内缺乏的自然资源。 BRI旨在解决前述问题。因此,北京以市场利率或接近市场利率的数字,大量进行美元或欧元贷款;或在合约中要求海外借款人,自大陆采购钢铁或水泥;或要求借款人出口自然资源到中国大陆,所得用于担保与偿还一带一路的欠款。

面对北京积极抢攻机主设施的融资,已成为沿线国家贷款的首选;西方国家试图证明在基础设施的融资市场上,其实很快地就会有更多选择,而这将导致部分沿线国家高调地抛弃「一带一路合约」。

派克斯认为,美国、英国与G7其他国家会愈来愈明显地将BRI定位为低品质的基础建设选择,并推销西方的「重建更美好的世界」。对于想要进行基础建设的国家,B3W主打更高品质的建设,而运作过程更追求永续、透明融资、善治、透过政府投资敲动私人融资,以及和当地社区协商并建立伙伴关系。更重要的是,确遵社会与环境保障原则,以前述种种原则进而有别于一带一路的基础建设项目。

中国的“一带一路”贷款:3850 亿美元的“隐性债务”


AidData近期关于“一带一路”时代中国海外贷款的报告的三大要点是什么?

首先,自“一带一路”倡议宣布以来,中国以超过 2 比 1 的比例超过美国。它通过债务而不是援助来做到这一点,保持贷款与赠款的比例为 31 比 1。其中许多贷款的定价等于或接近商业利率。

其次,我们发现平均[接收方]政府现在少报了其对中国的实际和潜在还款义务,金额相当于其 GDP 的 5.8%。

第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买家自责”迹象日益明显。35% 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组合遇到了重大的实施问题——例如腐败丑闻、劳工违规、环境危害和公众抗议——项目暂停和取消的情况呈上升趋势。

喜欢这篇文章吗?单击此处订阅以获取完整访问权限。每月只需​​ 5 美元。

中低收入国家对中国的债务水平如何,北京如何管理还款风险?

中国的债务负担比以前理解的要大得多:42 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现在对中国的公共债务水平超过 GDP 的 10%。

中国国有银行正在通过实施更强有力的保障措施来管理还款风险。在 2000 年代初期,中国大约 30% 的海外贷款组合得益于抵押品、第三方还款担保或信用保险。在“一带一路”倡议时代,这一数字飙升至近 60%。

北京的首选风险缓解工具是抵押:中国国有债权人向海外借款人提供的 50 笔最大贷款中有 40 笔进行了抵押。然而,中国国有银行更愿意以港口和电网等非流动性实物资产作为抵押,在违约情况下可以扣押这些资产的说法是媒体的神话。中国的贷方比这更精明。他们更愿意将债务抵押在完全流动的“即买即走”资产上。通常,他们会要求借款人在离岸、贷方控制的银行账户中保持最低现金余额。如果借款人拖欠还款,这家中国国有银行可以直接从其银行账户中扣除资金,而无需处理向法官追讨逾期债务的麻烦。

解释对中国“未报告债务”的估计为 3850 亿美元

“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关于隐性债务上升和主权债务下降的故事。在“一带一路”倡议出台之前,中国的大部分海外贷款都流向了中央政府机构(即主权债务人)。然而,中国近 70% 的海外贷款现在流向了国有企业、国有银行、特殊目的公司、合资企业和私营部门机构。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债务不会出现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政府资产负债表上。然而,它们中的大多数受益于东道国政府责任保护的隐性或显性形式,这模糊了公共债务和私人债务之间的区别。

我们的报告还仔细研究了世界银行的债务人报告系统 (DRS),该系统自 1951 年以来一直是主权借款人自愿向外部债权人披露其实际和潜在还款义务的主要机制。我们发现,低收入和中等收入政府少报了 3850 亿美元的中国债务暴露在 DRS 中的真实水平,因为在许多情况下,他们不是负责还款的主要借款人。然而,这些少报的债务仍然代表潜在的政府还款义务,因为如果主要借款人破产或违约,中央政府机构很可能会介入违约。

雅加达-万隆高速铁路 (HSR) 项目说明了为什么隐藏的公共债务风险值得发展中国家的政策制定者和纳税人关注。印度尼西亚政府希望通过政府外资产负债表交易为这个 52.9 亿美元的大型项目融资,从而解决公共债务上限问题。因此,它决定在公私合作(PPP)的基础上为铁路建设提供资金。一组印度尼西亚和中国的国有企业创建了一个特殊目的公司 (SPV)——称为 PT Kereta Cepat Indonesia China——中国国家开发银行 (CDB)向SPV提供了 40 亿美元的贷款。所有剩余的项目成本应该由 SPV 的所有者通过股权出资支付。印尼总统佐科签署法令,禁止将政府资金用于该项目。

然而,在实施过程中,该项目遇到了价值约 20 亿美元的重大成本超支。然后,在 2021 年 10 月,佐科总统改变了方向,发布了一项新法令并授权政府救助。印尼政府现在计划在 2022 年从国库中提取 2.867亿美元,并将资金注入 PT Kereta Cepat Indonesia China。

雅加达-万隆高铁项目提醒人们关注隐性公共债务风险的一个重要问题:在基础设施 PPP 中,东道国政府通常以不透明、间接甚至隐蔽的方式承担破产风险。印尼当局一再保证纳税人,他们不会对 PT Kereta Cepat Indonesia China 的债务负责,这在狭义上是正确的:Jokowi 总统最近决定授权向 PT Kereta Cepat Indonesia China 中国提供国家资金并没有明确说明 SPV可以使用国家资金偿还其对国开行的未偿债务。然而,资金是可以替代的,因此纳税人资助的对 PT Kereta Cepat Indonesia China 的救助将帮助 SPV 保持偿付能力——或者至少是流动性——从而允许铁路的继续建设。PT Kereta Cepat Indonesia China 除非铁路建成并且有足够的客户愿意支付其使用费用,否则中国无法偿还其对 CDB 的未偿还债务,因此任何印尼政府资金注入 SPV 实际上代表了一种间接(隐藏)形式的公共债务。

隐债如盗贼入库,不敲前门告之;它从后门溜进来,并特别注意不留下指纹。

“一带一路”作为扩大中国全球影响力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平台有何影响?

北京的竞争对手和批评者声称,“一带一路”倡议是建立联盟、投射影响力和重塑国际力量平衡的大战略的一部分。但我们发现,北京正在利用其海外贷款计划来解决国内经济问题。

由于国内挑战,北京的国际贷款计划飙升至创纪录水平——特别是外汇供过于求、工业投入生产过剩的严重程度,以及需要确保该国在国内缺乏足够数量的自然资源。作为回应,它增加了以市场利率或接近市场利率的美元和欧元计价贷款;合同要求其海外借款人从中国采购项目投入(如钢铁和水泥);允许各国用它们从向中国出口自然资源中获得的资金来担保和偿还贷款。

西方列强如何回应中国作为首选基础设施融资机构的地位?

基础设施融资市场很快就会有更多选择,这可能会导致一些高调的“一带一路”背离。美国、英国和 7 国集团的其他成员越来越多地将“一带一路”倡议定位为低质量的基础设施选项,而他们自己的“重建更美好世界”(B3W)倡议则是希望进行基础设施项目的国家的更高质量选项基于可持续和透明融资、善治、公共部门动员私人资本、与当地社区协商和伙伴关系以及严格遵守社会和环境保障的原则。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1 20:15 , Processed in 0.178973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