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312|回复: 15

评政治婊子、投机惯犯红中网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24 02:17: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2-12-24 05:29 编辑

https://longlivemarxleninmaoism2022.ml/t/topic/17938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24 02:18:45 |显示全部楼层
Discourse
豺狼当道,遇到狐狸也要打——评政治婊子、投机惯犯红中网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 时事评论
豺狼当道,遇到狐狸也要打——评政治婊子、投机惯犯红中网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 时事评论

maoistnews

5
1 天
广告 ☭马列毛主义与革命左翼大群☭ 上电报大群找真同志与真战友
Telegram: Contact @longlivemarxleninmaoist 1
加井冈山机器人 Chingkang (@maoistQAIIbot) 为电报(纸飞机)好友,可获得大群发言权

近期马列毛主义者对未明子的批判已经进入高潮阶段,广大网友从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纲领、迎合统治者的全公开路线、藐视群众的唯心主义史观、叛徒式的开盒(人肉)和人身攻击行为等层面对于未明子进行了深入批判。这无疑已经成为当前马列毛主义理论斗争的主要方向。但就在这个当头,臭名昭著的红中网却偏偏要跳出来把水搅浑。他们首先发文号召“刘海庆不要起诉,你这是向资产阶级法庭投降的行为”, 实际上是跳出来拉偏架;随后将未明子批判阳和平的视频置顶;紧接着远航一号(有大群网友有说远航一号是李民骐,美国犹他大学副教授,笔者未求证,暂时按照远航一号就是李民骐处理)在《关于知乎上的一个“红色中国网书单”》中,继续开盒求是系。本来关于求是系和远航一号有哪些恩怨我们并不关心,但红中网及其代表远航一号的叛徒行为不由得使人感慨:在出卖左翼同志这一点上他们和未明子还真是沆瀣一气、臭味相投。 如果说未明子只是一个贼喊捉贼的政治侏儒,那与其狼狈为奸的红中网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投机惯犯。下面通过对红中网一系列文章和网络文献资料的梳理,我们将把红中网一贯秉持的机会主义立场给大家介绍一下。

一、坚持荒谬的世界体系论和缺乏共运群众路线的正确认识是红中网机会主义立场的思想根源

(一)以荒谬的世界体系论否定帝国主义论

红中网对世界形势的分析都是基于荒谬的世界体系论,并否定列宁的帝国主义论的当代意义。

世界体系论的荒谬之处在于它仅仅描述了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内部国际“分工”的作用,但除了同义反复的“中心、外围”分析外没有说明“分工”的基础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种“分工”现象的出现,以及“分工”变化的运动规律是什么?因此,这样的理论就变成一种“形而上”的固化的东西。它只能从现象上去描述十五世纪以来“核心”、“半外围”和“外围”地区是哪些,却没有办法说明“核心”国家经历了什么样的变化?这样的变化对于“核心”国家自己和“半外围”、“外围”国家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世界体系论者甚至非常机械地给“核心”国家、“半外围”国家设置标准。比如,“核心国家”一定能够获得超额利润,一定会收买工人贵族(世界体系论者甚至进一步夸大为相当一部分工人阶级)形成阶级妥协;“半外围”国家就一定只能依赖“出口加工业”,成为“核心国家”的附庸;“半外围”国家和“核心”国家具有互相依存的关系,就再也不会产生根本矛盾和对立。世界体系论者还把“核心国家”与帝国主义的标准混淆起来,认为帝国主义国家一定具备在世界获取超额利润和收买工人贵族形成阶级妥协这样的标准。

在这样死板的标准下中国就被钉死在“半外围”的标签上,没办法成为“帝国主义”(也就是“核心”国家,这是世界体系论者将两者标准混淆的结果)。

应该说世界体系论中的“中心国家”继承了列宁的帝国主义论的部分内容(超额利润、资本输出、瓜分世界等),但是同时又否认了帝国主义论中关于帝国主义内部及帝国主义之间存在矛盾的说法。因此远航一号在2016年4月《简单说说战争与革命的问题》一文中直接提出列宁帝国主义论不能照搬到现在,“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所做出的各条具体结论,则只能放到当时的历史条件中去理解。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主要资本主义大国之间,再没有发生新的战争。不仅没有发生新的战争,应当说,到目前为止,在美国、西欧、日本资产阶级之间,其相互的、共同的利益是主要的,而矛盾和冲突是次要的”。

在中国的社会性质问题和中美关系问题上,世界体系论者只愿意机械的套用“半外围国家”的说法,而拒绝认定中国有成为新兴帝国主义国家的可能性,因此也拒绝认定中美之间发生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冲突的可能性。

远航一号认为,中国“既不是半殖民地或美帝国主义的附庸,也不是列宁意义上的帝国主义国家。中国是一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以承担出口制造业为主要职能的半外围工业国”。由于中国是一个半外围工业国,要向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核心国家转移大量剩余价值,所以中国就无法成为帝国主义国家。远航一号断言:“中国资产阶级与美国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在现有的资本积累的格局下,中国资产阶级不可能也决不会真正有取美国而代之的想法,而是会在涉及世界资本主义根本利益的一切重大问题上做‘负责任的大国’、与美帝国主义保持一致。”远航一号认为,中心国家只有剥削大量中国廉价劳动力的超额剩余价值,那么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才能正常运转,而美国是很清楚这一点的,所以对于中国垄断资本的“资本输出”乃至所谓“一带一路”,“美帝国主义不仅不会反对,反而会乐观其成 ”。

事实上,如今中美之间愈演愈烈的贸易战、中国的军工体系飞速发展备战对抗等现实都狠狠打脸了红中网在世界体系论下的这些错误判断。

实际上,帝国主义论不仅具有现实意义,而且揭露了世界体系论远远不够深入的本质——垄断资本主义力量才是世界体系的“分工”背后的驱动力,“分工”只是现象,垄断才是本质,而且这种“国际分工”是由垄断资本主义之间依靠经济、政治乃至军事实力来竞争所决定的。

世界体系论这样的机械的形而上的观点,成为了红中网投机主义立场的思想根源。对于帝国主义国家,红中网认为它们有超额利润构建强大的军事实力,又能够收买工人阶级,因此对于其内部矛盾和无产阶级的力量完全失望,总是寄希望于上层资产阶级力量中的所谓“进步”的部分;对于“半外围”国家,红中网确实寄予革命希望。但是由于缺乏对于共运群众斗争路线的基本认识,尽管号称“马列毛主义者”,红中网居然不懂得从工人阶级的构成出发,从群众运动的基本规律出发,却从唯心的角度出发,再次寄希望于上层统治阶级中的“进步”力量,同时还幻想出所谓的“社会主义”跨阶级“联盟”和“地方割据路线”配合所谓“上层进步力量”进行革命。下面将对红中网错误的共运群众路线进行说明。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12-24 02:42:06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啊,红中和未明子被一块打了23333333.
有时候反而还得谢谢他们这样当跳梁小丑呢。他们说的越多,就只会越发曝露他们的虚无缥缈和与当年刘少奇之流近乎于同源的反动本质。我以为今年8月之后“中帝论”的脸能肿一小会消停一下呢,这半年不到又迫不及待地跳了起来,只能说加速师不仅仅TS有,就连疑似其鹰犬的这群学院派也不能免俗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24 07:12:44 |显示全部楼层
Drascension 发表于 2022-12-24 02:42
果然啊,红中和未明子被一块打了23333333.
有时候反而还得谢谢他们这样当跳梁小丑呢。他们说的越多,就只会 ...

"我以为今年8月之后“中帝论”的脸能肿一小会消停一下呢,这半年不到又迫不及待地跳了起来,只能说加速师不仅仅TS有,就连疑似其鹰犬的这群学院派也不能免俗呢。"

在指望新自由主义能够实现“瓜伊多之梦”的边缘化小资产阶级利益面前,一加一等于二也可以是错的,也可以是“老保”的,也可以是“种族主义”的,也可以是“俄帝孝子”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24 07:14:53 |显示全部楼层
点进链接看了一下,绝大部分内容大概三四年前就有了,基本上是随意摘抄,不知现在的AI是否也能写出来?只有关于俄乌战争的一部分是新写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24 09:01:01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学院派的“威力”比想象中要大啊,平时不见那么多“左”派出来讨论问题,一到这种时候,一大堆人跳出来了。 中帝论真是中国网左的启蒙教材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24 09:06: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君行早 于 2022-12-24 09:17 编辑
事实上,如今中美之间愈演愈烈的贸易战、中国的军工体系飞速发展备战对抗等现实都狠狠打脸了红中网在世界体系论下的这些错误判断。

这真的是左翼而不是小粉红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24 10:01:59 |显示全部楼层
四、实践投机,红中网吃人血馒头鼓励佳士的冒险主义活动

佳士运动策略是在“八青年”斗争的基础上形成的。这个策略内容是制造吸引眼球的大事,核心分子主动向敌人进攻,例如共同声援八青年、共同声援佳士运动,号召所有左派站出来进行声援,以便使统治阶级“畏惧”“退缩”,从而获得运动胜利。这个策略是冒险主义的,比较像30年代中国白区开展的飞行集会等行动(极左路线,最后白区组织损失了近100%)。在实践当中,这个策略最后惨败,几乎没有工人站出来一起支持他们,主要成员全部被清理。其主要负责人青鹰社贺鹏超毫无气节,叛变革命,写了80页的自白书,供出了所有成员[4]。该派系的学生社团,也由于执行了冒险主义行动策略,而全部被解散,非常可惜。正确的策略应该是在工厂中融工,长期隐藏在群众当中,汇集群众切身利益诉求,从基本的经济斗争开始逐步团结工人,促进各类工人组织成长。

在佳士冒险主义策略形成的过程中,红中网起到了非常坏的作用。2018年1月,红中网的远航一号和严元章加入其中,远航一号很厚脸皮的拔高自己,在《严元章同志与“八青年关注团”的斗争》一文中无耻的说,到了2018年1月,这次斗争就已经明确是由他这样的“马列毛左派领导的”。面对青年人的极左行为,远航一号、严元章不但不加以制止,相反,红中网竟然给贺鹏超等人提出了这样的策略:第一步,“八青年”应该公开打出马列毛主义的旗号,全面宣传“八青年”,公开的斗争目标是要撤销取保候审和网上追逃。第二步,在对“八青年”做全面宣传和发动左派群众的基础上,成立“八青年关注团”,发表公开信。最关键的是第三步(但这最后一步后来并没有落实)。在公开信发表数日以后,由当时被网上追逃的四名同志主动前往公安局“投案”。

红中网提出的策略就是这么一个先冒进(暴露自己的全部力量)、然后再向敌人投降的策略。远航一号还说什么主动投案的“英雄气概将大大鼓舞左派群众和进步青年,对于马列毛左派的政治影响十分有利”。有人质疑红中网的策略是“吃人血馒头”,用青年学生的失败给红中网造势。远航一号大言不惭的辩解:“从这个意义上说,**吃“人血馒头”是世界革命的一般规律。**当然,由于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多年来的斗争,资产阶级的统治已经比以往要‘文明’一些了。即使在资产阶级专制统治下,做进步事业,虽然要冒牢狱之灾的危险,但一般来说已经没有性命之虞了。仅就牢狱之灾来说,严元章同志年轻时,曾经两度被捕,严元章同志的战友也有狱中斗争的经验。所以,要说吃‘人血馒头’,那上面也有严元章同志本人的几滴血。 ”可以看出,红中网的加入没有起到老同志该有的作用,将正确的策略告诉年轻人,相反,红中网进一步强化了佳士集团的冒险主义。长期无人问津的红中网参与佳士运动,目的是要趁机把佳士运动中失望不甘的左翼青年拉拢到他们的贼船上[4]。工人斗争的成或败,佳士运动的具体策略探讨,都只是红中网热衷的政治私货的注脚而已。

在佳士运动失败以后大佬们赶紧跟这场冒险主义政治走秀做切割。2019年1月,严元章通过远航一号传话辩解说他当初就不赞同佳士运动的冒险,还曾极力劝阻过青年毛派们,以此来与当时败相毕露的佳士运动做政治上的切割,但是严元章却还是在2018 年 7 月 29 日很自觉地把自己的“前中国工人网主编”的大名押注在佳士运动最前列为之鼓吹,还带动了一些信任他的、却更不了解青年毛派底细究竟的老工人、老党员一起站在前列为这场极左冒险火上浇油[4]。这个实际行动本身说明了红中网多少带有赌注取胜的幻想,既认为不可能取胜、但又不妨留一手下注,古今中外所有的赌徒都是如此。在佳士运动这场青年毛派所主导和发动的运动里,对于错误的极左冒险路线和惨痛牺牲的后果,红中网有着不可推卸的重要责任。红中网自此表现出很鲜明的策略,不管有什么斗争、争论,自己都要以革命导师和裁判身份积极参与;不管其中一方是怎样的机会主义、冒险主义,自己都可以表达纵容和支持,以此收割粉丝。在佳士失败后,佳士成员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为贺鹏超等人的投降开脱,说当局手段很多、没法不招供;另一部分抛弃了这些叛徒。甚至在这个时候,为了收割前一部分粉丝,远航一号还站出来为叛徒贺鹏超开脱,要求大家对这种叛变行为包容。政治人品简直毫无下限。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24 10:04:41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 发表于 2022-12-24 09:01
这些学院派的“威力”比想象中要大啊,平时不见那么多“左”派出来讨论问题,一到这种时候,一大堆人跳出来 ...

让我想到了官方“唱响主旋律,做大做强主流思想舆论”的做法:不管内容质量怎么样,搞上多媒体矩阵,来个信息数量的“轰炸”。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24 10:06:27 |显示全部楼层
俞聂 发表于 2022-12-24 10:04
让我想到了官方“唱响主旋律,做大做强主流思想舆论”的做法:不管内容质量怎么样,搞上多媒体矩阵,来个 ...

一眼丁真,鉴定为特色的真传弟子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8 12:09 , Processed in 0.018270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