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795|回复: 12

老保常用反跨话术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1-15 02:12: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2-1-15 03:42 编辑

老保常用反跨话术(转载)

2022.1.3 原作者T,,,,,,,,o


你们这是一个一个一个“叠buff”啊啊啊啊啊啊

这种话语来源于二元性别论,只能有“男”“女”两种性别的对立。同时借此抨击西方的政治正确话语下的所谓多元主义。境外势力学同理。(但实际上这种多元性别论并不是激进的)


tef(注意不是terf) 经常声称transfem们抢占她们的私人空间

排跨女权经常通过抨击侵入的异质性他者来塑造自己的“女性”主体性,而属于更弱势群体的transfem就成了构成性例外。在这种基础上,曾经被迫依附于种族主义的科学话语就成了她们维护私人空间的理由。即所谓的Y染还原论与SRS(性别置换手术)决定论。
但我们知道,属于女性的私人空间绝非a priori的。可以参考
https://www.douban.com/note/798378708
https://www.douban.com/note/820577147

lgbt是小资产阶级的自我意淫

男尊左翼的陈辞滥调,所用的还是一种阶级矛盾压制性别矛盾的独断论。这种成因可以参考(人名)的文章。

https://band.us/band/86180635/post/372


transgender可以,但你们裹挟政治正确上街不行

反cancel culture 的狗哨,但Trans'right和其他权利一样都是斗争争取来的,不行动权利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现代性的裂缝反而給我们一个机会。

mtf们很多都是抑郁、逃避现实才成为mtf的,他们沉迷二次元就是明显的证明

庸俗的心理主义,这种认识通过经验的因果性来抹煞性别操演的可能。借而通过这种话语将transfem置于以心理健康为“约法”的社会的例外。


部分伪娘有一种优越感:mtf不会穿搭,身材不太好,长得比伪娘丑

事实上据笔者了解,多数transfem日常还是衬衫+牛仔裤的中性服装,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小裙子。另外学习化妆穿搭自然也需要一定的财力时间支撑,transfem们的经济状况优渥的自然是少数,天赋党也是少数。另外要求mtf都能pass到跟漫展上的伪娘一个水平,本来就是男凝。



其他的欢迎补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1-15 02:13:11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1-15 02:20:12 |显示全部楼层
刷知乎看到一个学院派发的此文,觉得跟西方那些“左派”莫名相似,便转来乐呵乐呵。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1-15 02:30:58 |显示全部楼层
佐派怀旧主义的批判

发表于2022年1月12日,原作者虚,,,机。




我想我可以这么钦点:绝大多数佐派已经放弃了未来。

马克•费舍观察到,人们不仅无法想象资本主义的末日(能想象世界末日,也想象不了糠主义),更无法想象未来,所有的事物都滞留于当下,而来自过去的幽灵不断地侵扰着现实——以及人们的精神。在名为新目田主义(市场斯大林主义)的候机大厅下,绝大多数佐派选择了与佑派殊途同归的一张机票,它上面写着:“目的地:过去(福利国家,社民主义,十月2.0等等)”,这架航班将永远延误,而硅谷和ShenZhen的卫星却不断地从未来返航,带来新消息和新机遇,他们说,脑机接口将在数十年内实现……

在什么时候,未来被取消了?我们似乎能回到线性时间上的一点,比如阿连德的牺牲是60s佐派运动的收束。未来在过去被取消了,这看上去是很诱人的结论,因为它让现代的佐派找到了一个理由逃避,“不是我,不是我!”……温斯顿相信过去被派对夺走了,未来属于派对。怀旧主义和人道主义的佐派们喜欢乔治奥威尔,谁不喜欢沉溺在甜蜜的,安稳的童年美梦里,隔绝那些深不可测的,一片混沌的未来?

未来被奥威尔们取消了。哀悼过去!有人哀悼红旗落地,有人哀悼自己的童年,有人哀悼(自审矣)“黄金年代”,还有人,甚至犬儒到哀悼自己没能在几年前事业成功。在线性时间内,过去完好而圆满,它就摆在那里,多么悲哀,它竟然被派对控制(夺走)了!要是派对没有控制,那该多好!革命,就是生活在过去!革命,就是与过去和解!

自然的,给定的,宿命论的。这些神学式预设(原初统一的伊甸园)本是佑派的专利,但是有许多所谓佐派也跳出来,接受了这些据称是必然的东西,主动地同意了这些先验的界限。摆弄着经验主义历史学的“佐派”告诉我们,什么东西如何失败,什么东西会再演,所有东西都逃不开线性时间。人类中心主义眼里的历史里只有人类,只有纯粹意识形态,而什么气候变化,控制社会等必将以某种形式终结人类世的情势,在这些福山主义者那里通通都是不敢谈的问题,因为这些会破坏宝贵的历史连续性。

是的。未来被取消了。正如Nick Land所讽刺的那样,佐派将在他们的怀旧主义和正治性抑郁中毁灭。

可是未来,还未到来。

但是发明未来?可否太晚了点?不。因为一直都有人致力于发明未来,那些乌托邦主义者。所有的当下都蕴含着未来的因素。未来不是某个物,不是给定的礼赞。未来,是可能性条件的实现,是潜在性的复归。我们肯定那些历史里不曾实现的异质性因素,并不是出于某种怀旧主义。我们要的不是过去的表象,而是过去的地表下的时间的种子,让时间的流动之所以可能的不可或缺的未来(作为永恒轮回的纯粹差异)。没有未来,就没有一切。革命永远是先验的,就在于他们要在虚空中创造不曾存在的时空。世界一直都在毁灭,因为它一直在创造从未有过的东西,没有毁灭,就没有创造。稳固的过去并不存在。

一切固定的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一切等级的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
这就是我旗帜鲜明地反对人道主义和佐派抑郁,而推崇巴迪欧式ACC主义的原因——一种狂喜的先验虚无主义/新理性主义。我并不怀念猫猫主义的过去,但是我认为绝大多数左派并未达到猫猫主义作为革命的恐怖主义—虚无主义—乌托邦主义—加速主义的高度,这在今天是绝对罕见的东西。一万年太久,我们只争朝夕。有人会问,一万年怎么被压缩为朝夕?在这场持久战里,我们怎么可能看到到未来,甚至创造它?你在叫嚣那些沉溺在过去里的人们去挑战他们根本见不到的未来,你明白这要付出多少代价吗?

如果佐派不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那还要佐派干什么?如果时间即是给予的命运,为什么要装作在反抗?

如果一个世界已经存在,为何它就不能不存在?

为什么过去不能被彻底遗忘?

为什么自认为革命的人们,要屈从于时间的命运?

写得够尖锐了。大概会惹怒你组不少人。不过对于从未都认为自己没有过去的我来说,怀旧甚至不是一个选项。要做什么都是自己的选择,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你唯独做不到的就是回到过去,因为你要做的始终是涉及到未来的。如果佐派就是选择怀旧,我看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别当佐派。这个标签没有任何意义(价值),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勋章成就。没错,发明未来注定是长期的任务。我相信这个火种不会断掉,不过就算未来断掉又如何?它现在不是还存在吗?没错,无产阶级没有未来,革命没有未来,因为本来就没有完全复现过去的未来,无产阶级的未来不是他们自身的永恒,而是无产阶级自身的消失,所以无产阶级当然没有未来,所有的痛苦与甜蜜也都会消失。问题不是如何去存在,而是如何去虚无(创造)。如何在过去的碎片里找出那些与过去决裂的未来,并将它们拼凑在一起?

但会有革命的奇迹吗?就以列宁的《远方来信》来收尾吧:

奇迹在自然界和历史上都是没有的,但是历史上任何一次急剧的转折,包括任何一次革命在内,都会提供如此丰富的内容,都会使斗争形式的配合和斗争双方力量的对比出现如此料想不到的特殊情况,以致在一般人看来,许多事情都仿佛是奇迹。




——A——人道主义还是不能抛弃的,但什么算人道可以商榷。话说回来任冲昊算不算技术ACC主义?

—楼主 对 A—人道有其历史版本。而人道主义又是什么东西?尝试加固人性的版本,因为在今天,它看起来在崩坏。非人道主义是激进主义的底线,这点没得商量。因为人道主义的底色是怀旧的,更有数不清的例子表明人道主义和反革命的共通。

—A 对 楼主—主要你球前现代式的灾难从来不少,而应对方式也类似。我不太清楚这里面人道主义与人道的差别。

—楼主 对 A—你可以利用人道主义,但你不能成为人道主义者。“人道的”最多最多只能是一个阶段,不能是目的(反的就是康德!)前现代灾难指什么?新冠算是何种意义上的灾难?我想除了最极端的阿甘本壬,大多数左壬都会认可,对付新冠,我们只能采用一种非人道的手段,新冠难道是一种前现代灾难吗?你齐说,面对这些非人灾难(后人类状况),我们只能采用非人道的战时糠主义,对此我是相当认同的。人道主义排除不了非人,因为它就是建立在非人之上的。再推进点,面对疫情当然也可以选择什么都不做,但这也是违背人道主义的。你苏早期的生物政治出发点就是乌托邦主义,但是实际手段却很“恐怖”。你偏要说人道,其实斯大林主义还更人道点。

—A 对 楼主—过去你球的大规模传染病放到今天怕是直接崩盘。

—楼主 对 A—这就过了,罐子确实是目前最具威胁的瘟疫,只不过裸猿的手段也提高了。我的意见是,你显然不能把罐子当作前现代的东西。因为它来自于自然。而作为灾难,罐子却又是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必然结果。显然我们是没法和病毒共存同时又人道的。别管你是前现代还是后现代,病毒全都一视同仁。前现代灾难,很多人都会诉诸一种地区特殊性。但有必要提到,正是后现代资本主义提倡的这种文化差异性才给前现代留下了缝隙。盲目强调前现代的独立性,我看很容易陷进后殖民主义的问题。





——B——现在再回头看(古墓派)所谓的“还没有舆论大反攻”年代的舆论,不管是正治还是娱乐,依旧感觉其中死妈浓度高的爆炸:目田,但是汉族和白人的目田;皿煮,但是没有底层人口的皿煮;萌二,但是把日本死宅的一整套厌女学了过来;生态,但是却还有无数人连这些却都接触不到。





——C——我不理解为什么佐派要自认为是“非人道主义”的,而不是抢占人道主义的定义权。如果佑翼使用了自由平等民主人权这些词,佐翼应该为与对方切割而走向这些词的反面吗?

—楼主 对 C—很简单。人道主义依据的是不是观念,而是人类学机器。人文学科的话语实践,意识形态国家机器都在不断地生产“人类主体”。“人权”等人道主义话语具有其物质基础,这一符号脱离其符号体系就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是争夺人道主义的定义权,而不改造人道的基础,那么就实际上和佑派殊途归途。如果我们都改造了人性的基础了,还有必要称其为人道主义吗?这也让我想起了葛兰西主义的问题,要先有文化领导权,然后再搞革命就容易了。然而资产阶级不会给你留这个机会的,即便你文化上“赢了”,没有现实实力,文化依然没有用处。葛兰西主义在今天被蟹黄堡和另类右们逆练,我想并不是什么偶然。不是简单地走向人道主义的对立面。而是根本不和人道主义在同一个层面玩了,是否定之否定。干脆把人道主义和反人道主义的整个平面给否定掉。你组之前的e姓网友(指Edward nara,原P组成员,被逆模因纸片人以洗白民国为由驱逐)认为,猫猫是具有实际统治效应的幽灵。今越南如此全怪猫猫!我那时就说猫猫就是个系统塑造的符号,起作用的是整个体系。所谓人权这类意识形态话语也是差不多的,不要以为某些符号本身有多大影响力。人权在现实里没有一丁点影响,真在影响的是人道主义。

—C 对 楼主—什么是“人性的基础”,怎么改造?比人道主义更高的层次是指什么?

—楼主 对 C—复读“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改造社会关系,必然涉及到改造人的问题。举最常见的例子,赛博女性主义声称要消灭性别,通过赛博格化,人造子宫等手段。人道主义并不允许这些对人类的改造,我已经见过不少本质主义女权直言费尔斯通,哈拉维之类的太恐怖了(凡是承认有必要改造的,就已经沾点后人类了)另外,我可没抽象地说后人类主义是人道主义的更高层次。人道主义客观上不可能永久存在,而共产主义并不是让现存状况永久存在的事业,而是消灭现存状况的事业。

—C 对 楼主—即使是人类改造,也能说是为了人类整体利益而“更加人道主义”的,何必反对人道呢?

—楼主 对 C—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在把一个东西拆得面目全非然后再拼起来之后还说它是原来的东西了。既然多数自称人道主义的都反对后人类(我可以给你报出一堆菜名,比如福山,这个高举自由人本主义是历史的终结的人道主义者),还把后人类主义归为人道主义的一部分或者说是直接产物就很无趣了。这里面存在着客观上的冲突。顺便,这也是我为什么很讨厌某些人文主义者动不动就把优秀的科幻小说开除科幻籍,然后还自以为是地赋予其光荣的“更有文学性”。人道主义的最流氓之处就是它啥都能给你还原为人道的,动不动就人性的。是,我不会放弃解放的概念。但是人权的概念还是算了。人人生而平等是事实上的欺骗,糠主义或者后人类主义也不是生物平等主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1-15 02:32:02 |显示全部楼层
水果战胜橙留香 发表于 2022-1-15 02:30
佐派怀旧主义的批判

发表于2022年1月12日,原作者虚,,,机。

文章来源:https://zhuanlan.zhihu.com/p/45651223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15 03:54:14 |显示全部楼层
还 a priori

这是半外围国家部分小资在精神上附庸于核心同类的结果

也是资产阶级正常统治时期,失败主义和冒险主义、宿命论和个人英雄主义交替占据“激进”小资头脑的反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15 09:39:18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文章,看的我害怕。他想讲什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15 10:45: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井冈山卫士 于 2022-1-15 10:49 编辑
激活 发表于 2022-1-15 09:39
这种文章,看的我害怕。他想讲什么

你害怕了就中了他们圈套了。后现代文化左派是靠着向其他左派乃至全部劳动人民秀优越来维持自己的基本尊严的。这种“害怕”的原理很简单,他们说的东西仿佛是左翼话语,但是却偏偏用歪七扭八的方式组合起来,让你看不懂。然后他们故作深沉的态度又让你认为你听不懂是你自己的问题。进而让你自己怀疑你自己的进步思考毫无意义,然后你就“害怕”了。

他们就是拿着80年代欧陆“左翼大牛”在巴黎的苍蝇馆子里的酒后狂言,来对咱们这群山沟沟里的马克思主义者搞PUA的。

说实在的,他们的水平远不及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他们对未来能对中国革命产生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15 13:15:18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2-1-15 10:45
你害怕了就中了他们圈套了。后现代文化左派是靠着向其他左派乃至全部劳动人民秀优越来维持自己的基本尊严 ...

确实,什么赛博格化,人类改造??赛博女性主义? 我入马学的时候,进过类似西马的群,他们对中国共产主义是不屑的,他们的不屑还不是托那种,而是很有优越感的。他们这样怎么维持自己的小圈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1-15 16:15:18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 发表于 2022-1-15 13:15
确实,什么赛博格化,人类改造??赛博女性主义? 我入马学的时候,进过类似西马的群,他们对中国共产主 ...

互相吹捧,空间b站知乎什么的发些没人看得懂的东西,忽悠一些年轻的同志,原来好好的一个说人话的小同志,跟这帮舌头抽筋的左呆子混久了,就变得不善人言了,于是就显得不说人话才算是理论纯熟的表现,就跟“背书拜物教”一样。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5-19 07:10 , Processed in 0.023075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