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为什么无论环境污染或保护,受难的总是穷人?

2017-12-16 03:08| 发布者: 水边| 查看: 1898| 评论: 1|原作者: 李半农

摘要: 我们一直被教育,资本主义将会创造物质极大丰富的世界,并为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准备物质条件,却严重低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生产过剩、过度消费所带来的破坏性 —— 一个建立于无限资本积累之上的世界体系与生态可持续发展是根本不相适应的。

环境大面积污染时,受害最深的是穷人:污染的土壤上无法种植作物,面对水污染又只能忍受,至于清洁的大气,更加是奢求;但如今环境要治理,却首先断了暖气,关了工厂,穷人下了岗还不能取暖……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底层?

曾有人说:要感谢雾霾!因为雾霾之下人人平等,无论好坏,没有人能躲避空气。

但真的是这样吗?

污染面前,并不是人人平等

每当出现环境污染,受难最深的总是穷人。

建筑工人就算是在雾霾最严重的天,也希望工地能正常开工,工人能够照常上岗。另外,你也从未看到过环卫工人会因为雾霾天而减少户外工作。

雾霾天环卫工人还在工作 图片来源:解放日报

在北京,也有一个夸张但却又不离谱的说法:生活在北京城北部的人比生活在北京城南部的人有钱,因为在雾霾天,北边总是比南边污染要轻一些。

当然还有:一台空气净化器的价格几乎就是一个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一个pm2.5防护口罩可能就是一个工人一天的饭钱。这些雾霾经济,对于穷人来说太奢侈了。

我现在说,环境也有阶级性,你信吗?

当然,你也可以用马斯洛那套需求模型来解释此事,但我这里想跟你讨论的是,这有改变的可能吗?

环境污染首当其冲和最大的受害者当然是工人和工人所居住的社区,更确切来讲是农民工和他们的家庭。

但在本质上,环境保护与劳工保护是统一的,但从目前的表象来看,当环保风暴来袭,企业就停产,工人就无工可做了。

是现在的环保督查太严了吗?恰恰相反。

不久之前,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与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联合发布了“2016-2017年度120城市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指数(PITI)”,这是中国环境信息公开十年来,IPE与NRDC连续第8年对全国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状况进行评价。评价涉及全国120个城市,包括各直辖市和国家环保规划确定的主要环保重点城市。在满分100分的情况下,这120个城市的平均得分也只有52.34分,即便如温州、广州、北京、青岛、杭州等14个城市得分在70多分,已经算是全国环境信息公开最好的城市。即便环保风暴刮了几轮,不断有地方领导被约谈,不断有企业遭受处罚,但仍有八成城市环境日常监管信息公开指数低于50分,中西部一些城市的公开率不足5%。

2016-2017年度120城市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指数评价结果 图片来源:浙江新闻

依靠长官意志的铁腕治污和运动式治污,这也只是APEC蓝和两会蓝的一个个缩小版而已,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地方政府和企业与上级环境督察组玩起了躲猫猫游戏。

而老百姓已经搞不懂,到底该给哪个部队通风报信了。所以,也就只有吃瓜看戏的份儿了。


环保面前,也不是人人平等

在环境污染面前,底层老百姓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但如今的环保风暴下,底层老百姓的生活却更惨了。

尘肺工人的恶劣工作环境没改善,反而把他们家里的烧煤的暖气停了。

好不容易烧煤供暖恢复了,却发现煤价已经高到自己无法支付了。

毕竟在几个月前,不少工人的工厂因为环保已经停工,却没有给他们安排新的工作。

为什么好好的环境保护,却变成了砸穷人饭碗、断穷人暖气?

其实,世界上的环境污染问题从未解决,而只是在不停地转移。

科学技术发展到现在,环境问题愈来愈无解。大到核废料的处理,小到一个城市的垃圾处理和城市黑臭水体的治理,假如你打算拿出欧洲莱茵河与英国泰晤士河的治污案例来说服我,我会给你一个真实的答案——因为污染转移了!

这与发达国家把污染企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中国发达地区污染企业转移到中西部地区或欠发达的东南亚和中亚地区是一模一样的。

科技界有一个鸡汤说法,大意是说“世上没有垃圾,垃圾只是放错位置的资源”。那么,谁能解释那个距我家只有一公里的北京六里屯垃圾填埋场,每周仍有一万吨的垃圾和渗沥液来此作为废物处理?谁又能够就垃圾焚烧发电造成的大气污染和周边血铅超标的儿童给个说法?

纪录片《塑料王国》记录了第三世界国家不得不接受的污染转移

如今,环保是一个大大的朝阳产业,无论环保公益还是环保商业,环保公益越来越能聚拢资源,环保商业利润越来越大,但环境问题越来越糟糕。根据环保部发布的2017年1-7月京津冀地区域空气质量状况显示,1-7月,平均优良天数比例为50.6%,同比下降6.8个百分点。PM2.5浓度为69微克/立方米,同比上升11.3%;PM10浓度为121微克/立方米,同比上升10.0%。空气污染状况不降反升!

我相信北京的环境改善只是时日的问题,但即便情况乐观,环境污染就得到有效治理了吗?没有,污染只是获得了转移。现在的产业转移不正是污染的转移吗?

由此,我们发现,治污的最好方式就是将污染转移。

当然,我们还曾有过的APEC蓝、两会蓝,以及即将迎来的“十九大”蓝,这都是不错的治污方式。不过归根结底,这种政治蓝,不是一种可持续蓝。

能源危机,人类社会的真正杀手锏!

资本主义的诞生和发展主要依赖化石能源的使用,然而,化石能源总有枯竭的一天。为了应对这一危机,人类科技发展出了多种可能的替代方案,但无一奏效。

除了这些替代方案相较于化石能源尚存在科技短板之外,也无一不存在着对环境的伤害。

作物能源释放的二氧化碳比化石能源少,但若考虑到作物的种植过程所占用的有限耕地、化肥和农药的使用对土壤和生物多样性的伤害,以及作物的运输过程,它不比化石能源的污染小。

而水力发电不仅改变河流的正常生态、淹没最好的良田,水坝还会诱发地震,造成严重的移民问题。

太阳能光伏电池,虽然它的发电和发热过程环保无污染,但它的生产过程却是高投入、高耗能和高污染的。

风力发电除了对具体的环境有要求外,仍旧面临造价高昂以及环境污染的问题。

废物能源、地热能也均有限制。

工业革命给我们创造了一个个奇迹,也创造了一个个虚幻。它让我们一直相信科技可以解决任何问题,事实上我们也发现科技也在制造着一个个更加严重的问题。科技让我们相信,科技会让人类解放出来,现实是,科技让我们假若不想下岗滚蛋,就只有更累的工作。回到环境领域,我们有了第一个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就有了福岛核事故,谁敢保证下一个不会出现?

福岛核污染问题 图片来源:中新网

我们始终走在新能源和新技术的发展道路上,但道路却越来越窄,全球环境能源问题越来越严重。但似乎危机越严重,越有了资本盈利的空间。这就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伟大和卑劣之处,它能把所有的危机都化为商机,将苦难转移,把一切悲剧都化为可以盈利的行当。

我们一直被教育,资本主义将会创造物质极大丰富的世界,并为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准备物质条件,却严重低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生产过剩、过度消费所带来的破坏性——一个建立于无限资本积累之上的世界体系与生态可持续发展是根本不相适应的。

如今,我依然记得十年前当我从环保领域转行投入劳工领域之时,自然之友的创会会长梁从诫先生对我的勉励:“真正的环保主义者一定是反资本主义的,当最受难的人站出来时,无告的大自然就有救了!”

2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水边 2017-12-15 11:09
责编 水边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1 00:15 , Processed in 0.02050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