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725|回复: 7

只有“唱红”才能彻底“扫黄”——失去精神寄托的社会只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2-17 12:28:23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唱红”才能彻底“扫黄”——失去精神寄托的社会只能依靠感官刺激才能感受存在

  最近有两件事情将“普世公知”们刺激得嗷嗷叫,一件是春晚的唱红,另外一件就是东莞的扫黄,但这两件事情其实是一回事,看起来都是在重构社会的精神文明,属于政治上“打左灯”的举动,原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当年某公上任伊始即赴西柏坡高唱“两个务必”,而今不过故技重演而已,在经济领域内私有化的列车可并没有因此而减速。但公知以及受公知影响的那群“独立思维功能障碍症患者”们对此有本能的惊恐却是可以理解的,对于一群没有精神寄托的人来说,缺少感官刺激的世界将是可怕的。没有夜总会,没有酒林肉池,饱暖之后的公知、先富以及梦富族他们那长长的寂寞该如何安放?想想看,水军都督薛蛮子在享受完脑残粉丝们的拥戴后,去夜总会寻找三两个红粉佳丽,这是何等惬意的生活?现在当局要将他们的主要娱乐活动给阉割了,这何等可怕?薛蛮子不过是“公知、梦富族”中的一个代表而已,看南方系那些大V们那些三句不离下半身的惯常表现,以及前些年曝光南都报社内部混乱的男女关系,当然实际上也包括央视内部的某些人的表现,中国当下的社会文化确实是“性致勃勃”,媒体的目光始终集中在社会的脐下三寸,这样的媒体会塑造出何种社会文化就可想而知了。所以,公知与脑残这对社会共轭体对东莞扫黄反应强烈,这是确实是可以理解的。

  但社会文化演变成当下这种模样,根子并不在媒体,媒体只不过自觉不自觉的充当着统治工具,尽管现在很多媒体人很是自以为是把自己当一根大葱,但在权力面前,媒体其实也不过只是一个“失足妇女”而已。真正的源头在特色社会的总设计蓝图里,总设计蓝图的制定者当然是总设计师,是那个在法国打过几天洋工、当过几天洋奴,喜欢武侠、麻将、桥牌的“黑白猫”,“黑白猫”最可恶的地方在于他知道自己在道义上立不住脚,他缺乏道义上的感召力,于是他就使用物质欲望来刺激这个社会,将一切崇高解构,使用低俗的感官刺激来激发社会的活力,所以从港台软绵绵的情歌开始,社会文化就开始在“人性”的大路上狂飙,“人性”最终被无耻文人们解读为人的动物本能,最终落脚在“生殖器”上面,于是当年港英殖民地的文化扩展到了整个中国,香港黄业转移到了广东各地,当年甚至有日本人在9.18当天组团到珠海嫖娼,这是对中国社会何等的羞辱?但特色党们对此无动于衷,继续他们“娼盛繁荣”的伟大复兴,这没有办法,总设计师就是这样设计的,而且这要坚持一百年不动摇。所以,现在想要“扫黄”,如果扫不到特色社会的色根子上,不敢动这个“一百年不动摇”,那么现在的扫黄也只能是走个过场。

  既然特色社会的“黄”是权力解构崇高、刺激物欲之后的产物,那么要扫黄也只能反其道而行之,那就是重塑精神信仰,将社会从物质欲望中解救出来。如何才能做到这点?“唱红”其实就是我们的社会在寻找过去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对此都有记忆,那是一个不为金钱奴役的时代,那是一个劳动者充满尊严的时代,整个社会朝气蓬勃,人们有理想,有希望,人们将闲暇的精力都投入到自己的兴趣爱好之中,我记得在原来一个三线企业的小单位里,有工程师业余爱好做木工的,有财务人员爱好无线电的,有医生爱好收集小人书的,有爱好雕刻的,有练习书法的,单位上那个小图书馆里每个周末都挤满了人,平时篮球场更是天天有非正规比赛,一到下班时间,活动室里面下棋的下棋,打牌的打牌,但绝对没有赌博,记得那时候还经常有坝坝电影,搬个小凳子挤在一起看电影.....,那时候的娱乐生活绝对不枯燥,而且娱乐活动也绝对健康,现在的小年轻们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将那时候想象成呆板的时代,真是大谬不然。现在我们唱红,其实是在对精神信仰招魂,找回我们在改开过程中丢掉的灵魂,这也是重塑“中国价值”的一个过程,中国只有能向外输出价值观之后,才能称为一个真正的大国。

  和很多纯粹的“左派”不同,我并不反对当权者们“打左灯”,对于一般意义的“虚伪”也不反感,“虚伪”起码还知道什么是对错,只是自己做不到而已,无耻就无可救药了,“无耻”是价值观的完全倒错。所以,如果他们能“虚伪”一辈子,那么虚伪也就是真实。对于佛门子弟来说,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虚幻不实的,没有所谓的真实。所以,当权者无论出于什么目的,真的也好假的也好,他们的“唱红”与“扫黄”老僧都是支持的,如果对自己的认识能力有信心,就不担心被人欺骗。做得对,就支持,不对,就反对,这方面对,就这方面支持,那方面不对,就那方面反对。实事求是,就事论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2-17 13:27:41 |显示全部楼层
好!禅师的视角总是别有洞天。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4-2-17 14:38:15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特色社会的“黄”是权力解构崇高、刺激物欲之后的产物,那么要扫黄也只能反其道而行之,那就是重塑精神信仰,将社会从物质欲望中解救出来。"
根本性的错误观点。

黄是私有制下的必然产物。而不是什么“权力解构崇高、刺激物欲之后的产物”,观点错误后导出“只有唱红”才能扫黄,也只能是治标不治本。

马克思主义视角
    1.阶级剥削论
    马克思曾把妓女称为像计件工资劳动者那样出卖肉体的女人。
    马克思主义认为:资本主义的妓女是整个社会生产方式的一部分。
    首先,由于资本家阶级强制剥夺农民,使农村女性也被迫投入城市的劳动力市场,其中有一些人就不得不投入性产业。
    其次,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迫使人类的性行为也不得不高度商业化。因此妓女这种性交机会的买卖,也就空前地发展起来。
    第三,阶级剥削迫使无产者贫困化,女性只得以卖淫来谋生,结不起婚的男性也只得以买淫来解决性饥渴。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消灭了人剥削人的社会制度之后,卖淫现象才会彻底根除。如果不触动社会生产方式和整个制度,仅靠立法与行政手段来禁娼,反而会掩盖性产业的本质,为资本主义社会粉饰太平。
    同时,马克思主义者反对歧视和迫害妓女,认为她们是无产者的一部分。无产阶级解放自己的斗争,也包括解放这些阶级姐妹。这一理论成为后来中国在解放初期禁娼运动的指导原则,并在实践中获得巨大的成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2-17 15:08: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汉 于 2014-2-17 15:09 编辑

毛泽东时代已经把残害妇女的行业消灭了,把这些妇女安置了自食其力的工作。为什么今天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偷又泛滥起来了,而且许多方面超过了国民党时期的中国。
同意楼主的观点,总根子还是在总设计师上,他搞了私有制、农村包产到户各顾各的,城市国营企业卖光,工人下岗,社会保障取消,新生的劳动力工作难找,为了生存,无奈被迫走上了这门不该干的行当。社会制度把他们逼上悲惨的道路,今天这个”制度“连自己反思都没有,就要打黄了,黄是哪儿来的,应该打的是那个造黄的制度。你要打黄首先要给这些人安排好工作,给他们社会保障,让她们有安定的生活,你把她们的生路断绝了,又不给她们一个活路,只有死路一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2-17 17:27:04 |显示全部楼层
ryh2008 发表于 2014-2-17 14:38
"既然特色社会的“黄”是权力解构崇高、刺激物欲之后的产物,那么要扫黄也只能反其道而行之,那就是重塑精 ...

呵呵,对一个自号禅师的人谈马克思主义,这似乎有找错了对象吧?按照革命理论,老僧这种应该属于统战对象,一个革命者应该对老僧这种思想落后但积极向左翼靠拢的人给予更多的鼓励,不是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2-18 00:29:08 |显示全部楼层
“当权者无论出于什么目的,真的也好假的也好,他们的“唱红”与“扫黄”老僧都是支持的,如果对自己的认识能力有信心,就不担心被人欺骗。做得对,就支持,不对,就反对,这方面对,就这方面支持,那方面不对,就那方面反对。实事求是,就事论事。”——渡痴禅师的这种态度是很对的,很符合毛泽东思想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2-18 00:36:17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禅师文章,说了我就这件事跟了几帖但没说清的意思。涉及一件具体的事的时候,如果总是高瞻远瞩、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大理论,有多少实际作用,又有多少人愿意看?另一方面,中国的事,无论什么都不对、干什么都不行,离独运轮多远?不管多不纯,就我的经历和主要观点,我自己划到左边,脚踏实地,做点力所能及的好事吧。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2-18 09:01:11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6 01:59 , Processed in 0.132758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