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远航一号

一个“粉红”民族主义分子攻击社会主义的代表性言论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7-20 11:37:24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2-7-20 11:11
当然,道德批判不解决任何问题。这位民族主义者说的消费与积累的冲突时现实的,在未完成资本积累的历史任务 ...

这是我们内部讨论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时要解决的问题。

与小资产阶级右派、中间派辩论的核心问题是宣传社会主义优越性。要做到这点,就不能上他们的圈套,不能跟他比经济增长、物质消费。中国有一大批(绝对数量)改开后有了一两套房、两三部车,可以天天吃肉,使唤农民工,于是就自以为“物质极大丰富”、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往往还将小农的狭隘、资本家的贪婪与暴发户的狂妄短视结合在一起。大家可以想想,自己的亲朋好友“长辈”中,是不是有一批这样的人?

我们就是要打破这批人自欺欺人的精神枷锁。

社会主义的目的,不是实现美国梦、中国梦,是让劳动人民过上好日子、有人的尊严的日子。

这个好日子,不是填补空虚的消费越多越好,而是充实健康、恰到好处的消费。借用资产阶级政治家罗斯福的话,是有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不仅不用担心上学看病养老,而且没有996过劳死。

资本主义的穷奢极欲,劳动人民不需要,也不会给资本家、小资带来真正幸福;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资本主义永远赶不上!而且哪怕是历史上存在的、有瑕疵的、真实的社会主义都比现实存在的资本主义强无数倍。

对于这样的道理,咱们要年年讲月月讲,直到有那么一天,不再有任何一个农民工为了儿子上学(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先前为了多挣钱而退学)而为资本家卖命而热死!直到越来越多的农民工不再要资本家的嗟来之食,宁可穷死,也不跪死。那时,中国和中国人民就都有希望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7-20 11:37:53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7-20 11:18
这比一般的“大锅饭养懒汉”还更深一层。

他这是直接打击有些同志作为真社会主义理想的工人民主管理,还 ...

“大锅放养懒汉”是民族主义者和右派共同认为的工人民主管理(必然)失败的后果。他们认为工人无论如何都无法实现自我民主管理,但是事实上工人只是在脑体分工尚且巩固的时代无法实现罢了。因此,把过去无法实现的事物说成是永远无法实现的事物。从而打击一些对向无阶级社会过渡不甚了解的同志的革命热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7-20 11:42:08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7-20 11:37
这是我们内部讨论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时要解决的问题。

与小资产阶级右派、中间派辩论的核心问题是宣传社会 ...

争绝对的物质生活水平确实在与右派和民族主义者的辩论中不利。现在需要的是争取让进步分子并最终让人民群众相信,资产阶级鼓吹的“有品位”的生活是套在劳动人民头上的枷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7-20 13:44:37 |显示全部楼层
追求经济效率和经济增长,最终是为了什么目的?又最终是为了谁的利益?
殖民时期的非洲建设了很多铁路,表面上似乎是经济发展的表现,但实际这些铁路都是为了方便把原材料运到港口出口给殖民帝国而建的。所以实质上这些看似有利于经济发展的铁路反倒使非洲经济更依赖殖民帝国,不断给殖民帝国输血。
改开以后劳动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不过是中国资产阶级得到大量利益前提下的溢出效应。
“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是对社会主义带有误解的片面性解读。

有公有私,最后的结果就是公被私侵蚀吞噬。“公”的本质是为了大众的福祉,而“私”的本质是为了利润和资本积累。两者的比赛项目和标准根本不一样,如果硬要把他们放在同一个赛道上,按照资本积累和逐利的玩法来比输赢,那“公”肯定败下阵来。
一个为了达成绩效而给病人过度治疗的医生显然能比一个无私心老实看病的医生挣更多钱,有更多资源宣传营销自己,成为“名医”;而无私心的医生如果拿不到政府补贴,可能连维持生活都困难。但是你会选择哪个医生给你看病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7-20 14:53:43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的回答批判基本都是错误的,我有空来批判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7-20 16:38:43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7-20 11:37
这是我们内部讨论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时要解决的问题。

与小资产阶级右派、中间派辩论的核心问题是宣传社会 ...

这种人都当上民工管理者了,你跟他讲社会主义能让劳动者过得更好不是白费功夫吗,跟他又没啥关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7-20 16:42:22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2-7-20 11:42
争绝对的物质生活水平确实在与右派和民族主义者的辩论中不利。现在需要的是争取让进步分子并最终让人民群 ...

“争绝对的物质生活水平确实在与右派和民族主义者的辩论中不利。”结合下面蒸馏水的“改开以后劳动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不过是中国资产阶级得到大量利益前提下的溢出效应。”那不就成了人家溢出的都比你全心全意还多了吗,真成共同贫穷了。劳动者待遇的旗子还是要打的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7-20 16:56:31 |显示全部楼层
该分红言论就一个点:大锅饭养懒汉,民主了没法管。劳动的本质是在改造世界,而人的天性就是喜欢尝试改造世界。小孩子你不管它它就要去跟伙伴玩耍,互相追逐打闹,这无非是在积累捕猎技能,是刻在基因里的。只是现在人类不需要捕猎了。玩游戏其实也是在模拟解决各种“任务”。现实中的工作没人喜欢,是因为它们被异化了,变成了痛苦的事情。有些工作本身就痛苦,有些本不痛苦却因为业绩指标、利润最大化等追求扭曲成了痛苦的,比如运动员。真正实现了工人民主,所有人自由选择职业,工作就不会这么令人痛苦,也不会那么多人摸鱼。至于波兰的事,我不了解无法评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7-20 17:04:34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当年就没有做到工人民主,毛主席呼吁青年上山下乡,然而有权势的人纷纷设法通过当兵、上大学等手段把子女留在城市,去了农村的也会想办法捞回来,可见官僚贵族根本不关心毛的安排,而且你(既指毛,又指普通百姓)还拿人家没办法,这是令人绝望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7-20 18:27:1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惟为 于 2022-7-20 19:03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7-20 11:37
这是我们内部讨论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时要解决的问题。

与小资产阶级右派、中间派辩论的核心问题是宣传社会 ...

1、粉红就是蠢红,学生居多
b站这样的粉红有很多,各种给霍比特人洗地,他们想说的东西无非是:
(1)形而上学层面:人性自私,每个人都想着个人利益最大化;
(2)具体实操层面:工人自治,会导致领导跪舔工人,福利增多,积累减少,通货膨胀,经济危机(他们认为计划经济下也会有经济危机),最后左翼运动失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些人主观上瞧不起毛左,认为毛左或者说左,就是市场经济下的失败者。既然是失败者,那么就是笨蛋,就容易被洗脑,容易被带节奏。所以他们认为左等于民粹。而他们则是理解国家大计的精英,吹嘘自己从小就看过资本论(实际上连目录都没翻过),并且认为资本论过时了,懂得国家大棋,天天琢磨中美斡旋。
支持他们这种自信的,多半可能是985经济、金融专业研究生在读或者马克思专业本科生在读,听一些既得利益者讲课,当然是各种大棋了,同时青年迷信学术权威,恨不得给林毅夫、温铁军这些人跪地下烧三炷香、磕两个响头。

2、生物主义 vs 社会建构
这种土鳖右右最蠢的观点,就是“人性自私”,你问他为什么?他告诉你,这是基因决定的,然后讲什么进化心理学。不自私的人会被淘汰,基因就被自然选择掉了。
左派 vs 土鳖右派很多时候就是 社会建构 vs 生物主义。没有任何一个生物学家,可以在实验室中洞悉社会的法则。这就是一种伪装成科学的意识形态。借了科学的皮,来给自己增加权威性。
可以用“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来反驳,但实际上还是没挖到底层。真想解决这个问题,其实还是得拉康。拉康一天天总是叭叭他“要回到弗洛伊德”,为什么?因为在他们那个圈子里还要争个正统(弗洛伊德是祖师爷,要继承大统)。当时流行新弗洛伊德主义,这套东西和自我心理学一样,都是生物主义倾向(弗洛伊德本人的理论也有很多生物主义倾向)。拉康的理论肉眼可见地要比这些生物主义聪明,他想争这个正统,然后把新弗洛伊德主义打成修正主义。拉康的理论就是研究主体是如何被建构的,而不是天天讲什么基因、进化论这些被傻逼化的东西。

3、实操层面,民主集中制的问题
在实操层面,底层还是如何理解民主集中制的问题。我们想要的,民主才是目的,而集中只是手段。
既然集中只是手段,那么就要反反复复审视,什么时候需要集中?为什么需要集中?
比如绩效评分,如果是集中由领导处理,那领导可能出于跪舔工人,搞得没有分辨度、糊弄事,不敢批评偷懒工人,最后造成所有人都偷懒。这无非是无法做到公平导致的。要想做到公平,就不能由领导决定,而是要民主监督,由工人给工人打分(比如大寨村陈永贵搞的制度)。
比如生产盈余,多少用于发工资,多少用于积累,这也不应该由领导决定,而应该由工人民主决定。领导或者说一些脑力劳动者可以给出一些方案(及其利弊),最终由工人通过民主的方式来拍板。
也就是说,这个领导应该成为工人阶级的打工仔,为工人阶级服务,而不是替工人阶级做决定。在什么事情上需要集中,总是一个需要谨慎辨识的问题。
做个比喻,就是在民主集中制(不限于党内,是全社会范围的)下,民主的一方(多数人)与集中的一方(少数人)之间是刘备与诸葛亮的关系,刘备握有绝对权力,诸葛亮只是负责出谋划策。诸葛亮的绩效并不是由谄媚跪舔刘备决定的,而是由给刘备办事情的效果决定的。如果诸葛亮在一些事情上绕过刘备擅自做主,就会演变为司马懿篡夺曹魏政权的戏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2-8 01:35 , Processed in 0.031152 second(s), 9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