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与时俱进与食古不化” —— 与马列托、万里雪飘等网友谈谈心 ...

2017-12-23 03:39|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6369| 评论: 9|原作者: 燧鸣

摘要: 我们之所以对历史问题进行争论,显然并非仅仅是为了就历史而谈历史;更重要的是吸取历史的经验与教训,从中寻找现实与未来的可能道路。如果“食古不化”,拘泥于历史上书本的文字(甚至一些无从考证的传言与附会),而非真正根本原则;则无以面向现实与未来。

“与时俱进与食古不化”——与马列托、万里雪飘等网友谈谈心

 

燧鸣

 


“人的思维是否具有客观的真理性,这并不是一个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亦即自己思维的此岸性。关于离开实践的思维是否具有现实性的争论,是一个纯粹经院哲学的问题。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16

 


近日看见“万里雪飘”网友提出《建议驱逐“马列托主义者”网友》一文,想到一些旧事和想法,所以列出来与大家看看。

 

1949年中国革命胜利,在“一般的”革命的马克思主义者看来,这都是仅次于“俄国十月革命”20世纪最伟大的革命。这里的“一般的”革命马克思主义者的共识,其中不仅包括“毛派”,也包括“托派”。当然确实,在一部分托派(并非所有的“托派”)中,对这种“共识”存在一种“抽象肯定与具体否定”的内在矛盾性,即更多的时候是挑1949年中国革命和以毛泽东为首的革命领导者的毛病,而有时不够注重整体地、历史地、辩证地去看待中国革命的经验与问题。

 

但是,中国革命的胜利与中国“老托派”的失败又是具体而明确的现实,任何严肃的马克思主义者都必须从理论与实践层面对其进行思考,哪怕可能是很痛苦的。

 

1950-1970年代,中国流亡的托派骨干分子(当然也包括国际托派群体)中对如何看待中国革命的性质与中国革命的胜利曾经发生过一系列争论(见随附文章连接,由于这两篇文章的大致思想与内容一致,故暂用1973年文章内容为主)


 

必须从中国托派的失败中吸取教训(王凡西、楼国华 1973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wangfanxi/marxist.org-chinese-wong-1973.htm

 

论中国第三次革命中斯大林派胜利与托派失败的原因——兼答彭述之夫妇(王凡西 1971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wangfanxi/marxist.org-chinese-wong-1974.htm

 

“当这次革命在中共的领导或控制之下,在1949年获得了全国胜利之时,甚至在此后的很长时期内,中国托派始终否认它是革命的胜利,同时又否认由中共建立的政权是某种意义的工人政权。”

……

在抗日战争期间,在国内外斗争的客观的压力之下,我们的正式立场(反对「军事冒险」),虽然丝毫未变,但是有个别的同志(例如山东的王长耀同志和广东的陈仲禧同志)却曾经在这个压力之下改变了斗争方式的,他们参加了并且领导了抗日游击战争,延长了相当长的时间,也曾经有相当发展。不错,他们最后都被敌人击溃了,但至少他们的行动证明了我们如果决心从事武装斗争,并非绝无可能的;再若他们的行动不是个别的,而是由组织领导并计划的,其结果可能很不同的。

 

……

“不过在事后的回顾中,我们应该承认,当时(1940年代革命期间)我们关于中共阶级性的原则上的估计,并不曾仔细将它和中共的实际行动相「核对」。当我们看到中共的实际发展,再加上南共与古巴的经验之后,我们应该承认,过去我们断定中共是一个农民政党是错的。
……
  9. 我们不但要坦白承认这个错误,而且还要从这个错误中认识这样一个事实: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中,一个决心要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革命组织,只要它有一个革命政纲,切实进行革命活动,具有相当长远的革命传统,在国际上与别国的工人革命党保持着兄弟般的联系,在组织路线上始终注意阶级差别,而且充分准备一有可能便大量吸收工人中的优秀分子入党——具有这样条件(或品质)的组织,其工作地区并非一定要无时不离城市,其党员的争取对象也并非要无时不限于工人,其阶级性质仍可在相当时间内保持不变的。”

 


如马克思所说,“人应该在实践中证明自己思维的真理性,即自己思维的现实性和力量”。列举以上内容,既是供“马列托”网友考虑,也是供其他左翼网友思考。当然我们在讨论和宣扬“我们自认的真理”的时候,如果脱离现实的、具体的、可靠的实践依据,其实这种争论本身就有可能陷入唯心的“经院哲学”之中,而纯属虚耗。

 

而且,我们之所以对历史问题进行争论,显然并非仅仅是为了就历史而谈历史;更重要的是吸取历史的经验与教训,从中寻找现实与未来的可能道路。如果“食古不化”,拘泥于历史上书本的文字(甚至一些无从考证的传言与附会),而非真正根本原则;则无以面向现实与未来。而且,如果仅是为了满足自己先入为主的“己见”,在不考虑具体环境与历史背景的情况下,任意裁剪与扭曲历史事实,更是要不得。

 

要避免“食古不化”,就需要“与时俱进”。无论是毛泽东主义还是托洛茨基主义,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其实它们都是上个世纪中叶乃至之前在现实阶级斗争出现的产物。经过近百年的世事变迁和国际共运的历史性失败,它们对于今天现实世界的分析与描述是否仍然完全适用,是否可以成为“万应灵丹”?如果相信这一点,那么我们的思维本身是否就已经陷入唯心主义的泥潭?

 

马克思主义绝非是马克思曾经写下或者说过的“每个字”,而是马克思对现实社会实践调查与理性思考归纳后得出的思维逻辑和分析框架。世界是纷繁复杂的,事态也是瞬息万变的,所以对于超出我们认知范围以外的内容,我们不应一开始就立场先行,简单地全盘接受与全盘否定;而仍然需要有理有据思辨地去思考、认识与批判相关的说法、观点与立场,也只有这样才能“与时俱进地”去面对现实。

 

所以,我对“马列托”、“万里雪飘”和我自己提出一些建议作为共勉吧。当我们提出某种观点或者例举某些故事时,一定要言之有物、言之有据,这样才能做到“言之有理”;同时只有在具体的实践中才能检验”自身思维的真理性”(观点),也只有通过这种理论与实践的对应,才能以开放与平等的态度对待可能的新兴事物。


--------------

5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2-24 08:59
毛派的问题如果是邓小平,那么30年搞点什么?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2-24 08:58
毛派的问题如果是客观历史条件,那么毛派所谓的社会主义革命一开始就错了,或者是欺骗。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2-24 08:56
redchina: 有意思,毛派的历史问题既不能归结于客观历史条件,也不许怪修正主义者;托派一事无成,只能怪马列没有引好路 ...
毛派的问题在毛派自身,托派的问题不是在客观历史条件而是社会民主主义和斯大林主义的夹攻
引用 redchina 2017-12-23 23:44
马列托主义者: 毛派失败,毛派找了客观原因,这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是不严肃的,是不好的态度,将继续祸害社会主义事业和群众利益,当然毛派在客观原因下还找了一个背锅的,就 ...
有意思,毛派的历史问题既不能归结于客观历史条件,也不许怪修正主义者;托派一事无成,只能怪马列没有引好路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2-23 10:39
毛派失败,毛派找了客观原因,这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是不严肃的,是不好的态度,将继续祸害社会主义事业和群众利益,当然毛派在客观原因下还找了一个背锅的,就是邓小平修正主义背板毛泽东还有赫鲁晓夫背板斯大林(就学列宁说社会民主主义背板马克思和托洛茨基说斯大林主义背板列宁一样),但是毛派的狡辩是不合理的,因为毛的实践用了30年,马克思恩格斯根本没有上台,列宁上台就几年,很短暂无法完成实践。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2-23 10:33
托派的不成功,我们也进行了分析,托派的不成功就是马克思和列宁的不成功,马克思不成功是第二国际社会民主党的背板导致的,而列宁就是为了克服社会民主党的背板,但是列宁的实践具有非常时期性和短暂性,还无法充分证明列宁主义(更加不要说证伪列宁主义)了就被斯大林主义背板了(毛主义具有两面性,一开始他克服了斯大林主义的瞎指挥,但是最终还是落入了斯大林主义的窠臼),托洛茨基主义在社会民主主义和斯大林主义的两面夹攻下到现在也没有胜利,确实是处于困难的情况下,但是被历史实践证伪的社会民主主义和斯大林主义(斯大林化的毛主义)已经无法完成马列主义实践推翻资本主义通向社会主义,如果还是坚持社会民主主义和斯大林主义,那么只能增加托洛茨基主义(马列主义)实践的困难性。所以必须把已经被证伪的社会民主主义和斯大林主义彰显在群众前面,让他们放弃甚至抵制之,回到托洛茨基主义上去,革命还有望,可惜这是一个艰难的任务,100年的影响要清除困难重重,我们任重道远。 ...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2-23 10:24
毛派的很多已经被实践证伪,如果这也不承认,才是主观唯心主义,那么30年包括斯大林的30年的实践能说明什么呢。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2-23 10:23
对托洛茨基,我只能说他太自负,这点是他个人的不足。但是和他提炼时代化的马列主义精神的完整性不是一回事。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7-12-23 10:21
中国的托派失败不是我要谈的,他们的情况我不是太了解,虽然我自称托派并且是中国人,,国际上托派的不胜利(我愿意用不成功而不是失败这个概念)和托派提炼的马列主义的原理正确性被证明正确不矛盾,不能因为为了让毛派接受他们的不足就必须毫无原则地自我批评说托派也有不足,这个我是不能这样做的。

查看全部评论(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9-21 06:33 , Processed in 0.01442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