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要从历史的高度去理解列宁的建党学说

2017-12-4 00:0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938| 评论: 2|原作者: 旗帜日刊|来自: 旗帜日刊

摘要: 我们要从历史的高度,去理解列宁的建党学说。要求无产阶级政党像天使一样,不出任何闪失,一旦取得政权,就“江山永固”,那其实是想要取消、回避无产阶级专政下两条路线、两条道路的斗争。幻想建立一种制度,作为“灵丹妙药”,使无产阶级政党永远不会改变颜色,那就忽视了一个事实,即按照十月革命道路取得胜利的社会主义国家,还处在资本主义包围之中。诚然,资本主义社会中的资产阶级政党,无论权力多大,也不会“变色”、更不 ...
要从历史的高度去理解列宁的建党学说
2017-12-03 旗帜日刊


2017年是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一百周年纪念。虽然经历了20世纪末的“苏东剧变”,并不说明十月革命道路失灵,而只能说明挂着马列主义招牌的修正主义政党、政权不会长久。但是,一些朋友认为,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里,修正主义上台、资本主义复辟,往往是从党内高层出现“走资派”开始的。他们认为,既然无产阶级政党高层可能出现走资派、可能导致“党变修、国变色”,是不是意味着列宁当初提出的建立无产阶级新型政党的理论,出了毛病?

我们知道,从19世纪到20世纪初,西欧各国上百年的工人运动历史,造就了遍及各个行业的强大工会组织,工人阶级争取自身经济权益的斗争越战越勇,罢工成为经常发生的现象。但是,西欧各国的党则是模仿着资产阶级政党的“俱乐部”建党模式,党内自由主义倾向极其严重,没有形成坚强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因此造成“强大的工会、涣散而软弱的工人政党”的反差。虽然群众经济斗争已经日常化、虽然工会力量很强大,但是最终走上了工联主义的邪路。因此,列宁认为,再不能走西欧各国的老路,“无产阶级先锋队必须组织得像军队一样”,“给我们一个革命家组织,我们就可以把俄国的天翻过来”!

列宁说过:“在历史上,任何一个阶级,如果不推举出自己的善于组织运动和领导运动的政治领袖和先进代表,就不可能取得统治地位。”那么,为什么资产阶级政党就可以使用“俱乐部”模式来组建自己的政党呢?因为在资本主义社会,资产阶级处于统治地位,资产阶级政党要争取各阶级、各阶层群众的支持,使用“俱乐部”式的党组织方式,就足够了。即使在野的资产阶级政党,也拥有议会、媒体、社团等强大的合法阵地。资产阶级政党采取“俱乐部”模式来动员、拉拢群众,丝毫不影响其政治影响的发挥,丝毫不会打乱资产阶级的政治战线。但是,无产阶级处于被压迫地位,资产阶级用警察、监狱这些手段镇压无产阶级的反抗,使无产阶级的斗争经常不得不采取秘密斗争的方式;同时,资产阶级还使用资产阶级的思想意识不断腐蚀着无产阶级队伍,特别是不断腐蚀着同样处于被压迫地位的小资产阶级群众。列宁指出,与无产阶级思想意识相比,“资产阶级的思想体系久远得多,它经过了更加全面的加工,它拥有的传播工具也多得不能相比”。即使在无产阶级政党能够获得合法地位的资本主义国家,统治阶级也可以随时对无产阶级的革命运动进行干预、分化、瓦解、镇压。因此,无产阶级政党,必须成为坚强的战斗堡垒。

按照列宁的思想组建起来的新型无产阶级先锋队,当然不可能成为神仙、不犯任何错误。面临具体的重大政治决策、军事决策,不同意见、甚至不同的路线之间,肯定会出现分歧、争论、斗争。因此,列宁强调:“行动一致,讨论和批评自由——这就是我们明确的看法。”

列宁讲得非常清楚、非常辩证。列宁说,一方面“工人阶级的力量在于组织。不组织群众,无产阶级就一事无成,组织起来的无产阶级就无所不能。组织性就是行动一致,就是实际活动一致”;另一方面,“自我批评对于任何一个富有活力、朝气蓬勃的政党来说,都是绝对必要的”。因此列宁强调:“……充分的普遍的自由批评,只要不因此而破坏已经确定的行动的一致”。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无产阶级先锋队成员要同时做到列宁所讲的上述两方面要求,必须是觉悟很高、毫无私心、而且作风正派的优秀分子。问题是,谁能保证先锋队成员都是如此的“贤人”?谁能保证先锋队成员、特别是其领导成员没有人沾染资产阶级思想意识?谁又能保证先锋队内部不混进迂腐的书呆子、甚至个人野心家?

有的朋友就因此而彻底否定“贤人”的假定,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假定“人性恶”,假定无产阶级先锋队内部个个内心自私、狭隘,因此他们就设想,能不能仿照资本主义社会,在社会主义国家搞多党制?那样的话,如果无产阶级政党一旦被一小撮走资派、野心家篡夺领导权,就可以互相批评,甚至把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拉下马。

还有的朋友认为,至少在党内要实行真正的“民主制”。他们认为,列宁的“民主集中制”只强调了“批评自由”的原则、提倡了“批评、自我批评”的作风,没有规定刚性的民主制度。如果党内出现分歧时,允许成立不同的派别组织,就好了。其实,1921年俄共第十次代表大会期间,针对托洛茨基等人主张搞“派别制”的意见,列宁指出:

“必须使一切觉悟的工人都清楚地认识到:任何派别活动都是有害的,都是不能容许的,因为即令是个别派别的代表人物极力想保持党的统一,派别活动事实上也必然会削弱齐心协力的工作,使混进执政党内来的敌人不断加紧活动来加深党的分裂,并利用这种分裂来达到反革命的目的。”

列宁之所以反对党内“派别制”,其原因仍无外乎本文前面所说的,无产阶级处于被资产阶级包围、被资产阶级思想所腐蚀的境遇之中,如果无产阶级政党没有统一意志,那么无产阶级就永远无法摆脱资产阶级的奴役。当然,正如毛主席所说:“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党内存在各种思想派别,是无法避免的。但是,列宁说的是不允许组织上的“派别制”。

有的朋友据此就说,正是因为列宁的这一规定,党内走资派一旦上台,就无可挽回了。因此他们就认为,列宁的建党理论(或曰“先锋队理论”)有问题。
其实,我们应该从更高一个层面来理解列宁的建党理论。首先,列宁指出的十月革命道路,是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打破坚冰,在资本主义的全球链条上找出薄弱环节,实行暂时的突破,在一个或者少数几个国家首先爆发革命,使一个或者少数几个国家的无产阶级首先夺取政权。但是同时我们不能忘记,这样的取得暂时胜利的国家,仍处在资本主义世界的包围之中。在这样的环境下,资产阶级思想不可能不影响社会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队伍,也不可能不影响社会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先锋队。从这一意义上讲,社会主义国家存在两条道路的斗争、执政的共产党内部出现两条路线斗争,都是必然的。

当然,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中,谁胜谁负,要看当时的国际、国内阶级斗争大环境,也要看党内革命派具体的斗争水平、斗争策略,不可以一概而论。如果认为,党内出现了两条路线斗争,走资派就一定会上台;或者认为走资派一旦上台,就一定会彻底复辟资本主义,那也是形而上学。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因为这个斗争的不确定性,就对党内走资派抱政治幻想,而是应当把希望寄托在广大人民群众。当年苏联变修之后,毛主席一方面说“苏联广大的人民、广大的党员和干部,是好的,是要革命的,修正主义的统治是不会长久的”,另一方面又对苏修集团的领导人赫鲁晓夫、以及赫鲁晓夫倒台之后新上台的勃列日涅夫集团从来不抱政治信任、更不抱任何幻想。目前,中国左派队伍里的“保党救国派”片面强调毛主席上述这一段语录,说什么“毛主席只说过打倒赫鲁晓夫修正主义,没有提过打倒苏联共产党”,这只是别有用心的狡辩。

其次,党内走资派上台,在党内是有一定基础的,绝不仅仅是因为走资派把持了领导权。赫鲁晓夫集团上台,在苏共党内就得到一些党内特权阶层的支持。毛主席晚年推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在党内高层则“拥护的不多,反对的不少”。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有的人又开始自作聪明了,他们说:“这是斯大林模式有问题”、“毛泽东时代其实也是斯大林模式”等等。还有人据此提出要在社会主义国家仿照资本主义社会的样子,缔造所谓“公民社会”。他们以为,如此便可以扩大人民民主权利,因而就可以防止走资派上台。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公民社会”,是指某些特定的人群围绕一定的共同利益、目的和价值取向而非强制性地组成的社会集体,这种集体不属于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不受国家的直接控制。但是,马克思通过对“公民社会”的研究,恰恰指出了资本主义赖以稳定存在的基础,就在于这种基于私有观念的所谓“公民社会”。
社会主义社会,要不要探索人民民主制度?当然要。要不要探索党内民主制度?也当然要。但是,社会主义国家出现“党变修、国变色”的问题,恐怕不太可能从制度方面一劳永逸地解决,而是要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个阶级的斗争这个高度来探求原因;从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两种意识形态的斗争这个高度来探求解决问题的方法。

毛主席1974年关于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问题的重要指示,已经把问题说得很清楚。在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的过渡阶段,虽然实现了生产资料的初步社会主义改造,但是还存在商品生产,还存在“等量劳动换取等量报酬”的现象,还存在工资差别,存在城乡差别、脑体差别。总之,还存在一定程度上的资产阶级法权,再加上旧社会遗留给人们的私有制观念、小生产的习惯势力。因此,毛主席指出:“搞资本主义很容易”、“要多看点马列主义的书”。毛主席的这一论述,既从制度上找到了原因,更从思想意识方面找到了原因。

有的朋友说,既然还存在商品经济、存在资产阶级法权,为什么不一步到位地取消商品经济、取消资产阶级法权?这个问题,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简单来说,在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的过渡时期,如果在初期就一步到位地取消商品经济、完全“按需分配”,那可能由于社会上还存在不同的阶级、由于群众觉悟还不够高,反而会发生各种混乱。我们只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在坚持公有制的同时,逐步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更大的问题在于提高人民群众的政治觉悟、缔造无产阶级自己的知识分子队伍、培养千百万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列宁一方面指出:“造就一批有经验、有极高威望的党的领袖是一件长期的艰难的事情。但是做不到这一点,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的统一意志就只能是一句空话”,另一方面又指出:“工人领袖不是天使,不是圣人,不是英雄,而是普通的人,他们犯错误……”其实,不仅仅是犯错误的问题,我们也要允许无产阶级政党内部出修正主义、出走资派,要把它理解为历史的过程。因此,我们不能要求无产阶级先锋队也是天使,不能要求社会主义国家执政的无产阶级先锋队能够自动避免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不能要求无产阶级先锋队在两条路线斗争中只允许成功、不允许失败。那样的话,就把无产阶级政党看成一个绝对的死的东西了。

1963年11月,毛主席在修改当时的中宣部副部长周扬送审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战斗任务》讲话稿时,曾经写道:

“这种情况看起来好似有些奇怪,怎么有些人会从革命的、科学的社会主义学说的拥护者,竟然堕落到反革命的、反科学的修正主义道路上去呢?其实一点也不奇怪。世界上无论什么事物,总是一分为二。学说也是这样,总是要分化的。有革命的、科学的学说,就一定会在其内部的发展过程中产生它的对立物,产生反革命的、反科学的学说。因为现在社会有阶级的分裂,一万年以后的社会也会有先进集团和落后集团的不同,总是要不断产生对立物的。这个理论早已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历史和各门社会科学的历史所说明了,也为自然科学的历史所说明了。科学和科学史本身,就是说明这种对立统一、对立斗争,因而得到发展的。”

毛主席早就指出:“一个人有动脉、静脉,通过心脏进行血液循环,还要通过肺部进行呼吸,呼出二氧化碳,吸进新鲜氧气,这就是吐故纳新。一个无产阶级的党也要吐故纳新,才能朝气蓬勃。不清除废料,不吸收新鲜血液,党就没有朝气。”当然,社会主义国家执政的共产党,内部出现了两条路线斗争,走资派上了台,是经过“吐故纳新”打倒走资派、重新回到科学社会主义道路上来,还是一条路跑到黑,直至解体、倒台?这个问题只能由历史来回答,不同时期、不同的国家可能会有不同的结局,这取决于群众觉悟程度、取决于阶级斗争的形势,不取决于个别当权人物的表现、更不取决于我们的主观愿望。
其实,不光无产阶级先锋队不是天使、不是神仙,即使是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也不是天使、不是神仙。毛主席逝世后,中国“改开”初期,走资派为了忽悠百姓,不是还给国企职工涨工资吗?当时的工人群众不是一心拥护吗?谁知道十年之后都会被赶出工厂、被迫下岗?“改开”初期,走资派为了给“包产到户”保驾护航,提高了国家收购农产品的价格,各地农民群众不是也很高兴吗?谁知道十年之后“三农问题”会困扰农民?正如毛主席所说:

“革命的政党,革命的人民,总是要反复地经受正反两个方面的教育,经过比较和对照,才能够锻炼得成熟起来,才有赢得胜利的保证。……忽视反面教员的作用,就不是一个彻底的辩证唯物主义者。”

总之,我们要从历史的高度,去理解列宁的建党学说。要求无产阶级政党像天使一样,不出任何闪失,一旦取得政权,就“江山永固”,那其实是想要取消、回避无产阶级专政下两条路线、两条道路的斗争。幻想建立一种制度,作为“灵丹妙药”,使无产阶级政党永远不会改变颜色,那就忽视了一个事实,即按照十月革命道路取得胜利的社会主义国家,还处在资本主义包围之中。诚然,资本主义社会中的资产阶级政党,无论权力多大,也不会“变色”、更不会演变成无产阶级政党,那是因为它本身就处在资本主义社会、处在本国大资产阶级的监督、钳制之下,而大资产阶级无论在其本国还是在全世界,都是统治阶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茅矛 2017-12-4 22:51
当一个无产阶级政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能够代表无产阶级时,这个政党的专政就可以代表无产阶级专政。但是,当这个政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不能代表无产阶级时,其专政就变成了非无产阶级专政。因此,一个无产阶级政党的专政并不完全等于无产阶级专政。
引用 水边 2017-12-4 10:39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2-18 22:43 , Processed in 0.01684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