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世界革命 查看内容

从布尔什维克的诞生看列宁的建党思想

2017-6-27 22:25|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770| 评论: 0|原作者: 雷 川|来自: 旗帜中流网

摘要: “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在醉心于最狭隘的实际活动的偏向同机会主义的时髦宣传密切融合的情况下,必须始终坚持这种思想。我们的党还刚刚在形成起来,刚刚在确定自己的面貌,同革命思想中的其它各种有使运动离开正确道路的危险的派别进行的清算还远没有结束。”

从布尔什维克的诞生看列宁的建党思想

——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周年文论之二

旗帜中流网特约评论员  雷  川


 

一、列宁的建党实践及其相关思想、理论

1、各地的小组和团体

在19世纪的欧洲各国,工人阶级政党一般称作社会民主党。在俄国,称为社会民主工党。在沙皇的专制统治之下,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早期发育的胚胎是出现在俄国各地的社会民主主义小组或团体。在19世纪80年代,这些小组或团体处于地下状态。其中比较著名的,有普列汉诺夫和查苏利奇领导的“劳动解放社”,还有出现在彼得堡的“勃鲁斯涅夫小组”,“勃鲁斯涅夫小组”包含一系列工人小组和知识分子小组。另外,莫斯科大学以及其他地方的大学生中,也出现了一些社会民主主义小组。但是,总的来说,当时的工人小组遍布俄国各地,尽管参加小组的还只是少数先进的工人。

1888年,列宁在家乡喀山开始参加当地的社会民主主义小组。1895年,列宁来到彼得堡,他参加了社会民主党人“老年派”小组的初创工作。后来,他又将若干小组整合成为“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在列宁的领导下,俄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在坚持不懈地寻找着最合适的革命组织形式。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很长时间里,一直以这种单独的、彼此联系不多的小组形式存在着。1894年,只在15个城市里存在着社会民主主义小组或团体,而在以后的三四年中,这种小组或团体在50多个俄国城市里活动着。列宁认为,这样一个发展阶段是不可避免的。他写道:“在一般专制国家里,特别是在俄国,整个革命运动的历史所造成的那种条件下,社会主义工人党只能由小组发展起来。”所以说,在建党的准备过程中,经历“小组时期”,是合乎规律的。这一时期的主要内容就是在革命知识分子和先进工人的狭小范围内宣传马克思主义,形成无产阶级世界观,加强小组成员之间的团结,培养革命的骨干分子。


2、与“经济派”的斗争

在这一“胚胎发育”时期,在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初期,俄国的社会民主党人,在列宁和普列汉诺夫的领导下,同形形色色的假马克思主义思潮进行了斗争。首先是同自由主义民粹派和“合法马克思主义”的斗争,自由主义民粹派认为当时的俄国不是正宗的资本主义,因此他们反对无产阶级革命,企图以小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取而代之;“合法马克思主义”则把马克思主义对于资本主义历史必然性的论述歪曲为资本主义的优越性,加以崇拜和颂扬,并认为当时的俄国“还需要继续向资本主义学习”,而不是举行无产阶级革命。

尽管1898年3月,各地小组、团体和“斗争协会”在明斯克举行第一次代表大会,成立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但是党面临的最大危机来源于被称为“经济主义”的一种机会主义思潮,推行这种错误思潮的一部分人在党内形成“经济派”。“经济派”片面理解马克思主义关于“产业工人是无产阶级革命斗争主力军、负有解放全人类的历史使命”的学说,他们崇拜产业工人斗争的自发性,认为只要是工人反对资本家的斗争,就是无产阶级革命。因此,他们只看重经济斗争,忽视工人群众的政治斗争;他们不是把工人阶级反对沙皇统治和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理解为全国性的斗争,而是将斗争局限于一个地区、一个工厂,局限于同具体的工厂主之间的斗争;他们把工人自发的经济斗争简单等同于无产阶级革命斗争;他们否认普通工人群众与工人阶级先锋队之间的区别;同时,他们还贬低、否认革命知识分子在群众斗争中的先锋、桥梁作用。

“经济主义”思潮流行的结果,降低了社会民主党地方组织的思想政治水平,使他们的实际工作陷入混乱。几乎到处发生各自为政、力量分散的情况,各团体和“斗争协会”都在强调各自地区的特殊情况、坚持着往往是相互对立的斗争策略。彼得堡“斗争协会”内部也出现了分裂,分为工人和知识分子两派。总之,“经济派”的机会主义思潮对从上到下各级党组织产生了极其有害的影响,滋长了“小组习气”和群众斗争中的“手工业习气”。彼得堡的“经济派”因为地处首都,对各地的团体影响更坏。

列宁指出,无产阶级的政治自觉性被群众经济斗争的自发性所压倒,这种现象不仅仅是两种对立的观点此消彼长的结果,而是由于“青年派”越来越多地进入党内,而这些“青年派”则是在“合法马克思主义”和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熏陶下投入运动的,他们缺乏斗争经验,他们被群众经济斗争所取得的成果所迷惑,尽管这个成果还非常微小;而一部分落后的工人企图在专制制度下改善自己的状况的种种希望,也在影响着“青年派”。

“经济主义”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内部占据优势,削弱了工人运动。如此下去,必然促使运动走上不问政治和改良主义、工联主义的道路。与此同时,“经济主义”思潮助长了各地团体中的“手工业习气”,也引起了各地团体领导人当中的各种矛盾和分歧。

为了克服“经济派”的不良影响,列宁于1899年针对“经济派”的一个题为《信条》的文件,写下了《俄国社会民主党人的抗议书》。列宁在《抗议书》中重申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宣言》中的基本原则,指出党必须致力于有组织的工人群众的“阶级运动”,它既要帮助工人阶级进行经济斗争,也要帮助工人阶级进行政治斗争;党是在俄国争取民主、争取政治自由的先进战士,它继承着俄国一切革命运动的传统。

列宁还指出,党必须站在工人运动的前头,提高群众的政治自觉,利用经济斗争作为组织工人群众的起点,而不是使得经济斗争具有什么独立的意义。否则,工人阶级自发运动就会丧失前途,就会不断受到资产阶级的影响。

在列宁的《抗议书》的影响下,普列汉诺夫领导的“劳动解放社”也积极反对“经济主义”。普列汉诺夫在一篇文章中指出:“我们并不反对立足于经济基础上的鼓动,而是反对有些鼓动家不会利用工人同企业主的经济冲突去提高生产者的政治觉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1-24 11:59 , Processed in 0.02553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