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917|回复: 41

“左自合流”的开始 —— 评南朝鲜电视剧《第五共和国》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6-21 14:04: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7-1 01:18 编辑

最近有关朝鲜的国际外交大事频发:年初有金正恩委员长向日本资产阶级政府传达就能登半岛地震一事对日本人民发去慰问,后又表示“如果日方不再将绑架日本人问题视作两国关系间的阻碍,那么就不排除邀请岸田首相访朝的可能性”;四月又有岸田文雄“一生悬命”只为能够举行朝日最高领导人会晤;六月又有南朝鲜《中央日报》爆出朝日两国五月中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和中国内蒙古自治区举行了两次秘密会谈,和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访问朝鲜,并同劳动党政府签署了具有军事同盟性质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条约》一事。朝鲜,这个坐落在东北亚和朝鲜半岛“三八线”以北的“主体之国”,俨然已被放到了全世界各路媒体的“长枪短炮”面前。面对如此高强度的信息轰炸,同志们可能都已经有些疲惫了 —— 那么我们就把视线从朝鲜身上稍微挪开一点点,去看看那个坐落在半岛另一边的伪政权:南朝鲜。

今天这篇文章的灵感分别来自红色中国网于本月初发布的有关禁止宣传1989年颜色革命的通知,和“醋酸铁”同志发布的一篇认为红色中国网应该多一些有关文艺内容评论的帖子。说来也是:我同本网站著名用户“马列托主义者”对线也有些时候了,其实写文章才是我真正应该多做的事情。那么今天我要谈到的,是在中国互联网上极具知名度的一部南朝鲜电视剧 —— 《第五共和国》。

《第五共和国》,是由文化广播公司(MBC)于2005年播出的一部以全斗焕统治下的第五共和国为主题的南朝鲜电视剧。这部电视剧在2020年左右由“安娜其字幕公社”以日文翻译为基础,二次翻译成中文后传入中国,旋即爆火 —— 有关《第五共和国》的“五学”文化随后兴起:诸如朴正熙在刺杀现场喊出的“要造反啊”,金载圭的名句“和这样的虫豸在一起,怎么能搞好政治呢”,和他在庭审现场说出的“以野兽般的心境,射向了维新的心脏”;这些都是“五学”文化当中相当有名的句子。然而最近我又看了一遍这部距推出已有快二十年的南朝鲜电视剧,结合当下中国“左派”在俄乌战争爆发后的种种意识形态演变,突然得到了启发 —— 令我不得不重新开始审视起,这部本不该在中国互联网上留下属于自己浓墨重彩一笔的影视作品。

一、所谓“安娜其字幕公社”,不仅翻译质量令人担忧 —— 字幕内容所暗含的意识形态立场更是值得怀疑

从名字各位同志们就可以看出,将《第五共和国》的日文版二次翻译成中文并传入中国互联网的这个“字幕公社”,有着极其强烈的无政府主义立场。一部分由小资产阶级占主导的“左派”分子,一看见“安娜其”和“无政府主义”就精神高潮,大呼“同志”或者“统一战线”这类在上世纪中国社会主义革命的光辉历史当中经常出现的词语。然而打开这部电视剧后他们就会大失所望的:《第五共和国》无论是电视剧内容本身还是中文字幕,不仅与真正的“左翼”毫无关联,甚至还出现了一些存在明显反共立场的台词,例如以全斗焕为首的南朝鲜军政府将朝鲜贬称为“北傀”(朝鲜则称其为“南伪”);将反对全斗焕军政府的示威学生称作“赤匪”;而最令人影响深刻的一幕,当属车智澈在南朝鲜伪总统朴正熙,和伪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面前,谈到如何镇压示威学生时说出的“柬埔寨付出了两百万人的牺牲,我们也应该要有这个觉悟吧”一句。

这句字幕的翻译存在一个极其严重的错误:车智澈说出的其实是“三百万”而不是“两百万”人。我是一个对数字敏感的人,就算我把南朝鲜“萨德导弹事件”发生的时间错写为2015年(实则为2016年)我也会将其称为“严重错误”的。一个对共产主义和历史社会主义及其革命历史没有好脸色看的“无政府主义字幕公社”,为什么在这里就偏偏为波尔布特治下的红色高棉“抹去”了整整一百万的死亡数字呢?这可是能够令各路右派如马蜂和蝗虫一般,群起而攻之的“致命错误”;而时至今日却未曾有人要求“字幕公社”修正这一严重错误。如此原因何在呢?在我看来可能性只有一种:那就是这个所谓的“无政府主义字幕公社”,是彻彻底底的资产阶级右派“自己人”,要不然这个“公社”为什么在中国互联网上除了《第五共和国》以外就像个幽灵一样毫无存在感呢?

若果真如此,那么“安娜其字幕组”在《第五共和国》的字幕翻译中化用像“不管黑猫白猫,能捉到老鼠就是好猫”和“别看今天闹的欢,就怕将来拉清单”这样的“本土化翻译字幕”,恐怕不是站在左派的立场上对中资政权嘲冷嘲热讽了;或者说,是另一种“左派” —— 那种经常被红色中国网的同志们时不时拿出来批判一番的那种“左派”。

二、亲帝左派、学院派、自由派和红皮自由派在共同借《第五共和国》哭八九六四的坟

如果我们将《第五共和国》的传入,视为某种意识形态上的“颜色革命”步骤,那么我可以这么说:这一步做得极其成功。《第五共和国》被用来暗示“怀仁堂政变”后上台的中修,以及后来的中国资产阶级政权(修资界限在“大下岗”处),本身并不存在太大的问题 —— 其实我也喜欢这么搞。但是这部影片最大的问题发生在结尾:与现实中1989年的自由派学生运动最终以中修派出坦克武力镇压血腥收场不同,南朝鲜1987年的所谓“六月民主运动”最终以当时还是全斗焕领导下的南朝鲜资产阶级军政府领导层一员的卢泰愚,发布《六二九宣言》向自由派学生妥协并宣布“政权民主化”而告终。卢泰愚发布这一宣言对他后来在同年举行的总统大选中获胜功不可没,而两国小资产阶级共同追求的新自由主义民主化道路,所导向的截然不同结局,令亲帝左派、学院派、自由派红皮自由派,甚至一部分文革造反派都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嫉妒情绪:他们不仅嫉妒他们在南朝鲜的同类做了同样的事情却赢了,也对中资政权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然而他们最最仇视的 —— 想必还是广大不愿跟随他们,或者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的中国人民。

《第五共和国》在中国互联网上的传播,给了这些各种意义上的失败者最后一丝尊严:他们所狂热吹捧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不仅为中国,为全世界人民都带来了极其深重的灾难,为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所共同唾弃;而依附于这一制度之上的所谓“新自由主义民主”更是随着美国这一他们心目中的“灯塔”,在2020年大规模的选举舞弊而彻底破产。如今的他们连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保守主义右派都不敢直视,只知道到处乱扣“极右派”、“法西斯”、“纳粹”、“独裁”这几顶早已破旧不堪的臭帽子。甚至是否有被扣过这几顶帽子反而成为了全世界人民界定进步势力和反动势力的粗略标准。如今《第五共和国》的出现,是中国资本主义社会颇为难得地 —— 给了这些人一些公开“纪念”,公开“宣传”那场1989年发生在中国的颜色革命的空间。

这么一看,那些借《第五共和国》之名,对中国资产阶级政权大行阴阳怪气之事的小资们,就不仅不是未来可能同中国人民一道参与进社会主义革命的“同路人”乃至“统战对象”了,还反而是中国人民必须下大力气对付的敌人。

三、中国和南朝鲜在政治制度上存在一个根本的不同,既决成败也定盛衰

天天把南朝鲜“六月民主运动”同2年后发生在北京的1989年颜色革命做对比,把“民主化”成功后的南朝鲜同失败的中资做对比的那些小资产阶级似乎是缺乏一些必要的历史知识,忽略了一个重大的历史事实,那就是:新中国曾经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南朝鲜伪政权自从1948年成立起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资产阶级政权。1989年的颜色革命无论结果如何,都已经背离了历史社会主义制度的初衷 —— 中国人民只会看到执行“休克疗法”,搞“大下岗”的人换成了另一个,除了一些具体执行的细节可能存在差异以外,让中国无产阶级在新自由主义面前“吃二茬苦,受二茬罪”的结局是确定不变的。在这一点上,中国资产阶级的头子到底姓甚名谁完全不重要;就算新自由主义民主在中国成功实现,南朝鲜有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三届左派总统对内改良,对外向朝鲜劳动党政权示好;对于现已背刺朝鲜三十年不止的中国资产阶级,如果当年的新自由主义民主化成功,能连着出三任这样的“总统”吗?我不这么认为。

中国资产阶级作为历史社会主义制度的叛徒,与南朝鲜资产阶级政权不同 —— 对待朝鲜只有敌人这一条路可走,而中资现在就正走在这条路上,等到自己的政治生命结束的那一天……

四、《第五共和国》在南朝鲜播出的时间点,似乎被遗忘

截至本文发布时,中国互联网上还没有一篇有关《第五共和国》的评论文章谈到这部电视剧拍摄制作和播出的时间点。这部电视剧的播出时间是在卢武铉时期(曾被短暂弹劾后恢复职务);拍摄制作的时间则不会早于金大中时期。得益于“两金一卢”三届南朝鲜资产阶级领导人所塑造的相对“政治自由”的氛围,才得以让《第五共和国》这部电视剧的内容比较忠实地还原了全斗焕军政府统治时期南朝鲜的样貌 —— 这与现今南朝鲜推出的有关第五共和国时期的各类影视作品中,过分夸大双十二政变期间以张泰玩为首的“宪政派”反政变力量的“政治正确”形成了鲜明对比:历史上由于以全斗焕为首的“一心会”早早掌握了南朝鲜伪军的各个通讯渠道,使得反政变方的一举一动全斗焕都一清二楚,令张泰玩十分被动,就连张泰玩的部下也是一心会的人。反政变方的努力毫无悬念地以失败而告终。

若要让MBC再拍一部像《第五共和国》这样相对优秀的影视作品出来,恐怕是做不到了。

时过境迁,中国的资产阶级虽然口口声声说“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然而赖清德就任伪总统和普京访问朝鲜时却连着两次躲了起来 —— 一次躲在山东日照做着他“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的梦;而另一次则干脆躲到陕西延安去了,指望毛主席领导下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伟大历程能够给予自己以些许的慰藉。面对自己口中所说的“巨变”,中国资产阶级当的居然是鸵鸟。

也难怪,中国的布尔乔亚在逃避现实沉湎于新自由主义黄金时代,或者那根本就不属于他们的光辉历史的无限回忆当中;而那些扼腕叹息、念念不忘却又不堪回首1989年那场失败的各路小布尔乔亚们,恐怕也在一次次播放《第五共和国》的荧屏面前,将自己一次次地代入到了影视里的那群南朝鲜自由派学生当中。曲终人散,当荧屏最终走向静止或黑暗的那必然一刻,只会留下为世界人民所唾弃的他们,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盒抽纸,暗自神伤。
托洛茨基是托洛茨基,托派是托派,“马列托主义者”是“马列托主义者”
如果你要说“马列托主义者”是托派是托洛茨基——哥们你怎么不说纳粹是社会主义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6-21 14:06: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0 23:09 编辑

有人觉得是俄乌战争让“左自合流”变得普遍且广为人知,我并不反对这种看法
但是我觉得《第五共和国》的传入才是“左自合流”真正的开始
托洛茨基是托洛茨基,托派是托派,“马列托主义者”是“马列托主义者”
如果你要说“马列托主义者”是托派是托洛茨基——哥们你怎么不说纳粹是社会主义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4-6-21 14:36:20 |显示全部楼层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6-21 14:06
有人觉得是俄乌战争让“左自合流”变得普遍且广为人知,我并不反对这种看法
但是我觉得《第五共和国》的传 ...

啧啧啧,你这面相太差了,卡过卡

点评

隐秘战线  牙医skake it!把他带走!  发表于 2024-6-21 14:38:04
马列托大佐今天偷一句粉红的话,明天偷一句目田的话,后天是不是要偷轮子的话了?不是,现在中国的托派这么喜欢含着别人的痰痰反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6-21 14:42:11 |显示全部楼层
Look,this is ture article! (赞美之心)

点评

隐秘战线  银哲不共荣(谨记)  发表于 2024-6-21 14:45:49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6-21 14:48:21 |显示全部楼层
俄乌战争是一块试金石,谁亲帝反帝马上就乍现立场。

点评

特浓的坎通人  俄乌见立场,巴以见人鬼  发表于 2024-6-21 14:52:26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6-21 14:59:25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这部剧可能要考虑一下是否要封杀或者仅供内参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6-21 15:02:0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1 00:06 编辑
真红ReinerRubin 发表于 2024-6-20 23:59
看来这部剧可能要考虑一下是否要封杀或者仅供内参了
内参吧,这部电视剧本身对于揭露全斗焕资产阶级军政府统治是有益的,但是字幕要重新弄
问题出在将其传入中国和借这部电视剧哭坟的人身上:自由派借《第五共和国》阴阳怪气和哭坟六四的现象很普遍
托洛茨基是托洛茨基,托派是托派,“马列托主义者”是“马列托主义者”
如果你要说“马列托主义者”是托派是托洛茨基——哥们你怎么不说纳粹是社会主义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6-21 15:29:27 |显示全部楼层
俄乌战争是一块试金石,直接试出你有没有大局观能不能真正的判断现在的敌人到底是谁,主要矛盾到底是什么。

我其实一直不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左派不愿意去尝试理解俄罗斯的行为,一定要死死抓着书本来判断么?我们的政治现实是什么,在中国乃至全世界有没有真正的无产阶级政党,有没有那些书本里的理想政党、理想先锋队,都没有的情况下为什么还死拿着书本的标准来判断。

有一种老顽固的美,好像什么都不符合他们的标准有种革命洁癖一样,自由鼠也这样阳和平也这样还有安生等等,都是说些正确的废话,都期待本国发生革命,什么人民奋起反抗,说这种话就像这辈子没了解过这些地区,看到这些事情发生了赶紧翻书把话术对上,很不切实际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6-21 15:33: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6-21 00:33 编辑
激活 发表于 2024-6-21 00:29
俄乌战争是一块试金石,直接试出你有没有大局观能不能真正的判断现在的敌人到底是谁,主要矛盾到底是什么。 ...
对客观现实的逃避就是如此,没有什么比沉入故纸堆中去更加安全的做法了
托洛茨基是托洛茨基,托派是托派,“马列托主义者”是“马列托主义者”
如果你要说“马列托主义者”是托派是托洛茨基——哥们你怎么不说纳粹是社会主义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4-6-21 15:36: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4-6-21 15:38 编辑

全部都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1韩国独裁政权和当时的邓小平政权确实有区别,前者是类法西斯的资产阶级政权,而邓小平政权属于资本主义复辟过程中的或者准备法西斯化的政权,或者说邓小平政权的方向就是全斗焕资产阶级军政府统治
2 64的性质,不是颜色革命,恰恰是防止邓小平政权的走向全斗焕资产阶级军政府统治,是一场政治革命,自由派目前忽略了其政治革命性质,截取了话语权。
3,假设自由派在64中获得政权,真的转变为一场颜色革命,那么结果如何呢,就会和解体的苏联一样,并且借以时日有可能和邓小平殊途同归走向全斗焕资产阶级军政府统治(类似普京)
4但是哪怕64 自由派获得政权,那么邓小平政权不得不暂时给工人阶级一定的民主权利,虽然经济上同样剥夺工人的国有集体资产,在这个进程中可能出现二种情况,一种就是3,可能和邓小平殊途同归走向全斗焕资产阶级军政府统治(类似普京),民主权利重新被剥夺,还有一种就是工人阶级在这种民主权利存在的情况下获得组织性,夺回国有集体资产,完成政治革命任务。5如果64,自由派没有上台,工人阶级政治革命成功,邓小平下台,中国会通向健康的社会主义道路
6目前的情况是工人阶级付出最大的代价,就是让邓小平政权的走向全斗焕资产阶级军政府统治,到目前为止,既没有经济权利,也没有民主权利,
所以你们成为了邓小平的走狗,完成了邓小平的任务,在中国维持了一个长期的全斗焕资产阶级军政府统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24 11:08 , Processed in 0.02286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