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楼主: 水边

王希哲:我们要特别注意习近平的这段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15 03:47:36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9-15 05:03:52 |显示全部楼层
皇法. 狐狸尾巴始终要露出來了. 此人胸无大志, 只是一味恋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9-15 06:57:59 |显示全部楼层
林林 发表于 2014-9-14 23:09
看问题要看实质, 而不是表面。 听其言不如观其行。假的不会变真的, 伪装必须剥去。习高举邓旗不变, 那么 ...

“我看这种人才可笑, 真正的特色的狂犬。"
------------------------------------------------------------
也不能算是特色的狂犬吧,只能算是“盲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9-15 07:08:56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的是"宪政,权贵们的选择;全民票选,普罗大众的道路"。
我问的是:“哪几个国家是没有宪政而实行全民票选的?效果如何?”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15 14:36:29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9-15 21:58:45 |显示全部楼层
评王希哲推荐:萧功秦《新权威主义如何走向民主》

【王希哲】萧功秦先生的这篇《新权威主义如何走向民主》,简直可以视为为我中国政治协商论坛开坛写的序言。感谢万润南先生为我们及时推荐的这篇文章。

这篇文章好在哪里?

第一,他指出了,“民主”是工具,而“不仅仅是一种美好价值”。“真正有意义的民主是多元利益之间的社会整合的内在需要”(也即社会工具),“如果没有这种多元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协商机制的内在社会需要,简单地按好的民主价值来建立民主制度,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就是拔苗助长。”

第二,他也指出了(老王早反复指出),“民主的条件是在生长演化过程中形成的”,“民主在西方(老王指出典型在美国),也是历史中演化出来的东西,是多元化的社会演进到一定阶段,水到渠成的结果。民主化不应该是简单地按图施工的工程的结果。”

【文采】民主是工具,但不仅仅是一种工具,更是一种社会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和美好价值。王希哲和萧功秦只提形式民主(工具),回避性质民主,并非他们不晓得这个道理。究其实,是用形式民主来掩盖性质民主,暗里兜售资产阶级民主或者民主社会主义民主。当然,另一种观点,只谈性质民主,回避形式民主,用性质民主掩盖形式民主,也是不对的。这是其一。其二,世界民主的过程,一定是各阶级斗争的结果,绝非王希哲和萧功秦所说,是多元化的社会演进到一定阶段,水到渠成的结果。

【王希哲】萧先生指出:“我们要破除20世纪以来人们对民主的两种错误的观念,一种错误的观念就是,以为民主可以通过单纯的斗争而获得,而客观情况却是,在许多情况下,民主抗争者越是强化斗争,越会促使当政者为保卫政权而作出过度反应,这种双向的过度反应的恶性循环,不是倒退到专制保守体制,就是陷入无政府状态。而且,通过斗争上台的民主派,其身上的专制文化决不比前政权更少,甚至更多。这样互动的结果不是离民主更近,而是更远。人类历史上这样的实例实在举不胜举。”

老王说,徐水良们的“革命”奇迹成功,大家很高兴推翻了共产党,“民主”就来了?不,那一定是右派专政,而且必是右派极端派专政,不说左派,真自由派刘晓波们,也未必就“民主”“自由”了。

【文采】请问王希哲和萧功秦,现在,坐在台上的究竟是哪一派啊?你们看清楚了么?一九六二年一月三十日,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的:“在我们国家,如果不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不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集中制。没有高度的民主,不可能有高度的集中,而没有高度的集中,就不可能建立社会主义经济。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就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这是一个十分值得警惕的问题,希望同志们好好想一想。” 请问你们如何理解毛泽东的这段话啊?

【王希哲】不过,秦先生说:“如果现在就推行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总统,中国的“新文革派”就是“红衫军”,中国的自由派愤青就是“黄衫军”,两者水火不容。中国的红衫军与黄衫军的街头之争,其规模与强度要比现在的泰国还高一百倍。因为中国是一个超大型国家,且没有宗教来缓冲人们的情绪。可以肯定地说,在社会极端对立的情况下,那种认为双方可以坐下来通过民主妥协达到共识,是天方夜谭,缘木求鱼。”

老王看这未必。“在社会极端对立的情况下,那种认为双方可以坐下来通过民主妥协达到共识,是天方夜谭,缘木求鱼。”这对。但今日中国极端主张资本主义私有化的中国右翼,网上能有些耸人听闻的口水,绝没有泰国资产阶级召唤起百万黄衫军的动员力量。左翼的百万数百万“红衫军”倒是极可能的。

【文采】萧功秦的担心,不无道理。王希哲的估计,也合乎情理。所以,我提出,先干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纠正错误路线,纯洁党的组织,后政改。这个顺序,不能颠倒。颠倒了,就是改旗易帜,中国就会步前苏联党垮塌国解体之后尘,就会陷入大动荡,比前苏联还要糟糕。

【王希哲】第三,最合于本坛宗旨的,萧先生指出了:民主制度,要“成为社会整合与协商的必要治理工具”;

“自由派与左派不是作为极端与激进的对立面而出现,而是作为不同利益诉求的理性代表者而存在”(太重要!)

中国演进出来的民主制度,“应该是以社会团体组织的协商为基础的,是法团主义的,不是街头式的。在我的理解中,未来中国的民主是大众票选制民主与中国传统的“选贤与能”的精英制以某种方式结合的产物。”

“在这个过程中,自由派对美好社会追求的热情,新左派对公平价值的坚守,都会为中国民主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哈哈!《中国政治协商论坛开坛词》说了,它正是要为这个目标,提供平台。

但萧先生的某些,老王有保留。如:“民主化需要的是三大共识:一是中道理性为基础的共识;二是法治与政治游戏规则的共识;三是多元各派之间的妥协共识。只有这三大共识为基础的民主,而不是斗争出来的民主,才是真正有效的民主,否则,民主就是灾难。”

左派与右派各自代表的社会阶级利益背景,决定他们有着各自的“中道理性”,有着各自主张的“法治与政治游戏规则”,这里很难有什么“共识”。他们的“共识”,只能是某时期力量对比下斗争的妥协。因此,民主的演进(又举例,首先是美国,杰佛逊们,马丁路德金们),还真是“斗争出来的民主”,或者说各派政治力量斗争出来,不发展为剧烈的革命和杀伐,而是最终坐下来协商求得妥协的民主。这样的民主,是“好东西”,不会是“灾难”。

【文采】在目前来说,左翼所追求的民主,不是宪政资产阶级的民主,也不是宪政无产阶级的民主,只能是宪政新民主主义的民主。这是左翼的初级奋斗目标。这样的目标,和王希哲和萧功秦的主张是有些类似的。所不同的,王希哲和萧功秦主张的民主是以资产阶级为主导,左翼追求的是以无产阶级为主导。究竟谁来主导?我看还得依靠斗争,依靠实力。妥协不过是斗争的结果,而不是实现民主的手段。

中国民主协商论坛主编

老王社长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9-15 22:00:15 |显示全部楼层
评萧功秦《新权威主义如何走向民主》

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新权威主义现代理论代表学者萧功秦写了篇《新权威主义如何走向民主》。万润南将其推荐给中国政治协商论坛的王希哲。王希哲读后感慨:“萧功秦先生的这篇《新权威主义如何走向民主》,简直可以视为为我中国政治协商论坛开坛写的序言。感谢万润南先生为我们及时推荐的这篇文章。”那么,萧功秦的这篇文章,究竟说了些什么,以至于引起万润南和王希哲的如此青睐?我们不妨就去读一读。下面,我试着对萧功秦的这篇文章做个点评。说的不对之处,请大家批评。

【萧功秦】经历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进入了新权威主义体制下实现成熟市场经济的黄金时代。许多人关心的是,新权威主义下走向民主是否可能,以及如何走向民主的问题。

新权威主义本身就是问题倒逼的产物

新权威主义体制与改革开放以前的传统集权体制最大的区别在于,它是顺应环境挑战过程的历史产物。习近平总书记自己也说了,改革是由问题倒逼而产生,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而深化。只要我们把握了新权威主义体制本身在问题倒逼的压力下可以不断自我更新的特点,那么,在民主化的社会条件逐渐成熟时,新权威主义走向民主也将是大势所趋。

【点评】现行体制和改革开放以前的传统集权体制,就其本质来说,是一样的,都是党国官僚专制体制,所以,根本不存在什么“它是顺应环境挑战过程的历史产物之说”。万润南、王希哲和萧功秦鼓吹的“在民主化的社会条件逐渐成熟时,新权威主义走向民主也将是大势所趋”,不过是在经济上彻底私有化,从而挖掉了共产党赖以继续执政的根基之后,共产党轰然垮塌了,资产阶级宪政民主因此到来的另一种阐释。

【萧功秦】事实上,我们可以从30年来中国的新权威主义为什么会两次出现,看到“形势比人强”的因素始终发挥着强大作用。

【点评】请问万润南、王希哲和萧功秦,你们鼓吹的中国的新权威主义,可曾逃脱了一九六二年一月三十日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预言的:“在我们国家,如果不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不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集中制。没有高度的民主,不可能有高度的集中,而没有高度的集中,就不可能建立社会主义经济。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就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这是一个十分值得警惕的问题,希望同志们好好想一想” ?可曾逃脱了毛主席说过的:“修正主义上台,我看也是短命的”了么?

由于对建设社会主义的无知,我们向前苏联学习,搬来了违背科学社会主义原则的党国官僚专制体制,致使我们未能做到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未能充分实现无产阶级的民主制,结果,中国走上了一条修正主义的道路。毛泽东的预言,不幸言中。因为修正主义搞的是不得人心的最坏的资本主义。它就必然是短命的。这是官僚资本主义的本质及其自身的运行规律所决定的!你们的所谓的“形势比人强”,恐怕揭示的,也正是这一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历史规律吧。只是,在终结了修正主义之后,却不只是你们所设想的使国家陷入动荡的宪政资本主义这一种结果。还有一种结果,那就是三十多年的修正主义改革,充分唤醒了党和人民。他们认清形势,拨乱反正,经过上下坚持不懈的努力,使国家重又回到科学社会主义轨道。这种可能,还是极大地存在着。而这,正是中国左翼的奋斗目标。

【萧功秦】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政治精英就必须要在成本、利益和风险各方面的综合评估中,务实地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来。而这一办法,必须同时满足两方面条件:一是只能通过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完善,来解决由市场经济所带来的问题,改革产生的问题,只能通过改革来解决,舍此没有其他出路;二是必须保持政治与社会稳定,只有这种稳定的政治环境,才能避免左右极端主义思潮冲击下的政治参与爆炸,使深化市场经济的改革得以顺利推进。

而这两个条件合起来,就是新权威主义了。即使执政精英本人未必想到自己所做的就是新权威主义路径,但是要解决问题,要实现中国富强,也只有按这样的办法做,改革本身所要解决的问题的性质与边界条件,就决定了“倒逼改革”的方向。

可见,新权威主义并不是偶然的,中国走新权威主义道路来解决中国现代化当下的问题,其间有着适应环境挑战的必然性、合理性与必要性。

【点评】你们提出的前一个条件,就是经济私有化。你们提出的第二个条件,就是绑架共产党,逼着他按照你们设计的套路出牌。在彻底实现了你们的第一个目标之后,倒逼共产党,推翻共产党,结束新权威主义,走向资产阶级宪政民主。如此看来,你们提出的所谓的新权威主义,不过是对执政的共产党的大忽悠。【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9-15 22:04:07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萧功秦】真正有意义的民主是多元利益之间的社会整合的内在需要。

如果政治精英们按“问题倒逼改革,改革在解决问题中深化”的路子走下去,不是按先验的教条去考虑问题,那么,未来总会有一天,中国民主化的问题就要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这是因为,当市场经济比较完善后,经济多元化、社会利益多元化,以及多元利益之间的相互协调与整合,需要民主制度,当民主制度成为社会整合与协商的必要治理工具,当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美好价值,而且是社会整合与利益协调所必须,这时,如果不搞民主,社会问题就难以解决。按照“问题倒逼改革,改革在解决问题中深化,改革永无止境”的务实的经验主义原则,制度民主化的时代就来临了。

更具体地说,当民主成为社会内在的需要,这将是强大的形势倒逼因素,促使主政者在反复考量成本、利益、风险诸多因素之后,意识到只有通过民主改革的办法,而不是倒退的办法才能解决矛盾;如果不进行这样的改革,社会不但无法实现现代性治理,而且会产生因制度缺位产生的脱序,在这种情况下,民主改革出现的概率将会越来越高。

【点评】这就叫不打自招。三十多年了,倘若执政的共产党中央连这一点都看不清楚,还继续被你们牵着鼻子走,蒙着脑袋做大梦,那可就真是病入膏肓,不可救药了。如果是那样,那就由他去吧。大不了大乱之后大治,一切推倒重来。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怕个甚!

【萧功秦】必须指出的是,由于民主的条件是在生长演化过程中形成的,我们不能过分强调从新权威主义到民主政治的计划日程表。民主在西方,也是历史中演化出来的东西,是多元化的社会演进到一定阶段,水到渠成的结果。民主化不应该是简单地按图施工的工程的结果。

政治学界的大多数学者都有这样的习惯性思维,即民主是一种好的价值,要实现这种好的价值,就需要设计一套保证这套价值得以实现的民主制度,并在适当的时候予以建立与实施,只要政治条件成熟了,我们就把这种民主制度,包括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建立起来实施,民主社会就建立起来了。

在我看来,这种民主化的看法,仍然是一种我所批判的“制度决定论”。人们只考虑到某种制度符合人们心中的价值,而忽视了制度有效运行还需要社会条件的支持与配合。

真正有意义的民主是多元利益之间的社会整合的内在需要,而不仅仅是知识分子与大众的价值追求。这就如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道理一样,多元化的社会协商要求,就相当于经济基础,民主化则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如果没有这种多元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协商机制的内在社会需要,简单地按好的民主价值来建立民主制度,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就是拔苗助长。

而且中国未来的民主一定要与中国的国民性格、民族文化特质相适应。如果简单按西方现在的民主,也只会“淮桔为枳,迁地弗良”。现在世界上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建立起来的民主,由于不具备以上两方面条件,他们的民主很难说是成功的。

【点评】万润南、王希哲、萧功秦太知道“如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道理一样,多元化的社会协商要求,就相当于经济基础,民主化则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如果没有这种多元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协商机制的内在社会需要,简单地按好的民主价值来建立民主制度,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就是拔苗助长。”谁说西化派反对马克思主义?谁说西化派不懂马克思主义?萧功秦在这里讲的,不正是马克思关于社会矛盾的基本原理么?不正是运用了任何革命都是有条件的这个基本道理么?那么,萧功秦究竟如何为其革命创造条件的呢?大家请看:

【萧功秦】通过培育社会组织为发展民主创造条件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只要让多元利益发展起来,中国的新权威主义就自动地走向民主。要实现中国民主,有远见的政治精英还必须为这种民主在中国的自然演化与生长提供两个重要条件,那就是:一、要尊重社会多元试错的创新能力;二、要保持威权体制的自我更新能力,如果没有这两个条件,过一千年中国也演化不出民主来。

正因为如此,现在最需要做的,首先,是要大力发展社会组织,通过社会组织来培育公民意识。民主不但需要经济多元化作为基础,而且需要一种公民文化作为精神条件,而公民文化培育最好的地方,不是广场,不是大街,而是社会组织。人们在非政治的社会组织中,可以学会沟通与表达自己的利益,学会在妥协中实现各自的利益,这就是民主的政治文化,是中国未来民主化最重要的文化条件;

其次,要让威权体制在制度上保持对社会环境变化的适应力与制度弹性。体制不应该是封闭的、固化的,而应该始终保持对环境变化的适应的状态。如果社会经济发展到了一定阶段,中国要搞民主,采取什么办法?我想还是通过试错反弹、小规模推进的办法。而不是大规模的民主制度移入的办法。民主的办法可能还是在尝试过程中,只要有多元的尝试,可能会找到一些东西,未必是通过预先的理性设计来解决。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这一代人在民主制度建设方面无所作为,更不意味着政治精英在民主建设方面可以不作为。未来的中国民主会是怎样的?

我想应该是以社会团体组织的协商为基础的,是法团主义的,不是街头式的。在我的理解中,未来中国的民主是大众票选制民主与中国传统的“选贤与能”的精英制以某种方式结合的产物。

【点评】在这里,萧功秦轻松勾勒出了中国资产阶级民主改革的路线图。

【萧功秦】什么是好与坏的新权威主义

从李光耀、蒋经国、全斗焕到皮诺切特,世界上存在着各种新权威主义,判断好的新权威主义和坏的新权威主义,有三个标准:

第一,有没有足够的执行能力和对时局转型过程的可控制性。一位俄罗斯学者最佩服邓小平领导下的中国的是,中国强人体制具有强大的对转型过程与时局的可控力。

第二,新权威主义必须有自我更新的能力和制度发展弹性空间。为此,它必须有一种与之相适应的支持自我更新的文化。最近,习近平提出,“改革是由问题倒逼而产生,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而深化。改革永无止境”,这种思想具有十分深刻的含义,它表明,中国的政治精英在思想文化层面已经摆脱了乌托邦式的终极目标决定论的教条思维,在30年里,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论,再到“改革无止境”论,已经逐步形成开放性的政治文化。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当社会多元化发展到一定程度,当原来的威权体制已经不能适合于有效社会整合的需要,这种矛盾会进一步倒逼制度改革。那时,改革的方向是适应于多元化治理的挑战,当社会民主成为全社会共同要求,社会民主与自由不但是道德正义上的要求,而且是整合社会所需要的一种手段,那时,中国民主改革的黄金时代就会到来。

第三,新权威主义体制,对多元文化必须有一种足够的包容能力。马克斯·韦伯说过一个十分精彩的观点,那就是,看一个国家的现代化程度,要看它对多元化的容受程度。

30多年来,中国体制对社会多元化的容受程度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在共产党的执政安全感不受到挑战的领域里,自由度还是非常大的。多元性是一个社会的文化创新与竞争力的微观基础,如果有足够包容能力,加上问题倒逼改革,多元文化中会有新的东西,就会有试错的机会,它能够适应环境挑战在优胜劣汰中脱颖而出,加上前面所提到的制度弹性,这种新的适应机制就会得到制度的认可与接纳,一个社会就可以通过这种非革命的方式,慢慢走向中国式的民主。【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9-15 22:05:43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破除20世纪两个错误的民主观念

我们要破除20世纪以来人们对民主的两种错误的观念,一种错误的观念就是,以为民主可以通过单纯的斗争而获得,而客观情况却是,在许多情况下,民主抗争者越是强化斗争,越会促使当政者为保卫政权而作出过度反应,这种双向的过度反应的恶性循环,不是倒退到专制保守体制,就是陷入无政府状态。而且,通过斗争上台的民主派,其身上的专制文化决不比前政权更少,甚至更多。这样互动的结果不是离民主更近,而是更远。人类历史上这样的实例实在举不胜举。

另一种错误观念是,认为矛盾越深,社会越分裂,越需要民主来化解矛盾与社会分裂。事实上,那时的民主化无疑会在原来分裂社会的基础上进一步火上浇油,扩大社会裂痕。

如果现在就推行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总统,中国的“新文革派”就是“红衫军”,中国的自由派愤青就是“黄衫军”,两者水火不容。中国的红衫军与黄衫军的街头之争,其规模与强度要比现在的泰国还高一百倍。因为中国是一个超大型国家,且没有宗教来缓冲人们的情绪。可以肯定地说,在社会极端对立的情况下,那种认为双方可以坐下来通过民主妥协达到共识,是天方夜谭,缘木求鱼。尤其在中国文化中本来就缺乏欧洲历史上形成的妥协精神,尤其是中国深受革命文化你死我活斗争思维方式的深层影响,更是如此。

真正的有效的民主,是在社会有比较多的共识基础上产生的。新权威主义在现阶段要做的,就是通过发展经济,完善市场经济与法制环境,让极端主义思潮边缘化,左右两极的人们纷纷向中间立场靠近,以中道、理性为共识基础,又在法制上有规则意识上的共识,不是通过斗争,而是通过彼此同情地理解对方,通过妥协来达到共识。

概括地说,民主化需要的是三大共识:一是中道理性为基础的共识;二是法治与政治游戏规则的共识;三是多元各派之间的妥协共识。只有这三大共识为基础的民主,而不是斗争出来的民主,才是真正有效的民主,否则,民主就是灾难。

中国未来的民主,既不是通过无情斗争来实现,也不是通过社会矛盾激化后的危机来推进。在前一种情况下,越斗争,越会引发政府激烈的强硬反应与排拒。在后一种情况下,危机下的大幅度民主化改革绝对会引发强烈的“薄壳效应”,引发社会动荡与无政府状态。

那么,中国未来的民主怎么实现?必须让主政者有比较多的安全感,只有有了安全感,且不会引发社会对其执政地位挑战的情况下,当政者对社会民主化的诉求才会“脱敏”,中国的民主才会被当政者考虑并推行。

让统治者有执政安全感,这是大白话,也是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一方面,政府有了更大的安全感,就会给社会以更大自由;另一方面,获得更大自由权利的社会,也会以尊重现存秩序与认可政府合法性,来作为回报,这样良性互动与循环中,中国的民主将在小范围一步一步延伸。走小步,走稳步,不停步。

邓小平1980年8月18日提出要党与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与民主化的问题,这个讲话很重要,也是对“文革”专制主义灾难的历史总结。对于执政党的工作有重要指导意义,再过100年也不会过时。

但后来,邓小平在“八·一八”讲话后十多年里,很少再单独这样提民主,这并不是意味着邓小平不要搞民主,而是因为,邓小平担心简单提民主化,如果没有经济发展的条件支持,执政党的历史欠账太多,会给长期压抑的社会矛盾爆发提供一个平台,社会可能会产生连锁反应与井喷,不利于政治稳定。

所以,他实际是想通过持续的经济改革与未来的社会改革,来解决问题,而后再走民主化的道路。我们注意到,邓小平从来没有说过中国未来不要民主。

概括地说,如果具备了以下条件:一、新权威主义体制下市场经济不断完善;二、社会利益多元化以及多元利益协调与整合的需要增强;三、法制为基础的社会共识增加;四、自由派与左派不是作为极端与激进的对立面而出现,而是作为不同利益诉求的理性代表者而存在;五、社会组织的充分发育,公民文化作为政治游戏规则成为社会共识,在这种情况下,当政者或者会产生自觉的民主化考量,或者在社会上民主诉求的激励下,考虑通过制度变革向民主化方向的调适,来实现国家治理的现代化。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存在着民主化过程中的社会冲突,那也是民主化过程的“助产婆”,不会是革命式的爆炸。这种渐进的民主、可控性的民主,将是新权威主义走向民主的基本路径。

虽然我们不能保证未来的新权威主义者都必然会选择民主,谁也无法保证,因为历史是充满偶然性的,但在民主条件成熟时,拒绝承担历史责任的政治精英,将会受到历史的报应。“形势比人强”的压力,迫使政治精英不得不为了避免被历史所抛弃的命运,而走适合于本国条件的民主化,将是一种无法避免的理性选择。

在这个过程中,自由派对美好社会追求的热情,新左派对公平价值的坚守,都会为中国民主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点评】万润南、王希哲和萧功秦先忽悠执政的共产党,打着新权威主义的旗号,继续走修正主义的道路,直至彻底挖空修正主义的根基,使其轰然垮塌。三十多年来,执政的共产党就是这么被他们忽悠着昏昏噩噩地一直走过来的。问题是,共产党还会鬼使神差地这般继续走下去么?天晓得。我拭目以待。

萧功秦:上海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新权威主义现代理论代表学者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6-5 22:49 , Processed in 0.026776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