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苦多:江青评传——第二十六章 法庭斗争(二)

2017-11-22 23:57|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901| 评论: 0|原作者: 苦多|来自: 砥柱中流

摘要: 第二十六章 法庭斗争(二)   当审判“长沙告状”的闹剧出丑、诬告陷害江青的阴谋败露后,邓小平凶相毕露,开始赤裸裸地向中共“九大”、“十大”决议进攻,首先为他的亲密同伙刘少奇翻案。   江青看着对她的《起诉书》:“……一九六七年七月,江青、康生、陈伯达擅自决定批斗刘少奇……江青直接控制并伙同康生、谢富治指挥刘少奇、王光美专案组,刑讯逼供,制造伪证,诬陷……”这些嘲弄般的文字,深感悲哀了。有一丝一毫的 ...

 

 

  第二十六章 法庭斗争(二)

  当审判“长沙告状”的闹剧出丑、诬告陷害江青的阴谋败露后,邓小平凶相毕露,开始赤裸裸地向中共“九大”、“十大”决议进攻,首先为他的亲密同伙刘少奇翻案。

  江青看着对她的《起诉书》:“……一九六七年七月,江青、康生、陈伯达擅自决定批斗刘少奇……江青直接控制并伙同康生、谢富治指挥刘少奇、王光美专案组,刑讯逼供,制造伪证,诬陷……”这些嘲弄般的文字,深感悲哀了。有一丝一毫的擅自决定吗?为刘少奇的批斗问题,中央召开了多少会议?形成了多少口头的和书面的决议?为什么批斗刘少奇、王光美,不是白纸黑字写在那里吗?对此,江青真感到无能为力去辩解:一是不给她辩解的机会,二是根本不听她的辩解,三是路线彻底改变了,辩解也无用。有些政治家说的也许是对的:政治斗争中的历史事实果真像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任由强权者强奸或者打扮?!但至死信赖毛主席的江青,现在仍然按毛主席的教导行事:人,就应该有人的尊严。一个革命者应该具备不卑不亢的高尚气节。江青考虑再三,提笔在起诉书的后面写道:“文化大革命发动了那么大的规模,揭发了那么多的材料,难道会被这一纸空文一扫而光吗?这不是痴心妄想吗?白纸黑字写下的材料,谁说推翻就能推翻?刘少奇的铁案,难道是起诉书中所列的那两个人的口供定的吗?既然不是,他们俩推翻不推翻自己的口供与整个案子有多大的关系呢?刘少奇的案子,是周恩来总理亲自担任专案组组长领导全党搞出来的,是中共第八届十二中全会审查通过、中共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一致决议的。把这么大的一件事情扣到我江某人头上,好象我真有凌驾于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头上的本领,那么,你们这一批批号称‘无产阶级革命家’、‘扭转乾坤的设计师’的‘英雄好汉’们在我面前,不是显得太无能了吗?不尊重历史,不敢面对现实,不正视大量的铁的证据,就要闹这种历史的笑话。”但邓小平他们是不怕闹历史笑话的,他们是实用主义者,他们看到的是眼前利益,“有权不用过时作废”已经扎根在他们的思想和理论中。他们有他们的“损招”:用诡辩代替逻辑,用枝叶掩盖主干,用支流冲没主流,用人海战术把被审讯的人搞得晕头转向,用车轮战把被审讯的人拖得筋疲力尽。江青曾对监管人员说:“我是一个人对付他们的一伙人,一张嘴回答他们的几十张嘴。你可想而知我是多么的累。许多事情我手头没有资料,全凭脑子记忆回想,这就需要时间认真的思考,可是他们又把时间安排得这么紧。好在我的精神没有垮。我多年来,在主席的教导下,我已经有足够的思想准备,所以能够对付得了他们的讹诈。王洪文就不行了,一来是他对文化大革命的历史并不了解多少真正的内幕,二是他也不知道那些修正主义头面人物的内情,所以心中无数,压力一大,在他们的狡诈面前,束手无策,很容易上钩,掉到他们的陷阱里去。”

  专门为了刘少奇的问题,江青出庭两次。她意识到在审判“长沙告状”失败后,邓小平他们选择了另外的“突破口”。他们想用批判刘少奇的过程来掩盖批判刘少奇的实质,用有和无、轻和重这些小事情来和她纠缠不休,用烦琐的询问达到出她洋相的目的。江青知道,现在就是完全没有的东西也可以找出所谓的证人来,因为政权在他们手里,所以应该和他们进行性质上的认定。于是,江青在法庭上以攻为守:“就算对刘少奇、王光美的批斗和抄家是我江青同意的,这也是革命行动,是合理的,也是合法的,不是你们所说的什么犯罪。红卫兵小将们在文化大革命中破四旧的时候,就涉及了抄家。一九六六年中央有个简称《十六条》的文件,承认了红卫兵的行动是革命的。你们难道就没有抄我的家吗?批判刘少奇和抄他的家,都是小事情。既然党中央已经认定了他是党内最大的一个走资派和大叛徒,批判他,抄他的家又有什么奇怪呢。你们现在在这里煞有介事地提出这些问题,当初你们怎么不讲呢?你们不是也积极参加了吗?”法庭的大厅里“轰”的一声,爆发出笑声。检察官江文恼怒地大声喊:“大家肃静,不要上江青的当。江青对决定批斗刘少奇并抄他的家所应负的法律责任是不能推卸的。”江青耐心地说:“文化大革命既然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就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批判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一切反动分子的问题。这是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决定,也是人民的革命权力。当时毛主席就反复告诉人们:革命无罪,造反有理。这个重大的革命背景你们为什么一字不提?你们可以翻一翻当时的中央文件和报纸,对这样的革命行动哪一个中央领导人提过半个‘不’字?周恩来同志当时就多次表示:批斗刘少奇是革命群众的革命行动,我们应该坚决支持。”检察长、审判长都急噪得坐不住了,赶紧搬出所谓的法律条文来压江青。江青根本不吃这一套:“你们在座的审判人员还披着共产党员的外衣,可是你们懂不懂共产党是干什么的?是搞无产阶级革命的,是搞阶级斗争的。无产阶级的政治,无产阶级的利益高于一切。世界上的所有法律都是为政治服务的,为本阶级利益服务的。当刘少奇要走资本主义道路,无产阶级及其政党能答应吗?能不批判他吗?连这点常识都不懂,还给我谈什么法律!再说,我江青也没有这个权力批斗刘少奇,是党中央的权力,是人民的权力。那时的所有的中央领导人都知道中南海发生了批判刘少奇的斗争,都是拍手叫好。就是现在的中央委员会中的多数委员和现在的绝大多数领导人,包括你们在内,不都是争先恐后地批判刘少奇?如果我有罪,那么你们所有的人呢?”法庭的头头们暴跳如雷,语无伦次地大声吼道:“住口,江青!”“江青,住口!”江青越发沉着了:“打中你们的要害了吧?我再讲一遍,就是邓小平也在那时多次地揭发批判刘少奇,还说过不少文化大革命的好话,还说‘永不翻案’……”不等江青说完,审判长就气急败坏地命令强行制止江青的发言,并不住地说:“不许江青在这里诬蔑我们的国家领导人!”江青抗议道:“你们为什么不允许我讲话?你们这是国民党的法庭,法西斯的法庭,你们……”话没讲完,就被审判长打断:“江青你这是藐视法庭!吵闹法庭,违反了法庭规则,要罪加一等。这是你新的犯罪!”江青冷笑一声:“罪加一等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让我多长几个脑袋,让你们多割几次就是了。”她用手指着审判台上的人继续说:“我对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和尊重事实的法庭是完全尊重的,对于你们这些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革命的法庭,我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江华(特别法庭庭长)歇斯底里地拍着桌子:“江青,你是被告,我受全国人民的委托,就是要审判你!”江青看着江华说:“你们这些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哪能代表得了人民?什么时候人民委托你了?真是恬不知耻!你们是邓小平的代表!你黄火青(检察长)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的。你在历史上……”黄火青脸红了,江华急忙下令,让几个早就准备好的、如狼似虎的法警将江青从椅子上揪起来,反剪双手,连推带拖,又打又骂地把67岁的毛主席夫人江青押出法庭。这就是邓小平的法律和文明!

 

 

  回到监狱,江青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两臂隐隐作痛,仍然气愤难消。她对监管人员说:“你们看到了吧?这就是法西斯专政!历来人们认为法庭本应该是公道的,现在的法庭是完全一边倒,不但是一边倒,简直就是邓小平的工具了。从这里,你们应该看出来了,毛主席并没有冤枉他,他就是个野心家、阴谋家,钻进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这一切早就是他们想要干的事情,只是由于毛主席采取的措施及时、果断,当时他们没有得逞罢了。你们不要以为他们这是对我的仇恨,而是冲着毛主席来的。他们把对毛主席的仇恨都集中在我的头上了。”监管人员害怕地说:“江青,你不要和我讲这些。这都是被看作反党的话,你当然不怕了,但是我们怕。弄不好我们会被株连。”一位看管江青的哨兵接口说:“可不是嘛,我就因为所谓立场不坚定,挨过批评,正要撤换我呢。”江青苦笑了:“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只是明辨是非也需要勇气的。看来,从古到今,真正不怕死,敢于坚持真理的人始终是少数呀,毛主席提倡的五不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不然,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不怕死的君子就多得数也数不清了。”

  再度审判江青有关刘少奇的问题,邓小平指示一要抓紧,二是不要给江青“新的犯罪机会”,也就是不要给江青充分发言的时间,只允许她回答“是”或者“不是”。于是,江华他们就干脆把大量的所谓“证人”“证词”以及编制的录音,一股脑地给江青念,让江青听,让江青看,来个狂轰乱炸,使江青筋疲力尽,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每次江青从法庭回来,受尽凌辱迫害的她,都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由于过分激动,她的面孔都有点发紫了,直到躺在床上以后,才感到稍好一些。她回想着这几天的法庭斗争,她得出一个结论:他们在开法庭批判会。她手头没有任何材料,又不让她讲明当时所作批示或讲话的背景,一时只得听凭他们的摆布。幸亏自己的记性还比较好,能够灵活地对付法庭的突然袭击,不然简直无法招架。她理解王洪文为什么应付不了他们的花招而败下阵来,对付这些手握生死大权的阎王们,没有豁出去的勇气是根本不行的,任何善心和软弱都会中了他们的圈套。这是残酷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政治斗争。江青越来越明显地看出,刘少奇的问题,是她的主罪之一。毛主席早在1973年就跟她说过:你江青有没有感觉,刘少奇的路线现在并不臭,或者说像臭豆腐,闻起来是臭的,吃起来是香的。说不定某一天,有些人就会公开树立起为刘少奇翻案的大旗。”“现在,他们不但要为刘少奇翻案,而且要把反对刘少奇或揭发过刘少奇的人都要斩尽杀绝,好狠呀。”江青自言自语地说,“其实,这也是好事,不然,广大人民,包括我自己,还不知道复辟狂的凶残,还尝不到复辟狂的滋味。但是,他们不让讲刘少奇或他们的帮凶有什么问题,好象我们这些毛主席的追随者们就是要无缘无故地所谓迫害他、诬陷他,这能说服了全世界的革命舆论吗?”

  图穷匕首见,邓小平最终还是要为自己翻案。其实,邓小平自己是无案可翻的,既没有定他是“叛徒、特务、内奸”,也没有中央文件定他是“死不悔改的走资派”,只有撤消他党内外职务的决定,只有批判他错误路线、错误思想的号召,只有对他搞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镇压革命群众罪行的揭发和声讨。所以,邓小平是为他的资产阶级路线翻案,是为他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行径翻案,为被革命人民打翻在地的“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牛鬼蛇神”翻案。正因为如此,他仇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仇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所有的无产阶级革命的对象,都是邓小平的心肝宝贝。现在他要发泄的是:江青为什么批判他,为什么要揭穿他“假共产党、真反对无产阶级革命”的伪装面孔,为什么不给他留一点情面,这不是“污蔑陷害”吗?邓小平的仇恨是婊子没能树立“节烈牌坊”的仇恨,是小偷被逮住、暴光在光天化日之下、处于人人喊打的无地自容的仇恨!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2-18 20:42 , Processed in 0.01824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