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258|回复: 3

物质利益还是社会权力?两者必须割席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2-5-19 04:23: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惟为 于 2022-5-19 14:07 编辑

一、明确“我是谁
这里不建议将自己想象成先锋队。先锋队是个秘密的精英组织,“精英”指的是具有一定的社会活动能力。100年前对先锋队的要求与今天对先锋队的要求,完全是两码事。我们未必有这个能力,把自己想象成先锋队也是白想。
建议把自己想象成群众(本来也是如此),只不过这个群众要有一定的理论自觉性。能干什么就干什么,尽力而为,而不是 cosplay 先锋队。


二、明确“我在干什么
有些朋友性子急,想要直接切入先锋队实操的情景中,但我们说这跑得太快了。
今时今日,我们应该有一个群众内部人传人,自发传播理念的过程。至少现阶段,我们应该想一想意识形态揭示理论再阐述的问题。以群众的身份,以群众之口,向群众表达。
因为人们日常生活当中就是要遭遇“公共意义世界”的问题,群众自发传播就是改造公共意义世界的过程,比如“大鸣大放大辩论”就是一种群众自发传播。比如之前很多人还是精神资本家,但各个平台经历键政潮的洗礼之后,精神资本家少了很多吧?


三、不要唯我独革
这个问题的关键应该是如何看待干群关系。有唯我独革倾向的人,实际上是把先锋队看得太重了。但我们说,先锋队只是群众改造社会结构的中介,真正的工作只能由群众自己完成。群众才是历史的创造者。
但很多时候,我们会看到左派内部各种互相批评“脱离群众”、批评“你实践了么?”、批评“你怎么不去融工?”…… 这实际上还是 cosplay 先锋队,因为你本身就是群众,你又谈何脱离群众呢?这里“脱离群众”的言外之意,其实是指出你脱离以“产业工人”为主的底层劳动者。但这又有一种比惨、比穷、比不识字、比没文化的倾向,越穷、越没文化就越先进、越光荣、越革命。这实际上和扣帽子没有差别,是很无聊的行为。
为什么不用阶级分析的方法把不同群体区分开来单独讨论,而是非得把“群众”一词固定指向以产业工人为主的底层劳动者?这是要 cosplay 100年前的历史人物么?—— 进步青年带领产业工人闹革命?别搞笑了,现代社会要复杂得多。
而且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并不是说,越穷的人、越没文化的人就越是需要你去关爱、需要你去可怜。你这不是善心,而是歧视。人人都有尊严,没有人需要被可怜。社会结构问题导致的弱势群体,并不是说人家天生就是弱势群体。


四、社会权力是个比较重要的沟通政治和经济的中间概念
到底什么是社会拳力?劳动价值论讲“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为什么它是“社会必要”的,而不是“我的劳动时间”、“小明的劳动时间”?
因为商品要拿去交换,交换双方权力地位是平等的。但我们知道市场经济是不平等的,到底哪里不平等?马克思告诉我们它不是在交换中体现的,而是在生产中体现的。
雇主和雇员是不平等的,市场对劳动力的供给经常是大于需求,雇员不想失业的话,就要对雇主有一定的服从度。就算是某个时刻劳动力需求大于供给,雇员可以挺直腰板了,但雇员仍然无法摆脱被剥削的命运,因为雇员如果不被剥削,那么企业就不会有利润,没有利润,资本家就不会投资,市场经济就无法运行。
剥削也就体现了生产中的不平等,但却以极其隐蔽的方式。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权力关系,但显然有别于行政拳力或者说政治拳力。所以称之为社会拳力或者经济拳力。
(1)社会拳力是从哪来的?
显然是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当中来的。私有制、雇佣劳动、剥削就会导致拳力关系。
(2)社会拳力和政治拳力之间的关系?
众所周知,马克思认为市民社会决定了国家,而不是国家决定市民社会,所以社会拳力是行政权力的基础。当然社会拳力转化为行政拳力也是有条件的。但在资本主义社会,占有生产资料和经济资源过去是、现在仍然是获得实际政治权力的决定性手段,只要生
产资料私有制没有废除,社会权力仍然体现着生产资料所有者的意志。
(3)政治拳力的实质是阶级统治的拳力。
我们知道,按照马主义的国家理论,政治拳力是一个阶级用以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有组织的暴力。政治拳力体现了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专政关系。
所以,“阶级”这个概念在社会拳力处初露端倪,而在政治拳力处大放异彩。


五、社会拳力这个概念有什么用?
(1)解释贫富分化
一般认为贫富分化是因为剥削导致的,而剥削和社会拳力算是同义反复,只不过前者是经济视角,而后者是政治视角。剥削是个很隐蔽的东西,很多人会误解为“凶巴巴的企业主是剥削的,而慈眉善目的企业主则不是剥削的”,但我们知道有市场经济,有雇佣劳动,就会有剥削。而社会拳力则是直白的,可以直接体验到的,束缚每个无产阶级的力量。
(2)左派想要什么?
如果说左派想要改善劳动者经济处境,那此时左派这个概念是比较宽泛的,因为自由左也是这么想的。但马左是要扬了资本主义的,也就是扬了市场经济。差异就出现了,也就是说,我们到底是要物质利益,还是要社会拳力?马左选择的是社会拳力,因为有社会拳力就会有物质利益;而有物质利益,却未必能有社会拳力,因为再怎么改善劳动者工资收入水平,劳动者也不可能翻身成雇主。
如果是要社会拳力的话,那么自然导出的结果就是大民主。当然马左是要讲辩证法的,自由派认为民主和自由是合在一起讲的,但马左会认为两者是矛盾的。有民主就意味着少数服从多数,也就有压迫,就没有自由。所以马左不会认为大民主是终点,只是一定生产力条件下的妥协状态,最终还要扬弃“大民主”,进入自由人的联合体。
(3)到底有没有市场社会主义?
小粉红认为有,因为无脑占大爹。但很多泛左也希望有这个东西,因为他们认为计划经济会导致独裁专政、官僚主义。但我们说市场经济实际上是社会拳力的结构性的不平等,不仅政府会有官僚主义,而且私营企业本身也是官僚主义化的,私营雇主就是企业中的独裁皇帝。当然,私营企业也不完全表现为官僚主义,而是会套上经济理性(西方经济学)的外壳。
(4)国有制与公有制
我们会认为这两者不同,为什么呢?因为国企和私企一样,也是雇佣劳动制,国企工人也只是打工仔。从社会拳力角度看,虽然名义上叫国企,但并不为劳动人民所拥有,而是为抽象的“国家”这个概念所拥有,其实也就是被政府官僚集体所拥有。
所以一般阶级分析会认为,存在两大资产阶级,官僚资产阶级与民营资产阶级。

(5)打击小粉红
小粉红幻想一切问题由大爹分配物质利益解决,但是要明白大爹的拳力(也就是政治拳力)是从社会拳力中来的。大爹团体中的任何想要为底层群众考虑的人,也要估计自己是否真的有拆毁自身社会拳力基础的能力。他必须要有支持者,这个支持者不是民营资本就是官僚资本,因为市场经济下,是市民社会决定国家。
(6)明确阶级
如果从物质利益出发,就会导向农民革命的小农思想,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为什么是到我家,而不是我们家?
因为这是一种原子化的视角,在这种视角下,没有利益统一体一说,更别提阶级内部团结。两个打工仔,只要收入有差别,就会互相嫉妒、嫌隙,甚至打起来。
有人认为产业工人,过的是有组织有纪律的集体生活,不会有这种原子化视角。但我们说意识形态相对于阶级身份有一定的独立性,我们需要把这种视角清除掉。而且现代无产阶级不仅仅是产业工人,服务业工人、脑力劳动者更容易掉入这种视角。



六、物质利益还是社会拳力?
一般来说,改良左或者自由左会选择物质利益,意味他们不想动生产关系、不想动市场经济、不想动私有制。但马左是要选择社会拳力的,因为马左要扬了私有制,没有私有制就不会有市场经济,马左必须致力于改造生产关系。
需要注意,先锋队是秘密的,但马经不是,马经是公开的,马经不会隐藏自身的诉求。
有人认为社会拳力太抽象,群众根本理解不了,群众只认钱。所以,马经应该改宣传物质利益,那么我们想问,这是要让马经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通过不断迎合群众来达到引诱群众做某些事情的目的么?这是当群众是傻子么?
马经是不能动的,马经必须以本来的面目展现在群众面前。能灵活行动的是先锋队,先锋队要根据实际情况具体实操。

另外,“群众只认钱”这个命题也是不对的。我们知道资本家在市场经济中所参与的经济环节是【货币-商品-货币】,也就是投入货币,购买生产资料与劳动力,最后产出的商品再兑换回货币。而无产阶级在市场经济中所参与的经济环节是【商品-货币-商品】,也就是将劳动力作为商品出售,换取货币,然后用货币换取生活资料以完成劳动力再生产。这两种循环的驱动力是不一样的,资本家才是被钱驱动,才是只认钱,而无产阶级是被生活资料所驱动,因为需要满足日常生活需求,才会参与市场经济。劳动群众所追去的并不是钱,而是自己的生活,我们说,要想过有保障的生活,必须要有管理社会的拳力。群众,尤其是工人,对于物质利益还是社会拳力的问题,还是能够分得清的。农民可能未必,因为自耕农实际上是小资产阶级。但是市场经济,农产品价格上限受限于劳动力的价值,农业盈利是有上限的,农业人口注定要逃离农村转成工业人口,目前,农民占比应该只有工人的一半。


最后,有人认为这是个宣传策略的问题,我想了下,这应该不是宣传问题。因为即使你宣传物质利益,人们也不会跟着你干什么事情。只有你真拿出了物质利益,并且能维持经济秩序,人们才能跟着你干什么事。所以这不是宣传诱导的问题,而是理念阐述的问题,在阐述理念上,我们绝对不能歪曲马经,应该尽可能地传达马经原意。

关于社会拳力,可以参考
王沪宁《政治的逻辑》、
哔站张双利: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 ... arch-card.all.click
知乎:马克思的拳力批判,https://zhuanlan.zhihu.com/p/349588314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5-19 14:59: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普通人1 于 2022-5-19 15:13 编辑

看了半天,你不就是想说不能用物质利益去拉拢人吗,认为要从“社会权力”的角度去宣传马克思主义、宣传社会主义。我可以直截了当地说这是一种“空想”。为什么?过去所有的无产阶级革命,有没有讲物质利益?有讲。物质利益能不能讲?能讲。不是说讲物质利益,就是跟刘邓一样,搞物质刺激,一会极左一会又极右。马克思主义有个辩证法,事物有两面性,能不能辩证地看待问题?动不动一棍子打死,不是全盘否定,就是全盘肯定,搞非此即彼、非黑即白,这就是违背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的。为什么只要一提物质利益,就要引到“不断迎合群众来达到引诱群众做某些事情的目的”上面去呢?毛主席明明讲过“小仁政”和“大仁政”的问题,仁政有两种:一种是为人民的当前利益,另一种是为人民的长远利益。我们要搞大仁政,不搞小仁政。谁说讲物质利益跟鼠目寸光画等号?

再者,无产阶级要掌握社会权力,这没错,文化大革命就是意图让无产阶级人民群众掌握社会权力,有能力监督党,防止党内形成官僚集团独占社会权力、大搞包办替代,抛开人民群众独自决定一切,甚至把中国引到资本主义的道路上去。但是,社会权力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对群众来讲,首先看到的是物质利益,他们看到的是在资本主义下老百姓(无产阶级)穷困潦倒,遭到资产阶级的残酷压迫和剥削,因此在宣传中广泛采用了“翻身农奴把歌唱”、“人民当家做主”这样的方式,这种宣传方式是没有错的。物质利益和社会权力,是一个浅和深的关系,要把道理讲清楚,总是由浅入深、循循善诱地去阐述。而不能急于求成,还没学会走,就要去学跑,这只能导致宣传上的空中楼阁。物质利益和社会权力根本不是尖锐对立的关系,而是辩证统一的关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2-5-19 16:47:53 |显示全部楼层
普通人1 发表于 2022-5-19 14:59
看了半天,你不就是想说不能用物质利益去拉拢人吗,认为要从“社会权力”的角度去宣传马克思主义、宣传社会 ...

第一,【马克思主义有个辩证法,事物有两面性,能不能辩证地看待问题?动不动一棍子打死,不是全盘否定,就是全盘肯定,搞非此即彼、非黑即白,这就是违背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的。】
这不是辩证法,这是形式方法,辩证法不是形式化的方法,辩证法不能脱离内容本身。

第二,把群众当成傻子,就是 cosplay 先锋队。还是 cosplay 100年前的先锋队,你自己就是群众,你无法理解什么是当家做主么?不是吧?

第三,再怎么宣传物质利益,也没人跟你走,因为这是空口承诺。先锋队之所以标准很高,就是这帮人能维持一套经济系统运行起来,有实打实的利益。

第四,“当家做主”不是宣传策略,是理论阐述,相当于亲兄弟明算账,丑话说在前头。虽然当下不能兑现,但必须承诺早晚要兑现,并且反复强调这一点,这就是一杆监督之枪,必须放在群众手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5-19 16:52:29 |显示全部楼层
张惟为 发表于 2022-5-19 16:47
第一,【马克思主义有个辩证法,事物有两面性,能不能辩证地看待问题?动不动一棍子打死,不是全盘否定, ...

要由浅入深,循序渐进,就是“把群众当成傻子”?那你不把群众当成傻子,为什么不直接让群众学《资本论》?请问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滑坡谬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8-20 10:13 , Processed in 0.019009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