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250|回复: 15

如何让工会不再失能?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6 06:10: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1-12-6 07:17 编辑

二、如何让工会不再失能?


我们在上文讨论了导致工会失能的原因,这次我们就来大胆分析、大胆猜想一下,看看官方工会要怎么做才能不再失能?

想不失能,就先要从直接层面上破除两大失能螺旋——群众不晓得、地方用不上。

基层工会要想解决“群众不晓得”,解决劳动群众与基层工会之间的距离问题,就得让加大对工会的宣传,得先让群众知道有工会这么个东西存在,如此才能再谈群众应该如何与工会进行良性互动。

那么现实中的官方工会做了啥,看几个新闻。

首先是广州首个骑手工会的新闻。

9月28日,在广州市总工会、天河区总工会、天河南街党工委等相关部门指导下,广州美团合作商淮安正悦公司举行工会成立大会,这也是全省首家骑手工会。

新当选的工会主席苏杰鑫也是美团广州的城市经理,他告诉记者,工会成立后,近期将针对工会会员和职工做好夏季津贴、站点关怀、骑手驿站等三个方面工作,把工会建设成外卖骑手信赖的“职工之家”。[1]

骑手工会在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盟主被捕一事让很多人关注起了骑手工会,广州这个骑手工会正是对所谓新业态领域工会缺位的回应,通过基层工会、党组织的力量,自上而下的建立起一个工会的框架,不管这个工会有没有人,先把架子搭起来再说。

这个淮安正悦公司工会的工会主席是美团广州的城市经理,这同大多数私企里的工会一样,工会干部非富即贵,这说明……皮一下,先卖个关子。

第二个是杭州首个网约车党支部和联合工会的新闻。

11月25日,杭州首个网约车党支部和网约车联合工会委员会在临平区南苑街道叠华社区正式授牌成立。自此,网约车“小哥”们有了专门为他们提供暖心服务和赋能成长的“娘家”。

近50名来自临平区的网约车司机代表参加了成立仪式。“今天开始我们网约车司机也有自己停靠休息的地方了。”网约车司机代表彭堂坤激动的说道。此次网约车党支部、网约车联合工会的成立主要依托于南苑街道南苑E家叠华站综合服务站点,吸收和覆盖了该站点周边的网约车司机近100名,其中党员7名。

据悉,接下来,南苑街道总工会还将组织网约车联合工会的会员参加职工医疗互助、为“小哥”们免费提供本地“红色游”服务、开展网约车司机驾驶技能比武、工会会员积分换免费洗车等服务。[2]

杭州的首个网约车党支部和网约车工会,地方官僚将基层党组织扩展到新业态行业,这种做法可以跟事业单位里的工会做个对比。

在国企、机关、事业单位中,工会的存在感比私企的强得多,国企的工会再不济也会逢年过节送送花生油,至少它是存在的,而大多数私企压根没有工会。工会自建国以来便长期处于在党的领导下,如果一个地方没有党组织,那么这个地方的官方工会就很难从官僚集团那边得到来自党组织的支持,离开了来自官僚集团的支持,又不能得到群众的支持,这种可怜的工会只会有两种结局,要么被资产阶级“收下当狗”,要么连花生油都送不出去。这也是中央官僚要求地方各级党委加强、改善基层工会的原因。

第三个是货车司机工会的新闻。

11月28日,兴隆县运输行业联合工会第一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在汇丰物流配送有限公司召开,会议选举产生兴隆县运输行业联合工会第一届工会委员会和经费审查委员会、女职工委员会。

经过近两个月的宣传动员和联合工会筹备领导小组的共同努力,兴隆县运输行业联合工会终于成立。工会成立后,吸纳货车司机行业企业20余家,从业人员380余人集中加入工会。[3]

比较有趣的是,这个兴隆县的官方工会善于发钱,给司机工会赞助了两万块。

王立群在调研中指出,企业工会主要职责是维护职工权益,竭诚服务职工,同时要加强职工思想政治引领,经常开展和劳动技能大赛、安全生产竞赛,凝聚职工力量,促进企业发展和全县经济社会发展。

为表达对380名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关心关爱之情,县总工会为兴隆县运输行业联合工会提供资金支持2万元,用于改善职工工作生活设施和条件。[4]

又给房产中介发了五千块。

 11月30日,根据全总、省总、市总关于开展“工会进万家·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温暖行动”服务月的安排部署,兴隆县总工会常务副主席司志允一行到承德宏泰仪家房地产经济有限公司看望慰问了房产中介一线新就业形态劳动者。

此次慰问活动,县总工会为25名房产中介员每人发放200元慰问金,使他们在寒冷的冬季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心与工会组织的温暖。司志允详细了解了房产中介员的工作、生活和健康情况,并征询了新就业形态群体的服务需求。[5]

从中我们不难发现,官方工会费尽心思想要拉近群众距离,想要让群众知道工会的存在,他们送礼包,免费旅游,街上挂二维码,甚至直接发钱,但仍然没有很好的解决“群众不晓得”的问题。

官方工会想要把工会搞起来,作为官僚集团掌握、介入劳资冲突的媒介工具,但有心无力,因为官方工会无法将群众聚拢在它的身边,这个问题不仅官方工会要面对,独立工会也要面对,乃至一切试图掌握群众的组织都要面对,这是普遍的问题,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于:如何组织群众?

官僚集团本身作为凌驾于劳动群众之上的统治阶级,不可能将群众的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结合起来,更不可能真正将群众组织起来,官方工会更是如此,官方工会有公务员,有来自官僚集团的资金与权力,但无法直接将平时零零散散的群众组织起来,那么就只能够通过非群众本身的外部因素与群众建立间接联系,不论这种联系是出于何种目的。

在第一个新闻中我卖了个关子,工会主席是资方的人,我们结合上面所说的,不难发现两件事。

第一件事,官方工会无法直接与群众建立广泛联系,那么只能与企业进行打交道,通过企业再进一步与群众建立间接联系,在很多建立工会的案例中,都是官方工会与XX公司一同建立工会。

官方工会要解决这事的唯一办法就是绕过资产阶级,直接联系劳动群众,这可能吗?从这一点上讲,除非发生这样一件令绝大多数人都难以置信的事情——组织起来的群众主动集体加入官方工会,否则无法解决,而组织起来的群众主动加入工会的核心是组织起来的群众,谁能真正把群众组织起来?只能是我们共产主义者,这就是第一件事里最考验政治智慧的地方了。

第二件事,作为官僚集团中介入劳资纠纷的官方工会,必然反映出资产阶级-官僚集团-无产阶级这三大阶级之间的阶级关系。在资产阶级力量相对强的情况下,官方工会不是送花生油,就是给资产阶级当打手,在无产阶级力量相对强的情况下,官方工会又作为官僚集团介入、调停劳资纠纷的工具,这里讲的比较抽象,我举两个例子好方便大家理解,以下两个例子都是来自《中国新时代的阶级斗争》。

先说个官方工会给资产阶级当打手的例子,2010年的南海本田罢工事件。

5月31日,南海本田同意加薪366元,并集合所有工人现场讲解加薪流程。工人到场后,就被厂方按科室切割分组,每组配置政府人员、政府工会人员、学校老师,对工人一个个做工作。工人事后回忆,他们当时感觉到空前的精神压力,会场气氛非常压抑。会后,工人各自回到车间,由狮山镇总工会人员监督其复工。也就是在这一天,员工和工会人员发生冲突,工会人员围殴工人,数名工人被打得头破血流。工会的暴行激怒了工人,工人团结一致要求工会道歉,并追究打人凶手。

官方工会的干部围殴工人,真实的资产阶级打手,打完之后呢?没想到没压住,反而激怒了更多的群众,工人们怒火中烧。

政府的介入本给工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事后工人回忆,觉得当时非常压抑,甚至觉得罢工要失败了。然而,镇总工会愚蠢的打人行为,却彻底地激怒了工人,反而重新点燃了工人的情绪,坚定了工人的团结。

劳资力量对比发生再次变化,最后官僚集团高层介入,选择息事宁人,罢工胜利结束。

6月1日,广汽集团总经理曾庆红介入调停本田罢工事件。曾庆红收集了员工意见和要求,表示将协助工人与资方协商,并当场促成此前打伤员工的狮山镇总工会发出道歉信。

6月4日,双方代表经过5小时的艰苦谈判,最终达成一致意见。资方做出进一步的让步,由之前提出为工人调薪24%,再提高至33%,即从本月起为每名员工调 500元。 经过长达19天的艰苦拉锯,本田工人大罢工最终胜利结束。

这个转变说明拳头不是任何时候都管用的,有时候只会适得其反。官僚集团发现工人的力量相对强,一时半会压不住,自己手底下的官方工会又搞了个围殴群众的事,让斗争矛头大有转向官僚集团的可能,于是选择让资本家出点血,让“资产阶级打手”(狮山镇工会)道歉。

我们再看个官方工会干了点好事的例子,2016年兴隆厂罢工事件。

兴隆公司是一家港资企业,以生产加工电子配件为主,为某外资品牌代工。1996 年在沿海某地建厂投产,辉煌时拥有员工4000 余人。2017 年初,员工下降到 500 余人。该厂工龄在 5 年以上的老员工约占 50%,平均工龄约 6 年。

先看看兴隆厂的资料,我们发现这个厂,半数以上都是老员工,有经验,有稳定的社会网络,了解情况的同志都知道,这种相对稳定的人员情况意味着该厂工人的力量不弱。

在上月工资到手的第二天,有工人在厂区张贴、发放传单,号召大家于三日之后在厂内集结维权,传单上留下了工人代表的姓名、部门和联系方式。三天后一早打卡时间前后,200 余名一线员工应约聚集在厂内,观望一个小时后,见企业无人回应,便分拨前往镇劳动办。区镇村三级劳动办和工会工作人员介入。企业方派两名经理级管理者参加,态度傲慢,出言辱骂工人代表。

斗争开始,工人们主动去找官方工会,官方工会介入以摸清罢工中的劳资力量对比。

罢工第二天,兴隆厂班组长代表到镇工会申请法律援助,提出七点控诉及诉求:1.五险一金没买。2.年假调休不经本人同意,强行调休。3.工资延时发放。4.陪产假没有补贴,高温补贴没有。5.随意罚款。6.订单外发。7.买断工龄。相比较于一线员工,班组长提出的诉求更具有法律依据,并明确提出了买断工龄的要求。之后,工人代表组织了五个工人小组在厂门口轮班,预防企业拉料出货,同时动员工人捐款购买帐篷等物资,三天内共捐款4200 余元,购买帐篷 15 顶。企业派出安保公司黑皮到各生产车间把门,与罢工工人对峙。

第二天,工人代表找官方工会申请法律援助,并且做好了充分的罢工持久战准备,这让资方一时间压不住工人,此时的阶级力量对比是无产阶级占上风。

罢工期间,一名已经回外地老家的退休工人被工人代表说服返回工厂,工人代表亲自陪同该工友去社保局申诉。尽管得知企业的“补偿”是针对没有缴纳养老保险的工人,这名工友仍在代表的陪同下成功取到了近万元退保金,以及企业发放的返乡路费一千元。

罢工期间一个按规定本不该得到补偿的工人得到了补偿,这表明阶级斗争才是决定法律这些纸怎样落实的因素,也说明工人们的力量并不弱。

在工人代表的组织下,兴隆厂工人坚持了整整一个星期的停工,在假期结束后,参与罢工的人数增加到350人,终于将港籍老板逼回大陆。在管理层面前,该老板仍不承认搬迁,并拒绝工人买断工龄的要求。在镇劳动部门的主持下,企业管理层与员工代表及数十名员工在工厂会议室继续谈判,企业当场拿出工人代表签字“自愿放弃”购买养老保险的声明,谈判陷入僵局。之后,作为对工人罢工的回应,企业方在劳动部门的压力下,做出改善管理、补缴社保公积金、并按照60%的标准向准备离职的工人支付补偿。

“在劳动部门的压力下”,同上一个例子所说的,官僚集团面对打不垮的工人阶级,只能选择迫使资产阶级妥协,以尽快平息罢工事件,确保统治秩序的稳定,而官方工会及其他官方劳动部门也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官僚集团介入、调停阶级斗争的工具,对资方施压,以工人的胜利作为这一破坏地方政治稳定的群体性事件的结局。

看完两个例子,我们很容易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官方工会有用还是没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资无两大阶级之间的力量对比。

资产阶级力量相对强,那么官方工会就是资产阶级的打手,或者只会发花生油。

无产阶级力量相对强,那么官方工会就是调停劳资纠纷、维护统治稳定的调控器,有时候甚至像是“正义天使”、“新时代海瑞”。

这种摇来摆去的官方工会,我们肯定不喜欢,根据第一节所说的,要想让官方工会一直都能有点用,就得让官方工会能组织起群众,能吸纳群众加入官方工会,但很显然,单单靠官方工会本身是做不到的,所以就有人想撇开官方工会搞独立工会。

那么,独立工会能不能行呢?这就是《谈一谈工会》第二部分的内容了。


参考

【1】 外卖骑手也有“职工之家”!全省首家骑手工会成立 (oeeee.com)
【2】 杭州市总工会 - 杭州首个网约车联合工会在临平成立 (hzgh.org)
【3】 兴隆县成立运输行业联合工会 |380余名货车司机找到“娘家”
【4】 王立群到县运输行业联合工会调研
【5】 深入开展“工会进万家·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温暖行动” |兴隆县总工会慰问房产中介一线新就业形态劳动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6 06:11:20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水果战胜橙留香网友关于工会问题的第二篇文章

先发上来 等一下再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6 07:12:41 |显示全部楼层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49704

请到这里阅读经过编辑的文章,更便于阅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6 07:14:35 |显示全部楼层
“官方工会无法直接与群众建立广泛联系,那么只能与企业进行打交道,通过企业再进一步与群众建立间接联系”。这一段,就像革命前国民党政府无法下到农村基层,只能依赖地主、豪强大户、宗族维持基层秩序,并通过地主建立保甲、征兵征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6 07:15:41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官僚集团中介入劳资纠纷的官方工会,必然反映出资产阶级-官僚集团-无产阶级这三大阶级之间的阶级关系”。这一段,不很准确,官僚集团不是独立的阶级,而是代表资产阶级掌握政权,维护资产阶级共同利益。但是作者所说的三角关系是存在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6 14:08:42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12-6 07:14
“官方工会无法直接与群众建立广泛联系,那么只能与企业进行打交道,通过企业再进一步与群众建立间接联系” ...

能不能详细说说,为什么不能建立联系啊?我其实不太明白,因为我相信官方工会内肯定有人会做群众运动的,但为什么就是不做,是不符合他们利益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6 14:23:45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现在的群众运动能不能参考,白区时期中共地下党的做法,当然不是完全一样,但现在和当时面临的情况是一样的,没有行政权力没有合法地位。那么当时的经验是不是可以当作参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2-6 17:11:01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 发表于 2021-12-6 14:08
能不能详细说说,为什么不能建立联系啊?我其实不太明白,因为我相信官方工会内肯定有人会做群众运动的, ...

因为要把群众组织起来,获得群众支持信任,光靠说话是没用的,只能靠通过斗争,就跟我在《左派做工人工作》里面说的那样,官方工会想获取信任,就得斗争,但官方工会的人、钱、权都是来自官僚集团,而不是工人阶级,而官僚集团在具体斗争中的三方关系又决定了官方工会的站位,如果官僚集团铁了心要对工人下死手,那工会也不可能在斗争中逆转狂澜强行改变力量对比,一个不能帮助工人阶级的组织是不可能得到群众支持的,除非官方工会与官僚集团撕破脸,完全脱钩,摆脱其阶级局限性,但这就跟独立工会没有区别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6 19:21:33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 发表于 2021-12-6 14:23
其实现在的群众运动能不能参考,白区时期中共地下党的做法,当然不是完全一样,但现在和当时面临的情况是一 ...

其实当年的经验到底是什么都不容易弄清楚。现在能看到的那些特色夸耀自己光荣历史的文章很有涂脂抹粉、春秋笔法之嫌,基本可以概括为多亏了党中央的英明指导。就拿红中上刚发的“群众运动的成功范例——波澜壮阔的一二一运动”为例,它说面对敌人的诋毁,“针对反动派的这些行为,罢联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对敌人的污蔑进行有力有据的驳斥”,然后就成功了。事情有这么简单吗?你的反驳文章可能发的出去吗?它说“同时,在昆明45所大中学校的学生自治会中,地下党和民青能掌握的占20所,地下党和民青成员能影响的有16所,处于中间状态的有6所,被三青团所掌握的仅有3所。”你觉得今天的学校有哪个谈得上是“被五毛把持”或者“被自由派把持”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6 21:54:24 |显示全部楼层
经济斗争,特色官僚工会会根据情况,有时会倾向工人维权,但是一旦上升到政治斗争,比如要求建立独立工会,特色不会妥协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5-29 07:45 , Processed in 0.032681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