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莫梅木等托派朋友对文革的认识实际上就是在思想上向资产阶级全面投降 ...

2017-8-25 10:0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067| 评论: 50|原作者: “No. 24601”

摘要: 看了莫梅木同志的文章,我很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些同志(无论是托派还是其他什么派),对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中国社会状况进行分析的时候,竟然在世界观和方法论上全面向资产阶级新自由主义投降。

看了莫梅木同志的文章(“论包办替代传统对托洛茨基主义与国际共运历史的误读” ),我很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些同志(无论是托派还是其他什么派),对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中国社会状况进行分析的时候,竟然在世界观和方法论上全面向资产阶级新自由主义投降。具体问题如下。



 第一,文革不是一场被某人随意操纵的游戏,而是新中国建立以后的阶级斗争史的一部分。阶级斗争,一如战争,并不是某一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客观物质条件和敌我强弱摆在那里,无论某些个人有多大的主观能动性也无法撼动。资产阶级的文革史观之所以是唯心主义,之所以无法解释现实,正是因为它把文革理解成了毛泽东如臂使指地操控官僚机构算计民众的过程。尽管在文革中,毛泽东为首的革命派发布过诸如我的第一张大字报,诸多“最高指示”和行政命令,但是发布是一回事,执行又是另一回事。官僚机构的消极抵抗可以使之无效,积极抵抗甚至会直接威胁毛泽东等人的安危(如武汉720事件)。在斗争中,处处存在着暂时的缓和、妥协、和与不同的势力,甚至是从走资派中分化出来的势力建立统一战线,这是客观条件所决定的,不是毛泽东等人挥舞一下魔棒就能决定的。 ...


第二,关于文革破坏生产的问题。文革对生产的破坏主要发生在1966到1969年,尽管规模不大,但确实存在,作为唯物主义者我们必须承认。但是,这三年是革命派战略进攻的时期,也是文革的高潮阶段,出现“停产停课闹革命”的事情不足为奇。既然文革是阶级斗争,那么总不能要求革命群众一方面打破旧的阶级结构,一方面同时在原有的分工结构下继续生产。既让革命群众搞枪、杀人,炮打司令部,又让他们当乖孩子好好生产,这神仙也做不到。如果有些同志硬要从这个方面指责毛泽东同志的话,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这么说,从1917年到1922年之间,以托洛茨基为主要领导人之一的布尔什维克党,居然不向资产阶级和地主老爷们投降,居然敢向高尔察克和邓尼金等人开枪,导致1922年苏俄经济濒临崩溃,甚至水兵都造反了。我想,一些同志要是向托洛茨基提这样的要求,他非蹬掉自己的棺材板不可。 ...


第三是关于一些具体问题。文章说“医疗水平下降波及的只是普通工农”。并举了医疗机构数量下降的例子。但是为何在此等凄风苦雨下,中国人民平均预期寿命从1966年的51岁上升到1976年的64岁(世界银行)?难道“官老爷们”得到的医疗条件好到爆炸,竟然逆势上扬,拉高了整个国家的平均预期寿命?医疗机构数量尽管下降,但是每千人的医疗技术人员数量却从1970年的1.5上升到1976年的约2.4(中国卫生统计年鉴)。


附:首发在《荆棘鸟》上莫梅木文章“论包办替代传统对托洛茨基主义与国际共运历史的误读” 中与文革有关的段落:


毛泽东作为斯大林的学生,跟斯大林略有差异。在二十年代末中国大革命失败的情况下,毛采取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武装斗争”的策略,这一策略在十月革命历史大背景下对于落后国家革命斗争的意义,在当时可以说是被低估了。然而,在理论上,毛泽东依然沿着斯大林的“阶段革命论”路径进行叙述,他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幻想中国无产阶级跟中国资产阶级和平相处,把社会革命的路径安放在遥远的未来。即使在后来五十年代革命胜利后,中国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而毛也通过实践推翻了自己错误的理论之后,为了营造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之后第五位伟大导师的形象,毛的小册子和文章如《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还是翻译成多国文字,输出机会主义理论到外国革命运动里害人不浅——苦头吃得最深的是印尼共产党,按照毛主席联合苏加诺的设想,印尼的群众运动也成了中国外交部和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的筹码,最终,苏哈托发动的“反革命政变”打得印尼工农至今没有恢复过来。而其他做法,如在党内大搞专断做法和个人独裁,毛泽东对自己的导师是“有一学一”,类似“精神治疗”一般的“向党交心”的做法比斯大林主义有过之而无不及,完全把革命者变成了党机关驯服的螺丝钉,美其名曰“改造思想”,复辟之后,毛的学生又把责任推给刘少奇等中共领导人,然而,事实上,《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之类的小册子在“文化大革命”前大量印刷发行是得到毛泽东首肯的。。

至于毛派津津乐道的“文化大革命”,工人群众自我组织的权利,毛老人家都不答应,毛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哪怕是放松“官僚阶层”的领导作用,也不允许有独立于官僚党以外的群众组织存在,甚至“罢工自由”也是他快去世前才被承认而且很快被取消了,即使在“文革”的政治地图里,不满的群众的反抗也要预先得到牧羊人(毛及其政治伙伴或中共内部正确路线代表)的同意:临时工造反组织被取缔,众多试图从马克思主义角度解释毛语录的“地下左翼”或被下狱或被处决,“解放军”武力血腥镇压起来反抗官僚层的不满群众。“十年”文革实践里,毛泽东主义的经济实践的拍脑袋做法对群众生活影响很大:毛时代中国重工业增长速度确实很快,但起点过高的计划指标下放到地区、部门又被重重加码,给一线职工造成极大压力,以至于要靠加班加点和“革命传统教育”让老工人们少说多干,动不动提“追赶美苏”的拍脑决策也时有发生,为了“抗美援越”进行的“大规模三线建设”对促进内地经济发展起了积极作用,然而,固定资产利用率和劳动生产率低下,浪费严重。片面侧重重工业是以牺牲人民群众正常消费为代价的,“从1967年到1970年,'重大轻小'、'先全民后集体'的经济管理思想再次抬头,认为日用工业品生产的产量和品种可多可少,修理服务可有可无,电力和原材料分配与运输安排可挤可让,计划调节没有保证,与此同时发生的,则是上述二轻工业管理机构被撤并,日用工业品生产失去统一指挥;划归其他工业部门的原二轻系统的企业,或长时间的'停产闹革命'。结果是二轻集体工业总产值增加:由1966年的134.1亿元,增加到1970年202.1亿元,(按1957年的不变价格计算),而日用工业品产值却下降”[18],也就是说,在轻工业总产值没有下降情况下,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消费品生产减少。“1976年比1966年,人均占有的布、糖分别下降4.29%和22%”[19],至于毛派热衷说“文革”社会依然在进步,但其实“1966-1970年,工业劳动生产率平均增长率由1963-1965年的25.9%降到4%。1971-1975年,工业劳动生产率不仅没有增长,反而降低1.20%”[20],鉴于“文革”不属于历史上典型的革命与战争的年代,毛泽东及其同道只是重整了官僚秩序,经济数据的如此糟糕的表现只能解释为“唯意志论”和不顾人民福祉的“瞎折腾”。在农村,甚至七十年代还有没有解决温饱问题的农业区域,以至于今天一些毛分子试图向年纪大的移民工人解释官僚社会主义好的时候,大部分老工人是呵呵一笑的;在城市里,虽然全民所有制单位职工工资总额增加66.4%,然而,“全民所有制职工的平均货币工资下降4.9,平均实际工资下降6.6%”[21],联系到“文革”里毛泽东及其学生张春桥等人对工人要求有尊严的报酬的“反经济主义”粗暴镇压,官僚层又一次通过勒紧群众裤腰带加速了工业的发展,并缓解了因为帝国主义和苏联阵营的封锁带来的经济困难,而且由于工业发展比例失调,上海等大城市消费品短缺现象明显,官僚层又片面强调“先生产,后生活”,继续让任劳任怨的工人阶级老黄牛们出力;关系到群众健康的医疗卫生机构,“1971年全国卫生机构数为13.14万个,比1966年减少了36.4%。1972年逐年增加,到1976年,全国卫生机构数为15.8万个,仍比1966年低23.5%”[22],同期,官爷们的医疗条件未受太大影响,毛派们喜欢强调主席对党内斗争失意者如刘少奇等人的宽容——比如刘临死前依然有专家组成的医疗组替其看病,由此可见,这样的医疗水平下降波及的只是普通工农;文化领域,群众合理的文化需求受到压抑,“封资修”标签漫天飞。毛把所谓官僚阶层的实践简约为旧意识形态的残留,似乎不取消官僚层的物质特权,只要改造好思想,革命官爷就可以继续骑在群众头上作威作福。它制造出来的虚假的“革命意识形态”只是成为逼迫工人干得多、拿得少的驱动口号,新中国前三十年“勒紧裤腰带”的实践为后来中国资本主义崛起打下了扎实的工业化基础。十年“文革”不仅不是毛派思想所声称的那样是“工人民主”实践,而且重组的官僚层从理论到实践上更加仇视群众自下而上的抗争,更加快抛弃中国革命里残留的进步的反抗传统的步伐,被毛派咒骂的“改革开放设计师”也是在七十年代被毛安排出来主持工作的,同期各种在“清理阶级队伍”里被打倒的造反派骨干已把牢底坐穿。毛之后的资本主义复辟看似是一个偶然的事件,但其实这是依附在国有财产上的官僚层面临内外压力下重新构建自身并为在国际剥削秩序里找到位置的必然行动,当然,这并不妨碍官僚社会主义的信徒们一边拿“前三十年好后三十年不好”忽悠起来斗争的群众和进步青年,一边抱怨工人没有保卫工厂、农民没有保卫公社——低觉悟的群众辜负了伟大领袖的苦心。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bapl 2017-8-30 10:43
文革个人崇拜还不是人为的,你睁眼说瞎话吧,现在除了毛派还有谁这么疯狂崇拜毛。
-----------------------------------------------------
数以亿计的中国人实实在在崇拜毛泽东,这是事实,我指的是文革时。而不是指现在!毛是反对个人崇拜,所以毛派一直反对疯狂个人崇拜。不要把崇拜毛的就当成毛派!反对派也崇拜他。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8-30 09:08
bapl: 数以亿计的中国人实实在在崇拜毛泽东,这是事实,但不是毛泽东自己的推动,要知道靠自己去推动是不可能获得人民发自内心的崇拜的。只能是对他的效忠而不是崇拜! ...
文革个人崇拜还不是人为的,你睁眼说瞎话吧,现在除了毛派还有谁这么疯狂崇拜毛。
引用 bapl 2017-8-29 18:56
马列托主义者: 从事实出发,个人崇拜在毛时代是铺天盖地的,偶然的说法不足为证
数以亿计的中国人实实在在崇拜毛泽东,这是事实,但不是毛泽东自己的推动,要知道靠自己去推动是不可能获得人民发自内心的崇拜的。只能是对他的效忠而不是崇拜!看看毛被潜移默化的丑化了快40年,每天有数以万计的各民族人民涌向韶山毛主席故居和天安门毛主席纪念堂,而且越来越多!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自发的传颂毛主席的功绩,这些充分说明毛主席被崇拜是必然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8-29 16:31
bapl: 网上有许多珍贵档案,还原了曾作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毛泽东,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对个人崇拜的高度警惕,以及对党的作风建设所起到的表率作用。比如1967年7 ...
从事实出发,个人崇拜在毛时代是铺天盖地的,偶然的说法不足为证
引用 bapl 2017-8-28 22:55
网上有许多珍贵档案,还原了曾作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毛泽东,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对个人崇拜的高度警惕,以及对党的作风建设所起到的表率作用。比如1967年7月5日,当全国广大革命群众强烈要求建造主席塑像时,毛泽东专门做出如下批示:此类事劳民伤财,无益有害,如不制止,势必会引起一阵浮夸风。请在政治局常委扩大会上讨论一次,发出指示,加以制止。批示中特别把“碰头会”改为“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把“讨论一下”改为“讨论一次”,显示出要杜绝此类风气的决心。当然马列托主义者 这些是不愿看的!
引用 bapl 2017-8-28 22:49
马列托主义者: 别人崇拜他不是问题,问题是他活着故意制造个人崇拜,这是马列主义所反对的。比如我崇拜马克思,这不是问题,问题是马克思不能自己纵容造神运动对自己崇拜。一个 ...
所以1967年12月13日,湖南省革筹小组给中央发电,请示关于庆祝毛泽东塑像落成、韶山铁路通车事宜。面对这件电报,毛泽东写下了300余字的批示,严格禁止个人崇拜的发生。批示写道:(一)绝对权威的提法不妥。从来没有单独的绝对权威,凡权威都是相对的,凡绝对的东西都只存在相对的东西之中,犹如绝对真理是无数相对真理的总和,绝对真理只存在于各个相对真理之中一样。(二)大树特树的提法也不妥。权威或威信只能从斗争实践中自然地建立,不能由人工去建立,这样建立的威信必然会垮下来。(三)党中央很早就禁止祝寿,应通知全国重申此种禁令 ...
引用 bapl 2017-8-28 22:28
马列托主义者: 这里的毛派大多数目的是为毛歌功颂德而不是为社会主义,他们分不清哪个是手段哪个是目标,如果你们认为毛泽东是为社会主义的,那么请自觉接受批评和自我批评,承 ...
知道什么叫反毛反共反社会主义分子!那些反毛者反毛的目的还不是为了反社会主义!茅于轼骨子里就向往那个能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等级社会,在一个平等的社会就没他们表演的机会,所以他们反毛其实是为了反对公有制!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8-28 22:07
这里的毛派大多数目的是为毛歌功颂德而不是为社会主义,他们分不清哪个是手段哪个是目标,如果你们认为毛泽东是为社会主义的,那么请自觉接受批评和自我批评,承认毛的错误,才能真正为社会主义,否则你们也是辜负了毛,还自以为为毛。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8-28 22:05
bapl: 一个饱受屈辱的战败国,仅仅三十年就迅速强大起来,把那些骑在自己头上的国家打败,那种扬眉吐气的情形,怎么不让德国人崇拜希特勒?到了战争后期,败仗连连,德 ...
不要为毛在世时制造的造神运动辩护了,老老实实承认这是错误的,是不符合马列主义的,你们的目的是社会主义,还是目的是为毛歌功颂德啊?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8-28 22:01
bapl: 请问马列托主义者为什么毛泽东全世界各地都有一些人崇拜他,不仅革命人民崇拜他,而且,反对派也崇拜他;不仅小人物崇拜他,就连帝国主义国家的领袖人物都崇拜他 ...
别人崇拜他不是问题,问题是他活着故意制造个人崇拜,这是马列主义所反对的。比如我崇拜马克思,这不是问题,问题是马克思不能自己纵容造神运动对自己崇拜。一个人死了后,别人对他崇拜不是问题,但是我们作为马列主义者不鼓励个人崇拜特别是对活着的人的个人崇拜。最不能容忍的是自己纵容对自己个人崇拜。
引用 bapl 2017-8-28 21:53
马列托主义者: 个人崇拜希特勒,你没有看纪录片,疯狂,个人崇拜日本天皇,你没有看到
一个饱受屈辱的战败国,仅仅三十年就迅速强大起来,把那些骑在自己头上的国家打败,那种扬眉吐气的情形,怎么不让德国人崇拜希特勒?到了战争后期,败仗连连,德国人对他的个人崇拜也就失去热度。一九四四年搞谋杀希特勒失败不就是那些过去对希特勒狂热崇拜者吗?
引用 bapl 2017-8-28 21:41
请问马列托主义者为什么毛泽东全世界各地都有一些人崇拜他,不仅革命人民崇拜他,而且,反对派也崇拜他;不仅小人物崇拜他,就连帝国主义国家的领袖人物都崇拜他等等,这是他个人搞得起来的吗?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8-28 08:46
龙翔五洲: 噢!你是从看视频来理解文革的,当然这可以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用什么立场、观点和方法去观察分析你所看到的。同样一个现实,有的人可以得出“好得很”的结论 ...
用毛派的常用词汇:死不悔改 来形容你很正确,你这种人只会对未来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带来障碍。不能从失败中吸取教训
引用 龙翔五洲 2017-8-27 22:30
马列托主义者: 文革留下了很多视频,你看看吧,这是是从资产阶级自由派那里得来的?另外80年代我小时候,家乡的很多老建筑还在,上面都是毛的像,这些都是客观存在啊,不是谁编 ...
噢!你是从看视频来理解文革的,当然这可以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用什么立场、观点和方法去观察分析你所看到的。同样一个现实,有的人可以得出“好得很”的结论,有的人会得出“糟得很”的结论。这就是毛泽东在他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告诉我们的有关认识论的方法,不是小瞧你,你不想学也学不会。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8-27 18:07
马恩历来是对个人崇拜深恶痛绝的,他们最厌恶的就是晚年每次过生日社会主义者们就要大操大办一场。马克思指出,狭隘的小农心理就是个人崇拜滋生的温土。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8-27 18:05
bapl: 要崇拜一个人很难,这不像追星,今天崇拜这个明星,明天就会崇拜那个明星。但要一个人实实在在的发自内心的崇拜一个人,这就是信仰的问题了,是精神方面了。  中 ...
个人崇拜希特勒,你没有看纪录片,疯狂,个人崇拜日本天皇,你没有看到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8-27 18:03
bapl: 走资派嫉妒人民崇拜领袖,当然要反对个人崇拜!
反对个人崇拜的是马克思列宁他们
引用 bapl 2017-8-27 14:40
走资派嫉妒人民崇拜领袖,当然要反对个人崇拜!
引用 bapl 2017-8-27 14:33
要崇拜一个人很难,这不像追星,今天崇拜这个明星,明天就会崇拜那个明星。但要一个人实实在在的发自内心的崇拜一个人,这就是信仰的问题了,是精神方面了。

中国从古到今的皇帝也不少了,他们搞个人崇拜的条件显然比毛主席强多了,但是哪个搞个人崇拜成功了?有权不一定就能赢得崇拜,崇拜权力的只是奴才,而人民所崇拜的则是大仁大义、大智大勇、大爱大德。
引用 bapl 2017-8-27 14:15
马列托主义者就喜欢把个人崇拜和人民群众对伟大领袖发自内心的拥护和爱戴混为一谈!

查看全部评论(50)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1-24 12:02 , Processed in 0.02373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