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782|回复: 61

崛起的津巴布韦帝国主义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4-5 04:01:14 |显示全部楼层

睡不着,越想越气,头一次辩经成功却没有说服观众,非常emo,遂记录于此。

首先,像个小学生记仇一样,在此记录一段与学院派的嘴炮。

以下是记录:

A:这图说的是在非洲投资最多的十个国家,如果仅凭这个就得出赛里斯是/不是,那么毛里求斯也可以是/不是。所以我说了,你一定要去计算利润率。。。。超额利润是最关键的东西,两个体积一样大的气球和铅球,我们总不能因为体积相同就说他俩是同一种东西吧,所以你要去算一个指标,列宁说的超额利润,也就是现代zcjj统计里的“海外初级收入”。

B:所以投资量能说明什么……以一个量化标准来定义一个概念是吧。二者的区别在于质而非量,你无法用量化标准区别概念,你算再多数字也不能说明是否是帝,利润率仍不是质,它还是个量化的标准。

C:我觉得没什么毛病:质决定了一个物质的特性,而不是量。

A:利润率就是质。。。

B:你能用一个数字将其框定住,还是质是吧

A:我的一块钱只能买一瓶矿泉水,而马云的一块钱却可以拿去搞投机赚10块钱,量都是一块钱,但利润率完全不一样,这就是质的区别。

B:这是质变引起量变,区别在于背后的质,你是在用量来描述这个现象,利润率是怎么产生的,我问你,它难道是被你算出来的吗?它能被你算出来还叫质吗?

A:你不去计算利润率你怎么知道这到底有没有获得超额利润?

B:这是后果……

A:利润率是可以被计算出来的。。。我的大哲学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发展了快一百年,利润率的测算又不是做不到。

B:原文说的是后果,我的意思是,你能算出来就不是质,是量化的,数字就是量,懂吗?你原文里的超额利润,已经标出来是后果了,首先就不是你所说的所谓定义。其次,帝国主义的形式不同,对现实施加的影响肯定也不同,这是那个年代的帝国主义,或者赛里斯还没到榨取超额利润的程度,同样也不能说明它就不是帝。

A:所以,没有超额利润也可以是帝国主义?

B:为什么不能?

A:如果没有获得超额利润也可以算是帝国主义,那请问帝国主义区别于一般zbzy的特殊性在哪里?在于垄断吗?那么津巴布韦、肯尼亚、秘鲁、菲律宾、埃及也是帝国主义了,看这篇文章,津巴布韦、肯尼亚、秘鲁、菲律宾、埃及这五个国家的金融业集中度均在50%以上,肯尼亚的5家最大银行占72%,巴基斯坦的5家最大银行占90%,秘鲁的5家最大银行占76%,菲律宾的5家最大银行占56%,津巴布韦的5家最大银行占97%,如果仅凭垄断就断定为帝国主义,那我是不是可以称呼毛里求斯为帝国主义?津巴布韦帝国主义呢?

银行业结构的国际比较和实证分析.pdf
​max.book118.com/html/2017/0608/112531678.shtm
在当今世界,已经很难再找到一个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国家了,几乎都在资本集中度上达到了接近或是超过帝国主义标准的,所以我们要考察的就不只能是垄断,而是对外资本输出。所以我在第三章中对中国的对外投资做分析是顺理成章的。

正如列宁同志所说:由此可见,资本输出是在 20 世纪初期才大大发展起来的。在大战前夜,3个主要国家的国外投资已经达到1750-2000亿法郎。按 5%的低利率计算,这笔款额的收入一年可达 80-100 亿法郎。这就是帝国主义压迫和剥削世界上大多数民族和国家的坚实基础,这就是极少数最富国家的资本主义寄生性的坚实基础!

B:这和你所干的没啥联系吧。再说一遍量化标准不能区分概念,你什么时候听得懂?

A:得了吧,列宁都能引用数据,为什么我不行?

B:你尽管把头扎进这些数据里吧……你反驳中帝论的现实意义在哪里?你的目的是什么?列宁是在讲述帝国主义的暴行,而你还在想赛里斯到底是不是帝国主义,你反中帝论有何现实意义?是中帝论反动吗?你能不能回答我的问题,我要跟人对话,不是数据!

A:如果你认为中国是帝国主义,那么你就必然要面临一个问题,中国的无产阶级会不会像过往的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内部的无产阶级那样被改良主义所阻拦?如果你认为中国是帝国主义,那么你就必然要承认中国是获得了超额利润的,那么你就必须思考中国无产阶级何以克服改良主义。再说了,你见哪个帝国主义国家是不断流失本国劳动的?你看这个资产收益率就知道了,外资在华收益率是中国海外资产收益率的整整两倍。



B:这是现象,不是本质。

A:你告诉我这是获得超额利润的现象?我再告诉你一个事实,中国一年的出口商品约包含9000万劳动人年,其中约1800万输出到美国。你告诉我这是帝国主义?

B:帝国主义跟超额利润毫无关系,求你不要再钦点了,我为什么要承认赛里斯有超额利润?

A:没有超额利润就无法称之为帝国主义,不然我完全可以说津巴布韦是帝国主义

B:又来钦点了,后果是什么意思不懂吗?我也说了,量化标准无法区分概念,你自己的例子可以很好的反驳你自己。

A:那我问你,津巴布韦是不是帝国主义?

B:那它为什么是?

A:津巴布韦怎么可能是帝国主义啊我的B哥。。。他是被剥削的,他的剩余价值是流向帝国主义国家的。。。

B:那你这算不算是感性判断,仅凭你的直觉就可以否定掉了吗?

结论:“津巴布韦帝国主义在非洲”,简称《津帝》。

无聊的个人感触:学院派为了保障他脑袋里那套理论的自洽性,甚至可以用脑袋里的理论来否认一切现实。(“数据不能反映质”)

以及,未明子的粉丝是真的太教条了!!!气死我啦!真是太睿智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4-5 04:18:41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辛苦。

揍他们不是目的,揍他们让观众看到才是目的。

要不水果整理一下写一篇文章出来,发在红色中国网,让这些人的观点都亮亮相。这样就能起到更大效果。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4-5 04:19:59 |显示全部楼层
大概的情景是一帮未明子的学院派粉丝,很推崇未明子的哲学视频,依靠自己在宗派组织里的影响力(类似于意见领袖),辩不过就说我的政治经济学是没有辩证法的经济学,是资产阶级形而上学的政经,还说什么马克思没有经济学,马克思只有政治经济学批判,所以我所列举的数据与推导过程都是流于表面的浅薄之物。
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怎么批这种拿着哲学黑话来锤经济学的牛马。
其实想了一下,发现他一直说“质”,我就应该举个例子来说明“质”(帝国主义的核心性质)是可以被我们发现的,就比如我们拿到一颗金属球,可以通过测量它的体积和质量从而得知他的密度,也就是发现“质”当时就应该这么回击的,可惜事后才想到。而且辩论的时候一直是对方在自己最擅长的哲学黑话领域,我应该迫使他放弃哲学黑话转入到经济学或是具体论据上进行批驳,把他从主场拉出来打,让他自己矛盾。
差不多复盘完了,未明子的粉丝是真的睿智,服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4-5 04:29:35 |显示全部楼层
气死我了,这未明子的粉丝也太高傲自大了,靠着自己是领导层就耍赖,单方面宣布自己胜利,落后观众还都纷纷为他拍手叫好,太气了,要不是没时间,一定要把他的脸给打肿掉。
有空了要学哲学,不然这哲学领域长期被学院派把持,只会继续荼毒无辜青年同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4-5 04:31:44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2-4-5 04:18
辛苦辛苦。

揍他们不是目的,揍他们让观众看到才是目的。

他们太能写了,加起来快四百页的中帝论小册子,已经不是小册子了,已经是两本书了。
真是搞不懂这帮人怎么生产出这么多垃圾的,太能写了,灌水的奇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4-5 04:48: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井冈山卫士 于 2022-4-5 04:51 编辑
水果战胜橙留香 发表于 2022-4-5 04:19
大概的情景是一帮未明子的学院派粉丝,很推崇未明子的哲学视频,依靠自己在宗派组织里的影响力(类似于意见 ...

辛苦辛苦,别生气。

他的“质”的本质是他自己的意见。你说的任何东西只要与之不一样,就先把你说的一切打成“表象”。这样就建立了“本质”对“表象”的优越感。

然后,再根据你提供的信息,比如数据,提出“定性”分析由于“定量”分析的说法,建立他自己“概念”对你的“数字”的优越感。

然后,看你是搞经济学的,就把你和资产阶级经济学等同起来,建立他自己“政治经济学批判”对你的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优越感。

最后,他的认知水平的局限导致他既无法理解你对中帝论的反驳,也无法理解你为何反驳中帝论。因此就借用80年代中国西马研究的“实践唯物主义”,来建立他作为“人”对于你的“数据”(即某种物)的优越感。

他根本就没准备和你辩论,他完全是在用各种词汇碎片来秀他本不存在的优越感。
你要问我为啥对他们的这套手段如此清楚,我只能说在参加红色中国网工作以前我也是这种靠着左翼话语来寻找温暖的人。他们孤独得很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2-4-5 06:42:36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2-4-5 04:48
辛苦辛苦,别生气。

他的“质”的本质是他自己的意见。你说的任何东西只要与之不一样,就先把你说的一切 ...

绝了,这对网左的形容着实形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4-5 08:24:30 |显示全部楼层
水果战胜橙留香 发表于 2022-4-5 04:19
大概的情景是一帮未明子的学院派粉丝,很推崇未明子的哲学视频,依靠自己在宗派组织里的影响力(类似于意见 ...

说你形而上学?

他们明显犯了割裂量与质关系的错误

水不到100度,就是不会沸腾

脱离量谈质,就等于可以脱离个别谈一般,就与白马非马一样荒唐

对于这些学院派(就是宗派主义教条主义分子,他们教条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护宗派,宗派的立场决定了死守教条),可教育教育之。不可教育的话,不要浪费太多时间,重在争取群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4-5 08:30:02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宗派主义、教条主义分子,老的、小的,中的、洋的,差不多都一个德性。但他们不会有真正的群众的,他们的粉丝一到阶级斗争战场就拉稀,没有例外

所以不要气,更不要“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4-5 08:54:14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辩经显然是你占优势,对方根本就没说出什么来。不过你是有准备的,他们是仓促应战,这种现象也正常。你不是说他们写了小册子吗?那应该算是他们的最高理论成果了,如果能把它批判一番效果会更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7-3 19:33 , Processed in 0.022645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