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卢荻教授是怎样计算劳动生产率增长率的?

2017-9-2 21:17| 发布者: 赤旗| 查看: 1140| 评论: 4|原作者: 郑姿研|来自: 现代资本主义研究

摘要: 关于劳动生产率增长率计算方式这一问题,卢荻教授称“根据定义,劳动生产率增长率,等于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减全社会从业人员人数增长率”。我们经过讨论后明确,对卢荻的论述应有两层质疑。第一层是公式使用问题。第二层是卢荻教授不加任何批判地使用了主流经济学对劳动生产率的定义。

 编者按:

前天的文章收到许多留言,主要围绕着劳动生产率增长率的计算方式进行讨论,我们在此予以回复。在之前的推送中,作者和一些编辑未完全研究清楚,错误地理解了量纲问题,且回复评论的语气也欠佳,我们在此致歉。

关于劳动生产率增长率计算方式这一问题,卢荻教授称“根据定义,劳动生产率增长率,等于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减全社会从业人员人数增长率”。我们经过讨论后明确,对卢荻的论述应有两层质疑。第一层是公式使用问题。第二层是卢荻教授不加任何批判地使用了主流经济学对劳动生产率的定义。

第一层是公式使用问题。

在给定的时间区间里,某个变量X的增长率定义为后一时刻的值减去前一时刻的值再除以前一时刻的值,即


因此,增长率是无量纲数。

接下来,让我们暂且接受如下定义:劳动生产率R=国内生产总值Y/全社会从业人数L. 按此定义,劳动生产率的增长率应当计算如下: 


经过简单的通分整理之后得到

于是当L的增长率很小时,的确有如下的近似公式:

这个近似公式与真值的相对误差是ΔL/L, 即L的增长率。可见,按照如上定义劳动生产率增长率决不等于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全社会从业人员人数增长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全社会从业人员人数增长率仅仅是一个近似计算公式卢荻教授将此近似计算公式归为劳动生产率增长率的定义,无疑是不对的。

接下来是对卢荻教授的第二层质疑。卢荻教授在谈论资本主义与反对资本主义,这使得他不加任何批判使用如上劳动生产率定义的论述颇令人感到震惊。

最根本的问题出在分母L的定义。直接使用全社会从业人数来进行此计算,便会掩盖背后的社会关系问题,即资本对劳动者的支配程度对分母L的定义,足以反映出分析者对分析范式的选择。政治经济学研究劳动生产率中的投入,往往以劳动时间作为单位;实际上,主流经济学内部也有学者从更彻底的资本视角出发,主张用劳动力成本取代劳动力人数来计算(张金昌,2002)。

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模拟计算。假定某国家的全社会从业人数始终是1000万人。每人每小时生产1单位的价值量,并且劳动者每天工作时长是8小时。几年后,其它条件不变,该国劳动者每日劳动时间被延长至10小时。姑且假定国内生产总值就是总产出(在此甚至不必指出国内生产总值这一概念对流通流域与生产领域的混淆),那么,按照卢荻教授的算法,我们得到的结论便是该国劳动生产率增长了25%——可喜可贺。

然而,这样的算法本身就是一种遮蔽。一国生产“增长”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依赖技术进步导致的劳动生产率增加,在多大程度上依赖的其实是劳动者绝对劳动时间的延长、对劳动者剥削的加强,这样的算法完全不能体现。

卢荻教授将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主要归结为“技术进步”,而认为“延长人的劳动时间和提高平均劳动强度”并不是主要贡献——原因是,不论怎么延长,“人无法逾越生理限度”。好一个生理限度!只要能保证一日有三餐、有七小时睡眠,那么不管一天是工作八小时、十二小时还是十六小时,当然都不会达到那个“生理限度”!

举一些现实例子。当下,日本为了振作经济,选择的是非正规雇佣合法化延长劳动者绝对劳动时间。而对于日本的西侧一个大国,卢荻教授大可以假定,该国是一个劳动者得到极其严格保护的国家,从不存在非正规雇佣,不存在不能签署劳动合同的工人,不存在派遣、外包等等——这都是极常见的延长绝对劳动时间的手段。卢荻教授甚至可以假定,经常被延长绝对劳动时间的农民工不是该国劳动者的主体,或者干脆假定,该国不存在农民工。但是事实上,农民工总数接近2.8亿,签订劳动合同的农民工则不到40%。

据此,卢荻教授的论证漏洞就很明显了:为了说明农村劳动力转移、劳动者的劳动时间增多不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便要去计算劳动生产率的增长率(以此说明“强劲的动力”来自何处);而这个算法却又预先要求计算者抹去农村劳动力转移、劳动时间增多的影响。这是典型的循环论证。

通过将劳动生产率的增长与投资带来的技术、规模效益相勾连,卢荻描述了“资本深化路径”、“趋向黄金时代”的存在,中国在卢荻眼中便不是为资本主义所主导了。当然,卢荻教授大可以称自己是一个研究“资本主义”的主流经济学家。那么,我们也就无话可说了。毕竟,对“资本主义”的界定绝非为马克思所专属。卢荻教授大可以定义一个劳资关系不处于生产关系核心地位的资本主义;甚至,更可以定义一个无关劳资关系的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就是美国,反资本主义就是反对美国。只不过,恐怕,《资本论》意义上的资本主义就将继续成为不能言说的秘密。

对于劳动者而言,怎么可以反对这样的“反资本主义”呢?不但不能反对,还需要为了“反资本主义”的胜利,贡献一份力量——在“反资本主义”的国家框架下谋取自己的利益!而且,更应该高声赞美这一崭新理论,追随高举“反资本主义”伟大旗帜的资本家与官僚!当他们赞美着“吃苦耐劳”、“爱国理性”的劳动者时,他们真正想说的,不就是劳动者像绵羊一样任他们宰割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9-3 23:25
燧鸣: 根据远航同志建议,已经替赤旗同志补上计算公示等内容。
谢谢
引用 燧鸣 2017-9-3 22:32
远航一号: 赤旗同志所言甚是。郑姿研的这个反驳反而是丢分。赤旗对于资不资、帝不帝的分析尤为清晰。  由于微信版权原因,原图均无法显示。请赤旗设法补上。 ...
根据远航同志建议,已经替赤旗同志补上计算公示等内容。
引用 远航一号 2017-9-2 23:30
赤旗: 现代资本主义研究昨日发表”评卢荻“后,有网友后台回复对其计算方式提出问题,故该号发文回复。  从纯学术角度出发,政资研的反驳是有漏洞的,他们编辑昨天后台 ...
赤旗同志所言甚是。郑姿研的这个反驳反而是丢分。赤旗对于资不资、帝不帝的分析尤为清晰。

由于微信版权原因,原图均无法显示。请赤旗设法补上。
引用 赤旗 2017-9-2 21:29
现代资本主义研究昨日发表”评卢荻“后,有网友后台回复对其计算方式提出问题,故该号发文回复。

从纯学术角度出发,政资研的反驳是有漏洞的,他们编辑昨天后台回应时就出漏洞了。第一点的“等于”不等于“近似”其实有些强辩了,就业人口增长率就现实而言确实增量不大,不可能一个国家突然间猛然增加就业人口。关于延长劳动时间与技术进步,这个就今天中国而言十多年前是农民工就业,而非技术进步,但近几年其实中国农民工供应量增速在下降,技术进步到底占多少成分是否主流,值得讨论,不过技术进步并不改变国家性质。(而且如果是从外围国家成为半外围或者核心国家,这个国家的技术不进步反而是奇怪的。总不能单纯依靠残酷剥削延长劳动时间,否则如何对外获得不平等交换? 还怎么“帝”)卢荻问题很多,但这不是主要问题,反而压不住他。技术进步不代表不剥削啊,技术越进步对外不平等交换越多,也就意味着对外获取差额剩余价值。

估计卢荻是蓄意地他把“资不资”与“帝不帝”的问题放一起搅和,不能上他的当。拿着用来反驳“帝不帝”的论据,来扯“资不资”,然后又用“强资弱资”的论据来讨论“帝不帝”的问题,由于他是树了靶子反驳的一方,所以只要采选几个有利于自己的论据(其他论据视若无睹)就行了。政资研的刚开始的分析还有套路,但分析着也和卢荻一样把“帝不帝”与“资不资”的问题放一起讨论了,但问题在于不能用“资不资”的论据来讨论“帝不帝”, 这两个问题是两个递进的层面,必须要拆开讨论,否则任你论据再多(特别是“帝”与“资”的论点依赖支持论据不分),卢荻反正就拆一个点行了。

查看全部评论(4)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9-20 10:11 , Processed in 0.02573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