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36|回复: 2

请不要再使用“网左”一词了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2-6-10 20:44: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惟为 于 2022-6-10 20:46 编辑

在哔站搜索“网左”一词,页面如下:

https://ibb.co/rp8XGcQ

这里面是在骂网左么?不是,他们就是喷左。

本论坛喜欢将带引号的“左”称为“网左”,但现实情况就是,敌人将不带引号的左,称为“网左”。

用词上必须得讲究,我们不应该使用“网左”这个词,如果要说带引号的“左”,那就直接讲“网右”,不要跟风炒“极左极右是一家”梗。伪装成左的右也是右,用词上一定要清晰明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6-11 01:33:46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连左这个词都不用,马列毛主义虽然脱胎于资产阶级激进民主主义,但事实上已经不能用左翼或是右翼来形容马列毛主义了,我引用一下我很喜欢的论医改的几段文章:
凡是要公平公开公正的就是左。凡是要特权要自由要拉大差距的就是右。这是左右区分的最初始的含义,不是我发明的。我只不过僵化坚持到底而已。
每个中小老板都有个左逼梦,那就是公平公正的跟大企业竞争,不受大企业垄断的排挤。所以前面说的左逼来自于医疗行业的中小老板。
而乌有左逼或者所谓毛派,又来自于”小资“,失意小资,焦虑中产狗。他们的诉求就不同了。中小老板的左,在这些人眼中自然就是右。而他们的左,表现在要求削减医疗价格。每个消费者都有个左逼梦,老有所养老有所医。
X降低药品价格的第二招---高大上了----两票制,整个资产阶级鸡飞狗跳。
之前是N票制。代理从药厂进货,药厂开发票,二级代理从一级代理进货,一级开发票,不断迭代,最后是医院。N票才是市场经济。多少级代理你管的着么?
但左逼消费者就不爽了,秉承西方左逼的风格,他们觉得药价高是流通环节过多所致,这跟X又不谋而合。X用两票制满足左逼,对流通环节下手了。僵化之徒看到这个就好笑,为啥?马克思觉得好笑,我当然就觉得好笑。
啥叫两票呢?就是两张发票。一张药厂开的,一张是药品配送公司开的。后者属于物流,略去不提。于是两票制也可以说成一票制。就是说医院只认药厂的发票。这下左逼满意了吧,N变成一,万物归宗,天翻地覆慨而慷,换尿人间。
发票金额怎么写呢?这是最牛逼了。假设以前医院拿药是100块钱,而药厂卖10,他只要开10的发票,以后那90,代理商层层加价,各开各的票,独立核算。如今是由药厂直接开100的发票,就是把代理的钱也加进去。
X和左逼们都开心了。一张发票,就只能有一个代理了。金额从药厂出来就确定了,各种猫腻都没了,真是清清爽爽的政商关系哈。这样药价必降。
左的伟大,左的牛逼,左的高尚。。。。。
马克思指出,不要把共产主义理解成爱的呓语。作为僵化之徒自然深谙个中奥义,下面就聊聊右逼的套路。显然,右逼,我喜欢。
咱从苦逼劳工聊起。医疗行业的劳工有护士护工司机等等,这些已经是自由劳力了,略去不提。偏偏医生,在资本主义建政近40年后,依然强制限定执业地点。这就跟国际自由民主大势背道而驰了。根本不符合市场经济需求。
自由劳力是资本主义的基石。根据僵化的马克思主义教条,资本是分割劳力和生产资料的社会关系。那么劳力没了生产资料,是个什么状态呢?就是自由。只有自由,才能形成再生产劳力的价值,只有劳力价值形成了,才能出现剩余价值,只有出现剩余价值,才能演化成利润,租金,分红等等让老板们嗨起来的一切东东。
所以,是不是资本主义,根本条件在于自由劳力是否成为劳动的主体。这就叫科学,而左逼都是科盲,喜欢给中国加上一堆的定语,什么特色啊,官僚啊,封建啊等等,逼逼叨叨,烦死。
非自由的劳力是什么?奴隶,人身依附于某个人,某个机构。这样很糟?谈不上。别以为当奴隶一定差。一般情况下,当对某物拥有私有产权,就会珍惜某物。照搬一下右逼的说法,这叫人性,有恒产有恒心。想想斯大林对拖拉机的论述就清楚了。拖拉机被农庄买下来,就会分外珍惜,精心保养,同理,奴隶虽然理论上主人可以任意杀戮,杀了也没商量,但实际又不是这样,主人反倒要过问奴隶们的身体健康,这是主人的物件儿,哪怕是一条咸鱼,买回来也很少人随便扔随便糟践。这样一种对劳力的爱护和珍惜,显然阻碍生产力发展,就跟农庄买拖拉机会阻碍农业发展一回事。
但自由劳力就不同了,我的命运我做主,好叼的样子。老板需要什么人,都是货架商品,招进来就行,用完就扔,跟共享单车一样,多痛快,直击用户痛点。只有劳力不属于老板,老板才可以痛快的吐旧纳新,快速迭代,鲶鱼效应,共同成长(妈的编不下去了)
中共在邓狗集团的领导下,解除了各种体制对劳力的束缚,自由流动,俨然成为了资本主义世界的数一数二的帝国。可偏偏对医生,竟是如此落后,不可忍受。让医生自由执业,是大势所趋,是具有历史进步意义的。医生自由流动,大多数人才能发展出明确的无产阶级意识,才能明确医生就是工人。
这无论对资方还是劳方都有好处,绝不能这样不清不白的暧昧下去。到底算企业职工还是事业单位呢?医院到底要赚钱还是搞慈善呢?要回答这些困扰已久的问题,先从劳力做起。
欧美就是医生自由执业。而中国对绝大多数劳工,也没有执业地点限制,爱去哪上班就去哪。偏偏医生,要变更执业地点,先得雇主同意。这就悲催了。反过来,雇主无权随意炒掉医生。同样悲催。
但左逼不这样想,变出花来称赞医生救死扶伤,仁心仁术,悬壶济世,高尚情艹,白衣天使,画风一变,你们最需要工匠精神,心猿意马随便跳槽哪行啊,只能唯一地点执业。
而这次,X羞羞答答出台的,只不过是允许多点执业。距离市场经济需求何其之远。是自由的劳力,而不是多点。每个点到头来还得要你批,其实你管的着我待哪儿么?有合适的行业经验和相关技术资格即可,货架产品,医院缺心脏砖家那就招人啊,医院不打算搞心脏手术了,那就裁员啊。就那么简单。
左逼捧人,要警惕。捧就是为了踩。平常心,医生就是个打工的。但左逼抛出的胡萝卜是啥呢?他们不把你看成工人,却把你看成是小业主。
这么说,多点执业是为了可以让医生做兼职。行业规范专门鼓励从业员兼职,真是全国独一份。
小业主可以到处投资。为了捧杀苦逼医生,把他们夸成具有技术”资本“的“小业主”,就告诉他们,可以多个地点兼职哦,不然浪费了一身好武艺。
别的行业从来没有鼓励兼职的。自由,这就足够了。用人单位或者要技术资格,或者都不要,随便。而兼职多少属于灰色地带。很多公司是不鼓励员工兼职的。他们会跟员工签订竞业合同,禁止去同行就职(大部分此类合同都是无效,除非离职后原东家继续支付保密费),但这终究是劳资双方的事情,跟国家毫无关系。更重要的是,给一个老板打工已经够累的了,别提有余力兼职。很难想象,做了一天手术还有余力去什么多点执业兼职。毫无意义。而医生需要的正是能够自由流动。
左逼要苦逼兼职创收,就跟大左逼蒲鲁东要工人从事多个工种实现全面发展一样可笑。左逼潜意识觉得,所谓劳力,就是“资本”,可以跟老板们那样,同时给多个行业投资以实现风险对冲。比如同时给杜蕾斯和美赞臣奶粉投资。。。。。。
所以,对医生的自由执业,右逼和马列僵化之徒的套路完全一致,没有任何毛病。谁反对谁就是逆历史潮流而动,谁就是反对自由民主
一旦实现,那么医生的自由劳力属性就确凿无疑了。于是关于医院的定位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医院,必须是企业;医疗,必须是产业。套用X的言论:要有制度自信,要理直气壮的去赚钱,大力发展医疗产业。没什么好避忌的。要旗帜鲜明的主张医疗产业化,与左逼的什么公益针锋相对。
作为医院劳务输出的核心,医生如果成为自由劳力,那么医院就名正言顺的获得了剩余价值,也就名正言顺的获得了市场竞争实体的地位,于是就名正言顺的参与到了平均利润率形成的过程,最后名正言顺的获得了平均利润率。
而这一切,在资本主义充分发展了40年后,都已经到了瓜熟蒂落的程度,却由于左逼的阻挠,长期在医疗的公益属性上摇摆不定,最后演变成不伦不类的医改方案,那就是让国资向民资让路。剩下的搞成所谓公益医院。这叫逆时代潮流而动。
左逼要公平公正,国有医院实力雄厚,民资通过市场竞争不过,就让X出面强行拉下马让路。不但如此,民资还不满意,继续聒噪。
所以民营医院还会继续阔步发展。魏则西冲着民营医院的金字招牌过去结果挂了,居然让广告商百度负责,体现了媒体对民营医院的爱护和关怀。
压制强大国有医院,给弱小民资腾地方,显然是左,是锄强扶弱,是杀富济贫。带来什么后果呢?本来应该拥有大量优质资源最有资格扩张的国有医院,却被强行限制发展速度。
控制病床数量,控制门诊量,真是活久见。市场经济居然嫌业务量过多。这是典型的要良币给劣币让道。居然无视消费者用脚来投票,无视消费者的信赖。
既然要供给侧改革,最起码要扩大供给,既然是市场经济,优质资源天然应该配给到利益最大化的地方。结果,遭到左逼行政之手强行阻挠。
而右逼的套路,则是强强联合,鼓励国有医院的横向融合,为嘛滴滴和优步可以合并,大医院却不能呢?为嘛银行可以布设乡镇网点,而大医院不能纵向整合社区医院呢?完全说不过去。
提高医疗效率,首先得进行资本整合,在医疗产业喷薄发展的时代,本来应该出现几个国际级的500强的医疗巨头。可现在完全没有。我们只能看到大医院床位极度紧张,另一面民营医院又丧失民心,消费者不得不挤爆大医院,黄牛猖獗,左逼乱政,为祸之烈,触目惊心。简直是几千年未有之浩劫。而左逼不思悔改反而认为这是国有医疗垄断所致,真想一条路走到黑。
只有产业化才能提高生产力,这是降低医疗价格的唯一之道。而左逼却在鼓吹什么公益,大搞意识形态挂帅,宁要小企业的艹,不要大企业的苗。大搞政治正确性,大搞教条主义,拿着微观经济学的歪理邪说招摇撞骗。照这个可笑逻辑,把中石油拆分成10个公司,公平公开公正竞争,油价反倒会跌,呵呵,傻逼。
有人问,垄断价格难道不包括平均利润率之上的垄断利润吗?没错,有巨头才有垄断,但是只有巨头才能把单价做到最低,从而拉低整个平均利润率,在这基础上叠加的垄断利润,凑起来还不如几百家小公司竞争来的高。
站在流通环节看问题,自然产生公平竞争降低价格的错觉。只有在生产环节,才能看到规模产生效益,于是,垄断就是马列僵化之徒以及右逼的追求。
这样一来,最后一个问题就不难解决了。医疗价格居高不下,是不是流通环节过多所致呢?当然不是。因此,两票制当然无法让药价下跌。马列僵化之徒就有这样的自信,这才叫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左逼无法怀疑产生左逼的土壤和气候,否则就是让他们自我否定。他们觉得自己是正能量,连同土壤和气候也是好的。只不过有害虫,腐败如医生拿回扣,黑心如医院药物加成。
从前高价卖药给医院,为了给医生回扣,代理公司需要从其他渠道获得发票,以伪装成某种成本。这就产生了负责虚开发票的产业链。左逼站在道德高度深恶痛绝。他们无法进一步搞清楚,医生为啥要回扣,医院为啥要药品加成。
实力雄厚的国有医院受到行政之手的钳制,偏偏他的供应商,从设备商到药厂,都是阔步前进的资本主义产业。这个资本扩张的波动到了医院就被截断了,留下的是巨大的漩涡和冲击,各种医闹各种医生的困顿。
如果明确是公益,请财政全包,医生归入公务员编制;如果是产业,请放开手脚让市场说话。然而以X为首的大左逼长期以来对此首鼠两端。一面爱惜羽毛大谈中国梦,一面又不拨款。全然没有当年大右逼猪笼鸡那种抓大放小三年脱困从头再来的霸气。
夹缝之下,医院只能以模糊的市场属性勉强争取平均利润率,医生只能以模糊的工人属性勉强维持不高的收入。而这一切,只能靠回扣和药物加成。无论如何,就必须要这么多钱,才能维持这么一支职工队伍和这么一个“企业”,哪怕这是没有老板的工人,或者没有工人的老板。
两票制下,当然无法开出回扣的发票。而医药分家,医院也无法实行药物加成。问题解决了吗?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医院必须要这么多钱!必须要这么多钱!医院必须要这么多钱!
怎么搞?两票制让医疗资产阶级鸡飞狗跳起来,群策群力,医院就要使出大杀器,那就是参股代理公司,变成更牛逼的更专业化的所谓医疗咨询公司,统管药品技术支持,医学培训甚至医药配送等一切工作。你不让老子阳光下赚钱对吧,那老子就必须从中介机构把钱捞回来。包括医药分家,那只能表明,医院开始了参股药店的伟大进程。而药厂在取消N票制后,也就没有后顾之忧,更加倾向于开出高价发票。在以前,由于代理商负责后面的加价,药厂为规避自己受到监管的危险,多倾向于低价出售。
于是左逼的一切从流通领域打主意的歪点子必定而且正在落空。左逼的医改思路以中国梦为幌子,却在强迫穷比接受没有低劣的民营医院服务,穷比不得不继续付出惨重代价以培育所谓代表公平公正的民营医疗资本,并烧高香希望他们能争气点。
几百年来,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左逼----的套路一成不变。谋求改变法权以改变社会基础,在当代就是反腐。谋求从流通领域解释或者改变经济基础,在当代就是两票制。这些尝试只能一次一次遭到失败,无数人在衣食无着穷困潦倒中轮回。
在20年代,托洛茨基鼓吹提高国有工厂出厂价格,以打击猖獗的投机商。遭到大右派斯大林严词驳斥,他僵化的坚持低价路线。他认为,排挤投机商要通过扩大国有商业来解决,但只有以低价为目标才能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力,这是不能动摇的。
30年代托洛茨基流亡海外后,那时候他关于投机商坐大的论断早已破产,不过他又换了一套新的说辞,那就是低价的苏联工业产出了大量劣质品。
作为僵化路线的忠实信徒,我很难压抑笑声。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天下商品唯低最爽。英国,德国,中国,哪个崛起不靠廉价商品洪流横扫一切。阶级斗争的战场,同样需要用国有商品的廉价洪流,狠狠荡涤一切小生产和资产阶级的温床。投机商算的了什么?最有能力当投机商的斯大林,可惜他明知劣质品居然还老实的卖低价,好吧,这样叫僵化,我认了。而X非要给莆田系劣质品拉高价,这样叫解放思想,我同样认了,天下英雄,唯你最叼。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6-11 01:38:43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同志管这些人叫做教条主义者、宗派主义者,这不够精辟,所以我比较喜欢叫他们学院派,如果是跟一般群众聊到这些人,我直接把他们当成红皮公知来对待。
伪装成左派的自由派倒是有些个,20年初的时候就有不少自由派换了个马克思的头像大叫贸易自由万岁,民主万岁之类的话,跟学院派一块亲密无间好似狗兄狗弟,一块去破坏实践派、进步群众的传稻工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8-20 11:05 , Processed in 0.017883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