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查看评论
引用 搬砖小能手 2021-1-26 15:08
作者的文字通俗易懂、文章调理清晰,并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实事求是地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深入思考理论与实践的关系,实在难能可贵。作者的文章颇有毛主席湖南运动考察报告的意义,值得我们认真学习。通篇不仅讲历史、讲理论、讲实践总结,还凝聚了作者深入的思考。尤其是对工会和改良的思考能让很多青年醍醐灌顶。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1-25 09:56
首先这三次是不是都是左派值得怀疑。

第一次的所谓老年左派,其实是他们不但对于毛时代失败没有反思,他们进一步试图维护毛时代失败的原因,因为他们一旦反思,就部分地在否定自己,他们是这失败的主体成员。他们不反思毛时代失败的原因却希望毛时代能重来,是痴心妄想。如果他们不进行反思,哪怕毛时代重来也是要再失去的。他们当时存在的意义只有一个就是反思自己,只有这样对当前和未来的社会主义革命才是有益的。可惜这些人不但不反思还和王明一样为失败找理由,就是为自己辩护。


第二次的所谓左派进一步表现第一次的左派已经没有市场,该文说第二次的所谓中年左派表现为二个一个是重庆模式,一个是韩德强改良主义路线。重庆模式是反动,他不但对资本主义复辟后的经济没有实质性的改变要求,而且在政治上(包括政治自由)进一步法西斯化(其实就是目前习的模式),打压工人独立运动,打压其他毛派,搞一个声音,一个领袖之类的,而第一次的老年毛派被迷失方向,看不到其本质,认为他很多东西和毛有共同之处,所以大力支持,因为他们已经看不到毛时代真正能回来了,所以浸入这种迷梦中找安慰。可以看到传统毛派的失落和没落。 ...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1-25 09:54
而韩德强之流的改良主义来自西方社会民主主义,也是我提到了假设中国特色资本主义有发展,那么传统毛派就越来越没有市场,而社会民主主义可能会有市场,所以韩德强之流的出现体现了这一点。但是中国特色资本主义有了发展并且已经帝国主义化,但是还是三流的,所以一时社会民主主义也不可行,所以也遇到了挫折,未来如果特色发展顺利,社会民主主义思想会重来,如果发展不顺利但是因为资本主义也获得了充分发展,所以传统毛派也不会有很多市场(比如试图一党独裁),而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思想的得到了市场。


上面两类在中国这个背景下都是反动的。他们是中国社会主义革命的障碍(在欧美日社会民主主义是社会主义革命的最大障碍,在中国俄罗斯这些,斯大林主义是最大的障碍)


第三次的青年们是社会主义的希望,因为他们认识到前面两者都是反动的,并开始探索新的道路,他们已经认识到没有政治自由,在资本主义下斗争困难或者牺牲更大,在社会主义下会导致没有生命力,会导致复辟,虽然这些青年们还不是太成熟,但是他们是未来中国社会主义革命的希望,他们已经认识到在资本主义下斗争独立工会的意义,政治自由的意义,他们不会是传统毛派的延续,他们内心不相信一党独裁,他们 ...
引用 龙翔五洲 2021-1-24 11:22
第一批次左派包括革命干部、老工人、老造反派的最大错误是面临7610反革命政变时没有按照毛主席的教导组织起来进行革命造反,造成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倒退和资本主义复辟,这是最令人心痛的!
引用 路石 2021-1-24 03:51
井冈山卫士: 程广胜同志对新世纪以来中国做派发展的总结十分精辟。能写出这样的文章需要数十年的阶级斗争实践、极高的理论素养和对中国以及世界资本主义发展的宏观把握。这在 ...
可以看出,其中不少观点都来自于远航一号的研究成果!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1-24 03:09
程广胜同志对新世纪以来中国做派发展的总结十分精辟。能写出这样的文章需要数十年的阶级斗争实践、极高的理论素养和对中国以及世界资本主义发展的宏观把握。这在左翼里面恐怕只有极少数人能做到。看到此文,令人振奋。
引用 水边 2021-1-24 02:16
程广胜同志的文章都是非常有分量的,代表毛主席去世之后毛派的最高水平。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1-23 22:25
路石: 关于工会问题,作者又补充了下列一段话:  在中国,政党、工会几乎成为了左派的一个政治陷阱。事实上,工会在毛时代的企业中也只是个工人阶级的拐杖,在改开初期 ...
犀利
引用 路石 2021-1-23 19:45
关于工会问题,作者又补充了下列一段话:

在中国,政党、工会几乎成为了左派的一个政治陷阱。事实上,工会在毛时代的企业中也只是个工人阶级的拐杖,在改开初期它就是个“吹拉弹唱,打球照相”的角色,在资本家的企业里,它就是个跟资本家讨要利益的打狗棍,无需过分夸大它的作用。今天,工会在知识分子眼中是个香饽饽,那在工人的意识中它又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呢?在原国有集体企业老工人的眼中,它就是厂长经理的一条狗,用工会干部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工会是条狗,挨打还得跟着走!”在农民工或者新工人的眼中,它不但无用,而且还是个危险的东西。因为经验告诉他们,迄今为止,还没有一次他们的利益是通过争取工会所达到的,更多的例子则是因为触碰了工会,不但没有获得应有的物质利益,反而遭到政治打击。现实中,往往是工人自己创造的“职工代表”制或者“工人代表”制发挥了作用。 ...
引用 sxm 2021-1-23 15:23
第一次听说这些,很不错的文章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1-23 11:18
除了第三次外,其他的都是保守势力,他们的斗争不求政治革命,第一批次其实不能认识毛时代的问题,试图完全回归毛时代,第二批次纯粹捣糨糊,是反动的,比如重庆模式(目前习虽然打到了薄,但是继承了很多),薄熙来一方面坚持资本主义经济,同时要加强政治和意识形态独裁,习基本沿着这个路线。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17 21:37 , Processed in 0.010448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