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48|回复: 2

周劼事件背后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8-2 11:25: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xm 于 2022-8-2 11:27 编辑

目前,官方舆论都力图把事件定性为炫富而不是炫权,你就敢关注周劼的大伯三伯?你今天敢妄议正处级干部、试图带出厅局级(阚总)甚至部级干部(副省长),明天你要做什么我都不敢想!

而事实上:

1,周世蕃炫富并不怎么招恨,真正惹毛了众人的是炫权。所以,凡是把事件往“炫富”方向带节奏的,都是耍流氓洗白。

2,周世蕃炫朋友圈,是出于非常功利主义的社交本能。除了骗炮的低级趣味,还包括两层意思:向潜在竞争对手炫耀自己“睚眦必报”的不择手段,让对方知难而退;向己方盟友宣称“有恩必报”,希望得到赏识和提携。

3,周劼之所以引发穷追猛打,是因为他脱离了二代们“正常”上进的三条道路,希望集合其中优点规避缺陷走捷径。

所以,能多披露点厅局级以下的秘辛,广大吃瓜群众就很知足了,吼不吼啊

在官二代的3条上进通道中,周劼偏要选择不走寻常路

❶ 新状元的道路自信

作为江西省最穷的县,人口仅14万的铜鼓县却在今年夏天,结结实实地放了一个“卫星”:
2022年6月23日,18岁的徐皛玥从该县唯一的高中(铜鼓中学)毕业,并以663分成为今年江西省文科状元。
这是自2003年以来,该中学唯一考上的清北的学生。在此后19年里,随着区域经济的分化与超级中学的掐尖,该县的尖子生与优秀教师一起,被周边宜春市、接壤的长沙市强校疯狂挖走。因此在江西省重点高中里,铜鼓中学的排名与该县GDP类似,长期以来处于垫底的尴尬档次:
2021年高考揭晓时,该校文理考生第一名分别列在全省1000名、500名之后。

所以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出分的当天,该县上下沸腾,很多与徐皛玥毫无交集,甚至于连“皛”(音xiǎo)都读错的人们也自发拉出横幅。

他们哭着、笑着,幸福到几近眩晕。

这种集体的情绪振奋甚至在全国掀起热议与共鸣,大家都希望这成为“寒门难出贵子”的反击宣言,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崛起于阡陌与草莽。

然而在一个月之后,该省一位处级干部的衙内,却因“炫权+炫富”而闹得喧嚣尘上,一发不可收拾。

一位网友总结得非常扎心:

这意味着:

即使像徐皛玥这样的文科状元,如果后续没有得到贵人赏识,大概率也是要沦为北上广深各种“漂”,然后在996的节奏下,在某个晚上被“二舅”短暂麻醉,第二天再精神抖擞地为周劼们创造财富。

面对这个逻辑自洽的闭环,周衙内以“人间清醒”级别的不屑语气,向爱拼才会赢的“道路自信”发起了终极之问:

寒门贵子走出校园后的道路选择,是否面临着漫长的人生再教育?!


❷ 周劼的僭越

我国自从西周替商以后,便开始大规模地将封地及封地上的居民封赏给王室及功臣。而诸侯在其国内不但有世袭统治权,还可以将属地再次分封给下级,最终形成“天子—诸侯—卿大夫—士”的严格等级制度。

这种“封土建国”的制度之所以成为主流,主要是出于管理的需要。

我们书接上回(参见《他和他的处级父辈:对周劼炫富案的深度解读》),还是从Robin Dunbar的研究说起:

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人类为了提高协作、降低被捕食风险,逐渐开始扩大种群规模;但群体规模的扩大也会导致一系列问题,其中最重要的是内部竞争及由此导致的结盟关系。随着种群的扩大,人们为了甄别敌我、维系联盟所需要掌握的人际关系信息呈现出几何级数的扩大,这既是对人类大脑新皮层面积的挑战(该区域负责社会复杂度的识别),也是对人类用于社交的时间的挑战(人类需要把更多时间用于生产)。

因此,Robin Dunbar研究发现:

在人类社会,个人所形成的社交范围上限,是150人。

在通信传递、信息处理等技术未被取代之前,“150定律”让上位者不得不授权自己的亲属、亲信建立政权,分层分级掌握关键人员的思想动态。

奇妙的是,这种扁平化管理方式恰好适应了当时低下的生产力水平,使得周王朝的统治迅速对外扩张到整个黄河中下游流域。可以说,在具有充分的对外扩张空间的前提下,分封制“以外卷抑制内卷”,在较大程度上避免了内部倾轧,因而能够保持稳定而持续的基本秩序。

但需要注意的是,分封制的本质,是以密切的私人关系(血缘或者家臣)打造自上而下的“江山稳固”,为了与信任关系相适应,一套森严的礼法是必不可少的:

原始社会的猿人通过与盟友的梳毛装扮,向对方传递出“我愿意把头部、背部等要害区域交给你打理,请接受我的友谊”; 分封制下的下位者则以“克己复礼”要求自身,向上位者表达“愿意接受家法、人伦的约束,请相信我的忠诚”。

我们来看看周劼炫耀的两则朋友圈信息,看看他是怎么做的:

为什么周衙内反复强调他是个“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的人?这当然不是解释自己“性情中人”的性格,而是向朋友圈散布信息:

“我”对同盟外的人有仇必报,所以看不惯我的人请掂量一下再动手,免得被“我”借用同盟力量疯狂报复; “我”对同盟内的人有恩必还,请同盟内的大佬尽量向我倾斜资源,您的栽培必将收获“我”的无限忠心与加倍回报。

然后利用周父提拔的机会,周劼对“家族的所有人(三伯、大伯)”进行了由衷的感谢。这个排名很有讲究。

从公开信息可以看出。周家屹立于交通系统数十年不倒,除了“与书记写信”的祖父外,最关键的人物是曾担任江西省高速集团党委委员、工会主席的大伯(周家六口人进入交通系统,都是在他之后开始的);再加上在家族伦理中,大伯是嫡长子,具有特殊地位。因此按照常理,大伯理应排在感谢榜上的第一位。

然鹅,大伯却屈居三伯之后,而二伯则神秘消失了,为什么?

奥秘就在个人履历里:

我们可以大胆推测,在周父的退休前提拔以及周劼从交通系统进入江西国控过程中,曾经的家族顶梁柱、官职最大的大伯因为退休早(2012年退休),因而未能发挥关键作用;真正出了大力气的,是当时尚未退休的三伯。

所以,周劼把三伯放到感谢榜的第一位,是实至名归的。

而最惨的,自然是家族中的普通职员二伯,连干部身份都不是,自然也帮不上忙,因而就被周劼开除出家族的范畴…

可见,同志们还是需要奋斗呐!混不出个样子来,不但要被世人戳脊梁骨,甚至还要被后辈从族谱开革除名……

可(xing)惜(kui)周劼读书太少,他很难理解到,这种赤裸裸的丛林法则,恰好是礼教所强烈反对的。事实上,社会达尔文主义才是分封制的大敌,是对权力安排稳定性的最大威胁。这方面,“立长不立贤”的嫡长子传承制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正由于这个原因,打破基于“礼”的信任关系,必定造成强烈反噬。例如,楚王祭祀时,违背了该用几匹马、该用什么毛色的马的规定,被当时所有诸侯视为僭越,导致了齐心协力的“天下共逐之”。

当然,随着时间推移,分封制无力约束权力的缺点被无限放大:每个时代总有无规律冒出来的杰出人物,诸侯国实力实力此消彼长之下,对中央的命令“听调不听宣”,不可避免地导致了王权走向衰落。历史上,无论是三家分晋还是田氏代齐,描绘的就是new money取代old money的血腥过程。而西汉初期,刘邦平定大大小小的异姓诸王后,与群臣共立“非刘姓不王”的誓约,结果导致了随后的“七国之乱”。这让所有人都明白:

以血缘关系确立“万世不移”的分封制,对中央集权政权来说是一厢情愿的“幼稚病”。

而东汉灭亡后,基于“九品中正制”的世族政治登上了舞台,并持续了约400年。但历史证明,当中央把品评人才的标准让渡给世家执行后,虽然在短期内有利于弥合两者的紧张关系,但从长期看,却让官吏选拔之权集中于门阀世族,这也是很不靠谱的。

所以从隋唐开始,科举制才正式成为我国最重要的人才选拔机制,并经过变形与改革,沿用至今。

❸ 周劼的上进之路

必须承认,无论是从基因层面还是历史过往,对后世子孙的殷切希望与悉心关照都是人之常情。那么,像周劼这样的“二代目”有哪些上进的途径?

(一)人间正道

最伟光正的道路,无疑是通过教育选拔。这方面,二代们其实是具有天然优势的:

① 他们从小就享有优越的教育资源(可以上当地最好的学校,可以方便地接受优质的课外辅导),领先了“小镇做题家”不止一个身位; ② 他们从小接触社会,获得额外的有用信息。举个例子,1977年恢复高考时,很多干部子弟及国企子弟至少提前半年就得到了风声,用上了最新辅导资料备考;而我的二舅是在高考前一个月才得到通知,匆忙之下拾起了之前的中小学课本翻看…这种信息鸿沟的碾压,远不是“机会永远给予有准备的人”可以轻松概括的。
更重要的是, 在离开校园后,二代们获得的“流量扶持”更是常人所不能及。例如北大博士冯军旗利用挂职锻炼的机会,深度访谈了当地161名副科级以上干部,《中县干部》中如此描绘:

干部的晋升是能力、关系、经济、领导推荐、群众基础、机遇和资历综合发生作用的结果,是干部仕途中的关键环节,并导致隐性台阶的强化和干部仕途“过度竞争” 的格局…从关系与干部的仕途来看,关系在干部的仕途中起重要的作用,有时甚至是根本性的作用。

当然,这条路确实符合规定,而且也不能否认“耳濡目染”、“眼界开阔”对个人成长的加成。

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8-2 11:26:33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来,它唯一的“副作用”是:

这条路竞争激烈,需要一定的天赋和不懈的努力。

而对于连“桎梏”、“诲淫”、“扪心”等词汇都需要翻字典的周公子而言,你让他走这条人间正道,实在是强人所难。




(二)旁门左道

西班牙人有句俗话,“自己的鞋子,自己知道紧在哪里”,意思是,别人不知道,但自己应该知道自己的“AC中间那个数”。

同理,当二代(及其父辈)认清楚自身的能力后,及时安排享受点余荫,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这其实是一条向下兼容的道路。常见方式有:安排子女在体系内做一名基层工作者(例如周劼的二伯),或者利用信息优势当商人、买办、掮客(注意,本质上是一种人)。

例如某县城的朋友说到过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在党纪国法约束下,多数领导干部是真的不违规。但自家的儿媳妇开家茶叶店,侄子开个餐馆…生意倒也不错。甚至ZF办公驻地附近,直接就形成了一个颇有生气的小型商业圈。
有位江西籍的朋友告诉我:

其实,周劼留在交通系统就较为妥当,或者直接成立公司竞标相关工程。反正,每年途径赣粤高速回家,当路况出现颠簸不平坑坑洼洼时,我就知道到了江西省的路段了…

当然,保证后代基本生活只是第一步,他们真正在意的,是籍此保留家族复兴的可能性。因而接受以上安排的二代,对子女的要求出现了强烈的分野:

① 心灰意冷之下接受这种生活的,往往对子女要求不高,平时重点培养他们的“情商”,家里堆满了儒学经典、四大名著等玩意儿,而且个个对于中医养生、佛家道家有所涉猎,油腻感十足。 ② 见识过权力的荣耀,在迎来送往中知道身家来源是什么的人,却有着改变现状的迫切愿望。于是他们就把希望寄托在更下一代,对子女的教育问题要求非常严格,基本上是“其他要求家里全包圆,但你得好好念书”的架势。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第二种人就像红楼梦中的贾政,自身仅能仰仗家族的庇护,但把全家的希望都寄托在贾宝玉的功名之路。

例如当元春让宝玉搬入大观园时,贾政极不情愿地警告道:

你可好生用心学习,再不守分安常,你可仔细着!
虽然贾政平素对贾宝玉的胡闹听之任之,但看到宝贝儿子整天莺莺燕燕、又参与优伶琪官的韵事,不把才情用到“正道”之上,急火攻心之下:

令小厮们把宝玉按在凳上,举起大板,打了十来下…一脚踢开掌板的,自己夺过板子来,狠命的又打了十几下…
意思非常明白,倘若你贾宝玉是个“呆霸王”薛家公子的底子倒也罢了,明明是个读书种子偏又孟浪,全家的希望瞬间成为全村的笑话,还不如“趁今日结果了这杀才的狗命”。


实事求是地说,周劼如果走上这条路,争议也不会如此之大。

但人呐,最怕没有自知之明,还真以为自己是天选之子,最后举家族之力被强行推上高处,然后导致强烈反噬——这就是现在周劼面临的状况。

对此,吃瓜群众在议论之余,只有一个“大逆不道”的念头:

整天“苟利国家生死以”的人,就这?你咋不尾巴翘上天,与太阳肩并肩呢?



(三)曲径通幽

当然,上述“旁门左道”的缺点在于:以富家翁的方式安排子女,把希望寄托在孙辈的逆袭,周期漫长、不确定性太大。因此近年来流行着第三条路。

2022年2月,中文核心期刊《治理研究》上刊登了一篇关于民营企业代际传承的重要论文。作者黄杰通过对2016-2020年长三角地区私营企业进行田野调查,分析发现:

在改革开放持续40余年之后,民企进入“二代接班”的高峰期。但约有30%的“民企二代”在家族企业外工作,其中有相当部分是在公共部门,特别是各类政府机关和大型企事业单位。

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这些舍弃家族企业进入体制内发展的“二代”,集中发生于一个重要的家庭背景:

父代在下海前曾就职于体制内,其中不少还曾担任行政职务。

具体而言,这一职业转换的逻辑有两个可能的路径:

一是所谓的“保守型”策略,即将回到体制内视作是生活稳定和地位提升的保障。这种保守型回归通常发生在竞争激烈、不确定性较高的中小企业二代身上。 二是所谓的“进取型”策略,即将回到体制内工作视为政治投资,可以通过政策扶持、人际关系等方式,帮助家族企业获得更好的发展空间。这种二代通常来自大企业家庭,他们或是多子女的策略性安排,或是把体制内工作视为过渡性的锻炼机会,在积累人脉后,不排除之后重回家族企业。
但从结果看,它们是殊途同归的。


总之,这篇论文丰富了我们对当代中国政商关系的理解,并把这种非典型的代际传承现象命名为:

被中断的体制化。

当然,从阶层流动角度看,这一现象与匈牙利裔美籍社会学家撒列尼(Szelenye)提到的“精英循环理论”具有相似性,但区别在于,撒列尼强调市场自发力量的塑造,而黄杰教授更强调国家、制度力量在我国政经秩序中的主导性作用。


而周劼之所以拼尽全家族的所有资源,也要把自己从高投调到国控,背后的原因可不仅仅是“工资翻番”,极可能是为以后的仕途做准备。

从言谈举止看,家底颇丰的周劼,其终极目标是“当官”。


但让人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周劼毕业后第一时间不考公,而是进入了高速公路投资集团下的一家财务公司?

答案是,非不为也,实不能也。我国的公务员考试在很大程度上遵守了“程序公平”的严肃性——考公的笔试、面试都是经得起公示的,没有到达入围的话,这条路是很难强行开启的。

而以周劼三本成绩屡屡挂科、常用文字未能娴熟掌握的现状看,他很可能进入不了面试环节。因而不得已之下,只能先进入国企(而后者的笔试面试则灵活得多)。套用今年高考题的说法,这是一步“本手”。


而从高投进入国控则是关键的“妙手”。事实上,江西国控是由江西省国资委与行政事业资产集团共同组建的厅级单位,负责对该省国有资产及国有股权的管理和运营。这已经脱离了市场中“自负盈亏”的企业范畴,更接近行政事业单位。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7月,江西国控参股公司有89家,其中81家为存续状态。


因此,江西国控是一个负责庞大资产监管的国资平台,在行政办公室工作的周劼可以长袖善舞,交织各种人脉;等时机合适提干或外派,再以企事业单位负责人身份,调入政府部门工作。

这样一来,在更高层级的平台帮助下,周劼此前中断的公务员之路,又双叒叕给接上啦。

因此,才有了周劼“比我妈给我买10套房还激动”的表述。


对此,经历过上个世纪生活的人们显然可以理解:

这和当年在大街上抱着电线杆子上“祖传牛皮癣,专治老中医”的广告、高呼“我的病总算有救了”的人群,是何其的相似?!




❹ 不走寻常路

1790年,康德在《判断力批判》一书中提出:

事务的演化历程可以向外演化(evolution),也可以向内演化(involution)。当文化模式达到了某种最终的形态以后,既没有办法稳定下来,也没有办法转变为新的形态,此时involution即成为普遍现象。
从2020年起,这个学术概念迅速在国内出圈,成为连续两年最流行的热词:

内卷。


问题是:内卷也要守基本法,不是大葱卷饼一样,吃干抹净就完事。

理论上,世人借助家庭资源的帮助实现“跃迁式发展”,那当是极好的。但这种跃迁,不应当是以内部伤害的方式、以动摇社会根本制度的方式进行。
在《中县干部》的某个调查访谈中,一位科级干部向作者叙述了政治家族成员如何在短短数年之内,跨越普通公务员十几年的“隐性晋级台阶”,最后,他筋疲力尽地总结了前景幻灭后的感受:

一个人进来,就意味着另外一个人进不来。
也许对于周劼及其身后的家族而言,“儿子总是自家的好”,因而需要在上述三条上升通道中包容并蓄、灵活选择,最好是取其所长,走出最高效、最轻松的新路子。


但别忘了,《纳尼亚传奇》的作者路易斯,曾经在《魔鬼家书》中写过一番耐人寻味的话:

没有急转弯、没有里程碑、也没有路标,通往地狱最安全的路总是缓坡不陡峭,脚下柔软又轻松。

欢迎参阅原文:

在官二代的3条上进通道中,周劼偏要选择不走寻常路​mp.weixin.qq.com/s?__biz=Mzg2NjY2NjU3OQ==&mid=2247487275&idx=1&sn=9b4d35aa7b50813c78b76a615589452b&chksm=ce461e17f9319701e0da5cf9add7c8b4055b706682550c72fc178d6d101af89e8d4840ffd6c7&token=750185189&lang=zh_CN#rd
​mp.weixin.qq.com/s?__biz=Mzg2NjY2NjU3OQ==&mid=2247487275&idx=1&sn=9b4d35aa7b50813c78b76a615589452b&chksm=ce461e17f9319701e0da5cf9add7c8b4055b706682550c72fc178d6d101af89e8d4840ffd6c7&token=750185189&lang=zh_CN#rd
更多内容请访问公众号将军箭(jiangjunjian31)。左走天堂,右走金盆,弓开弦断,一往无前。本号关注财经与民生,虽是自娱自乐,仍求立足干货!欢迎关注,欢迎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8-2 12:40:34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1-28 20:17 , Processed in 1.891929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