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简单说说战争与革命的问题

2016-4-26 21:04|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5862| 评论: 24|原作者: 红色中国时评

摘要: 大规模消灭有形物质资本从来就不是资本主义克服全局性、长期性经济危机的方法。将战争乃至战争带来的毁灭鼓吹成是资本主义克服经济危机的方法,这完全是小资产阶级空想家的疯言疯语!

红色中国时评:简单说说战争与革命的问题

 

            在革命高潮来临之前的政治上相对平静时期,在左派进步力量中往往存在着两种错误倾向。一种是,不是靠严肃的科学分析,而是凭主观想象、凭小资产阶级热情,幻想危机和革命很快就会到来,并且将危机到革命之间的发展过程想象成是短暂的、迅速的、直线式的、一帆风顺的。这种倾向是错误的,因为它不是建立在严肃、科学的基础之上,不是建立在脚踏实地了解并且信任工人阶级伟大革命潜力的基础之上,并且它对未来革命进程不可避免要面临着的严重困难缺乏清醒的估计,因此其对危机与革命的信心不可能是真实的,而是随时会发生动摇的。常常有这样的例子,某些左翼青年在某一个时期积极地宣传危机速来、革命速胜,而一旦危机暂时没有来,很快就发生动摇,对前途丧失信心,将资产阶级想象得强大的不得了。自己低迷,然后又去感染别人。

            这就产生了第二种错误倾向。在今天中国的左派队伍中,恐怕也是一种主要的错误倾向。这种错误倾向认为,今天的中国资产阶级十分强大,工人阶级除了被动挨打,几乎不能做什么,不相信工人阶级有力量,不相信工人阶级可以不断地给资产阶级增加困难并最终造成其灭亡。至于资产阶级的国家,则认为它已经更加强大,更加巩固。其中一个具体表现,就是认为,中国资产阶级必然要与美帝国主义争夺世界霸权,这种争夺必然导致战争。虽然其中也有一些人口头上说一些“战争引起革命”一类的话,这种倾向中的多数人是认为战争将帮助中国资产阶级克服危机。似乎不管什么样的情况,只要一打仗,就成了资本主义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有些同志,或许是在虚拟世界中生活久了,以为战争不过是另外一种游戏而已,资产阶级什么时候想打就可以打,习大大什么时候想打就可以打,根本不懂得战争所需要的物质、人心等方面的条件,更不去讲“战争是政治的继续”。不了解资本主义,不了解现代世界和中国资本主义具体的、历史的经济矛盾和政治矛盾,自然就不可能了解战争。

            那么,现代战争有什么特点呢?首先,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已经不再有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其以前频频爆发的各主要大国之间倾全国所有、全民皆兵,以彻底消灭敌对国武装力量和战争资源为目的而展开的决战。这既是由于战争技术的发展极大地增加了战争的毁灭性,也是由于世界人民的普遍觉醒(从而使得各主要国家都已经不再可能动员绝大多数成年男性投入到全民皆兵式的战争之中)。

            除去各种局部战争之外,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真正影响国际政治全局的、最主要的战争形式,是由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霸权国家美国针对中小国家所进行的侵略战争。这些侵略战争,有的是为了维护美帝国主义霸权的目的,有的也是为了维护世界资产阶级的一般利益。

            朝鲜战争,是一次大国之间直接交锋的常规战争,以基本恢复战前态势而结束。越南战争,中、苏两个大国都没有直接参战。美帝国主义在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以后,以失败而告终。美国侵略越南的战争失败以后,美国霸权就已经开始衰落。在美国国内方面,其内部的政治条件已经不再允许其进行大规模征兵。这就迫使美国后来只能以较为少量的陆军辅以大批所谓“高科技”武器进行侵略阿富汗、伊拉克的战争。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的失败,导致对于世界资本主义稳定至关重要的中东地区全面崩溃,美国霸权陷入全面、快速的衰落。

            所以,在现代战争条件下,连美国这样,在军事上占有绝对压倒优势的霸权国家都已经不能通过侵略贫弱中小国家来达到自己的战略目的。那么,像中国这样,实际有效战争潜力不仅远逊于美国、甚至不如俄罗斯,充其量是一个军事二流大国,相对日本都不具备海空优势,即使是侵略一般中小国家,都不见得取得如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初期所能取得的那种战术胜利,更遑论与美国通过战争的形式争霸?

            有一种观点认为,随着中国资本主义的“强大”,中国资产阶级必然要与美国发生越来越严重的冲突,这种冲突最终只能通过战争来解决。还有不少青年同志,由于不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革命运动以及各种进步理论的发展,在理论学习方面,过于依赖少数几部经典著作,而又不能够在有大量阶级斗争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将经典理论具体地、历史地、辩证地应用于现实斗争中,于是往往就想当然地、机械地将现在中国和世界资本主义的某些表面现象生硬地与经典社会中的一些结论拉扯在一起。具体来说,就是认为中国已经或者即将成为帝国主义国家,帝国主义国家之间必然为了争夺殖民地和半殖民地而发生战争,因而中国资产阶级也必然会进行战争的准备和实践。

            众所周知,列宁所创作的《帝国主义论》是为了分析世界资本主义在当时历史条件下的经济矛盾和政治矛盾并为当时的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指引方向。列宁的不朽篇章,永远是后来的革命运动从中获得启发和指南的思想宝库。但是列宁在《帝国主义论》中所做出的各条具体结论,则只能放到当时的历史条件中去理解。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主要资本主义大国之间,再没有发生新的战争。不仅没有发生新的战争,应当说,到目前为止,在美国、西欧、日本资产阶级之间,其相互的、共同的利益是主要的,而矛盾和冲突是次要的。

            就中国资本主义来说,中国现在既不是半殖民地或美帝国主义的附庸,也不是列宁意义上的帝国主义国家。中国是一个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以承担出口制造业为主要职能的半外围工业国。作为这样一个半外围工业国,中国资本主义主要通过向美国、西欧、日本输出大批廉价工业制成品的方式向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核心国家转移大量剩余价值。如果没有通过剥削大量中国廉价劳动力而获得的超额剩余价值,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还能不能运转,是很成问题的。然而,中国资本主义要承担这样的“世界工厂”的职能,就必然要到拉丁美洲、非洲、东南亚去采购原材料,就必然要从俄罗斯、中东进口能源,就必然要依赖日本、德国提供的机器。对于中国资本主义为了这些目的而进行的“资本输出”乃至所谓“一带一路”,美帝国主义不仅不会反对,反而会乐观其成。因为只有中国作为“世界工厂”不断壮大乃至“强大”,美国才能源源不断地获得来自中国的超额剩余价值,美国和世界资本主义才能运转下去。

            在中国资产阶级方面,除了他们个人之间已经与美国资产阶级发生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以外,就其阶级本性来说,它的财富和权力的基础,是维持住世界主要制造业出口国的地位。为了这个目的,中国资本主义除了需要美国的市场以外,还必须服从美帝国主义制定的金融规则,甚至在相当长一个时期还不可避免地要依赖美国海空军来保护中国经过印度洋、太平洋的贸易航路乃至各主要能源和原材料进口来源国的政治稳定。所以,中国资产阶级与美国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在现有的资本积累的格局下,中国资产阶级不可能也决不会真正有取美国而代之的想法,而是会在涉及世界资本主义根本利益的一切重大问题上做“负责任的大国”、与美帝国主义保持一致(制裁朝鲜仅是一例)。

            当然,像任何两个资产阶级一样,中、美资产阶级之间也有矛盾,中国资产阶级也可能想在周边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但又为美帝所承认的势力范围。但是,相对于中国资本主义的基本特点和根本利益,相对于世界资本主义的“大局”,这些都属于枝节问题。中、美资产阶级或者中、日资产阶级或者陆、台资产阶级是决不会为了这些枝节问题而闹翻天、撕破脸乃至大打出手的(这与他们对朝鲜的共同的切齿痛恨形成了鲜明对比)。

            作为一个以出口制造业为主要职能的半外围工业国,中国资本主义有它的特殊矛盾。一方面,中国有着一个不仅数量庞大而且越来越有战斗力的新兴工业无产阶级;这个阶级已经给资产阶级造成了越来越严重的困难(表现为资本主义经济的利润率下降)。另一方面,中国资本主义又不能像核心国家那样用剥削广大外围和半外围地区所获得的超额剩余价值来赎买一部分工人贵族乃至形成一个时期的阶级妥协的局面。这两个特点,决定了中国资本主义将无法解决它自身所产生的矛盾,并且终将被这种矛盾所埋葬。

            有一些同志,学了一些半生不熟、支离破碎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又不懂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于是便把马克思主义关于经济危机的观点庸俗化。比如,庸俗地、不加分析地谈什么“一切资本主义危机都是生产过剩的危机”,据此又推理出只要消灭“过剩资本”就可以克服危机,而战争据说可以消灭“过剩资本”,所以资本家就要打仗,打仗就可以解决危机,云云。

            这样一大套胡言乱语,不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没有任何的实际应证的例子,就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充其量也仅是在少数的、局部的意义上符合实际。

            凡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在危机的阶段都表现为投资和消费需求的大幅度下降,因此都表现为生产过剩。但是,这仅仅是危机的表象,而不是危机的形成机制。认识到这点,充其量就像认识到“人感冒了就会头疼脑热”一样高明。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由于资本主义国家普遍还没有实行系统的、自觉的宏观干预政策,经济危机往往表现为由于广大劳动人民购买力相对或绝对不足而导致的有效需求不足的危机。当发生有效需求不足危机的时候,如果有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为了对外扩张的目的而实行军备竞赛乃至发动侵略战争,由此而导致财政上的赤字开支,是有可能起到暂时缓解危机作用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由于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普遍自觉地加强了国家干预,单纯由于有效需求大幅度下降而导致萧条的危险已经大大缩小了。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再需要采用“战争”那种不自觉的国家干预方式来缓解经济危机了。当然,帝国主义国家乃至一般资本主义国家,还是会进行战争,但是这要由资本主义其它方面的矛盾来解释。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各国工人阶级和民族解放运动的力量普遍大大增强了。在这样的新的历史条件下,经济危机的主要形式不再是工人阶级购买力不足而导致的有效需求不足的危机,而是工人阶级力量不断增强导致资本家利润率下降而引起的资本主义积累危机。正是为了对付这样的危机,才产生了新自由主义,世界资产阶级企图通过对无产阶级反攻倒算的方法来改变阶级力量对比、重新建立资本积累的有利条件。中国向资本主义过渡,为世界资产阶级的暂时胜利创造了条件。但是,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已经造成了一个日益壮大的无产阶级,这个无产阶级一旦起来,不仅中国资本主义要垮台,世界资本主义也将摇摇欲坠。

            资本积累,必须要表现为物质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积累。无论是在资本主义的哪个历史时代,大规模消灭有形物质资本从来就不是资本主义克服全局性、长期性经济危机的方法。将战争乃至战争带来的毁灭鼓吹成是资本主义克服经济危机的方法,这完全是小资产阶级空想家的疯言疯语!

 

(责任编辑、撰稿人:远航一号)

16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7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不识新衣小男孩 2022-11-24 10:06
文革中有很多派,怎么没出现一个制约官僚当权派的党,如果有一个党,也许现在人民还有些民主和自由。
子_云: 中央的性质,可以由30多年走资路线的历史事实确定;党的性质,却不这么简单。还是要看如薄熙来在重庆的四年半实践、南街村的30年实践,等等,这些实例说明广大基 ...
引用 longdongfang 2016-4-28 16:25
为什么要组建新党?因为这是当前和今后的革命斗争都迫切需要的。要战胜强大的敌人,孤立弱小分散的无产阶级必然不是对手,而只有组织起来、团结起来,才能使力量成倍增长。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有一定的组织形式。目前看来由有纪律有觉悟有担当不怕牺牲的人组建新党,以便充当促使整个无产阶级组织和团结起来进行高效战斗的黏合剂,依然是很好的选择。而且很明显,没有任何的证据和迹象表明现存的旧有的党组织可以完成这种历史使命。象张宏良那样希望旧党内出一圣主从而使党获得新生的想法都是渴望救世主降临的不切实际的幻想,不具任何操作性。希望有人不要拿着毛主席的只言片语,不联系当前斗争的实际需要,拖革命的后腿。我们都要做革命的促进者,而不是拖后腿。
引用 子_云 2016-4-28 07:34
随便说说: 回复子_云网友对我的评论的评论  不错,毛主席在文革期间确实没有说要砸烂党,但毛时代的党同今天的党性质是一样的吗?所作所为是一样的吗?大家有目共睹,我就 ...
中央的性质,可以由30多年走资路线的历史事实确定;党的性质,却不这么简单。还是要看如薄熙来在重庆的四年半实践、南街村的30年实践,等等,这些实例说明广大基层党员仍然可以在偏社偏左一些路线下,成为为95%人民利益工作奋斗的组织。

毛派同志不仅需要清楚,也需要思考:为什么主席在第一次文化革命中,没有说过“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的党”类似的话?
引用 子_云 2016-4-28 07:24
马列托主义者: 从1911年至1949年,中国处在军阀混战的四分五裂下,其时的中央政府腐败不堪,还遭受外国列强的欺凌。结束屈辱的外国管理的海关和驻扎在中国土壤上的帝国主义的军 ...
呵呵,你个小托派啊,“几乎90%的已经民族独立的国家”——这种国家等于经济和文化独立吗?剩余价值转移不是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主要特征?剩余价值转移的物质保证是什么?——如果不是生产资料的掌握、利润分配的控制等“经济秩序”、也就是生产关系决定,又是什么决定的呢?政治还算独立、而经济、文化不独立,创造的剩余价值不断向国际垄断资本输送,这不是半殖民地,又是什么呢?红中网本文的作者也请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引用 随便说说 2016-4-27 22:34
回复子_云网友对我的评论的评论

不错,毛主席在文革期间确实没有说要砸烂党,但毛时代的党同今天的党性质是一样的吗?所作所为是一样的吗?大家有目共睹,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毛主席说“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的党”,这个结论不但对武装革命是正确的,对任何形式的社会革命都是正确的。我们今天要恢复毛时代的公有制经济制度,就是一种革命。这种革命的激烈程度,可以引用毛主席在1966年5月16日的《五一六通知》的话:
“他们同我们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丝毫谈不到什么平等。因此,我们对他们的斗争也只能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我们对他们的关系绝对不是什么平等的关系,而是一 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关系,即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实行独裁或专政的关系,而不能是什么别的关系,例如所谓平等关系、被剥削阶级同剥削阶级的和平共处关系、仁义道德关系等等。”

毛主席在1975年说:“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

如果我们自己不成立一个代表自己观点和主张的政党,我们将除了发发牢骚之外一事无成,我们就是一盘散沙,就是一群没头的苍蝇,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6-4-27 16:27
中国现在绝对不是半殖民地国家,他是一个试图成为帝国主义并且和中心国家勾结一起剥削其他落后国家劳动者和自己劳动者的国家,在自己攫取剩余价值的同时,大量地为中心国家欧美日获取剩余价值服务,在某种程度上相对性地具有帝国主义性质,就是本身也资本输出,去剥削压迫其他国家,可以说是美帝的真正走狗国家,它也咬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6-4-27 16:22
从1911年至1949年,中国处在军阀混战的四分五裂下,其时的中央政府腐败不堪,还遭受外国列强的欺凌。结束屈辱的外国管理的海关和驻扎在中国土壤上的帝国主义的军队是革命的许多实际成果之一。
-----------
这里的有些毛主义者不懂什么事半殖民地,认为剩余价值的转移就是半殖民地,把现在的几乎90%的已经民族独立的国家依然看作半殖民地,把天朝也看作半殖民地,半殖民地虽然不如殖民地那样直接由宗主国委派总督管理政治经济,由宗主国的全面的军事存在,但是半殖民地有着外国管理的海关和驻扎在中国土壤上的帝国主义的军队,不只是剩余价值的转移。
引用 子_云 2016-4-27 15:00
随便说说: 【毛泽东说:革命的首要问题是搞清楚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最主要的敌人就是:共产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也是毛的长期的主要观点),不是 ...
【毛泽东说:革命的首要问题是搞清楚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中国社会目前的主要矛盾,就是官僚资产阶级(修正主义一代二代)和买办资产阶级(国际垄断资本)在经济、文化、政治上统治、剥削、压迫95%的中国人民。

敌人,是阶级意义上的敌人,而不是派别上的敌人,这样才能和95%的人民大众站在一起,才能有力量。

【毛主席说: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的党】主席的话,主要是指武装革命时期,在文化大革命的实践中,主席没说过这样的话。这点务必要清楚。

第三条,应从薄熙来在重庆的四年半实践来看:没有270万党员的心里的、即使少说也是某种程度上心里的支持,薄熙来在重庆四年半也搞不出经济、以及一定文化上的成果。这 恐怕才是真正的”党内健康力量“。在第一次文革中,主席谈得限度,是中央出了修正可以造反、可以起兵勤王,但主席从未说要砸烂党。这点也要清楚。
引用 随便说说 2016-4-25 22:23
【毛泽东说:革命的首要问题是搞清楚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最主要的敌人就是:共产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也是毛的长期的主要观点),不是这派那派(甚至不是右派群众),不要树敌太多。一切支持、同情、至少不反对我们的,都是同志、朋友、团结的对象。特别要注意团结那些因这样那样理由对走资派不满的民主人士、维权上访人士。总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消灭最主要的敌人,这是毛一贯的战略战策。
【毛主席说: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的党】
我们必须成立自己的党,其目标是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这个党必须是聚义厅,不应该是宋江的忠义堂,不能让宋江那样的投降派做这个党的领导。
【毛主席说:不要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不要被招安,要做彻底的革命派(大致这个意思)】
特别不要对中共内部的某些人抱有幻想,一些左派人士一听到中共内部某个人朗读一段毛主席的话,就激动不已,斗志全无,这很很幼稚,很愚蠢。
引用 longdongfang 2016-4-24 10:18
这个阶级已经给资产阶级造成了越来越严重的困难(表现为资本主义经济的利润率下降)
==========================
这个利润率下降是必然的,是资本主义经济内在矛盾所必然要导致的。只要资本是为利润而进行商品生产,就必然导致商品的总供给大于以工人工资所代表的总购买力。也就是总供给要必然大于总需求。否则就不会有利润,就不会有剩余价值。这也是经济危机爆发的原因。所以说主要原因并不是无产阶级的经济斗争,无产阶级的经济斗争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
引用 子_云 2016-4-23 23:08
马列托主义者: 俄罗斯是资源供给国,也是半殖民地国家
你提出的问题很好,尽管与你的目的截然相反:在十月革命后的100年,世界上判断半殖民地的标准,已经从原料资源市场资源的输出,变为以剩余价值的输出转移。所以,你说的俄罗斯和其它国家,都用剩余价值输出转移这个标准做判断。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6-4-23 16:20
俄罗斯是资源供给国,也是半殖民地国家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6-4-23 16:18
子_云: 呵呵,应该是你没有看懂我的话。我没有同意其它的,就是同意本文承认了中国向美国等国家转移剩余价值,尽管本文作者口头上不承认,但这种剩余价值的转移,不是半 ...
你的意思是这个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是半殖民地国家?
引用 子_云 2016-4-23 15:39
马列托主义者: 这篇文章即反对中华帝国主义的观点也反对中国半殖民地的观点,你有没有看懂啊
呵呵,应该是你没有看懂我的话。我没有同意其它的,就是同意本文承认了中国向美国等国家转移剩余价值,尽管本文作者口头上不承认,但这种剩余价值的转移,不是半殖民地,又是什么呢?作者创造的新名词属于个人的发明创造,所以口头上承不承认不重要。关键是承认了剩余价值转移这个事实,有这点就好办了。有了这点,本文中其它自相矛盾的错误之处,也就自然暴露出来。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6-4-23 14:57
凯恩斯,新自由主义等等一切方式失效后,战争也是个办法,不能排除伪共当局走投无路后走上战争道路。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6-4-23 14:55
中共还在拖着危机,危机还没有彻底爆发出来,爆发出来后,资产阶级会不会战争很难说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6-4-23 14:53
中国当局的”空想“是加入帝国主义国家,成为富国俱乐部一员,就是所谓的走出中等收入陷阱走上高收入国家。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6-4-23 14:46
子_云: 支持红中网本篇关于中国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观点,这个就是半殖民地的社会性质。
这篇文章即反对中华帝国主义的观点也反对中国半殖民地的观点,你有没有看懂啊
引用 redchina 2016-4-23 14:08
马列托主义者: 战争是资本主义市场压力和阶级压力的结果,有时就是因为危机导致本国被统治阶级要对统治阶级进行战争,然后统治阶级引导向对外战争。现在中美会不会战争,会,但 ...
企图用民族主义来煽动工人阶级也是不能长久的;中国工人阶级更不好骗。充其量也就是骗一些有三分钟爱国热度的小资,但是即使是“爱国小资”,也是九零后,真要离开世界资本主义市场也是万万活不了的
引用 子_云 2016-4-23 14:05
支持红中网本篇关于中国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观点,这个就是半殖民地的社会性质。

查看全部评论(2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4 18:59 , Processed in 0.01542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