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44|回复: 23

北欧的福利与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无关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22-10-2 15:08: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2-10-2 22:16 编辑

全球化、新自由主义与社会福利国家

FRANK

全球化、新自由主义与社会福利国家 - 知乎 (zhihu.com)

有部分人认为,北欧的社会福利国家是完全依靠新自由主义下的全球化建设出来的,这类观点是极端错误的,我就在这里集中驳斥这类观点。

这就是所谓的“北欧社会主义”,或所谓民主社会主义、福利社会主义的全部实质,它表面上向人们展示不需要通过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不需要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公有制就可以享受到所谓“社会主义”的分配,实际上它完完全全建立在帝国主义对全球的暴力剥夺和敲诈勒索之上,建立在帝国主义对人民群众的统治、压迫、剥削、欺骗和镇压之上,它们的非暴力完全是建立在帝国主义的暴力上,它们的幸福感建立在全世界被压迫的国家和人民的不幸福之上。[1]

[2]

先说结论:社民党执政的北欧国家确实积极参与了全球化、并且广泛采用了新自由主义,但是社会福利国家也在自由化的过程中变的支离破碎、不成体统。而在新自由主义泛滥的过程中,如果不进行进一步的公有化改造,那么类似于瑞典这样的施行了社会民主主义的经济政策的国家,也会因为全球资本主义的影响而被迫拥抱新自由主义,由于社民党精英拒绝了如迈德纳计划在内的社会化方案,所以瑞典最终就选择了拥抱新自由主义,并且为此付出了代价,这也是他们的右翼社会民主主义的真正问题――局限于一国,并没有联合其他国家共同对抗全球资本主义的影响。在瑞典资本家在通过全球化取得超额利润的同时,瑞典工人也失去了他们曾经拥有的许多东西,而不是像某些人说的一样是资本主义体系的既得利益者。

这篇文章主要是对于有关资料的简要分析,对于更加复杂的分析,我没有能力和时间

毫无疑问,20世纪90年代以后的瑞典是一个新自由主义国家,其他北欧国家也是。尽管其依然存在对于资本的抑制力量,但是瑞典的充分就业、混合经济等社会民主主义要素已经不复存在了。

1991年保守党政府选举上台后,开始了真正的新自由主义化转型。但社会民主党人已经为此做好了铺垫,他们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必须要找出经济滞胀的原因。他们部分施行了某些新自由主义规划,表明已经接受了SNS有说服力的分析。缺乏理念的是左派而不是右派。工会被劝服实施工资限制,以便提高利润和鼓励投资。银行的松绑、最富者税收减免,早在1980年代末就发生了。中央银行最终调整了自己的任务,不是保持充分就业,而是与通胀作斗争。[3]

在1990年代SAP重新执政后,SAP继续了自由化,其理由是这样做是为了经济增长,当时的SAP高层认为而没有经济增长,社会福利国家就无法实现,于是就拥抱了自由化

SAP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们认为,经济增长放缓与福利削减之间存在关系。前SAP领导人英格瓦·卡尔松(Ingvar Carlsson)简单地断言,社会改革需要「资金的资助」。如果经济放缓,就不可能维持福利水平,一位SAP政治家评论说:「我们非常依赖经济增长来维持我们的欧洲社会模式」。他承认SAP的一些改革不受欢迎,但仍然坚持认为它们的必要性,以产生经济增长。SAP高层认为,没有它,「就不可能维持一个慷慨的福利模式」。2004年,SAP财政部长Pär Nuder提到了「九十年代初增长为负值的时期」以及「零增长社会对安全和正义造成的破坏性后果」。[4]

而是什么造成了经济衰退呢?就是因为SAP政府从1986年就开始的自由化和国际资本主义的影响

生产的国际化、金融的全球化以及以新的立宪主义[5]、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出现。 这三个因素可以综合地称为全球化的影响,它增加了商品形式的力量和资本对社会形态的结构力量。 全球化削弱了工会和其他社会团体实现以非商品化准则为基础的替代积累战略的能力。 结果,社会经济结构调整的主导趋势,尽管作为一个巩固的霸权项目还没有成功地表达出来,但与瑞典资本的首选轨迹相对应:新自由主义。[6]

而SAP党与LO工会联合会的软弱妥协也是自由化的原因之一

Ryner认为,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有可行的替代方案,这些替代方案与符合传统社会民主思想的迈德纳计划的建议有关。这个建议和其他倡议被放弃,不是因为任何预定的结构逻辑,而是因为劳工运动没有能力抵御外部和内部思想和行为者的力量。

一方面,是雇主新近觉醒的攻势,例如通过有影响力的智囊团(Boréus 1994; Blyth 2002)。这种攻势的主要例子正是对工薪族基金的抵制,最明显的是1983年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大型示威,有75000人乘车前往反对迈德纳计划(Blyth 2002; Elmbrant 1993). 然而,最重要的是,是社会民主党人自己阻挠了其他的途径。

最重要的是,劳工运动对雇主的反击感到惊讶,无法站出来反对,部分原因是「假定这个问题可以通过正常的三方调解和妥协的渠道解决」(Ryner 2002)。对于习惯于与雇主不断妥协的社会民主党和工会运动来说,后者不再承认建立瑞典福利模式的改革和企业精神,是一种创伤。[7]

上面我们简要谈论了以瑞典为例的北欧新自由主义的背景,现在我们就分析自由化对于社会福利的影响。事实上,经过了30多年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北欧的社会福利国家已经处于困境,例如芬兰在引入新自由主义之后,加剧了各方面的不平等,但是可悲的是社民党精英并没有停止自由化的意思,并且没有达到预定目标。

芬兰的社会福利改革的总体情况是阴暗的。尽管有一些积极的举措,但改革正在推动芬兰的福利国家向新自由主义方向发展。芬兰福利国家的重点已经不是社会权利和社会保护转。此外,这种变化还包括从北欧福利国家典型的以权利为中心的理念中退出,转而通过义务来看待公民身份。伴随着这一进程,社会福利制度已经逐渐与劳动力市场政策相结合。直言不讳的政治目标是改变福利国家的形式,以解决福利依赖和排斥的问题,并鼓励个人主动去工作。然而,这些政策最明显的结果不是减少社会问题,甚至不是减少失业,而是加剧了不平等。从1995年到现在,芬兰的贫困率已经从人口的5%上升到13%。同时,尽管实施了紧缩措施,社会支出却增加了(Saari 2017, Saari and Behm 2017)。

20世纪90年代的经济衰退和随后的长期复苏导致芬兰对公共服务进行了大幅削减,如社会服务、学校教育和卫生部门。作为欧洲金融危机的结果,经济衰退的后期影响在现阶段很难评估,当然在进行实质性的国家分析之前。然而,芬兰的新自由主义变化在其公共服务中是清晰可见的。福利和教育等服务已经成为变革和削减的目标。重要的是,儿童日托等服务不再被视为社会服务,它们在为未来提供学术技能方面的作用被强调了。然而,最明显的新自由主义变化是在卫生和社会服务方面,对公共服务的重新评估和削减导致了社会的日益分化。社会中的话语变得更加紧张,对弱势群体的态度也变得更加轻视,不平等的原因被视为个人缺陷和能力不足导致的个人失败。类似的观点在有关难民的论述中也越来越多地被表达出来。

卫生、社会服务和地区政府的改革和目标与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是一致的。在宪法委员会的声明之后,政府正在准备进一步的新自由主义改革,而改革的实际影响和范围仍然不确定。对社会工作的结构和组织的一般指导方针和变化已经为人所知,改革的方向也很明确。市场化、管理主义和其他新自由主义的标志和进程将在社会工作中增加。根据议会图书馆的信息服务,2018年的拟议财政预算将进一步扩大芬兰的收入差距,主要是由于对基本保障的削减,自然也会影响到有孩子的贫困家庭(Sutinen 2017)。一些报纸已经在警告市政当局将其财产卖给私人公司。可悲的是,芬兰的方向是明确的:更多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正在路上。[8]

我之前写过的文章中通过对于有关新闻报道的整理对于自由化对瑞典福利国家的破坏性打击进行了描述,虽然这些描述有过分夸大之嫌,但是至少可以让各位直观的感受一下社会福利受到的打击

上面简要分析了瑞典经济的自由化,下面对瑞典经济的自由化的经过的进行一个简要的介绍。 从1980 年代后期开始,SAP和随后的右翼政府开始了瑞典所谓的「制度变革」。从那时起,无论哪个或哪个政党执政,他们都对公共部门进行了大规模打击,并且这些打击与放松管制和私有化相结合,即所谓的市场化改革。2013年,《经济学人》的一篇文章指出,瑞典已将公共支出占GDP的比例从1993 年的67%降低到2013的49%,自 1983 年以来,它还将最高边际税率降低了 27 个百分点,降至 57%,并取消了对财产、礼物、财富和遗产的税收,2013年瑞典,将企业税率从 26.3% 降至 22%,在自由化的过程中,瑞典还打击了工会,工会权利已经远远不如之前了。这些自由化改革让瑞典一度成为「私有化最快的国家」,这让社会民主主义三大要素之一的「混合经济」几乎成为了空谈。同时瑞典经济的国际化程度大大增加,积极融入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化中,其对外投资的增加就是证明,但是对外投资的增加没有让瑞典人享有更多的福利。

自由化越是高速推动,瑞典的福利制度就越变得七零八落。 比如说,在2005 年,瑞典还拥有世界上第二慷慨的失业保险计划,但是在2013年,失业瑞典人的收入替代福利低于OCED成员国的平均水平。同时,自 1952 年以来,瑞典的疾病保险福利持续时间(52 周)首次低于OCED成员国的平均水平。 自 1990 年代初以来,用于养老金、失业和丧失能力援助等福利福利的支出下降了近三分之一,降至 GDP 的 13%,使瑞典仅略高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在过去的几年里,社会安全网的漏洞越来越大,不平等现象空前增加。 1997-2013年,瑞典的不平等程度增长迅速,社会社会民主主义的三大要素之一的「福利国家」朝着崩溃的方向越走越远。自由化高速推动的同时,瑞典失业率开始从原先的低于4%越升至7%左右,社会民主主义的三大要素之一的「充分就业」也没了。同时瑞典放松了对于医疗行业的监管,医疗的质量比起之前由所下降,并且乱象很多。还实行了教育市场化,同时瑞典的大学教育的市场化还被当做「教育自由化的典型案例之一」研究。总之,瑞典的医疗教育水平比起之前是下降的。[9]

总体而言,目前瑞典属于「破碎的福利国家」,其注主要有三大特点:一、不平等程度不起完善的福利国就爱更高。二、由于私营企业也参与福利的提供,所以有不透明性。三、「破碎的福利国家」由于其特点――处于社民主义与新自由主义之间,是不稳定的,让「完整的福利国家」变为「破碎的福利国家」的力量将会继续私有化和自由化,让「破碎的福利国家」彻底转化为新自由主义[10]。通过对于宏观数据的简单分析也可以得出类似的结论,通过对比瑞典的政府支出和对外投资量等数据,我们也可以发现,瑞典的对外投资越多、自由化程度越高,福利支出就越少。毕竟如果政府支出减少了,那么显然社会福利支出显然也是在减少的。

上面我们简要分析了自由化于社会福利国家的关系,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完善的社会福利国家与新自由主义是难以共存的。下面我们分析全球资本主义与社会福利国家的关系,来看看社会福利国家十分可以在新自由主义与全球化大潮中「出淤泥而不染」做到「明哲保身」。这是比较困难的,目前的福利国家在全球化之后都遭遇了打击

在最近的研究中,由于调查的时间较长,似乎在全球化之后,社会支出确实有所下降(见Busemeyer 2009)。因此,总的来说,有证据表明,政府在实践中对全球化的反应是减少社会福利。然而,我们不能认为这是对经济全球化挑战的唯一可能反应。恰恰相反,我们可以想象到,除了目前所采取的政策之外,还有其他的办法可以保证福利国家不受全球化的影响。下文将简要讨论这些办法。[11]

上文中提到的德国康斯坦茨大学教授、前马克斯-普朗克社会研究所研究员、艾伯特基金会系列读本编者之一的Busemeyer的论文,他的论文中利用了多种模型对于贸易自由度与社会福利支出的相关性进行了研究,其结论是全球化程度与福利支出总体上是呈负相关的[12],也是对此Welfare State and Social Democracy一书给出的方法是用欧盟一类的区域国家联盟来对抗全球化对于福利国家的影响,这有一定的可行性。但是我认为要对抗全球资本主义,社会主义需要比这更为广泛的国家联合。

最后我们讨论一下全球资本主义对于福利国家的影响,瑞典采用的R-M模式需要来自世界市场需求才能运行,毕竟瑞典就是一个小国,内需根本不够。但是问题是,这意味着,如果全球经济形式好、其他国家都在采用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那么瑞典经济就会运行的比较好。但是如果世界经济形式不好、其他国家都在采用新自由主义,瑞典也无法独善其身,这就是1990年的的情况。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全球化给瑞典带来了机遇和挑战,但是就是因为全球化所带来的不稳定性,瑞典的社会民主主义话为了泡影。

最后,瑞典的经济运行在一个国际环境中,其他国家在其经济政策中已经放弃了任何就业承诺,以优先考虑价格稳定。雷恩-梅德纳模式的前提是,世界经济的需求拉动将确保相对限制性的宏观经济政策与充分就业的兼容性,并依靠世界经济的需求拉动来确保足够的有效需求。当经合组织的其他国家奉行竞争性紧缩政策时,特别是当欧共体通过EMS[13]将其经济固定在联邦银行时,瑞典政府能做些什么来改变这种情况呢?1977年采用的软货币方法控制了失业率,但反复出现的成本危机、灰色资本市场的出现和1992年的投机性挤兑,都是这种软货币方法的结果,标志着它的矛盾性。最终,这种通货膨胀政策违反了雷恩-梅德纳模式和战后的监管模式。[14]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北欧国家通过全球化攫取巨额利润来维持高福利就是纯粹的谣言,相反北欧的完善的社会福利国家是因为全球化才变成了「破碎的福利国家」。尽管我们目前依然可以管瑞典、挪威、芬兰这些北欧国家叫社会福利国家,但是他们的社会民主主义正在彻底转向新自由主义[15]。

本文写的非常仓促,而且我的外文水平不高,请见谅

参考

[1]https://zhuanlan.zhihu.com/p/568557894?utm_source=zhihu

[2]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8352097/answer/2651455658

[3]大卫·哈维,《新自由主义简史》第四章

[4]Ashley Lavelle, Explanations for the neo-liberal direction of social democracy: Germany, Sweden and Australia compared

[5]维基百科指出:新宪政主义的目标是通过宪法框架将经济目标从区域和国家一级转移到全球一级,从而将民主和经济实践分开。 这种转变的目的是创造全球霸主地位,促进自由资本主义制度。

[6]J. Magnus Ryner, Capitalist restructuring, globalisation, and the third way P161

[7]J. Lapidus, The Divided Welfare State P11

[8]Masoud Kamali and Jessica H. Jönsson, Neoliberalism, Nordic Welfare States and Social Work Current and Future Challenges

[9]https://zhuanlan.zhihu.com/p/559090434

[10]J. Lapidus, The Divided Welfare State P8

[11]Alexander Petring et al, Welfare State and Social Democracy

[12]Marius R. Busemeyer (2009), From Myth to Reality: Globalization and Public Spending in OECD Countries Revisited

[13]也就是欧洲货币体系

[14]J. Magnus Ryner, Capitalist restructuring, globalisation, and the third way P163

[15]Stefan Svallfors, Politics as organised combat – New players and new rules of the game in Sweden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10-2 15:24:26 |显示全部楼层
新自由主义与全球化不就是为了打击核心国家工人阶级而诞生的吗?他开头不就承认北欧福利建立在帝国主义掠夺之上吗?他这么辩不是自己思维混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10-2 15:37:16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生成文章以供记录。
http://www.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4932
《对资产阶级“福利国家”制度的理论批判》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10-2 16:19:06 |显示全部楼层
starlight 发表于 2022-10-2 15:24
新自由主义与全球化不就是为了打击核心国家工人阶级而诞生的吗?他开头不就承认北欧福利建立在帝国主义掠夺 ...

他想要的逻辑是:因为新自由主义时代有大规模的产业转移(表现为对外投资的增长),但同时又削减了西方工人的福利(公共支出缩减),所以对外投资的增长与社会福利无关(社会福利与对外投资无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0-2 17:07:41 |显示全部楼层
starlight 发表于 2022-10-2 15:24
新自由主义与全球化不就是为了打击核心国家工人阶级而诞生的吗?他开头不就承认北欧福利建立在帝国主义掠夺 ...

新自是打击,全球化不是。全球化的理论基础是斯密的分工理论,该理论是后世经济学的基础(包括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资本论反复说社会化分工的事)。另外你们自己认为核心国家通过全球化剥削外围国家获得超额利润,以此收买本国工人,现在又说全球化是为了打击核心国家工人阶级而诞生的,这不自相矛盾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0-2 17:47:36 |显示全部楼层
sxm 发表于 2022-10-2 17:07
新自是打击,全球化不是。全球化的理论基础是斯密的分工理论,该理论是后世经济学的基础(包括马克思主义 ...

一点都不自相矛盾,因为的的确确就是为了打击核心国家的工人阶级,减少这类福利支出、私有化,这是趋势所以讲北欧福利社会破产。有这个趋势,并不代表今天已经完全消失了,这个过程本身就是阶级斗争的过程,近些年各国核心国家无产阶级的罢工层出不穷,这些都是阶级斗争的证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0-2 17:52:03 |显示全部楼层
sxm 发表于 2022-10-2 17:07
新自是打击,全球化不是。全球化的理论基础是斯密的分工理论,该理论是后世经济学的基础(包括马克思主义 ...

这种分工真的正确吗?未来革命成功了,难道也是只有少数社会主义国家拥有先进科技,而其他国家只能接受它们的分工秩序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0-2 19:43:18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 发表于 2022-10-2 17:52
这种分工真的正确吗?未来革命成功了,难道也是只有少数社会主义国家拥有先进科技,而其他国家只能接受它 ...

你是说全世界都革命后?都放弃生产资料私有制了,还要版权干嘛?肯定是技术公开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22-10-2 21:11: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上街游行数百万 于 2022-10-2 21:11 编辑
sxm 发表于 2022-10-2 17:07
新自是打击,全球化不是。全球化的理论基础是斯密的分工理论,该理论是后世经济学的基础(包括马克思主义 ...

他们自相矛盾是理论不彻底的结果,列宁在论帝国主义中说的超额利润,本身就是马克思资本论的超额利润,不是也不可能是新东西,列宁的经济学概念来自马克思,而不是自己另外想出来的,特别是已经马克思定义过的,他不可能另起炉灶,列宁明确讲帝国主义国家的超额利润是剥削全世界,就是包括本国的工人阶级,同时明确说帝国主义国家可以拿出一部分来收买本国的一部分工人贵族,而红中网认为帝国主义的超额利润都来自核心国家外的所谓的外围半外围国家,并且收买了核心国家的全部工人阶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0-2 21:41:00 |显示全部楼层
sxm 发表于 2022-10-2 17:07
新自是打击,全球化不是。全球化的理论基础是斯密的分工理论,该理论是后世经济学的基础(包括马克思主义 ...

不矛盾,不平等交换是核心国家超额利润和核心国家工人贵族的物质基础。但是核心国家资产阶级毕竟不是本国工人阶级的保姆,养着工人贵族对于他们来讲是个巨大的负担。所以需要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来一方面将产业转移出去打击本国工人,另一方面获取廉价商品(超额剩余价值)来维持退化的阶级妥协。

过去是胡萝卜为主,大棒为辅,现在是胡萝卜比例有所下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1-28 15:20 , Processed in 0.035792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