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与刘武洲同志商榷南街村问题

2017-11-25 23:5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118| 评论: 1|原作者: 旗帜日刊|来自: 红旗网

摘要: 刘武洲同志的出发点是好的,他要维护南街村的形象。这一点,我们彼此心同。但是刘文的一系列观点有所偏颇,因此我们在此提出商榷。我们的回答,不知是否能让刘同志满意。“旗帜日刊”昨天发表的《要用毛主席的思想方法来对待南街村的问题》一文,其实已经回答了刘文今天论及的诸多问题。
与刘武洲同志商榷南街村问题
2017-11-24 旗帜日刊

“理论与生活”公众号11月24日刊登了署名“刘武洲”的文章,题为《我看南街村“事件”》(以下简称刘文)。

刘文认为,南街村自己早就承认“外圆内方”,对外是与市场经济接轨。刘文说:“什么是与市场经济接轨呢?就是在原料的采购、产品的销售、消费品的购买、财务制度、用工制度与其他资本主义企业并无二致。”按照刘文的说法,在用工制度上,也跟资本主义并无二致。

刘文还说,南街村的企业在对待工人的待遇上,并不比社会上其他资本主义企业差。那么,我们要问,南街村还是共产主义小社区吗?共产主义就是认为财富都是劳动者创造的,主张“一切归劳动者所有”。也许正因为如此,南街村才对本村村民实行“按需分配”的福利制度。但是,人口仅仅几千人的南街村就有一万多名外来打工者,这些打工者同样是劳动者,他们的劳动成果支撑了南街村的富裕。当然,有些打工者来南街村工作时间不长,要求把南街村的财富归所有外来打工者所有,也是不完全合理的。但是,南街村既然是走劳动群众集体经济的道路、既然是宣传共产主义理念,就应当为打工者改善劳动条件,让他们体会到温暖、体会到跟社会上其他地方不一样,体会到在南街村与在资本家那里打工不一样。
刘文又说,作为一个村级企业,南街村这点财富不可能供给所有工人,如果来一个打工者就免费给予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福利,请问这些财富从哪里来?实际上,刘文是在偷换话题。恐怕没有一个左派网友要求南街村对所有外来打工者给予住房、医疗、教育、养老福利吧?刘文说,南街村对于外来工,只能实行按劳分配。刘文说得对,但是目前的问题不在于“按需分配”还是“按劳分配”,而是在于“12小时工作制”问题、在于拖欠工人加班工资问题。实际上,就连社会上的资本主义企业,也并非每一家企业都要求工人每天工作12小时、并非每一家企业都拖欠工人的加班工资吧!

刘文还说,毛泽东时代的工人不计个人得失、无偿加班加点,能说这是剥削吗?抗日战争时期的革命军人不顾生死、无偿劳动,能跟共产党打官司吗?我们说,毛泽东时代恰恰是认真落实“鞍钢宪法”、让工人参加管理,干部必须参加劳动、不允许官僚主义。毛泽东时代的工人与企业之间、与干部之间,不可能没有矛盾,但是当时是要求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为了正确处理内部矛盾,毛主席甚至提出允许工人罢工,毛主席还提出要正确对待群众“闹事”。缺少这个因素,就成了“改开”之后走资派统治时期的国有企业,工人只能干活儿,一切听厂长安排,实行“厂长负责制”。“改开”初期的国企,虽然还没有“改制”、没有私有化,但也不再符合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标准了。

刘文说,站在外来雇工角度,南街村当然是资本主义;站在南街村村民角度,南街村就是共产主义。我们认为刘文说得不全面。一方面,共产主义是针对所有相关劳动者而言的不可能仅仅针对一部分本村劳动者。另一方面,南街村本村的工人,如果不能像毛泽东时代那样发挥主人翁作用、参与企业管理,如果只能干活儿、同时享受着高福利待遇,那么南街村与西北欧的资本主义没有两样,而不是共产主义。因此,南街村要真正建设“共产主义小社区”,就必须真正落实“用毛泽东思想育人”的承诺。
说到革命战争年代,恰恰是共产党的军队实行“三大民主”、“官兵一致”,干部冲锋带头,而且有强大的思想政治工作,所以共产党的军队里,每人都不顾生死。国民党的军队里,即使是对日作战的国民党军队,也是官兵矛盾重重,军官克扣军饷,让当兵的冲锋在前,所以国民党军队没有战斗力。


再说到南街村,刘文提出,希望南街村的问题内部解决,甚至提出希望南街村“作一些微小的改善,以表示对学生们的热情回报”。可是,南街村到底怎样处理?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希望王宏斌同志能够处理好。可是,我们已经知道的情况是,35名打工青年提出劳动仲裁之后,南街村干部没能及时进行沟通、化解,而是针锋相对地提出了相反的“仲裁请求”,声言打工青年在网上宣传他们的遭遇,给南德公司带来了经济损失,要求这些青年“赔偿损失”。这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恐怕也令刘武洲失望吧?

正如刘文所说,王宏斌等南街村的老一代干部没有按照市场经济原则将南街村的财富据为己有,而是在村里实行共产主义分配原则,自己则拿250元工资。出于这一点,广大左派网友一直是支持、拥护、爱护南街村的。但是,正是出于对南街村的爱护,南街村出了问题,我们也要善意地提出批评意见。如果我们不去本着建设性的态度给南街村提意见,而是包庇南街村的缺点、不足,而南街村存在的问题依然存在、得不到纠正,那样反而会授人以柄,让某些反对集体经济道路的人抓到口实,进而用南街村的情况“说事儿”、借以诋毁集体经济道路。我们左派同志如果头脑简单、搞形而上学,反而事与愿违。
我们并没有对南街村提出更高要求,只是希望他们杜绝“12小时工作制”和“拖欠加班工资”这两个问题。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吧?对于35名打工青年的问题,是否能照刘武洲同志所希望的那样化干戈为玉帛,主导方面恐怕还要看南街村一方。

刘武洲同志的出发点是好的,他要维护南街村的形象。这一点,我们彼此心同。但是刘文的一系列观点有所偏颇,因此我们在此提出商榷。我们的回答,不知是否能让刘同志满意。“旗帜日刊”昨天发表的《要用毛主席的思想方法来对待南街村的问题》一文,其实已经回答了刘文今天论及的诸多问题。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7-11-26 12:29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2-18 20:46 , Processed in 0.01546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