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别了,韩德强先生

2017-12-2 22:16| 发布者: 水边| 查看: 735| 评论: 3|原作者: 利永贞

摘要: 我不否定您的理想和人格,但我从近几年的事态发展中,并没有看到您能够知行合一,更逐步地认识到您并不具备带领我们前行的素质和能力。您的所做作为给乌有之乡的发展和泛左翼的团结带来了巨大的损害。

《红色参考》编者按:近日,韩德强的35名学生与南街村闹出的一场风波正在左翼朋友中引起争议。

 

对青年学生叫板南街村的“维权”行为,有不少人表示支持。认为南街村存在超时工作和待遇低下等剥削问题,非但不是什么“共产主义小社区”,而且严重违反了《劳动法》,堪称“人间炼狱”,是中国特色的“血汗工厂”,要“剥开‘天堂’的画皮”。甚至将对南街村的态度,视为“老左派”保守落后与“新青年”追求进步的一个分水岭。

 

与此同时,也有很多人是支持和肯定南街村的。认为在资本主义的汪洋大海中,南街村能够尽量保持社会主义的基本元素,坚持“外圆内方”,在不失社会主义追求的情况下立足现实,求得生存,已属不易。不能用脱离实际的标准去苛求指责,更不能把左翼内部的社会主义探索之争诉诸于资本主义的“公堂”,让资产阶级法律来评判社会主义探索的是非。

 

——这种争执是有益的。

 

它能使我们清醒起来。不管是“老左派”还是“新青年”,只有尽可能地抛却一厢情愿的主观愿望,深入了解我们的社会现实,客观剖析左翼内部各个层面都会存在的不足与局限,我们重建社会主义的求索之路才不至于失之偏颇。

 

对社会主义的追求注定我们是革命的理想主义者,我们追求的理想以及追求理想的方式,应该永远建立在马列毛主义革命理论的基础之上。也就是建立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这个基础之上。没有这个基础,就是唯心主义的理想,就是空想,必定破灭。

 

青年学生的理想主义追求不可轻易否定,他们的热情应该保护,但每一个理想主义者都不可能从一开始就是革命的理想主义,不会是一路顺风马到成功的,这就需要革命的理想主义者用马列毛主义的革命理论及时引导。

 

一年前,在韩德强的部分学生因为追随韩德强参与创办正道农场的现实中,理想破灭痛不欲生(据说有人因此自杀)甚至与其反目的时候,我们就曾说过,当那些分明要追求理想的青年人在现实中追求遇挫或走了弯路的时候,我们切不可简单指责他们幼稚或盲目。韩德强的理想主义死了,革命的理想主义万岁!

 

一年后,当韩德强又拿南街村来实验他的“理想”,遭遇其部分学生拒绝,他由此直接挑起一场剩下的35名追随者与南街村的风波之时,我们为那些正在开始拥有独立思考、并且终于做出“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决定的青年人感到欣慰!

 

《红色参考》今天推荐给读者的这篇文章,就是一位一直以来视韩德强为“精神导师”,并曾经作为乌有之乡骨干成员走上左翼道路的年轻人,对自己从南街村结识“恩师”十年来心路历程的一个梳理,一个剖析,更可以看做是他的一个决断。

 

我们也相信那35位至今仍在追随韩德强的青年学生,只要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只要是真正以毛列毛主义革命理论为指导,也一定能在深切认识客观现实之后,同样做出“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的选择。

 

《红色参考》无意介入左翼“山头”之间的门户之争和个人恩怨,但却不能回避左翼发展所必需的思想梳理、队伍整理和道路清理。

 

我们会陆续发表相关文章,期待更多的朋友和同志思考并参与讨论这些问题。我们相信,这次“南街村风波”并非某些人所谓的左翼内部发生严重撕裂和分化的危机,而将是左翼发展突破瓶颈的一次飞跃!




别了,韩德强先生


 

韩德强先生:

 

乡里人(编注:指乌有之乡)都知道,我曾是先生您的信徒。您对我有知遇之恩,您曾教导我、关怀我、对我委以重任。但我今天因为工作的事给同事打电话,误拨给了您,叫了声韩老师,却一时又不知说什么好,那就趁着深夜写封信说说心里话吧。

 

初识先生时,我还是小透明,带着懵懂和崇敬在南街村仰望着您这位左翼领袖。很快,我便被您高远的理想和渊博的学识所折服,而我也渐渐被先生您赏识。再后来,我加入了乌有之乡,尽管我本人有很多缺点和不足,先生您却不断教导我、支持我,对我委以重任,让我负责管理乌有之乡网站,我一直认为这是一种莫大的荣耀,也曾暗暗发誓誓死追随先生。我认为先生对我是有知遇之恩的,至今我还经常把历任现任的领导与先生比较,您对我的关心、爱护和教诲,确是其他人万不及一的。


 

我一向认为,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尊师重道是我们应履行的信条之一。在网站编辑部工作时,尽管我不一定完全赞同先生的所有想法,但也曾告诫自己务必无条件执行。也正因为此,我才在编辑执中和烈风串联他人抵制您的时候站出来支持先生。

 

回顾当年的人和事,总是那么的刻骨铭心。然而时至今日,我对先生却无话可说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是的,在先生看来队伍里的人有缺陷,很多人有缺陷,有很大的缺陷。这我是承认的,想必他们扪心自问一下也会承认的。但现在想想,您对他们恐怕也过于严苛了,一个新时代的缔造者,想要成就伟大的革命事业,就要能调用人们心中的理想和善念,并驾驭他们的欲望和私心。您在最危难的时刻清理队伍,带来的是剧痛的撕裂和难以弥补的创伤。如今的现状,我是了解一些的,我认为,很大程度上要归过于您管理的失败。

 

2012年后我缺席了很多重大事项,但我并没有缺席过思考和学习。您和左翼决裂的时候我尚是可以理解的,倘若抛开不切实际的政治口号和空谈,踏下心去做实业,利用产业转型的契机发展壮大是一个很好的出路。后来农场的发展,我也是看在眼里,欢喜在心上,总想着多在外面学习、历练,等回去好好的把农场的品牌、农场的产品做起来,和同志们共建一个新的家园。


 

然而给我当头一棒的,是王东升的那篇文章和农场关闭的声明。彼文直指您在农场搞个人崇拜和思想控制,并直接或间接导致部分同志家庭破裂、受到生理和心理的极大创伤。我当时认为文章写得太过,可能会有不实之词,然而在我和一些前辈了解之后才发现,真相远比文中所述更加恶劣。而那句我们知道,当初你们投入资金时,实际上就是认可这份事业,就没打算过有回报。”又是说的何其冠冕堂皇!一个新时代的缔造者,想要成就伟大的革命事业,就必须要对事业中出现的问题负责,只有勇于承担责任,才能得到人们的信任。


 

这两周,我从同志们那得知追随您的弟子们和南街村又闹翻了,而且不仅闹翻了,还要对簿公堂。从他们的文章来看,这些事恐怕是由您和南街村闹翻开始的。从08年我在南街村与您相识,至今已近10年了,南街村的问题您应该早就是清楚的,也应该早就是理解的。南街村不是法外之地,更不是市场外之地,南街村作为一个企业,一个市场主体,他所能做出的改变是有限的。就像南街村自己的工人所说的一样“班上这么多人,一多半都在深圳、广州干过,现有的情况下,南街还是不错的,所以我们才这样选择,根本不是他们描述的样子。”

 

我也能想到,南街村作为一个地处内陆的村办集体企业,管理水平和市场意识肯定是相对落后的,但正像高玉灿同志所述,南街村实现了全国其他绝大部分党组织还没有实现的目标,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力帮外来务工人员解决生活上的困难。也正因为这样,南街村才成为了全国左翼群众的向往的圣地。

 

而今,您和您的弟子要把这座圣地的牌坊砸碎,并且跑到凯迪网络去发帖!我很理解,也很费解!

 

理解的是,我从他们的几篇文中看得出来,您带您的弟子去南街是去“接班”的,原本想复制更多顾毅的你们在顾毅那碰了一鼻子灰,于是只好翻脸走人。

 

费解的是一个新时代的缔造者,想要成就伟大的革命事业,就必须先搞清各方的力量对比,并通过逐步改变力量对比实现革命目标,而不能盲动。

 

上文提到的关于革命领袖的三个标准,不仅是我在工作学习中体会到的,更是您曾经教导过的。我不否定您的理想和人格,但我从近几年的事态发展中,并没有看到您能够知行合一,更逐步地认识到您并不具备带领我们前行的素质和能力。您的所做作为给乌有之乡的发展和泛左翼的团结带来了巨大的损害。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去伪存真 2017-12-3 01:04
没想到否定南街村的风波竟然是韩德强的来头。还以为是反毛右派的惯技呢。由此想到,当年回国期间韩曾跟我说过,他的真实想法,跟任何一种左派观点都不一样,他也不想公开说出来。我在电话里追问,他也不肯说。
引用 毛丝丢顿 2017-12-2 23:02
利永贞先生的思想水平无疑是高于韩德强的。
引用 水边 2017-12-2 11:18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2-18 20:51 , Processed in 0.01673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