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闻美帝点名“两个修正主义国家”有感

2017-12-22 23:43|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411| 评论: 0|原作者: 旗帜日刊评论员|来自: 旗帜日刊

摘要: 现在,美国把中俄两国说成是“修正主义”,当然不是从捍卫马克思主义的角度出发,而是从美国的利益出发,认为这两个国家已经改变了原先对美国的敌视态度、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现状”
闻美帝点名“两个修正主义国家”有感
原创 2017-12-22 旗帜日刊评论员 旗帜日刊

“环球网”和“央视网”分别报道,2017年12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该报告将中国和俄罗斯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称中俄挑战了美国的实力、影响力和利益;同时,该报告还称中俄是两个“修正主义大国”。12月12日,美国白宫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在英国“政策交流”智库于华盛顿举办的活动上发表了演讲。麦克马斯特在演讲中吹了风,他列出了即将出台的《国家安全报告》中被美国视为主要威胁的对象,除了跨国恐怖组织以外,还包括朝鲜和伊朗这些所谓的“流氓国家”,以及中国和俄罗斯这些“修正主义国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分析表示,“修正主义国家”这一概念之前只有部分美国学者提到过,表示这些国家“改变了现状”,这次美国官方采用这样的定性,程度比预期要重。



真是奇闻!一般人们说到“修正主义”,都会理解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一个术语。在19世纪末的欧洲工人运动中,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又要修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一般被称为“修正主义”。在20世纪中后期,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如果对外与帝国主义妥协、对内搞资本主义,则被称为“现代修正主义”。当初,毛主席曾经说苏联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集团是搞修正主义。同时,毛主席也曾说过,中国共产党内也可能出现修正主义,而且指出:“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上台”。


现在,美国把中俄两国说成是“修正主义”,当然不是从捍卫马克思主义的角度出发,而是从美国的利益出发,认为这两个国家已经改变了原先对美国的敌视态度、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现状”,因此在美国眼里,中、俄与朝鲜、伊朗这些国家不完全一样,对美国利益的危害程度有所不同,但仍被美国视为威胁和对手,美国可以用既对抗、又合作的方法,或曰“竞争性参与”的方法来对付中俄这样的国家。


也就是说,美国对于这些“修正主义”国家,只不过是采取软硬兼施的对策。其实,美国的“报告”揭露了中俄的实际嘴脸,使中俄两国人民心明眼亮,使全世界人民心明眼亮。




但有一点肯定,美国不会满足于现状,肯定会对这俩“修正主义国家”进一步实施“改造”。不然,美国为何又将中俄视为“战略竞争对手”?


美国的《国家安全报告》出笼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即刻表示:“合作是中美唯一正确选择,共赢才能通向更好未来。作为两个大国,中美之间存在一些分歧不足为怪。对此,应该在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基础上,采取建设性方式妥善处理。”从这段话中,我们看到的只能是中方的主观一厢情愿。


其实,麦克马斯特在12日的演讲中已经表示,为了应对中俄两大威胁,美国需要采取“竞争性参与”、“在新领域中有效竞争”。他说,美国近年来留出了大量的竞争空间、为那些“修正主义国家”创造了机会。人家麦克马斯特说得很清楚:“我给你留下了空间、给你创造了机会”,但是前提恐怕应该是中俄必须继续向美国靠拢,在彻底靠拢美国之前,如“报告”中所说,美国仍然会视中俄为“战略竞争对手”。


相比之下,从美国的利益来看,人家美国的立场表述得其实很客观、很辩证,没有丝毫的主观、片面性。相反,一味地只希望跟美国“合作”、总希望美国“尊重”自己,才是可笑、可怜的。要想跟美国实现“共赢”,其实只能是幻想;要跟美国“攀夫妻”,更是想入非非。


笔者不由得想起,1959年9月,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访问美国,恬不知耻地赞扬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是“明智”的、是“真诚希望和平”的,置艾森豪威尔到处张牙舞爪、挑起事端、妄图称霸世界于不顾,吹嘘他们二人的会晤“在国际关系的气氛中引起了某种转暖的开端”、使“‘冷战’的冰块在开始融化”。毛主席面对赫鲁晓夫丧失原则的交易,感愤良多,于是在这一年12月借改鲁迅《亥年残秋偶作》之诗的机会,给了赫鲁晓夫以辛辣的揭露和讽刺,并向全世界人民指明了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反动势力正在扩军备战、威胁世界和平、千万不能麻痹大意。


毛主席的诗是这样的:



曾警秋肃临天下,竟遣春温上舌端。

尘海苍茫沉百感,金风萧瑟走高官。

喜攀飞翼通身暖,苦坠空云半截寒。

悚听自吹皆圣绩,起看敌焰正阑干。



诗开篇就说,我们曾经警惕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势力掀起的“冷战”,有如肃杀的秋风一般笼罩全世界,可是现在竟有人信口雌黄,说“冷战”正在融化、温暖的春天正在开始。在这令某些人得意忘形的“金风萧瑟”之中,却有一名“高官”赫鲁晓夫跑到战争的策源地美国去访问,美化帝国主义的头子艾森豪威尔,并向他乞求和平!赫鲁晓夫乘上访问美国的专机,去攀附所谓“真诚希望和平”的“明智”派,全身感到暖洋洋的。赫鲁晓夫在美国戴维营与艾森豪威尔会谈后,签署了公报。从美国回来后,赫鲁晓夫到处鼓吹什么“戴维营精神”,说什么“苏美两国领导人坐在一起,人类历史就进入了新的转折点”。可是,事后有记者问艾森豪威尔“什么是戴维营精神”,艾森豪威尔则回答他不知道什么叫“戴维营精神”,给了赫鲁晓夫一记响亮的耳光。“苦坠空云半截寒”一句就是对赫鲁晓夫的讽刺和批判:你这种媚敌崇美的做法最终只能使你坠入半天云中,从空中掉下来,自食恶果,使你心惊胆战、浑身战栗!


“悚听自吹皆圣绩,起看敌焰正阑干。”“阑干”,指横斜、散乱的样子。“敌焰正阑干”是指帝国主义正在磨刀霍霍,在全世界各处为非作歹。这是毛主席对赫鲁晓夫的嘲笑和对帝国主义的揭露。赫鲁晓夫在访美期间,大吹特吹他上台以来在各方面取得的“辉煌成绩”。其实,1959年正是美国在世界各地挑起侵略战火的年代,古巴革命取得胜利,美国进行镇压和制裁;美国又派兵进驻老挝,威胁越南安全;紧接着,美国U2侦察机入侵苏联领空;美国还支持蒋介石反攻中国大陆,多次派飞机在中国西沙群岛上空挑衅。铁的事实证明,赫鲁晓夫一厢情愿的“春温大梦”是不现实的。




鲁迅《亥年残秋偶作》,作于1935年12月。当时,国民党反动派残酷镇压人民,不仅对红色根据地进行血腥“围剿”,而且对进步的文化界进行文化“围剿”。同时,日本帝国主义不断蚕食我国东北、华北,对中国大陆虎视眈眈。鲁迅先生当时正在病中,应著名学者许寿裳先生的请求写下了此诗。原诗是这样的:


曾惊秋肃临天下,敢遣春温上笔端。

尘海苍茫沉百感,金风萧瑟走千官。

老归大泽菰蒲尽,梦坠空云齿发寒。

竦听荒鸡偏阒寂,起看星斗正阑干。



鲁迅先生去世前不久创作的这首诗,从1927年国民革命失败以来诗人自身坎坷的经历,联系到十年来人民大众生活在黑暗之中,革命事业遇到巨大挫折和失败、暂时处于低潮,叹息之余,既充满着对当时国破民艰的忧郁,又蕴含着对未来隐隐约约的希望,后来有人将这首诗喻为“现代离骚”。许寿裳先生评价道:“此诗哀民生之憔悴,状心事之浩茫,感慨百端,俯视一切,栖身无地,苦斗益坚,于悲凉孤寂中,寓熹微之希望焉。”


鲁迅先生忧郁与希望交织、叹息与呐喊共存的这样一首沉甸甸的诗,到了毛主席手里,则变成了一首风趣、轻松的讽刺诗。毛主席这首改诗比之于鲁迅的原诗,思之更广、虑之更深、视野更阔、境界更高,充分表现了他以天下为己任、“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的广博胸襟!


全诗在原诗基础上略加改动就改出了新意深意,在形式上对仗更工稳,如“喜攀”与“苦坠”、“通身暖”与“半截寒”;对比更强烈,如“秋肃临天下”与“春温上舌端”、“自吹皆圣绩”与“敌焰正阑干”;前呼后应更为鲜明,末句“敌焰正阑干”正是首句“秋肃临天下”的写照,给人的艺术感染力更为强烈!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8-1-16 21:22 , Processed in 0.01505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