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187|回复: 23

与蒸馏水编辑和其他网友讨论女性受压迫问题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15 00:18:39 |显示全部楼层
蒸馏水同志在阳和平文章的帖子(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788)下面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思考,也列举了很多证据。蒸馏水和其他网友们的讨论无论从水平还是政治意义上都已经远远超过了原贴中阳和平的文章。因此我在这里另开一帖与蒸馏水和其他同志讨论一下中国女性受压迫的问题。

我的看法仍然是:今天中国女性受到的压迫,归根结底是资本主义造成的,而不是任何超越或者独立于资本主义的“父权”造成的。在没有阶级社会的时代,没有什么父权,在未来的无阶级社会,也不存在什么父权。因此女性解放是劳动人民解放的一部分,劳动人民解放必然与女性解放兼容。反之,女性解放如果被理解为独立于生产关系的事物,那么不仅与劳动人民的解放不相容,而且最终也不能达到女性解放的目的。


从理论史的角度讲,认为父权制度和生产关系之间虽然相互依存但从根本上是两种“独立”关系的,在西方主要是“社会主义女性主义”思潮。其中海蒂·哈特曼的“The Unhappy Marriage of Marxism and Feminism: Towards a more Progressive Union”是该领域的开山之作。今天美国一些进步色彩强烈的女性主义学者(不包括支持AOC的人)赞同社会主义女性主义的多。社会主义女性主义不是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他们认为自己是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的阶级分析和激进女性主义的身份政治分析的集大成者。他们认为在阶级斗争的总问题上,男女劳动者是同盟;但是在性别关系上,男性(无论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都是残酷压迫女性的罪人。


社会主义女性主义有如下几个有意思的推论:


第一,男性对女性的(独立于阶级的)压迫不会因为生产关系的改变而改变。他们用的例子是苏联和中国革命以及社会主义建设的例子。他们认为苏联和中国已经消灭了阶级,但是这两个国家的“女性解放”仅仅是国家为了有效占有女性的劳动力而采取的权宜之计。


我们都知道,苏联和中国都没有消灭阶级,它们都是阶级社会的具体形态,其生产关系的变化都没有达到消灭阶级的地步。因此社会主义女性主义的论点是建立在错误论据之上的。因此并不能论证没有了阶级社会之后还会有性别压迫。


第二,既然性别压迫和阶级压迫是相互独立的,那么有时性别压迫就是最迫切的问题。用更明白的话说,只要一天看不到资本主义的灭亡,因而无法解决阶级压迫,那么斗男性就是主要问题。


这也能解释在此次黑社会打人事件中,有人叫嚣着要让中国劳动人民男性赎罪。


事实上,今天中国存在的对女性的压迫,并不是什么独立于资本主义的“男性罪孽”,而是中国半外围资本主义的产物。


关于蒸馏水提到的岗位歧视的问题。“高层管理人员”属于资产阶级和上层小资,他们是资本主义社会特有的寄生阶级。他们内部之间的男女不平等只具备腐朽无聊的肥皂剧的意义,不具备阶级斗争或性别斗争的意义。对于一般小资女性和工人阶级女性的就业歧视,是因为中国资产阶级拒绝承担女性必须担负的代际再生产成本。在他们看来,我只管剥削,要新鲜劳动力,有别的女性生孩子就行了。这是资本主义的问题,是可以通过消灭资本主义来解决的。


关于蒸馏水提到的贫困女性失学的问题,这是资本主义复辟以后农村人民公社解体,因而农村家庭必须依赖男性后代提供劳动力和打手的需要。因此男性后代接受的资源更多。同时,由于上面提到的岗位歧视,男性后代更有可能在外出打工时被雇佣,因此农村家庭进一步将资源集中在男性后代身上。


关于女性被黑社会欺压的问题。首先,即使是女性受欺压的概率比男性大,也不能说明是独立于(资本主义)黑社会的“男性”欺压了女性。第二,黑社会的欺压对象往往是占有一些土地和其他资源的农村家庭,或者城市个体户。黑社会掌握的武力并不在乎对方是男性或者女性。


关于家庭劳动时间对比的问题。日本和南朝鲜男性下班之后还要被迫喝酒应酬。这其实是工作时间,是向上级表示忠心和服从的培训。这种培训极大地挤占了男性用于家务劳动的时间,也让工人阶级男性苦不堪言。这是日本和南朝鲜资本主义规训劳动力,试图维持劳动纪律的方式。在进入世界体系之前,这种特殊的“父权制”也不存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15 01:00:55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再补充一句,今天女性被压迫归根结底是资本主义的问题,而不是简单地归结为“资产阶级”的问题。在资本主义环境下,大量的社会罪恶是以流氓无产者、上层小资乃至部分无产阶级犯下的。这确实于“资产阶级”并没有人事上的直接联系。但是这并不能证明今天的“父权制”独立于资本主义。

比如,古代出现饥荒的时候经常有“人相食”的事情,但是这并不代表部分劳动人民的被迫选择与生产关系相互独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2-6-15 01:02:13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讨论越来越有意义。欢迎各位编辑、网友继续积极探讨有关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2-6-15 01:59:21 |显示全部楼层
唐山这件事能扯上男女对立问题,我觉得这些人非蠢既坏。为什么不想想打人者这么肆无忌惮?背后的根源是不是犯罪成本低?这些人就是横行霸道惯了,以往出了事,也是通过各种关系打点,屁事没有,顶多赔点钱。法律在这些人面前不顶用,局里有人啥都好办,法,针对的是普通老板姓。

点评

张惟为  讨论性别问题也没什么不可,因为不再把女性视为“生殖工具”、“泄欲工具”,也就是不再视为“财产”。这对男性也是极大的解放。  发表于 2022-6-15 13:53:59
张惟为  因为起因是“性骚扰”,为什么有“性骚扰”?是生理问题么?不是,“性幻想”、“色情”都是社会性的东西,而不是生物层面的东西。  发表于 2022-6-15 13:52:52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15 10:53:12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觉对于女性来讲,资本的压迫就是资本主义+父权制,女性没可能先解决所谓父权制,然后再反抗资本压迫,因为两者是一体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6-15 10:55:20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自由主义左派恐怕又要给红色中国网扣一顶机会主义和男尊父权左翼的帽子了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15 11:05:40 |显示全部楼层
满目新贵道路衰 发表于 2022-6-15 10:55
那些自由主义左派恐怕又要给红色中国网扣一顶机会主义和男尊父权左翼的帽子了罢 ...

谢谢提醒

毛主席教导我们: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一切正确的思想总是要通过与各种错误和反动的思想做反复斗争才能脱颖而出、茁壮成长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6-15 12:25:35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讨论好!

西方的绝大多数(甚至可以说是全部)女权主义(包括大量自称马克思主义女权研究的专家们),对“父权”的理解是不具备历史性认识的。她们认为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仍然存在“前资本主义”的父权压迫。这个观点,是阻碍她们正确理解和认识性别压迫问题的重要绊脚石。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的性别压迫是资本主义特有的,与前资本主义的所有阶级社会存在本质区别。简言之,以资本积累为目的、剥夺掠取社会剩余的资本主义社会里存在的男女不平等和性别压迫,必须回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中寻找答案。资本主义社会里,无论是父权、夫权、兄权、男权,都必须从资本积累和社会剩余分配上找原因。如果强行把这些“权”问题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相分离,那么就只会陷入阶级联盟分裂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6-15 12:53:19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问一句:
哪个男人家中没有女人,哪个女人家中没有男人?
在家里把这个问题讨论清楚岂不是更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6-15 12:54:13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6-15 11:05
谢谢提醒

毛主席教导我们: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毛主席说的不是三个奋斗吗?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9-30 16:52 , Processed in 0.07215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