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082|回复: 10

整体视角、不变资本的论述和学习马克思主义的角度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22-5-6 23:01: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2-5-8 22:40 编辑

今天我看了几篇站内《学点马克思》,想了想几个问题。这些问题在我中学学习马克思时、与人交流马克思主义时,就已经出现,但未解决。我想与大家交流一下我的想法的正确与否,请大家指正。

第一个问题是我以前与人交流时遇到的:
对方:“资本家提供了生产资料,所以工人做了十件产品,要分一些给资本家,不能十件全拿了。”
我:“资本家和地主一样,用一时的机遇和有限的个人努力占有生产资料或者说用于生产的资本,来无限剥削世世代代的无产者。”
对方:“和地主不同,资本家冒着经营风险,所以他占有生产资料或者说用于生产的资本是合理的。
此时我就不知怎么回应了。
我以前看到的说法是:资本家用裁员把风险转嫁给无产者,但我觉得这种说法说服力不够,因为资本家也会破产,倒闭。但最近我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有所提高:马克思主义只分析社会整体。在这种原则下我想到:单个资本家要对抗风险,但整个资产阶级永久占有生产资料。这样理解是否可以?

我以前在学校学习马克思主义时,也弄不懂一个问题:机器的价值在转移到商品中时,是否变多了?会有这种问题的原因是我试图找出机器的价值、工人工作的价值和产品的价值三者之间的关系,我猜想是否有一种可能:机器的价值*k+工人工作的价值=产品的价值。
刚刚,我想一种不同的角度分析这个问题。比如:
总地来说,对于一切的由蒸汽机、纺纱机所生产的布匹,它们包含了发明家、制造机器的工人和资本家、煤矿工、生产布匹的工人和资本家、以及其他所有提供生产所需必要条件的人的劳动时间。这些布匹卖出后所得货币将在这些人之间分配。
但纺织厂的资本家将蒸汽机、纺织机买回工厂时,他已经支付了与“制造机器所需劳动时间”等值的货币。因此,在卖出布匹所获得的货币中,对应“制造机器所需劳动时间”的那部分货币,已经分配给了相关的人。机器在这一刻,已经成为了空气一般的,可以让纺纱集体(包括工人和资本家)随意使用的资源,因此机器在此时已经“没有价值”。如果资本家又把机器卖出去,那么他就成为“生产机器的人们的一份子”,“机器作为商品时仓储物流的一个环节”。结论就是:因为“提前分配”,机器作为生产资料时“没有价值”……那么资本家垫付的货币又怎么算呢?机器属于资本家,资本家有权利不让工人用机器又怎么说?怎么能说自由使用呢?可是共产主义是生产资料公有制,资本家无权阻止工人用机器?或者资本家是纺纱团体中的一份子,承担提供公共资源(机器)的职责?那这时候他应该分得多少货币呢?我也认为单个实业资本家有确实要进行脑力劳动,以确定投资方向?但是他的所得又不反映他的劳动时间了,因为随大流去搞三角贸易需要他“脑力劳动”吗?

一开始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好角度,结果还是越绕越乱,像一团乱麻。真心相大家请教,如何理解这些问题?

不过就算没得出结果,我还是感到,要想学习马克思主义,应该要抓住整体进行思考,如果用割裂的,独立的观点,就容易陷入迷惑。
青年迷惑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6 23:27:46 |显示全部楼层
其他我也不是很懂,所以我不说。但关于第一个对方所说的就简直搞笑,
劳动力在使用过程中所创造的新价值总是要超过劳动力本身的价值
我们先不谈资本家经营有风险,资本家购买劳动力的时候,从来都不是说我买多少就用多少,资本家一天给工人100,工人劳动6小时就能够生产出等价的劳动力价值(也就是工作6小时所生产的商品的价值就等于劳动力的价值也就是100元) 但工人工作6小时就下班了吗?剩余的劳动时间,全部都是资本家的剩余价值。

至于什么资本家也付出了劳动,有经营风险,这就更加搞笑了。强盗抢劫一样要付出体力精力,同样也要冒风险甚至是生命危险,那么资本家为了剥削工人赚取剩余价值,你还想不承担风险?你还想不花费精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5-6 23:41: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JBXS 于 2022-5-7 12:17 编辑
激活 发表于 2022-5-6 23:27
其他我也不是很懂,所以我不说。但关于第一个对方所说的就简直搞笑, 我们先不谈资本家经营有风险,资本家 ...

劳动力在使用的过程中所创造的新价值总是要超过劳动力本身的价值是否可以这样理解:
资本不断增殖,而财富只能从劳动中来,所以资本家购买劳动所支付的代价小于劳动创造的财富。

对!财富只能从劳动中来,但资本家是否做了组织工人生产的工作?还有一个疑问,资本家和工人作为两个整体,资本家群体肯定是有求于工人群体,希望他们进行劳动的,这对理解“机器的价值在转移到商品中时不变”有没有帮助?

资本家群体有求于工人群体,但工人却处于被动地位,果然是因为工人不能团结,原来“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是这个意思。原来要解放妇女,要解放其他国家的无产阶级,要国际主义的现实意义在这里!如此简单的道理!只有所有无产阶级都团结起来,不向资本家妥协,才能获得生产资料。如果有一部分无产阶级妥协了,接受了剥削,这些无产阶级暂时的生活水平就会高于不妥协的无产阶级,导致妥协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全部沦为资本的奴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6 23:59:47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把这些问题提出来讨论。

简单说一下你问题一开头那部分的内容。工人做的10件产品里,当然不仅包括工人劳动新创造的价值,而且包括生产资料的“贡献”(从生产资料中转移到最终产品中去的价值)。简单说,比如10件产品卖100元钱,50元代表工人新创造的价值,另外50元是各种生产资料的成本(含折旧)。这后50元姑且算生产资料的“贡献”。

但是现在资本家不仅是要找回属于生产资料“贡献”的50元,而是要从工人新创造的50元中再拿走一部分。也可以说,按照资本家的理论,资本的“贡献”要算两次,先作为生产资料成本算一次,再以作为“生产要素”的资本又算一次;前一次收回生产资料的成本,后一次得到利润利息租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5-7 00:11: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JBXS 于 2022-5-7 00:20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5-6 23:59
谢谢把这些问题提出来讨论。

简单说一下你问题一开头那部分的内容。工人做的10件产品里,当然不仅包括工人 ...

对!这样说很清楚,我前面也疑惑工人使用生产资料算不算从资本家那里“借”,所以要付租金,只是想法太多太杂忘了写出来。
那么,反对资本主义的理由就是:
形式上,资本家阶级永久占有生产资料不合道义,
实际中,资本主义严酷剥削、自身矛盾导致经济危机都是反人类的,无产阶级最终会推翻资产阶级政府。我觉得第二条比第一条重要得多,毕竟世界是现实的,不是口头的。
这样理解可以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5-7 00:34:0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普通人1 于 2022-5-7 00:35 编辑

剥削就是资产阶级拿走了原属于工人的那一份,资本家拿的比他们应得的要多,因此工人们拿的比他们应得的要少。

“资本家提供了生产资料,所以工人做了十件产品,要分一些给资本家,不能十件全拿了。”

工人从来不可能全拿,反倒是资本家经常接近于全拿,所以其实已经很明显了,不是什么“工人要分一些给资本家”,而是资本家连一点都不肯分给工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5-7 02:39:27 |显示全部楼层
沟渠老鼠发表的论述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以下文章我觉得是很好的:
截图作者说,有人把木板磨成粉,木板就不值钱了。意思是说,如果劳动价值论是对的,那花在木板上的劳动越多越值钱,可实际不是这样滴,板材都破坏掉了,废物了,哪里还有价值,于是劳动价值论就是错的。还挺有点自鸣得意的小聪明的感觉,对吧。
哎~~~~~~这么low逼,好吧,咱们先来润润喉。老马从来没说过劳动越多价值越大。人家说的是,平均必要劳动时间越多,价值越大。那么你效率低,花了很大精力在木板上,也是卖不出更多的钱的。
但这位作者还不是这个意思,他实际上说,木板破坏掉了,变成粉了,压根没用了,根本就是废物,怎么卖钱?
很好,我们抡抡胳膊,热身开始。既然提到平均必要劳动时间,或者既然要提到价值,那就是说人类无差别劳动时间在商品的凝结,那么既然有一大批“人类”在干着同一件事儿,劳动的有用性是确凿无疑的,不言而喻的。除非这帮人都是傻子,一帮傻子不但卖力干活,还相互竞争,最后整出一个“必要”的劳动时间来,这不是傻逼中的战斗机吗?所以只要提到“劳动时间“,那就不要抬杠说这劳动有用没用,可作者偏偏这样卖弄,他说磨木板的是无效劳动,整个就是废的。
无效劳动本来就变不成价值,第一点就说了。然后你怎么知道磨木板的就是无效劳动呢?难道纸张纸巾不是木浆做的吗?莫非作者的厕纸是免费的?不过也是,照这智商,他蹲坑有免费纸巾,他还真会觉得纸巾不要钱。
没新意的low逼。老马还活着时,就已经有人攻击他不考虑“需求”,逻辑就跟作者扯的那样,假如针对商品施加一种毫无用处的“劳动”,难道商品就会增值吗?这帮二货以为这样就能抓到关键。问题恰恰在于,这个世界,真的存在一种毫无用处的“平均必要劳动”吗?没有意义的“劳动”,或者叫“动作”,当然存在,比如随便挠挠头,挖挖鼻孔……但真的存在一种相互竞争最后沉淀出必要时间但同时又毫无意义的劳动吗?除非人类疯了吧。就这么说吧,哪怕敲木鱼念经,在无神论看来也是毫无意义,但只要商品化,出现专门敲木鱼专门念经的分工,那就是形成价值的劳动。所以,价值,首先就是个反映历史运动的概念,它不取决于个人的喜好,于是,就这点已经判了效用论的死刑了。
作者要怎样确定价格的呢?效用,就是自己觉得爽不爽嗨不嗨。效用论确定价格的过程是这样的,拿工资打比方,老板给员工加100块工钱,发现穷比居然勤快了,产出也大了,老板再加200,哇,穷比更加勤快,产出更加大,老板更来劲了,加400,这次产出也有增加,但增幅不大了,毕竟穷比一天顶多只能干24小时,实在不能再多了,老板再加50,增幅=0了。很好,那么员工的工资,也就是员工的价格=原工资+750。这个数,员工和老板达到了和谐的统一。老板,能拿到的产出已经多的不能再多。员工,能拿到的工资已经多的不能再多了,再多估计得死,于是大家谈妥了,签合同了,均衡价格就出现了,意思是供需平衡形成的价格。
还有另外的均衡,老板先把工资降100,发现产出没啥变化,再降200,还是没啥变化,再降50,出现一点下降了,再来50,降得更多了。于是新的均衡价格又出现了=原工资-350.
经济学家把这叫边际效用,当它=0,总效用最高,供求双赢,这个价格真是利国利民啊。
这套东东,连老板自己都不信。老板招聘员工,本身就已经存在了一个市场公认的工资水平,也就是我上面提到的”原工资“,看看上面那段话就知道了,通篇就提到了工资的波动对应产出的波动,那么”原工资“是怎么确定的呢?经济学家是不管的,觉得这都是琐事儿对吧,觉得无非从0开始,让穷比免费打工,再每隔100加上去,评估产出?没几天人就跑光了信不信,市场会给老板这试错的机会吗?
实际上还真有不少老板这样干的,今天降薪,明天取消班车,总之福利一天天少了,只是,这不是为了确定什么工资均衡价格,而是要逼人离职。
为什么”原工资“加到750,产出就不再提高呢?经济学家也是视而不见的。只要边际效用=0就成了。价格确定,成交,多轻松啊。可是,为啥偏偏就到750,就有这个现象呢?这难道不是问题吗?
所以说,供求平衡,就是经济学家的安乐窝。只要找到,他们就可以什么都不干。
可以想象,如果作者的老娘买一条鱼,他吃肉,老娘吃骨头,他肯定很嗨,效用最高,因为他和老娘需求和供给完全吻合,平衡了!
信不信,2条鱼,一人一条,他娘照样能吃的进去而不仅仅是骨头。
那么供需平衡到底是啥玩意呢?1条鱼是平衡,2条鱼也是平衡,可老娘偏偏就买1条,宁愿自己吃骨头?
原工资+750是平衡,原工资-350也是平衡,怎么就从同一个原因对应出两个不同的价格呢?这难道不是问题吗?
供需平衡就好比拔河
起初平衡点在中间。然后偏左,偏右,每个点都可能形成平衡。也就是说,平衡可以对应无数个地点,反过来,平衡跟地点毫无关系。因为不管在何时何地都可以形成平衡。对拔河来说,从平衡能够反过来测出地点吗?完全不行。相反,地点只能由跟拔河毫无关系的机制,比如GPS卫星来测定。
同理,价格的确定,当然是跟供需无关了。供需只能导致波动,但为什么是这样一个值,不同的均衡为什么对应不同的值,这才是研究的开始,但砖家们就休息了。
所以这叫庸俗经济学。庸俗,就是把现象看做原因,老娘吃骨头,这是均衡所确定的,再没有别的原因了,很简单,老娘和作者要合作,一起吃光1条鱼。殊不知,明明还有很多种可能。比如2条鱼,一人一条,为什么不可以呢?讲原因啊
其实连砖家自己都承认,效用存在聚合性,即不同的人群的效用具有相似性。这恰恰是研究的起点,为什么他们的偏好如此一致呢?
政治经济学是要力图分析现象背后的原因。不可能从交易本身去确定价格,你说效用高就高啊,我还觉得不高啊,那到底谁说了算?
供需平衡本来就是很含糊的概念。供应1000,消费1000,这叫平衡。供应100,消费100,还是平衡。到底有何不同?你可以说其实供应100是不够的,很多人还是需要的。那么反过来,供应2k,消费1k,这算是供过于求?就是说多出的1k等于废物?哪怕凝聚了劳动?却由于无人需要,变成了废物,卖不出去了,所以价值=0?那如果我指出,真正的原因是,消费的1k,得跟另外一种商品搭配使用才有意义,偏偏这段时间这个商品很缺,导致多出的1k无法消费。只要这个商品产能恢复了,那1k又成有用的了。如果社会真的是这样,未免太戏剧了。
商品的价值,竟然随着另外物品的供应波动,而发生波动,这就等于说,同一个人,却由于不同人的观感,也在发生变化?人生如戏啊。
商品是劳动凝结而成的,从而具有价值,能否卖出去,这是另外的问题。当生产条件不变,价值就是不变的,确定的。而滞销,无人问津,这是各部类比例失调的问题。滞销商品变质腐烂,从而导致损失,这是板上钉钉的。倘若按照效用论,既然卖不出去,显然就是废物,连财富都算不上,根本就谈不上损失,社会依然那么美好。
平均必要劳动有没有失效的时候呢?有的,那就是价值”革命“,出现了新的技术条件,那么以往条件所凝结的劳动就会贬值和失效。但这依然是损失。我们谈的生活,不正是在谈劳动的产出,耗费和弥补么?这不是生活的本源吗?
效用论的逻辑链条是:
意识确定物质-----效用确定价格-----交易创造财富-----穷比不是唯一的财富创造者------土地资本劳力三位一体是财富的源泉------两极分化由于交易造成-----降低交易成本-----公平公开公正透明化
全套的小资梦话。。。。。。
最后发点牢骚,劝这位朋友,精力别太旺盛了,要了解经济也犯不着找这么一个低段位的主儿。你看他扯来扯去,原来觉得马克思对,因为学校老师。。。。后来觉得马克思错,还是因为学校老师。。。。你说这样的主儿,有意思没意思?他low逼,你也low逼吗?
看书要精,很多垃圾扫一眼就行啦,如果真的对政经感兴趣,就读《资本论》《自有秩序原理》即可,一正一反,满足你全部幻想。要了解财经动态,就看《经济观察报》,两书一刊,比老毛的两报一刊管用。
然后,我不希望你把此文理解为替马克思辩护。更不建议为了某个经济学的什么概念而给出什么马克思主义的”解释“,这正是某些貌似对老马有好感的左逼想干的,他们甚至想着用老马的话把庸俗经济学复述一遍,最后无非把马经庸俗化而已。
其实没啥好辩护,没啥好解释的,这是两条完全不同的体系,一个是庸俗的,一个是深刻的,有人走这条路,有人走那条路,道不同不相为谋,仅此而已。

上次写的那篇怼效用论的看来还是有人想不明白。还是被“供给需求”束缚。确实,供需是最直观的。神教把现象罗列出来,本来没错。错就错在把这叫“理论”,这就装逼过度了。
上次说过,供需本来就是很模糊的事儿,说得还是太正经了点。不如直接爆粗吧,所谓供需,就跟妞说“不要。。。。停”和“不要停”,真的分不清啊。
供需是经济管理的事情,但要说原理,那是没有供需的地位的。劳动的有用性和供需关系不是一个层面的事儿。好比妞说这几天不方便,不代表你的玩意就萎了。但神教的逻辑就是,确实是萎了
关于资本论不谈供求关系的指责实在俗不可耐。那是《股市实战》的内容。既然能被称之为“商品”,表明这必然有用,里面凝结的具体劳动必然是有用劳动,凝结的抽象劳动必然形成价值。你的玩意能勃起那就必定是有用的。
马经的基石是“劳动”,这是唯物主义一元论在经济领域的体现。不要左思右想,不要污七八糟,跟我念:一~~~~~元~~~~~~论。没错,你要掌握的是最陈旧的跟国际自由民主大势背道而驰的一元论,你要掌握的是最僵化的体系最没有多元的体系,这个体系认为,迄今为止推动人类发展的根本动力就是阶级斗争,这个体系认为迄今为止一切利润的唯一源泉是剩余价值。
都是一元的,甚至连社会主义也必定是一党专政的。这个体系就这么僵化,就这么叼。
任何商品,不要看成“物”,而要看到“劳动”,劳动是注入的,跟针管注射一样。服务型的商品比有形的商品更能体现商品的本质,那就是“劳动”。这个僵化的体系无非是把资产阶级先驱者的劳动价值论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也可以说偏执的地步,偏执才能赢哦。
不要跟神教探讨“价值”。因为马经这套体系对“劳动”实在太偏执太疯狂了,早就把神教挤出去了。连神教自己都明白,再在“劳动”这个领域呆下去,哪怕就占那么一小块地盘,哪怕在神教理论中给“劳动”保留一丁点的位置,都会让自己的理论无法自圆其说。于是神教就彻底抛弃了“价值”,没有价值这个概念了。顶多是把价格写成价值的笔误而已。
不要浪费时间去驳斥神教对价值的解释,重复一遍,没~~~~有~~~~~价~~~~~值 啦啦啦啦。。。。
因此,一个“劳动”的偏执狂把神教逼成了“效用”的疯子。一个疯子就产生了两个疯子。再不是什么劳动/土地/资本三位一体形成价值啦,也许斯密曾经认为劳动占了1/3,也许他的后代们认为劳动占得比例更加低,比如1/8,但到了神教时代,劳动=0
这就叫神教。是彻头彻尾用“交易”,也即“供需”来解释经济现象的学说,也是对资本主义自身的反动,因为他的先驱们正是用先进的生产方式彻底干翻敌人的,但如今他们又祭起了“交易”,这是哲学否定之否定的体现,也是资本主义腐朽期的体现,首先体现为意识形态的腐朽,只要一翻看神教的课本,全是交易而已,仅此而已。
神教是捍卫交易的。好多穷比一心往上爬,也认同神教,于是穷比也成了疯子。因为穷比们居然认同,没有需求,那商品就是废物。那就是说,如果老板没把东西卖出去,那自己拿不到工钱是活该,商品是废品,自己也是废品。所以两个疯子产生了无数疯子。一生二,二生无穷,真的好有哲理哦。
商品价值来自于劳动的有用性,如果这个劳动曾经有用,现在没用了,那商品就不存在了,价值=0。假设以后地球进入冰期,不需要冰箱,那制造冰箱的劳动就对人类没啥意义了,于是冰箱就不再是商品了,价值=0。又或者,以后出现新技术,吹口仙气儿就能造冰箱,那么已经造出来的冰箱价值也会一落千丈,因为原来凝结在其中的死劳动已经out了。
但是既然地球没有进入冰期,用仙气制造冰箱的技术也不存在,而仅仅是冰箱太多了卖不出去,神教居然说你们的劳动无效了,你们都是废物,你们就该拿低薪,这才叫厚无颜耻。那么多穷比也附和神教,这就叫莫名其妙。
所以,我们这套僵化的体系不是教穷比如何大公无私去创世纪的,而是教穷比们首先得自私起来,得先想想自己的利益是啥,别干吆喝还帮人数钱的傻事儿。
但资产阶级的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是断裂的。在宏观那里,还保留着一点先驱者们的气息。至少里面并没有把价格作为论述的重点,而只是很模糊的探讨,到底是征税好还是减税好,这取决于让国家亲自出马组织生产还是让私人老板自行组织生产更加有利。原因很简单,国家是阶级矛盾无法调和的产物,国家要装出一副仲裁者的样子,宏观经济学是反应这个仲裁者态度的学说,而不是小老板的利益。
如果在宏观经济学替神教背书,“国家”就会出乱子。假定一个商品序列A1 A2 A3....B,B是最终产品,A都是原料,A1是A2的原料,A2是A3的原料,依此类推。那按照神教的高论,B,最终产品,卖不出去,那就是废物,于是老板B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对老板A说你的原料其实也是废物,A3指责A2是废物,A2指责A1是废物,最后整个商品序列全是废物。跟老板觉得产品卖不出就有理由给工人降薪是一个逻辑。
对于老板A1,即便他不认同马经,觉得他的利润是因为聪明才智而获得,无所谓,对A2来说,A1就是个工人,A2卖不出,那就是A1干活不力,A1活该降薪。神教这套逻辑根本不需要马经的介入,自己都会崩溃。
所以“国家”,垄断资产阶级暂时还没傻到这个地步。这就是全部真相。对穷比,真相只在于,老板卖不出,咱不背锅,就那么简单。

点评

ZJBXS  我没学过西方的经济理论,所以这段话在我看来好像在玩文字游戏,不过从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角度出发,我也认为商品卖不出,工人不背锅  发表于 2022-5-8 22:23:29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5-7 02:41: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PalmFujimori 于 2022-5-7 02:41 编辑

接下来这个问题就高大上了,有人问,眼睁睁看着老板卖不出去还要拿工钱,不大地道,可既然有了理论根据,也不好说什么了,但供需矛盾又确实存在,不靠价格机制又怎么解决,社会主义怎么解决呢?
我从不给社会主义吹牛逼。一来显得跟绿狗吹牛逼天堂有72个处女无异,二来高攀左逼狗了。左逼张嘴就跟主人翁似的,有要求老大整党,有要求老大断交的,有要求老大悬崖勒马的,指点江山,老大跟婢女似的一边去。
我只对前辈们的套路感兴趣。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套路很重要。有些心得也是自保用的,比如对劳模的分析,那么就警惕身边的劳模,对周恩来的分析,就警惕身边的好人好事,作用立杆见影。
跟左逼哪怕掉入粪坑也得拉马列毛下水不同,我得说,社会主义怎么解决供需矛盾,老马不背锅。在资本论,没有答案。省省吧。
冰箱生产太多卖不出,这是部类生产不平衡的问题。而价值是必要劳动的凝结,注入了劳动,价值必然存在。卖不出要报废,这是劳动的浪费,但损耗的劳动是一定要补偿的,不然就得饿死。
而人的劳动总量是一定的,在这方面投入多了,另外的自然就少了,于是形成了物资供应的失调和紧张。这才是唯物主义的观点。而不是神教所言,卖不出就是没有效用,那就是虚无,既然不存在,又谈何损失呢?没损失,又为啥物资紧张导致政局不稳呢?
资本论第二卷谈再生产,探讨为什么会出现生产不平衡。严谨论证出哪怕在简单再生产,这个周转过程也是不稳定的,也会出现经济危机的。这是最辣眼睛的地方。
就是说,哪怕老板们个个求稳,你谦我让,都不谋求放手做大做强,大鱼吃小鱼,就把挣来的钱全吃光喝光艹光,过上小确幸的美好生活,经济危机也是要来的,局势也依然会紧张的,阶级斗争的腥风血雨照样会来的。
这样左逼们把矛头指向老板的所谓贪婪无耻吃肉不吐骨头道德败坏,统统落空了。整个社会主义体系就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从逻辑上跟道德切割干净。第2卷第3篇第20章《简单再生产》一定要细读反复读,虽然很烦。核心原因不难理解,不变资本周转的特殊性,老板不是每年都要买设备的,设备是逐年折旧的。于是波动首先出现在生产设备的部门,进而扩散到其他部门。
但播下的龙种,左逼却收获到跳蚤。这段论述不妨碍左逼继续对资本主义的所谓不公展开道德控诉,却让左逼发现进一步的“科学”佐证,那就是原来资本主义是死于生产无序带来的不平衡。现在夸市场经济的太多了,而70后的政治课本夸计划经济,全是这个味儿,这种蜜汁自信就叫左逼味儿。没办法,谁让大量的落魄小资混进革命队伍呢?而小资最切肤之痛就在于市场竞争的瞬息万变和人生无常,于是在资本论找到避难所,觉得搞了计划经济就可以避免波动和无序。
计划经济确实可以降低波动和无序,可要旨却不在这,而在于人类是可以控制经济的,是可以当社会的主人。让核弹想爆就爆,核弹听我的话,这就够了。核能瞬间涌出,还是有序流出,取决于需求,啥需求我都能做到,这就成了。但左逼的切肤之痛是动荡无序,至于控制整个社会,想都不敢想,那以前是垄断资产阶级的事儿。
所以陈云这类人津津乐道于均衡发展,老毛要摆脱经济危机时夸他几句他就上天了,觉得自己真的是计划经济行家里手,当老毛要大跃进,他就感觉受委屈了。
其实苏联和中国,大跃进都是免不了的。既然十几年要走完发达国家上百年走完的路,这就已经是大跃进了。至于苏联大跃进为啥成功,中国大跃进为啥失败,绝不是说大跃进不该搞,真相很让爱国左逼失望,因为毛共确实不如联共,老毛在这方面确实不如斯大林。
《简单再生产》并非资本主义的独有矛盾,哪怕有个特别仁爱的共产党领袖,想着斯大林逼农民太惨啦,不要折腾农民啦,不如把积累多分果果,以粮为纲慢慢来,那么危机也照样会来,不以执政党派而转移。计划经济是为了集中更多资源解决问题,而不是否定问题的存在。飞机飞得快是因为善于克服阻力,而不是不存在阻力。
斯大林在《关于雅罗申科同志的错误》就闻到了这位教授的左逼味儿并加以训斥。
教授先生就这样坐了一年冷板凳,得亏斯大林死的快,他人生又逢第二春,这是后话。
然后,斯大林在《答萨林那和温什尔两同志》又怼了两位教授。
二位先生也坐上了冷板凳,得亏斯大林死的快,人生也迎来第二春,苏联拖拉机站也取消了,干的漂亮。
哪怕简单再生产,也不得不受制于固定资产的折旧,从而破坏部分企业首先是制造设备企业的简单再生产,进而波动全面蔓延各行各业形成社会危机。在这里,就是生产拖拉机企业的再生产。而在另一面,如果拖拉机变成商品,成为集体农庄的私产,毫无疑问,在收回投资之前,农庄不可能更换设备,购置效率更高的新型拖拉机。如果折旧期定为十年,那可以断定,这十年内至少在耕作方面,农庄的效率就这样了,那还谈什么五年计划呢?不如十年计划吧。
由于农庄是集体所有制,跟全民所有制进行商品交换,自负盈亏,如果十年后是亏本的或者赚的不多,那就雪上加霜,农庄不得不把残旧设备进一步维护,缝缝补补又三年,这是美德吗?NO !
于是就有了这样的局面,农业停滞,工业也在停滞,哪怕陈云不想大跃进,想均衡发展,危机依然来临,咱就不提帝国主义虎视眈眈了。而全国上下就弥漫着苦行僧清教徒式的艰苦朴素勤俭节约。。。。。。朋友们,褒义词也得看环境看根源啊。当你看到什么劳动模范把设备精心保养,超期服役多少年,这真的不是好事儿。
我们回到供需矛盾这个主题:由于农庄通过市场交易拥有了拖拉机商品,也就合乎逻辑的拥有了预算,即折旧率和更新率,于是顺理成章的拥有了神教眉飞色舞的“市场需求”及“效用价格”,而在供应拖拉机的企业那边,也就合乎逻辑的形成了应对市场需求的供给,顺理成章的出现了为了磨平折旧导致的销售波动而形成的“生产价格”。然后双方交易,达成了“交易价格”,神教欢声雷动。
上面那段话到底扯了什么?不是价格去调节供需,而是把供需矛盾的社会主义性质转成了资本主义性质,然后产生了交易价格。而这个价格反过来调节的是基于私有产权的供需矛盾
有人会问,让旧拖拉机提前报废,国家强行更新物质装备,缩短折旧期,这不出现损失么?按理说,把东西榨干用尽这才算节约。这当然有损失,所以斯大林才说,只能让国家去承担损失。却获得更大好处,拖拉机厂加速了技术研发和产品更新迭代,农庄也不断提高耕作效率。而整个价值补偿,从资本主义角度是不允许的,但社会主义由于否定了生产资料的商品化,却通过物质补偿取得了新的平衡。而在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里,大规模的物质装备更新受制于私有产权的阻隔而无法实现。光一个房屋拆迁就闹出多少悲喜剧。因此,基本上所有发达国家都由老大出面强制出台加速折旧的政策。比如美国炮制所谓全球变暖话题创建碳交易市场和整个所谓绿色环保市场,比如中国要求所有外洋船舶加装双层壳体,不但起到出清交付不起改装费的小老板的效果,还整体加快了船舶装备的资金周转速度。这一切都在于,靠所谓价格调节需求,只能是亦步亦趋,小脚女人。
马克思很少意淫社会主义是怎样的,但他少有的在第20章写下:
如果生产是社会公有的,而不是资本主义的,那末很明显,为了进行再生产,第I部类的这些产品同样会不断地再作为生产资料在这个部类的各个生产部门之间进行分配
至于这种分配机制是基于调拨的还是商品交易,马克思卖了个关子,写下:
假如生产是公有的生产,不具有商品生产的形式,情况又会有哪些不同,这是以后研究的问题
马克思再也没有机会给出他的答案了,巨大的遗憾。然而他的继任者们没有干瞪眼。资本论不背解决社会主义供需矛盾的锅,却给出了线索:生产不具有商品的形式!那就等于说,生产资料在部类I的分配不是通过商品交易,而是调拨!还有别的可能吗?
这就是斯大林这代人给出的答案,令人震惊的僵化体系。也是斯大林这代人为解决社会主义供需矛盾作出的创造性的贡献。
实际上,马克思的关子,在第三卷也找不到回应之处。第三卷首先讲利润,有了利润,那就有了收入,于是开始讲分配,最后。。。。合乎逻辑的过渡到了《阶级》。这样一个振聋发聩的名字,对于我这类铁粉来说,从这章开始,才是资本论的高潮。
于是,马克思卖的关子,只能留到了《阶级》。也只有阶级斗争,才能配得上处理供需矛盾。
而斯大林用残酷的僵化的血淋淋的实践表明,供需矛盾是政治问题,而不是价格问题。
这个锅,就让斯大林背吧,哪管身后骂名滚滚来

点评

ZJBXS  对我来说是新鲜的观点,我还需要学习  发表于 2022-5-8 23:18:35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7 14:07: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傑瑞米柯賓 于 2022-5-7 14:40 编辑

工人承擔著失業之後基本生活面臨困境的風險,工人背負的精神壓力很多時候比資本家還大。部分資本家雖然參與勞動,但是資本家的收入與付出是不匹配的,以某服裝公司為例,即使這家服裝公司的老闆參與經營管理,這家服裝公司的商業利潤是由他個人的經營勞動加上紡織車間的藍領工人的紡織工作以及在服裝專櫃負責銷售的粉領工人還有在辦公室裡邊從事會計與經營規劃工作的白領工人共同創造的,他個人憑藉對這家公司的所有權獲得的商業利潤包含著這家公司的藍領工人與粉領工人以及白領工人創造的剩餘價值,他如果不是因為佔有了這家公司,他不可能獲得相當於工人集體的全部收入的數倍的收入,資本家獲得的利潤本身並非按勞分配的結果,而是按資分配的結果,已經超出了對先進生產力的合理獎勵,而且他在經營管理過程中對被他僱傭的工人階級的統治構成了工人階級的勞動異化與個性異化,他本質上是剝削壓迫工人階級的剝削者。資本家追求利潤的過程中無法避免的會因為無序競爭引發經濟危機,馬克思並非徹底否定資本家的勞動,而是認為違反按勞分配的分配方式與資本所有者對僱傭勞動者的統治是不合理的,資本主義的運行方式會危害廣大勞動人民,中國歷史上的部分地主並非完全不參與勞動,部分地主屬於參與管理基層社會的鄉紳,部分地主會指揮佃農勞動,但是地主本質上依靠土地尋租獲得的土地租賃收入是不合理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5-8 19:41: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JBXS 于 2022-5-8 22:47 编辑

我终于想明白了,在资本家支付与“制造机器所需劳动时间”等值的货币后,卖出布匹所得的那部分已经提前分配给制造机器的人,对于制造机器的人和纺布的人组成的“以生产布匹为目的的总集体”来说,制造机器的人已经先做完了他们的工作,提前拿到了他们的报酬,因此,对于纺布的人来说,机器是不变资本,在其价值转移到商品中时,不会变多。或者说,资本家是以“机器在生产产品的过程中所能创造的价值”为准绳来向“生产机器的人”来支付货币的,因此机器是不变资本。关键在于购买机器的价格与机器在生产中的价值是匹配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8-20 11:13 , Processed in 0.032157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