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查看评论
引用 lusherwin 2019-3-7 11:55
如果以超越心物对立的道、佛形上世界观给“无产”、“解放”、“幸福”等定义注入精神内涵,并继承中国“内圣外王”之传统、严格管理无产阶级政党队伍(“精英”),或许可以减缩由精英阶层的腐化造成的精神贵族阶级与劳动大众的分化对立、从而必须重新革命的机率和过程。参见:终极透视共产主义信仰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28692;为什么重提“无产阶级” http://www.xinfajia.net/8675.html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1-13 01:11
我看到老田文章的第二部分,就觉得这位我一直很尊敬的网友,这次确实令我失望。好几年以前,红中网就对“二次革命论”展开了较为深入的辩论,红旗网的同志也是反对“二次革命论”的。从那以后,那个李文采、小李文采就基本不再上此网多说什么,当然他的观点并没有改变。他的著名口号就是:”丧钟已经弃敲响了!第一声送给专制,第二声送给资本!”他们是把中国的官僚垄断资本视为专制和封建的化身,所以他们是先要搞(改朝换代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然后再搞社会主义。
老田的“新的新民主主義政治空間”论并没有设什么创新。现在的网站有争论的空间,但没有统一认识的空间。同一个论点可以反复变换不同的方式不同的语言来表达。大家只是在鸡跟鸭讲。这是什么学风?
那末有没有新的新民主主義政治空間呢?有,也没有。毛主席都说过了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本主义上台,是法西斯,是最坏的资本主义。在马列毛主义者看来中国当局是修正主义,而美帝的总统特朗普也说中国当局是修正主义。前者是说修正了马列毛主义,后者的意思是修正了资本主义。这就是中国特色修正主义,是什么什么的中国化,是封建的资本主义,也是法西斯资本主义;是兔子也是狼,是减除贫困也是极度压榨,既挂羊头又卖着腐臭的狗肉。总之,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是最坏,当然就有改良的空间,可以希望它不那么坏,可以更正宗些的资本主义,可以有民主的空间,可以有更多的“關鍵議程”。薄熙来的重庆模式就是这种“關鍵議程”的实践,我们中的不少人都支持过薄熙来的改良。但是在2012年就已经彻底失败了,我们中的不少人也都接受了这一教训,没有陷入改良主义的泥坑。我们支持的是有利于无产阶级的改良,而不是改良主义者。
再来说说有没有新的新民主主義政治空間呢?没有了。因为它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是法西斯,它可以疯狂地镇压动摇它利益的任何作为。8964流血了,重庆模式失败了,组党者入狱了,红色网站被大规模封网了,佳士运动这么点小小的诉求都可以抓人改组学会来对待,还有什么可以实践的“關鍵議程”?
对于这样的“中南海”,是让它更烂透好呢还是让它更能(文明地)祸害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好呢?人长了疮还是让他发炎到化脓再挤掉它为好,这是常识。
引用 項觀奇 2019-1-8 06:32
新民主主義革命可以理解為共產黨、無產階級領導的特定的民主革命的形式。至少不能簡單等同於資產階級民主革命。這一革命有著明確的社會主義前途。而一但無產階級取得政權,一個最低形態的社會主義社會就開始起步。社會主義繼續革命開始。至於新民主主義社會的提法,我早已提出應該修改。沒有新民主主義社會。主席後來的意見大體也是這樣。
引用 去伪存真 2019-1-7 00:23
新年新气象,可喜可贺!中国毛左派超越佳士局部斗争评价而直指中国乃至世界发展命运的高层次讨论,姗姗来迟却终于开始了。老田远航均是我所熟悉多年的毛派资深同志,某种意义上可算中国毛派的“意见领袖”。相信两位在继承发扬毛主席倡导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优良传统方面,一定能以超高水平的批评商榷与理性讨论,为一听到批评就赶到无限委屈的年轻同志们树立活的榜样。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1-6 18:56
新民主主义这个词可能在传统官方是指无产阶级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本质属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是为资本主义开辟道路,在我看来哪怕毛泽东的1953年的社会主义革命(毛派也认可的)最终客观上还是为资本主义而不是为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失败了,但是不能认为这是歪打正着,说本来就不该搞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没有搞的条件,把失败看得理所当然,如果有一个能坚持马列主义不断革命的成熟的政党和推行的政策,那么这个社会主义革命就不会为他人做嫁衣了,我感觉整个历史就是一个洗钱模式,共产党官僚以社会主义的名义剥夺资本家地主的钱,然后转变为这些共产党官僚自己的钱,社会主义就是一个洗钱过程。对于新民主主义这个词应该重新理解,在1917年十月革命后共产国际建立,世界已经进入无产阶级革命时代,一切革命只能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一部分,已经没有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了。 ...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1-6 18:42
老田同志认为,……所以,实际工资增长、劳动收入份额增长的根本原因,还是由于工人阶级斗争力量的增强。

中国工人阶级斗争力量的增加,如果就数量增加,就增加,一般也是说得通的,但是如果工人的斗争方向不一致还可能降低力量,这不说了,随着生活费用的增加,工人求职要求的期望薪资会上升,无论供求如何,一般来说,工资必须靠近这个费用,这是不以谁的意志为转移的,我认为工人斗争的力量要从对剩余价值的划分来看,或者从减少剥削来看,这就是资本家占有的剩余价值在整个剩余价值中的比重,而不是资本家所占的剩余价值在整个价值中的比重,后者可能来自资本家在国际竞争中处于劣势有关。对于投机资本、官僚资本是增加还是减少的生活费用,不能简单的得出结论,比如地铁可能是降低交通费用的,但是可能提高了地铁周边的租金费用,房子的泡沫化其实还没有大大影响实际租金,因为租售比在减小,或者至少房子的投机性对租金影响不大,房子的投机性没有拉高消费成本,因为其支出中大部分是为了投资(投机),当然对于刚需确实拉高了住房成本,但是前提是他们去买房而不是租房。 ...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24 22:08 , Processed in 0.011022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