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狂妄自大的宗教徒__评莫梅木的托洛茨基主义

2017-8-21 16:29| 发布者: 水边| 查看: 1239| 评论: 9|原作者: 萬里雪飄

摘要: 托派其实就是拒绝现实的小资产阶级,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就指出小资产阶级幻想既超越资产阶级也超越无产阶级的狂妄自大。当然托派有资格狂妄自大,因为他们从未建立过无产阶级政权,狂妄自大是宗教徒的特权。
   狂妄自大的宗教徒__评莫梅木的托洛茨基主义

   莫梅木在《论包办替代传统对托洛茨基主义与国际共运历史的误读》中主张〝无产阶级民主〞而反对〝包办代替〞的官僚专制,他的〝愿望〞并没有错,但是他没有资格以自己的〝愿望〞攻击斯大林和毛主席的社会主义革命实践。
   如果托派领导无产阶级革命并夺取政权,__这个假设不可能成立__,托派就会知道〝包办代替〞的官僚专制并不是外在的异己力量,它就存在于自身之中,托派想摆脱它的纠缠都是徒劳的。正因为托派从未领导无产阶级革命夺取政权,他们才有可能脱离革命的现实空想〝无产阶级民主〞而反对〝包办代替〞的官僚专制。
   所谓〝包办代替〞的官僚专制不是从天而降的官僚主义,它是无产阶级自身的异化本质,无产阶级自身的幼稚病决定〝包办代替〞的官僚专制的历史必然性。所以无产阶级政党应当承认在自身中存在官僚主义,无产阶级政党的历史使命就是依靠群众运动同自身的官僚主义作不懈地斗争,毛主席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意义就在于此。
   群众是感性的现实,无产阶级革命必须依靠群众运动,这是马克思在《神圣家族》就已经阐明的世界观。但是马克思并不迷信群众运动,马克思决不会在绝对的群众运动中陷入宗教意识形态,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不得不承认按劳分配的资产阶级法权是共产主义运动无法跨越的历史环节。群众并不是上帝,由于旧世界的生活方式及其思想观念在不同程度上支配群众运动,群众运动有可能以不同形式背叛群众自身,譬如文革中的保皇派群众斗造反派群众,这就决定〝民主集中〞是群众运动的生命线。
   但是托派将〝民主集中〞的〝集中〞当作〝包办代替〞的官僚专制,托派的〝民主〞因而只能是欺骗群众的幻想的现实托派相信自己掌握唯一的真理,托派的自负恰恰是脱离群众的官僚主义。托派自称是唯一的马克思主义者,可是托派对黑格尔辩证法与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一知半解。无产阶级革命既来自于现实又否定现实,无产阶级革命因而是对现实的扬弃。而托派脱离现实,托派其实就是拒绝现实的小资产阶级,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就指出小资产阶级幻想既超越资产阶级也超越无产阶级的狂妄自大。当然托派有资格狂妄自大,因为他们从未建立过无产阶级政权,狂妄自大是宗教徒的特权。

萬里雪飄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一日

主题词:托派、小资产阶级
1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Flag 2017-8-22 12:32
水边: 萬里雪飄:      关于无产阶级的幼稚病问题可以求同存异,我不想再说它。RedFlag 对特色中国殖民地的定性以及对特色党官僚买办的定性我赞同。      特色生产力的 ...
谢谢。有事暂别网络一段时间,忙完了再回来。
转基因滥种、滥卖,确实已经很严重了。祝身体健康!
引用 水边 2017-8-22 09:44
萬里雪飄:
     关于无产阶级的幼稚病问题可以求同存异,我不想再说它。RedFlag 对特色中国殖民地的定性以及对特色党官僚买办的定性我赞同。
     特色生产力的确生产了不少垃圾,其中我最为在意的是毒食品和转基因食品。昨天吃的东西让我的肝出现隐痛症状,今天缓解了。我现在不知道应该吃什么,经常回忆小时候吃过的东西,馋得不行。现在的孩子可怜,他们没有吃过我曾经吃过的绿色食品。如果说特色生产力生产出来的东西全都是垃圾,这样说不现实。特色中国的航天、航空、军工、铁路、通信、能源、计算机等诸多领域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世界上没有比特色中国更齐全的工业体系。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不只是继承特色生产力创造财富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要扬弃特色生产力,让资产阶级的生产力转化为无产阶级的生产力,让生产垃圾的生产力转化为生产满足群众生活需要的生产力。
     我的文章从来是针对现实的檄文。我不满足于就现象论现象,我试图从现象看本质,这要的认识才是真正的现实。RedFlag 认为我的文章只有本质而没有现象,这是主观臆断。从来没有脱离现象的本质,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形而上学只是以颠倒的形式反映现象而已,否则马克思在黑格尔那里就没什么可学的了。无产阶级不掌握哲学是没有出路的,因为哲学是世界观的根本问题。世界观出问题,一切都出问题,这是阶级立场无法解决的问题。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二日
引用 RedFlag 2017-8-22 06:38
的哲学。

我们还是别空对空了吧,请看看我对特色的具体分析,你觉得对不对?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461
(请看1、2、3、9楼内容,这些是我的观点)
引用 RedFlag 2017-8-22 06:34
只要阶级存在一天,无产阶级的幼稚病就不会消失。而成熟的无产阶级意味着阶级的灭亡
这么说是对的。但你把“幼稚病”作为术语使用则是错的,这是一个比喻,而不是揭示本质的术语。既然讲哲学,就不能光打比喻,不作具体分析。
今天的特色生产力创造的物质财富完全可以满足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
这纯属臆断。我且问你:1、共产主义也跟特色一样按需分配污染、按需分配疾病、按需掏空资源吗?2、假设你非常有钱,那么你在特色社会能买到你真正需要的商品吗,比如健康绿色食品?3、充气娃娃、情趣内衣、海洛因、大麻、麻将桌、老虎机、游戏机、黄色光盘、蹦极设备、豪华汽车游艇飞机……这些都是财富吗,要按需分配给无产阶级吗?4、如果不这样生产,不生产这些东西,那么特色的生产力还能剩下些什么?

你提到“现实中的个人”,这很好,这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意思。可是,当我准备洗耳恭听你的具体分析时,你却开始引经据典谈“哲学”了。如果你的谈论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现象而只有本质,那么它还是本质吗,是谁的本质?同志,你应当明白无产阶级哲学是拿来应用的,不是用以空谈的玄学。到需要应用的时候却开谈抽象“理论”,这至少不是无产阶级 ...
引用 水边 2017-8-21 21:19
RedFlag :
     〝如果无产阶级不自觉自身资产阶级法权的幼稚病,生产力发展水平再高也无法重建社会主义,更不要说实现共产主义。〞
     这也是我的看法。但我们仍然有分歧,比如你说“改革开放建立了强大的生产力”,而我不这么看。改革开放建立的不过是畸形的生产力而已,跟强大不沾边。因此我这个“庸俗唯物主义”从未认为特色就是共产主义。我们的分歧是在哲学上,究竟物质决定意识,还是反过来。
     另外,无产者头脑中的剥削意识不是幼稚病,而是它本身,是剥削意识,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萬里雪飄:
     哲学上的分歧是最根本的分歧,即便站在同一阶级立场,由于世界观的不同会带来不同的思想政治路线,我从哲学高度批判托派的现实意义就在于此。
     所谓〝究竟物质决定意识,还是反过来〞的观点是脱离〝现实中的个人〞的庸俗唯物主义或者神本主义即唯心主义,因为这样的观点离开〝现实中的个人〞在谈论抽象的物质和抽象的意识,因此你的生产力就是没有自身主体性的〝畸形的生产力〞。
     马克思的哲学批判谈论〝现实中的个人〞,不要以为马克思的哲学批判没有阶级性,不要以为马克思的哲学批判〝不成熟〞,马克思站在哲学高度将资产阶级以及其他一切剥削阶级归结为抽象的神,而将无产阶级归结为〝现实中的个人〞,稀有的哲学天才马克思早在一八四三年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就已经指出:对宗教的批判是其他一切批判的前提[马恩全集第一卷四五二页]。
     如果经过黑格尔哲学与马克思的哲学批判和政治经济学批判,就会自觉没有抽象的物质,换句话说,没有抽象的生产力,特色生产力的主体是资产阶级,__我不再谈官僚资产阶级的主体性,这样说会给二次革命论者提供理论空间__,特色生产力越是发达,人的自我异化即异化劳动越是深重,特色生产力越是压迫无产阶级,特色生产力同样越是压迫资产阶级。如果马克思活到今天,他会惊叹特色生产力的强大,特色中国正在以人类历史从未有过的规模创造生产力。但是马克思同时会指出特色资产阶级正在以人类历史从未有过的规模锤炼无产阶级,特色资产阶级正在以人类历史从未有过的规模挖掘自身的坟墓。
     今天的特色生产力创造的物质财富完全可以满足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但是共产主义能否实现并不决定于抽象的物质财富,而决定于无产阶级的自我意识,决定于无产阶级能否克服自身资产阶级法权。资产阶级法权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但是它存在于无产阶级头脑之中,它使无产阶级患有幼稚病。随着历史的发展,未来的无产阶级将克服自身资产阶级法权,从而消除自身幼稚病而成长为自在自为的人。
     只要阶级存在一天,无产阶级的幼稚病就不会消失。而成熟的无产阶级意味着阶级的灭亡,成熟的无产阶级意味着共产主义的实现。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一日
引用 RedFlag 2017-8-21 15:10
如果无产阶级不自觉自身资产阶级法权的幼稚病,生产力发展水平再高也无法重建社会主义,更不要说实现共产主义。
这也是我的看法。但我们仍然有分歧,比如你说“改革开放建立了强大的生产力”,而我不这么看。改革开放建立的不过是畸形的生产力而已,跟强大不沾边。因此我这个“庸俗唯物主义”从未认为特色就是共产主义。我们的分歧是在哲学上,究竟物质决定意识,还是反过来。
另外,无产者头脑中的剥削意识不是幼稚病,而是它本身,是剥削意识,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引用 水边 2017-8-21 12:35
RedFlag :
     “〝包办代替〞的官僚专制并不是外在的异己力量,它就存在于自身之中”——同意。
“无产阶级自身的幼稚病决定〝包办代替〞的官僚专制的历史必然性”——同意必然性,但不同意以“幼稚病”为其原因,根源应在于生产力发展水平所决定的必定会影响生产关系的社会意识。

萬里雪飄:
     〝生产力发展水平所决定的必定会影响生产关系的社会意识〞的观点是庸俗唯物主义。〝特色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建立了强大的生产力,以庸俗唯物主义世界观,今天的〝特色社会主义〞应当就是共产主义。人的意识不是别的,人的意识就是〝现实中的个人〞的意识,人的意识决定于〝现实中的个人〞自己,而不决定于抽象的生产力。如果无产阶级不自觉自身资产阶级法权的幼稚病,生产力发展水平再高也无法重建社会主义,更不要说实现共产主义。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一日 ...
引用 RedFlag 2017-8-21 11:26
“〝包办代替〞的官僚专制并不是外在的异己力量,它就存在于自身之中”——同意。
“无产阶级自身的幼稚病决定〝包办代替〞的官僚专制的历史必然性”——同意必然性,但不同意以“幼稚病”为其原因,根源应在于生产力发展水平所决定的必定会影响生产关系的社会意识。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8-21 11:24
明天再推荐

查看全部评论(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9-20 10:04 , Processed in 0.01720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